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心

  2003/11/4  6880点  永安之窗
  见过三次面,然后,又吃了一餐饭,跳了一场舞,之后,我就决定做安哥的女朋友。 
  其间,不是没有犹豫挣扎的。 
  但是,我想,我该过一个“人” 的生活了。再不能象现在这样,一丝活气也没有,一个人游魂般的象只鬼。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已经看出他眼睛里的暧昧,于是提议晚上去跳舞。 
  跳舞的时候,安哥问我:“我叫你什么呢?平时你家里人怎么叫你?” 
  我想他大概问的是呢称。 
  可惜我没有。 
  我回答说:“我也不太知道。” 
  看,多滑稽,我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然后我说:“我的姓,同我没有一点血缘关系;我的名,是我不喜欢的养父的故乡的简称。” 
  接着,我又说:“或者,你帮我取一个?” 
  等很久,他说:“不要紧,我心里总是记得你的,不管你叫什么。” 

  我叫他---安哥。 
  仿佛很可以耍赖、撒娇的样子。其实,我并不确切我是不是真的比他小。 
  安哥今年三十岁。 
  我,好像三十,又好像是三十一,也可能二十九。儿童院的院长说是三十,养父母说是三十一,生父说是二十九。  
  但是,他们说,院长记错了。 
  他们说,养父母为了让我早点出来赚钱养家,改了户口。 
  他们说,生父并不知道生母是把老大还是老二送到了儿童院。 
  ---以上三句,每一句开头的“他们”,是不同的人。 
  所谓众说纷纭。 
  我宁愿只有二十九岁。 
  虽然二十九,一样逃不掉“老姑娘”的恶名。但是三十岁的人再撒娇,自己都会牙酸。而二十九,还勉强可以试一回吧---我实在是太想尝尝撒娇的滋味。 

  跟安哥一起吃饭。他正用筷子夹一个菱角圆子,在半空中的时候,我说:“我要吃这个。” 
  他说:“我再给你夹一个。”同时把圆子放进了他自己的碟子里。 
  “不,我就要这一个。” 
  他只好夹给我,圆子易碎,放进我碗里的只是半个。 
  我娇嗔地:“我还要。” 
  他却飞快地把那半个吃进嘴里。 
  我夸张地一瞪眼:“吐出来。” 
  然后俩人哈哈大笑起来。 
  我可以这样放肆,不过是仗着安哥现在有一点点喜欢我。 
  对阿麟,我是万万不敢的。 
  虽然他俩一样大。 
  看到安哥的身份证时,我真的大吃一惊:他们两人,竟然同一天生日,同年同月同日---简直假得象编故事,但偏偏是真的。 
  然后我问安哥的一句话是:“你的身份证是不是找人改过的?” 
  只问得他莫名其妙。 

  我还是无法忘记阿麟。 
  出来见安哥的时候,我并没有刻意打扮。一件毛衣一条牛仔裤就跑了出来。 
  每次见阿麟,我总是打开衣橱,一件件试了又试,比了又比。 
  但是安哥仿佛很喜欢我的样子,而阿麟,他要我去减肥去隆胸。 
  那天晚上,我们去了黎岛咖啡厅喝茶。出来,路边的梧桐树下,我问阿麟:“怎么做,你才会多喜欢我一点?” 
  他沉吟片刻:“算了,还是不说了,免得连朋友都没的做。” 
  我碶而不舍的坚持:“说啊。没关系的,你说啊,我不会生气的。你知道,我与大多数女子不一样的。” 
  他犹豫半晌,终于说:“减肥,隆胸。” 
  我脸上的表情没有变,仍带着微笑,心里不是不震惊的。 
  我身高一米六,体重四十七,就算是喜欢骨感美,也不能说我身上找不到骨头吧。 
  而隆胸? 
  记得第一次与阿麟一起的时候,之前,我把他的手移至胸前,说:“我不是想做什么,而是开始之前想让你知道,我是这个样子的。我是一个保守的女子,要么不开始,否则,我会渴望天长地久。” 
  阿麟的手抚着我很平的胸:“你是说大小?其实男人最在乎的是和谐。” 
  真令我心安。 
  但是现在他要我去隆胸。 
  我只能无言,脸上还带着笑容,以示我非寻常女子。 
  不是没有告诉过他的。 
  那一年,我念初三,抑或是高一,青春发育期,时常心律不齐。 
  傍晚,饭桌上,身为医生的养父说,心律不齐一般在凌晨时分症状比较典型,他会在这个时候来替我检查。他叫晚上我安心睡,若是惊醒也别紧张。 
  事实上,我几乎一夜未眠。 
  凌晨,养父的手用听诊器听过我的心脏后,整个手掌盖在了我才露尖尖角的胸乳上,左边,右边,再左边,再右边。 
  我是清醒的,但是我没有叫出来。 
  他也没有继续的动作。 
  清晨起来,我站在花洒下,洗了又洗,从此养成早上沐浴的习惯。 
  然后,我用一条宽布带紧紧地,紧紧地缠住我的胸,直到考上大学去宿舍住读。 
  于是,我成了太平公主。 
  但是,我拥有清白之躯。 
  并没有因为这件事情对养父深恶痛绝,从来也不愿仔细回想。 
  第一,他是个男人。 
  第二,我也确实长得太娇媚了些。 
  第三,毕竟,他最后控制了他自己。 
  我用这三点,潦草地概括了我前半生。无怨无恨,只余感激。 
  感激。毕竟,他同我,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好吃好喝把我养大已经不容易,难得的是,还要我好好读书出人头地。。还记得,那年,我考大学很不争气,养父母很努力地求了人,我才被录取。帮我拿回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养父很高兴地老远就嚷:“你有书读了,你有书读了!”现在还记得,当时,养父的眼睛里,有泪光。 
  告诉阿麟这件事的时候,他未做任何评论。只是搂紧我,爱怜地吻了又吻。 
  但是现在,他要我去---隆胸。 
  男人,始终是我搞不懂的一种动物。 

  那天中午吃过饭,我回了办公室。下班后去了会所健身。 
  安哥来接我的时候,我故意没换衣服,就穿着健身的紧身衣坐上他的车,然后对他说:“容我先回去换晚装。” 
  健身服里故意没有穿内衣。我相信安哥看得到我的胸很平。 
  在意或者不在意,是他的事。我懒得管那么多。毕竟,我又不爱他。甚至,我还没有开始在乎他。 
  但是,我不想骗他。 

  跳舞出来,安哥紧紧地抱住我。 
  我感觉得到他的愿望。但是我说:“下一次。” 
  我不想太快了。 
  欲擒,还得故纵。 
  我太快太直接太明白地把心完完全全地交给阿麟,现今却成了他的弃妇。我不要再重蹈覆辙。 

  入夜,我第一千零一次地把珠子洒到地上,再一粒一粒地捡起来。 
  跳舞跳得再累,还是得这样打发漫漫长夜。我想,我的失眠症是治不好的了。 
  这些珠子,原本是阿麟送给我的一串项链。 
  阿麟离开后的某一天,我扯断链子,抛洒一地的珠子,再一个个地捡,以此来打发没有他的日日夜夜。 
  今天,我把珠子全部捡起来之后,找了一根绳子,把它们又串回项链。然后开着我那辆广本去大桥。对着黑沉沉的长江,把项链扔了下去---在夜晚两点钟的时候。 
  安哥知道了,一定会说我神经。 
  管他呢。 
  我佻达地一笑,管他呢,我又不爱他。 
  我开着车在街上游荡。想到坐在安哥的车上,我不只一次的抱怨:“你的车怎么这么矮呀?” 
  我一直以为安哥开的是个小奥托。后来才发现,居然是辆富康。奇怪,怎么会觉得那么矮? 
  我猜他一定不知道我有辆广本藏在家里。 
  我窃笑。 
  是,该留点秘密的。太直接太明白就没有味道了。 
  我因此失去阿麟,我不要再失去安哥,虽然我并不爱他,但是安哥时常令我笑,这就足够了。 

  我跟安哥说:“我最喜欢的是白玫瑰。” 
  他不屑地一撇嘴:“切!病态的苍白的美。牡丹多好啊。那么大朵的花,阳光下那么艳丽的色彩,多么正气凛然。” 
  “你省省吧,象个乡下人,牡丹!” 
  从此,我总爱自称“玫瑰”,总是叫他“乡下人”。他呢,总是纠正说我是“他的牡丹”。 
  牡丹。 
  我不禁莞尔。真象个乡下人。但是跟他一起,我很开心。 
  牡丹或者玫瑰,又什么打紧?开心就够了。 

  是,开心就够了。我不再奢望会同谁天长地久。 
  终于,我不再是阿麟的怨妇。 

  啊,真庆幸,我终于变了心。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微小说《贡川与泉商》

叶英平   3年前   3239点

微小说《善孝的穿越》

叶英平   3年前   3136点

微小说《高考前我去了文庙》

叶英平   3年前   7223点

“神龟问天”

佘尔望   3年前   3747点

会清桥下的浊与清

叶英平   3年前   4859点

二老伯——安孝义短篇小说选

安孝义   5年前   7619点

映山红

詹有星   8年前   6542点

难得的爱(民间故事)

官顺泉   9年前   6732点

朦 胧 的 爱 [民间故事]

林洪通   9年前   6481点

NiNi的故事

漳州师范学院 刘旭娟   11年前   31461点
加载更多>>
2018 福建·永安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