蒼蠅

周璧  2009/9/22 15:42:48  3965点  永安之窗
  夜晚,天在下著雨。

  四周是靜靜的。雨也靜靜地下著。我一個人坐在辦公室裏,正在寫一篇小說。

  小說已在昨天開了頭。這時,我把昨天寫好的一段,仔細地讀了一遍,想,要如何才能把我的主角,寫得更可笑一點。

  備好了紙,打開了墨水瓶,我靜靜地坐著,想。

  這時,忽然飛來了一隻蒼蠅。“頭戴將軍帽,身穿綠戰袍,”真是一隻閃閃發光的大蒼蠅,營營嗡嗡的發聲唱著,正象一位“只在此山中”的隱士,在吟風弄月一樣。

  “風雅之至!”我想,低倒頭不理它。

  但它卻越唱越高興了起來。雖然還是悠然地上下翻飛,那營營嗡嗡的聲音,卻越來越繁瑣,越來越令人討厭了,正象一位慣弄口舌的辯論家一樣,在大發其不可一世的妙論了。

  “討厭!”我對著它看了一眼,仍然低倒頭,想我自己的事。

  然而,它卻越發猖獗,竟得寸進尺,向我進攻起來了。它就象一個戰士,英雄地繞著電燈,上下左右,飛個不停,一面營營嗡嗡,大罵山門,正就象它是這房間的主人,我倒是來叨它的光一樣,嘮嘮叨叨,不可一世。

  “混蛋!”我低聲罵,把手一揚。它拉長了聲音“嗡——”的一聲,飛去一尺多遠,又飛了回來,依然對我嘮叨不已。

  “該死的東西!”我想,悄悄地拿起一本書,當它正在得意洋洋地高唱入雲,旁若無人的時候,我輕輕一擊,把它打落在桌上。

  它仰天躺下,渾身發抖,嗯嗯嗯嗯,一面討饒,一面求情。

  看著那樣子,實在可憐,但是,我想,假如我放了它,說不定明天它又會去擾亂人,甚至去殺人的吧!

  於是我把這可憐的傢夥運到地板上,不管它在怎樣哀求,怎樣顫慄,我一腳踏爛了它。

  看著它那變成了一堆污水的遺骸,我想,這就是蒼蠅的下場。

  而窗外,雨忽然大了起來,發出沙拉沙拉的聲音。

  “秋深了!”我對那個英雄似的蒼蠅的遺骸,看了最後的一眼,悄悄地說。

  

  原載於一九四四年十一月十六日福建省南平《東南日報·筆壘》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永安抗战文化史话》读后

魏华龄   3年前   4040点

赵家欣老人的走笔人生

林洪通   3年前   4776点

“阅尽风云见铁骨,饱经风霜炼真金”──拜见国立福建音专老地下党员陈宗谷同志

林洪通   3年前   4431点

永远怀着对党的一片丹心——纪念谢怀丹同志逝世20周年

林洪通   3年前   4058点

永安抗战文化简介

林洪通   3年前   4171点

永安抗战文化的领军人物——纪念黎烈文逝世40周年

林洪通   3年前   4971点

一位九十八岁老人的赤子情怀

林洪通   3年前   4383点

一位百岁老人的品格——怀念章振乾同志

林洪通   3年前   3788点

为了历史的真实——纪念叶康参同志逝世20周年

林洪通   3年前   3149点

他们无愧为羊枣烈士的后代

林洪通   3年前   2851点
加载更多>>
2017 福建·永安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