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林乡里

吴彩云  2011/12/21 9:15:42  7909点  永安之窗
  这里是小陶最大的村落之一,无论历史由来如何、桐林的贡献有多大,这片乡土已经在小陶方圆有着不可磨灭的真实了。她在永安地图上是一个点,印在小陶镇政府大院石砌的“地图”上,是一块石头。尽管粗糙简陋,但直观生动,一目了然。任何首访者,都可以一眼“看见”那块桐林之石。因为它就在你的足下,就在你要路过的205国道边。

  同时,因为桐林人以勤劳闻名遐迩,正月初一夜里,就有农人放下年事,到地里割菜备次日上集市去卖,恶劣天气也不误农时,因此,桐林热土承载了一批又一批敦厚乡里人的梦想。

  此时,11月的天气,山野初冬的细雨已略带寒气,但烟雨濛濛中,仍然能看见田地里旁若无人低头专心劳动的村民,他们在本能地打拼生活,在不经意地织造梦想。

  村民的梦想与现实合拍,行进在被桐林人的勤劳双手一点一点夯筑起来,并且不断更新着的家园面貌上。多少年过去了,村落山环,热风吹雨,田地葱茏,没有太多人为规划的痕迹,民居略显零散。但也许正是这种零散的随意,让小小村落显得悠闲旷达,灵动鲜活,依然有几分“桃花源里可耕田”的味道。几声鸡鸣,几声犬哮,你路过的时候不可能听而不闻。陌生的妇孺老人望着你微笑,你会感受到那种明显区别于城市的“父老乡亲”的质朴亲切和似曾相识。只要问及,乡亲们都会争先恐后竭尽所能告诉你有关他们家园的所有故事。

  岁月变成言语,平淡得让人感觉不到流失。没落的百年老屋,三庭四厢,庭院深深,断壁残垣,野草闲花……无论是起居的燕贻堂,还是待客的炽昌堂,都能从“气势”上显现出当年的恢宏兴旺。燕贻堂的院门前堆放着曾经荣耀乡邻的“武状元”江起标的残缺“状元柱”,厅堂雕花木窗上的花瓣紧紧镶嵌,走过百年朽而不落,固执地忠诚守望着旧宅,似乎还在期待着什么。炽昌堂的院门前,尽管被硬化的村道侵占得不成形的半月池池水已不再清亮,但寓意长远流传。据说门前有水,则家人生活安稳,也说为防失火,取水更近便;门扉古字之上,“毛主席万岁”墨汁苍劲;门顶“双鲤鱼跳龙门”只剩一鱼,八仙已有四仙过海,另余四仙自己看自己;唯大门左右两门神色彩斑驳陆离、目光炯炯如炬,足以让所有鬼魅望而却步。室内墙壁之上,“毛主席语录”意犹未尽:“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全世界人民只要有勇气,敢于战斗,不怕困难,前赴后继,那末世界就一定是人民的,一切魔鬼通通会被消灭”……加上“苦战三年,幸福万年”、“搞好当前工作,迎接人民公社”等标语口号,岁月的古老沧桑中,由此叠加进了政治色彩,如诉如泣,让人慨叹。

  也不知道建房盖院的主人飘走了多少年,庭院走过了多少代,老人们有的说300年,有的说600年,走马观花,我们没有时间详细查阅族谱中的古文字记载。仅看着那洞开的门庭,空旷的庭院,就有了太多的思虑。

  古尘依稀,缩在角落低语,古木枯槁,立在厅堂张望,该洞悉过多少深谋远虑,留存了多少厚实古朴如“族谱”的感悟,让人平添一丝说不出来的心疼。

  而一幢幢新楼如雨后春笋,总是在礼炮声中,弥漫着歌声、呐喊、锣鼓和酒令拨地而起。村民今日愿望实现的欢天喜地中,又有多少对未来的期待和憧憬?!

  老人说,桐林最特别的一点,就是正月天里勤劳作,二月初一过大年。特别的节日是在民俗中拉开序幕的,记忆也是从那时候就种下的。当时村民生活清贫,二月初一自己做米粿,请外嫁的女儿和女婿回家吃,渐渐生活好了,族人就把单一的米粿做成了十菜八汤的宴席,不仅请亲戚,请乡邻,还请朋友,从饮食发展为文化娱乐,搭台唱戏,诗书为礼。

  所以,桐林应该是一个拥有不仅仅千余村民记忆的地方,它也应该是我们所有到过或路过那里的人有所记忆的地方。

  远处山体上不知名的老树以及那些沉默老屋,是见证数百年来所有桐林村民曾在这里留下汗水的象征。树木从小树日复一日长成了参天大树。而老屋孤独依旧,只感谢村人没有拆除老屋,任凭风吹雨打而不倒。

  于是感觉拆旧院建新楼在农村也许不是特别好的事情,旧式农家庭院有人有景有谷有米有禽有畜,实在是适合农民的模式。老屋的一个外间里,就保存着风车和木制谷仓,侧面厢房小院中,围篱养着鸡鸭,只是院门前的池水几近干枯,鸡鸭少了些乐趣。在那老式休闲的庭院里,只有温馨的休憩,没有“入户脱鞋”的困扰和不好处理的生活垃圾。这和新楼内那些现代电器、沙发盆景、以及“和城里人一样”的现代消遣没有丝毫的关系。

  村部会议室的墙上,布满那些专门制作的规范的系列工作制度,让人联想到这是与窗外的安宁相一致的必要约束,开心一笑。窗外那些远远近近、新新旧旧的场景随即一一再现,连同此时桐林人的热情,都会封存在到过这里人的记忆中。

  在永安十余年,到过近百个村落,每次闲暇翻阅笔记时,就总能“看到”自己在不同时期的行动瞬间。那些快乐的记忆也会象打开闸门的水库,奔涌而出。半生时光,许多的记忆都随着时间的长河不知汇入了哪个湖泊了,它们都在慢慢的被淡忘掉,而宁静如桐林乡里的那些瞬间,却牢牢的印在脑海里,终不忘却。

  我想,村庄总让人情不自禁遥想到远处的故乡,那个叫做“家”的最温暖最牵心的地方,这才是被记忆的唯一理由。

  拉长桐林周边的乡村视野,野花一株株扬着笑脸,在经历风雨,轮回中慢慢的花落花开,极致到枝繁叶茂,然后又在秋风里悄悄的枯萎稀疏。就如老屋的不名年轮一样,以枯木朽色显示着岁月的印痕。而生长在老屋旁边的那些矍烁老者会越来越苍老,阳光少年会天天向上成长,离那些古事会越来越遥远。

  只有那些风雨中静静长起来的树木,只要人们珍惜不砍伐,它们的生命就会立在原点数百年岿然不动,应该才真实记得桐林乡里那许许多多生动的故事吧?而我们只能看着老屋暇想着,为老屋、村人、老树默默的祈祷祝福吧!

  人与老屋两变迁,在乡人的眼中、记忆深处,会慢慢看到老屋的老去,看到植物的一季又一季换新颜的轮回茁壮之美。而在我们自己的人生中,又有多少细节是值得记忆品味的呢?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吃饭(散文)

吴彩云   18年前   10766点

鞋子上的诚信

吴彩云   9年前   9987点

骑车记

吴彩云   10年前   10249点

青水畲族山歌 55首

吴彩云   10年前   20785点

槐南乡有一位热心助学的农民企业家罗兴城

吴彩云   10年前   16895点

天苍苍地茫茫

吴彩云   10年前   11015点

风雨流云

吴彩云   10年前   8910点

缘来台湾

吴彩云   11年前   9176点

每逢过年想回家

吴彩云   11年前   9471点

城市虹影

吴彩云   11年前   8721点
加载更多>>
2023 福建·永安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