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我嫁你

  2003/11/4  4344点  永安之窗
  我曾是斑斓的,三十六种颜色也概括不了我。自小我便知,我是美丽的。 
  不同于多数美女,我并不拿姿色作为筹码和武器。相反,很多时候我都为此而迷茫。 
  我用太多的时间去考虑身边的男人是为何而靠近我,我对他们说的为了我的性格、才艺等等非外表因素而追求我怀疑不已。这让我失去了很多原本该快乐的时间。 

  某天母亲抚摸着我的脸庞说,多美好的面孔。然后她开始叹息。 
  我知道我青春的面孔上有她曾经的痕迹。而当她不复青春时,她开始变的不快乐。 
  物质和精神也许永远就不可能共存,当一个男人只能给一个女人物质时,女人就不该奢望其它,贪图是不快乐的开始,也许永远没有结束。 
  这道理,我们通常到很后来才懂,那时我们已经伤痕累累,并且对自己的痛苦无能为力。 

  杜白牵我手的时候我问他,你喜欢我什么? 
  他回答的很干脆,你漂亮,和我很配,若若,你该和我在一起。 
  对着杜白微笑,我喜欢坦白的人,他没用理由,所以我接受了他。 

  我知道杜白的周围有很多仰慕他的女孩,优秀的人就是如此惹人喜欢。 
  对此,我并不介意,我不会去束缚他关在只有自己的空间里,事实上,我的情况也是如此。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亮点,我除了漂亮,还有一个不算贫瘠的头脑。 
  杜白除了有些过分自信,其他都还好,他懂得和她们保持距离。 

  春天过后,我有些略微的发胖,脸色却委黄了很多。 
  杜白说这是经常吃面包的缘故,我点头,没有辩解。母亲已不再热衷于做个委屈的家庭主妇,她开始找寻她的快乐。通常没有约会晚上的晚饭我都是独自在家里草草了事。 
  后来我成了杜家晚餐桌上的常客,杜妈妈烧的一手好菜,也格外疼爱我。 
  长相讨巧的好处不光只对异性有效。 
  杜妈妈说,若若,等你进了我们家的门,我一定要把你养的白白胖胖的。 
  我甜甜的笑,我是喜欢这个和蔼的妇人的。 

  杜白有时会问我晚上在干吗,怎么老打不通电话,我说我在上网啊。 
  杜白说别老是上网,有空和他电话,我说好呀,然后把头枕在杜白的肩头,然后微笑。 
  这幅画面会很美,不用看别人羡慕的眼神,我能想象到。 

  再然后我就不再微笑了,杜白拥我在怀里,温柔的安慰我,让我别再哭泣。 
  我斑斓的世界只剩下一片阴影,这天,父母离婚了。 

  朋友小西送了我一个花瓶,优雅的线条,晶莹剔透。 
  我朝小西笑,她也朝我笑,我说,脆弱不堪一击的苍白啊。 
  小西还是继续微笑,我阴郁着在花瓶里灌上水,从另个花瓶里抽出几支百合插上。 

  这段日子,我看了很多书,都是些极度悲伤的故事,骗走我不少眼泪,然后我又开始搜寻一些极度灰色的歌曲。 
  杜白看我如此安静,也没多发表意见。只是默默陪着我。看到我哭了,递上他的肩膀和怀抱。 
  我开始依赖起有杜白的日子,但我从不表达什么。 
  杜白曾说我很吝啬,只肯说喜欢,就是不说爱。 
  我说,爱这个字眼对你来说司空见惯,那么多人都那么大方的对你倾诉,不缺我一个吧。 
  我在杜白的眼睛里看到伤痛,我轻笑,然后轻吻他的唇。 
  在乎我,你才会痛,而你的在乎会持续多久?也许前一刻我说了爱,后一刻你便忘了爱我。 

  小西要结婚了,我的贺礼是个水晶玻璃球,当中裹着一颗晶莹的心。 
  小西朝我暖暖的笑,我们彼此心知肚明。 
  感情就像玻璃,看似坚固实则脆弱,必须时刻呵护。 

  人都是有感情的动物,我必须承认杜白很爱我,而我有多爱他呢,我不知道。 
  当杜白要对我承诺时,我捂住他的嘴。 
  别对我承诺,你许了我便会痛苦的握着不放,而你,真的有把握吗? 

  我以非常人的想法想到离开。 
  或许我是不爱杜白的?否则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杜白的痛苦表情又出现了,我感到了心被扯裂了,红色的液体肆意流出。 
  拥紧他,我不离开了,我是爱你的。 
  我的世界颜色又开始丰富起来。 

  和小西逛街,她说她想做母亲。我说,没把握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就不要有这个想法吧。 
  小西拍拍我的肩,若若,很多事情的结局我们都无能为力,而做好当前的才是最主要的,你说呢。 
  我问小西,你快乐吗? 
  小西笑了,傻瓜,快乐是种心态,你觉得满足,那便快乐。 
  可是,可是,我们都会满足吗? 

  杜白买了新居,杜妈妈对我比以往更好。 
  某天我说,杜白,和我的父母吃顿饭吧。杜白喜上眉梢。这是我第一次让他正式的见我的父母。 
  饭局很沉闷,父亲略微的问了一些情况,然后看看母亲不语。母亲看看父亲然后微笑着打破僵局,让我们多吃菜。 
  我埋头吃饭,母亲和杜白同时说道,小心,别噎着。 
  抬头,朝他们微笑。 

  后来和母亲聊天,母亲说她蛮喜欢杜白。 
  我说,你知道吗,他最初看中的只是我的漂亮。 
  母亲抚摸着我的脸说,美丽不是错,只要能得到幸福。 
  我看着母亲的眼睛,为什么都要奢望婚姻带来幸福呢?真的能吗? 
  母亲神色黯然,若若,不是每个婚姻最终都会分开,只有一个要决,那就是沟通。沟通看似简单,而实际又蛮复杂。它属于精神面上的东西。 
  我轻轻的询问,妈妈,你说我会幸福吗。 
  母亲笑了,傻孩子,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但我希望你会幸福,你爸爸也会这么希望。 

  杜白拉我去珠宝店,我没有拒绝。店员夸我们郎才女貌,我们笑的很开心。 
  杜白说,若若,嫁给我吧,我想给你一个家。 
  我用最美丽的笑容来回答他。 
  OK,好的,我嫁你。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微小说《贡川与泉商》

叶英平   3年前   3520点

微小说《善孝的穿越》

叶英平   3年前   3422点

微小说《高考前我去了文庙》

叶英平   3年前   7430点

“神龟问天”

佘尔望   3年前   4022点

会清桥下的浊与清

叶英平   3年前   5201点

二老伯——安孝义短篇小说选

安孝义   5年前   7878点

映山红

詹有星   8年前   6862点

难得的爱(民间故事)

官顺泉   9年前   6964点

朦 胧 的 爱 [民间故事]

林洪通   9年前   6634点

NiNi的故事

漳州师范学院 刘旭娟   11年前   31733点
加载更多>>
2018 福建·永安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