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洪田中学时的陈增平校长

游生忠  2010/9/2 11:07:39  26467点  永安之窗
  陈增平校长,祖籍永泰县,永安人,身材高大,皮肤白皙,着装整洁、大方,是一个“帅哥”。

  1995年秋,他从大湖初中调来洪田中学当校长,王益坚、张国伟当副校长。当时,洪田中学创办于1969年是永安乡镇中学的老牌学校,也是一所大学校之一,教师有50多位,学生900多人,18个班级,单单寄宿生就有800多人。学校的基础设施有:两个水泥灯光操场,一个泥土操场,一栋教学楼、一栋学生宿舍大楼、一栋食堂与女生舍结合的综合楼,一栋办公大楼,还有一批五六十年代的破旧危房。学校缺乏储备资金,校园的环境存在着脏、乱、差的现象,面对这么一所大学校,他着实伤过脑筋。

  可是,他毕竟在永安城内生长、到永安五中工作过多年,善于思考问题。散步成了他的工作之一,可以从中与教师接触,了解情况,征求意见,探索工作思路和方法。他到学校一段时间了解我是这所学校的老教师,而且也知道散步我的所好,因此他和张副校长等几乎每天傍晚都陪我去散步。在散步中,我也逐渐了解到他是性格温和,平易近人,智商很高的人。他表明愿意和我交朋友,我欣然接受了。我们散步没有规则,有时去段子洋,有时去螺漩藻,有时沿村道往北向行走,偶尔也有不过桥直接从老街往六月坂方向散步。那时从螺漩藻基地刚刚开发,我们更多往那个方向行走。因为,那一条路长,虽然有一条陡坡,可是到了坡顶可以看见那七十亩的螺漩藻基地,视野开阔,能够边自由地走动着休息边观看螺漩藻的生产过程。在散步中,我们无所不谈,有国家大事,有生活上的事情,但是谈的最多是学校师生情况。只要同行的伙伴没有晚下班,大家就尽情漫步、说笑。冬天,在螺漩藻基地散步看见厂房附近有一棵杯口大的樟树,陈校长说:“何不把移到我们学校去。”大家表示赞同,他和张副校长等又商量到综合办公大楼前应当种它三四棵,请当地农民帮忙挖几棵来,还计算了挖树、移植的工钱等。不久,综合办公大楼前终于移植来几棵大小不一的樟树,甚至教工宿舍大楼的西边墙角也种了几可棵。第二年秋,张国伟副校长调走了,罗坊人罗福森前来接任副校长职务。罗福森的个性非常随和,老师们都喜欢他,亲切地叫他“罗副”。陈校长和罗副他们家庭都在永安,单身在校吃食堂,我因为有家庭吃饭时间较慢,罗副在楼下喊:“游周,吃过了吗?散步去。”我匆匆忙忙吃完饭,咚咚地跑下楼,跟他们走出校园,穿过大桥,到对岸散步。范克福、李和容等也是其中经常一起散步的伙伴,洪强发、林国生有时也同去。人多的时候有十几个,我是一般的情况下是必在的。大约是2000年,有一回走到螺漩藻基地时陈校长建议说:“我们到生卿去玩一下怎么样?”校长之意是去看望一下退回家种田的学校职工老管同志。大家听了都说“好!”,于是从螺漩藻沿公路走到坝头电站,再走到生卿村中部老管的家。老管见了,忙热情地招待我们,大家在哪里喝了一场酒,老管雇了一辆汽车送我们回学校。

  后来的几年中傍晚时,我与陈校长、罗副、范克福、李和容成为经常一起散步的铁杆朋友。

  1996年开始,他让我担任语文组长兼任年段长。后来,他曾经有意让到学校办公室工作,而且多次动员我为学校写一些工作报道,我觉得办公室工作太累,写报道不是我的所长,所以都没有接受。他没有正面地批评我,有一次开玩笑地说:“游周啊,你很适合做古代的文人雅士,散步、下棋,看书、写写诗。”但是,我仍然支持他的工作,做好自己本职的工作。

  期间,学校青年教师有王永志、罗金珍(女)张勇、魏纯碧(女)、游天鹏、杨彩燕(女)、罗毅勇、高萌花(女)、许永斌、俞萍(女)、俞永强、李淑苹(女)、廖家禄、陈玲(女)、王化伟、杨文峰、邓建明、邓春猛、兰作清、上官丰浩、张言顺、杨雄健、潘馨(女)、林浩(女)、林枚(女)、黄鸿(女)、潘巧红(女)、李燕玲(女)、李超(女)及蔡连芳、蔡连芳两姐妹。

  傍晚,中学教师散步的群体又壮大了起来。

  是的,陈校长是一个儒雅又风趣的人,他在洪田中学八年学校的工作做得有条不紊,分工明确,会议上很少说话,给学生讲话习惯只讲三句左右,但是在平常的生活中和教师喝茶、散步,有时也跟教师下一下象棋。他经常到教师的家里坐一坐,问一问家庭的情况。他在洪田中学工作八年期间,教师们傍晚时散步成了一种良好的风气,而且阵容很大。其中,游天鹏、杨彩燕(女)、张勇、杨文峰、林涵、邓布健、李燕玲(女)等青年教师,他们也成了傍晚散步中的一员。晴天的傍晚,中学的教师不但男教师去散步,女教师也经常三五成群地去散步。有时,男女教师二三十人一起走出校园嘻嘻哈哈地说笑着过洪田大桥去。路上,我们教师也不时地可以看见学生们在水渠或者机耕道上自由、欢乐地走动着。

  有趣味的是,陈校长到过几所学校工作,了解到教师队伍中同事结对成家的例子很少,有的教师因为家属没有工作而使家庭负担过重,生活过得窘结的现象。见到这么多的青年男女教师,他竟然想到给这些青年牵线,当起红娘来了。他不但在全校教师大会上公开提倡、鼓励本校的青年教师结对成家,而且利用散步、座谈或者带他们到对方的家走动等方式使他们坚强感情的联络,经过一两年的努力,结果促进了六、七对教师结成了连理,一时成为洪田各界的美谈。一次在出学校去散步的路上,一位镇政府的领导走过来对陈校长开玩笑,说:“陈校长,你学校的肥水不外流啊!”

  2000年教务主任洪强发调往永安六中后,游天鹏接任教务主任职务,范克福任教研主任。在散步中,大家谈到学校老师喝酒的酒量,陈校长风趣地说范克福是“放不到”,游天鹏是“由你喝”。

  2003年夏季,他调往永安三中当领导,告别了工作八年的洪田。从此,我少了一位散步的好友。

  教师的生活是清淡的,乡村的教师尤其如此。但是,大多数教师们的心境却单纯、清净得像山泉水一样透明,没有任何非分的奢求,从来不汲汲于名利,只求得到一份精神的享受,一份心灵的慰籍,便安然自乐。三十多年的教学生涯中,我深深感到自己所在的学校同事们的可敬可爱,在工作上同事之间“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但是人际之间却像兄弟姐妹,像长辈与晚辈一样相互尊重、信任、友爱。我们在散步中,无论男女走在一起可以推心置腹地交谈自己的生活以及工作中的苦恼,有时一句中肯的劝导可以化解心底的疑难、困惑,有时一句轻声的问候,会让你的心灵感觉到春天般的温暖。同事家里发生了困难或者意外的事情,大家知道了或者去他家看望、看望,或者事后听说了,就用好言给予安慰,虽然没有贵重礼物和金钱,然而这种友情却比什么都珍贵。这一点,学校历任的领导和工会都十分重视,他在任的时期尤其突出,关怀教师的工作、进步成长以及家庭生活情况,这些都给当时的教师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那时在洪田中学教书过的人,谁没有跟同事一起去散步过的呢?洪田大桥、电站的水渠、段子洋、螺漩藻基地、六月坂、洪田街,无不在教师们的心灵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在洪田中学一晃呆了三十年左右。散步是我几十年一如既往的生活习惯之一,它不仅能够帮助饭后的消化,有利于身体健康、陶冶人的情操,而且能够与同事或者朋友进行思想交流,加深人际之间的沟通,取长补短,互补有无,增进友情,另外还可以思考人生中的许多事情。我的不少文学作品,大多是在悠然的散步中构思起来的。我的朋友友情大多也是在散步中建立的。在散步中,一天天地目睹着洪田镇日新月异的巨变,不禁为为家乡的跨越式的发展感到欢欣和兴奋。我现在步入了老年的行列,回想自己几十年的人生历程,陈校长在任的把年是我有生以来最难忘的岁月。那时尽管生活过得清贫,但是我的心灵却很充实。许多年过去了,与他一起散步的情景成为了长期以来拂不去的记忆,我的脑海里还经常会浮现出他高大的身影和优雅从容的笑容。

  2010、9、1草稿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给启生几句话

吴剑珍   18年前   13079点

热西洪公殿游记

游生忠   9年前   17578点

诗:和 李廉德先生并附录其原作

原作游生忠   9年前   12272点

洪田的才子

蔡其矫   12年前   10335点

诗歌三首

游生忠   12年前   9177点

文川歌声(歌词)

游生忠   12年前   12250点

壬辰新作(诗歌)

游生忠   12年前   12091点

山人笔记(1、2)

游生忠   12年前   12451点

坑边“定光寺”记游

游生忠   13年前   14136点

回忆我的老师张巧言先生

游生忠   13年前   15642点
加载更多>>
2024 福建·永安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