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苍苍地茫茫

吴彩云  2012/9/2 22:51:50  5238点  永安之窗
  某一个旅程,你回首留驻,这儿就成了家。再回首,再挥别,你去了他乡,这里就成了牵心难忘的家乡。天苍苍地茫茫,何处是家乡?

  在祖辈的家、我辈的故乡,记得西风常打着唿哨,用数月时间卷起黄沙在高原上肆虐,把高处风口因缺水游离的黄土拂带到低处,再经雨雪浸蚀肢解,年年岁岁,高原便支离破碎沟壑纵横。原野的厚土中保温着希望,有生命的苔衣,只要你播种,总能长出些许绿苗。那生命力极强的绿苗在西风苦雪中成长,长在天苍苍地茫茫之间,点缀干枯焦黄的原野。饱经风霜成熟的草粒随风飘向他乡,一如游子的生涯,总会忘记故乡人的伤害而铭记真情和感恩,流着泪边回首边远离。

  去他乡,把经历变成流浪生命的浪漫,去寻找和建设自己的家、子辈的家乡,去了解比我们想象要大得多的世界。从天府之国到西北荒凉之地,先甜后苦南北巨大反差下的发奋自强,让每一线希望都升华为改变自己“适者生存”的能力,于是有东西南北中的遥遥牵念,有异国他乡的亲情花开不谢。

  在他乡,在燕城,我回首留驻,这儿就成了家。看到的美是真的,善是真的,勤劳是真的,农民人人会说普通话是真的,笑是真的,泪是真的,不告而别的心伤也是真的。飘呵,我就是那粒游离西部的草籽,根植他乡,心安处看着你,寻找故乡的感觉,寻找家的熟悉。

  你笑了,笑得我热泪奔涌,你的精心予我童话般的温暖。都有过年青的岁月,曾在那永远不忘的岁月中荡气回肠唱过嘹亮军歌,青春佐证我们的真实努力,中年人生才淡泊宁静如水。

  该过去的都已化尘而去,了无踪迹;正在经历的请你好自把握,小心珍惜。我张扬着想象的翅膀循隐白云深处,在高高的苍穹俯瞰,不忘化轻风长行,淌过你清秀的面庞。我看见你挥动人工建造你的长路,脚步声声均匀,就象什么事也没发生,如梦一场,那熟悉的脸在梦中离我比现实要远。醒来,梦境依稀,笑容已非,那么苍白那么遥远那么虚无缥缈,缥缈得让我不能相信曾有的梦――昨天就这样停留在文字图片里,游走在梦里。

  夜已静,你仍旧没有停息,车轮滚滚机器隆隆,那是你成长变化的呼吸。你用勤劳把时空激荡,那种振荡从你疲惫的行程到我恍惚的梦乡,你的歌声在街灯下驶过子夜驰过黎明,奔着朝霞升起的方向。

  在念你的时候,也把真切的思念寄给远方的家乡。近处,我的问候空洞而惆怅,充满惜惶。我匆匆的脚步如一双鼓槌,轻轻敲打在你温和的长街上,点点祈祷声声祝愿,为你为家乡,成就一颗向往快乐的心。

  那心是微笑的种子,日夜行走于你忘我的脑海里,耕耘你昨天留下的那丝苦涩,将其还原为笑容。

  你就是我现在居住的城市。月光下夜灯里你是那么恬美,似一只蓬松着羽绒入梦的俏燕,娇小玲珑。你养育我多年,曾经送走我的年轻。而涉过多年的风风雨雨后,我的儿子咀嚼你的谷米长成男子汉,我的慕名的失落才发现是很多人都有过的“叶落归根”心结,尽管不知道应该“归根”何处,但总是会归隐的,也许是到另一个更远的他乡。那时,你将移别我的视野。那时,你就成了我这外乡人的儿子的心灵故乡,日日行走而熟悉的每一寸热土都在脑海中复制成图,生动有息。

  天将明,是用心告别黑夜的时分,我会回到现实,愿尘世风雨渐远。

  无论故乡无论他乡,人的一生,是辉煌灿烂还是平淡无奇,都只有一次生和死。在这一点上,人生是公平的,人活着的时间并不长,却要故去很久,永远故去。那么,故乡他乡,又有何妨?

  无论故乡无论他乡,天地苍茫,但总有一条路是相通的!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吃饭(散文)

吴彩云   13年前   7303点

鞋子上的诚信

吴彩云   4年前   4291点

骑车记

吴彩云   4年前   4609点

青水畲族山歌 55首

吴彩云   4年前   12099点

槐南乡有一位热心助学的农民企业家罗兴城

吴彩云   5年前   9026点

风雨流云

吴彩云   5年前   3269点

缘来台湾

吴彩云   5年前   3905点

每逢过年想回家

吴彩云   5年前   4669点

桐林乡里

吴彩云   5年前   3646点

城市虹影

吴彩云   6年前   3915点
加载更多>>
2017 福建·永安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