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流云

吴彩云  2012/4/7 20:21:22  3269点  永安之窗
  朋友们,你们好!我通过文字的栈桥走近你们。

  我从天边行来,落在美丽的燕江边。小城人海茫茫,熟识的不多,他们就分布在我的周围,他们是我过去和现在的同事。

  那年月的出生是不受限制的。我于是在多年以前的一个秋季,姐姐大笑的一天哭着来到人世间。滇南的明月像水一样溶入我的生命,因此四季中我特别喜欢明月的秋夜。

  我的老爸给我们俗套命名虹啊霞啊云啊花啊,天上飞的地上跑的都有,小名依次“多、来、米、发……”以此类推。

  我的姊妹兄弟听凭命运的牵引,遍洒国土大江南北和大洋彼岸的异国他乡,远得甚至连电话都没法常打,只能通过网络和短信和祈祷传递想念祝福。我们相约2012的夏天千里万里向西行,聚首大山深处奶奶的坟头,悉心探望那一缕不灭的心灵亲情。

  我挤在众猴儿中间,拼命蹦跶还是眼睁睁地看着妹妹弟弟们一点一点长过了我,只好拍拍大头自我安慰“头大压着长不高”,不高不矮地笑立红尘,学会全面接受自己。

  和大家一样,我珍爱生命,珍惜青春。因为年轻真的可爱,是儿时的未来——引人神往;是成年的过去——缀满回忆。

  回望那最美的青春时分,每一天都充满迷惘的期待。尽管说不清在期待什么,但还是一如既往地期待每一天。

  那年战事流干泪之后,就与战友说好今后生离死别不再流泪,我便把离别的伤怀写进字里行间永远收藏,见证生活的沧桑过程。道路不同希望总一样,年轻时在一起同甘共苦的岁月让心心相通,天各一方而总能在莫名的理解中同行。前任四川省军区司令员的女儿成玲是我的战友,以普通列车员的身份新近退休,我祈祷和我们一起包饺子吃的老司令员多活些日子,曾承诺爱好军事的“90后”儿子:今年回家时分顺路带他去探望老人,让“90后”眼见为实相信一位共和国将军的朴实无华真的是真的!遗憾的是,老人去年平静地走了,再也不回来,不解我承诺落空的点点心伤。

  对了,年轻时我特爱骑单车,单车却屡屡辜负我,总在最新的时候不辞而别去向不明无处追寻。以牙还牙我东拆西补拼凑了一部全单位最破的“老爷车”,万无一失日日风里来雨里去横冲直撞招摇过市,多年安然无恙,直到全车咔咔作响刹车失灵脚踏遗失,收破烂的按废铁价收去而寿终正寝。

  我的财富是朴实善良的儿子和家人,外加一把铮亮的红棉牌吉他——我总在我生日的每个秋季有月亮的夜晚坐在阳台上轻拨琴弦,感动自己,想念亲人。

  我住在城市边缘的一个小山脚下,夜风如苼,声声唱晚,透过窗玻璃放任城市的灯火在视野里闪烁,真切感觉到城市的步步延伸逼近,真实地相信城市很快就会慢慢吸纳我的窝居。

  我仿佛是一只疲惫的飞鸟,南生北长东南栖,缺少根基,微不足道,诚惶诚恐,小心翼翼,以勤奋释放心底的善良和维护起码的自尊,还是经常被人奚落而无可奈何。多次迁徙后,我现在的办公桌摆在新办公点大厅中间朝南的格子里,静悄悄的可别以为我不在,只要你学《红灯记》中磨刀人吓唬日本鬼子大吼一声“老财迷”(我曾经的外号),我就会踏步而出笑握君手。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吃饭(散文)

吴彩云   13年前   7303点

鞋子上的诚信

吴彩云   4年前   4291点

骑车记

吴彩云   4年前   4606点

青水畲族山歌 55首

吴彩云   4年前   12099点

槐南乡有一位热心助学的农民企业家罗兴城

吴彩云   5年前   9026点

天苍苍地茫茫

吴彩云   5年前   5234点

缘来台湾

吴彩云   5年前   3905点

每逢过年想回家

吴彩云   5年前   4669点

桐林乡里

吴彩云   5年前   3646点

城市虹影

吴彩云   6年前   3915点
加载更多>>
2017 福建·永安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