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一九六三年夏湖南临武一日游

蔡汝南  2013/8/6 11:49:13  4659点  永安之窗
  追忆一九六三年夏湖南临武一日游

  2013年7月28日~8月2日儿孙一家三口花了近约2万元与另俩三口之家的海南三亚一周游,回到永安后我孙子他极为兴高采烈地向我讲述他的欢乐的海南游,于是我和我孙子击掌约定各人写一篇游记,可以设想一篇三~四年级的小学生,《永安——长乐——三亚——亚龙湾——三亚——海口美兰——长乐——永安》,这样一篇海南游记将是可以期待的,我将拭目以待!

  可是,在同一期间我只是傻傻地呆在自己家里避暑消夏,并没有出游,那么我将用什么样的游记来向我的孙子作交待呢?于是,我苦苦地追忆起五十年前广东连县(现连州市)星子公社(现为镇)山塘村——湖南省临武县的一日游。

  想当初一九六O年夏,我从某工业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在广东连阳矿务局当技术员,时值国家执行“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八字方针。于是一九六一年我就被“调整”和“充实”(即由矿务局调整充实到连县粮食局)了。这个连县就是被我称作南国北方湟水侧的千年古老县城(唐代先贤和大诗人刘禹锡曾被贬到此做知州或刺史)。是个历史名城。是时也,我既然在县粮食局工作,那么就有很多的下乡工作机会,而这个星子镇到现在也不是太有名气的,但要是放在55年前的1958年的星子公社,若要认真说起来那是会吓你一大跳的全国闻名公社——人民日报就曾登载亩产13多万斤粮食高产卫星公社呀!至于那个山塘村无论古今都只是个地处深山沟的野山村(只是地处湘粤边界如此而已),于是乎在一九六三年的某个夏天,其时我正和连县某食品公司XXX(忘其姓名了,年长我1~2岁,)同属财贸口的下乡干部,他是连县人,他说该村距临武县城约30多公里,是以我央求他做向导赴临武一日游,午饭由我负责,他慨然应允,择日前往。要知道1963年在闭塞的连县交通极为不便,若是出公差那么公路汽车、铁路火车中转单程辗转也要一、二天(连县汽车——水牛湾、火车至郴州、汽车至临武县城;往返约需四天。)当时我们是二十郎当岁的年轻人,这往返60多公里的山间小道硬是靠我们两条腿走路一日半夜走完的,是日中午时分到达临武后我们在县城饭店吃了一大碗有肉面条(每碗2元,由我付4元,这在当时已属不易),在该县城转了一圈后便即打道回府(即回山塘村),这山间小道本来就实在难走,谁知当晚7~8时忽然下起毛毛细雨,原本借着星光尚可走的小道竟然漆黑一片几次走入荆棘丛中,没办法只好往灯光犬吠处走去,并以7~8元向湖南老乡转让来一支手电筒,我们就是靠着这支手电筒于当晚11~12时才走回山塘村的,就是靠我花约12元钱(午餐费和手电筒转让费,须知这在当时已属不易)才完成这广东连州星子山塘——湖南临武之旅的,人们常爱拿“往事不堪回首”来形容过往历史的那一瞬间,而我却觉得这往事是既不堪回首又深值回眸一笑的!

  再说这临武县城在当时只是一个并不起眼的没有什么名气的南湖南小县城,如此而已,可是50年后的今天,这临武县城却因2013年7月17日临武城管6人与临武瓜农邓正加(劳模瓜农)发生肢体冲突,邓正加被宣告“突然倒地身亡”,7月18日有200名全副武装的武警“抢尸”事件,后来以补偿邓正加亲属89.7万元暂告一段落……而大大地扬名四海了……。

  啊,临武!当时你给我的第一印象,山川河流是秀美平缓的,人民是朴实平常的……时代前进了五十年,千万不要再现那不受人待见让人心寒的阶级和阶级斗争啊!……我辈老矣,若年青一代有志于新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似乎临武可为试点之一,但愿能发现新问题,找出新出路,拜托了。

  蔡汝南癸巳年立秋前作于永安旧街人家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话说“天下为公”

蔡汝南   4年前   4378点

王福源《苍溪杂谈》读后感

朱昌汲   8月前   3176点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一百二十周年

燕忠东   1年前   5331点

丢掉幻想  一统中华——写在台湾五二O之后

燕城浪子   1年前   4798点

【心城】永安:18岁前未曾离开

詹兴妹   1年前   5078点

捎给香港“占中”学子三句话

王福源   2年前   2133点

斯人已去,风范长存——黎烈文诞辰110周年座谈会侧记

林洪通   3年前   5773点

老区安砂

天边的绿洲   4年前   6107点

临习石鼓文

李祖仁   5年前   4693点

一点通~~~拒酒宝典

一点通信息刘德顺经理   5年前   4885点
加载更多>>
2017 福建·永安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