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民主》被迫停刊說起

周璧  2009/10/27 15:41:39  4636点  永安之窗
  《民主》活在這樣的時代,活在這樣的地方,其終於要被迫停刊,原是意料中的事。但是《民主》竟會在這樣的情況下被迫停刊,卻又是初料不及的。

  “四項諾言”言猶在耳,“政協決議”墨蹟未乾——這些,我倒早料及的,不過是騙人的晃子。而事實也早已給了明證:諾言不過夢話,決議也形同廢紙,如此而已。但對於《民主》,我卻總想“他們”還是會弄一個藉口來封門的。

  然而誰知竟不然。

  在兩個月以前吧,《週報》被迫停刊了,但那名義是“堂堂正正”的:登記證。在那時,我就詫異於“他們”的何以獨獨不讓《週報》登記而發了《民主》及其他民間雜誌的登記證。這一回,《民主》登出了“停刊啟事”,我從恍然裏鑽出一個大悟來:原來“他們”還有這一手。我真不禁學著北平老百姓的口吻,說一聲:“這小子真不含糊。”

  到今天我才曉得:《週報》的領不到登記證,也實在還是“他們”的“恩典”:乾脆宣佈了你們死刑,讓你死也死得明白。但《民主》呢?活是讓你活了,卻把你所有的路都封閉:印出了,撕;撕之不夠,就用三輪車去裝;裝嫌麻煩,於是下一道什麼令給書報儺:不准賣,要賣就吊銷執照。這是輕而易舉的辦法。書報儺雖說志在文化,但奈家中老母弱妻以及自己的肚子非吃飯不肯安寧何?於是只好遵命不賣了。

  《民主》不能自己走上街頭,何況即使走上街頭,也難逃撕毀和裝去的命運;《民主》週刊社以沒有印鈔票的機器和權力,也不能從國庫去領津貼:當然,經濟上負擔不了,只好被迫停刊。

  至於統治者呢:“我沒有要你停刊啊!是你自己刊物沒有銷路,賠本了,自動停刊的……”之類的話,大概不久就可以聽見的,假使“他們”提到這件事的話;而“人民不要民主”的“結論”,我想,大概也會從某一張“官嘴”裏說出來的。

  然而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我們決不再受騙了。

  末了,還要拖一條尾巴:從這一件事看來,還有倖存的幾份肯替人民說話的刊物,其命運,大致也是相仿的。但是,我們並不害怕:封閉了人民的嘴,我們還有可以搗毀回於我們的一切的枷鎖的手呢?

  

  

  原刊於一九四七年上半年上海《文匯報·筆會》

  一九九六年七月收入文匯報筆會編輯部編的《走過半個世紀——筆會文粹》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永安抗战文化史话》读后

魏华龄   2年前   3339点

赵家欣老人的走笔人生

林洪通   2年前   4196点

“阅尽风云见铁骨,饱经风霜炼真金”──拜见国立福建音专老地下党员陈宗谷同志

林洪通   2年前   3864点

永远怀着对党的一片丹心——纪念谢怀丹同志逝世20周年

林洪通   2年前   3445点

永安抗战文化简介

林洪通   2年前   3325点

永安抗战文化的领军人物——纪念黎烈文逝世40周年

林洪通   2年前   4611点

一位九十八岁老人的赤子情怀

林洪通   2年前   3216点

一位百岁老人的品格——怀念章振乾同志

林洪通   2年前   3294点

为了历史的真实——纪念叶康参同志逝世20周年

林洪通   2年前   2646点

他们无愧为羊枣烈士的后代

林洪通   2年前   2407点
加载更多>>
2017 福建·永安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