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头的乞丐

灵儿  2009/3/12 10:43:22  3056点  永安之窗
  最近永安的街头出现了不少缺胳膊断腿的残疾人乞丐。有些人面部姣好,长得也特清秀。说实在话他们真的好可怜,但我却没有向他们施舍过一文钱。不是我小气,而是我知道给他们再多的钱也不可能落入他们的腰包。
  曾经看过王新军写的一篇小说《坏爸爸》,里边就是介绍类似的事例。文章是以第一人称书写的。讲述了三个为他人当赚钱工具的小孩:一个是第一人称的我,是一个只会趴在滑轮车上乞讨的小男孩;还有一个叫果果,他最大的兴趣爱好就是摆弄一辆破得只剩下两个轮子的玩具小汽车;另一个叫小香豆,是个乖巧懂事的小女孩。他们的工作就是每天出门为一对夫妻乞讨赚钱。他们称那对夫妻叫“爸爸、妈妈”。第一人称的我因为是个残疾,每天只能趴在滑轮车上乞讨,也许正是因为他的可怜,所以他每天的收入都居中。那个叫小香豆的小女孩因为懂得给路人下跪磕头懂得流着泪求讨,所以她的收入基本最高。而那个爱摆弄玩具小汽车的果果却因为固执不给路人下跪不向小香豆那样求讨,所以他的收入总是最可怜的。也正因为如此,他每天都要被那叫做爸爸妈妈的人殴打。他们仨面对殴打已经习惯得能在打骂中睡着。那个被叫做爸爸的人见果果每天收入都不高,而当时他又是高价从其他人手里盘来的,所以他的心理极不平衡。在一次如家常便饭的殴打中气愤的他朝果果的身上倒了满满一壶刚烧开的开水。果果撕心裂肺的惨叫连看文章的我都禁不住泪流满面。第二天果果的身上满是水泡。那个被叫做爸爸的人帮果果把衣服掀开将那满身的水泡裸露给路人看。那天果果的收入竟然出奇的高。被叫做爸爸的人似乎从中看见了商机。第二天一早爸爸把果果身上的所有水泡全都挑破。可怜的果果痛得连哭声都没有了,一个劲地向爸爸求饶说他再也不玩小汽车了,说他会向小香豆学习,说他会下跪会求路人给他钱。可是果果的求饶并没有阻止爸爸的行为。最后果果从牙缝里迸出了三个字:“坏爸爸!”就再也没有声音了…
  这篇文章让人看了既心酸又心痛更多的还是愤怒。那三个可怜的小孩他们都不知道叫了多少人做“爸爸、妈妈”。每一任爸爸妈妈从他们身上赚到钱后就回老家扬眉吐气地盖起洋房,尔后再把他们当商品一样地转让出去。
  我完全可以很负责任地说:“永安街头那些行乞的,他们后面都有一些人在策划并掌控着。他们是一些丧尽天良的人!那些行乞的,他们并非生来就残疾,很多是后天人为造成的。就跟那篇文章中第一人称的我似的。为的只是能更好地博得路人的同情,为那些良心被狗吃了的人乞讨到更多的钱吧。
  所以我很矛盾,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同情他们而向他们进行施舍。那些幕后的人确实很可憎,但乞讨者也的确很可怜。如果他们每天都没能完成所谓的任务也许也会向果果他们一样轻者没饭吃,重者用开水烫呢?我们不得而知!或者大家面对着这种行乞行为都视若无睹是否就会中止了这些利益熏心人的可恶念头呢?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劳民伤财的婚礼

灵儿   8年前   3425点

我的香水

灵儿   8年前   3411点

王福源《苍溪杂谈》读后感

朱昌汲   8月前   3176点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一百二十周年

燕忠东   1年前   5331点

丢掉幻想  一统中华——写在台湾五二O之后

燕城浪子   1年前   4798点

【心城】永安:18岁前未曾离开

詹兴妹   1年前   5078点

捎给香港“占中”学子三句话

王福源   2年前   2133点

斯人已去,风范长存——黎烈文诞辰110周年座谈会侧记

林洪通   3年前   5773点

追忆一九六三年夏湖南临武一日游

蔡汝南   4年前   4659点

老区安砂

天边的绿洲   4年前   6107点
加载更多>>
2017 福建·永安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