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江铭》第一章 燕江之说

叶英平  2015/7/24 15:24:53  1324点  永安之窗
  前言

  为隆重纪念中国工农红军胜利长征八十周年,谨以此书献给当年从福建永安小陶镇,率先开始东线长征的“北上抗日先遣队”中央红军第七军团和福建省红军独立第九团的英勇将士们!前辈的青春,是这样走过来的;我们的青春,将继续走向未来;未来的青春还将继续……

  (一)

  燕江边,有一棵长满了棕色气根的巨大榕树,它就像一位忠诚地守望着燕江数百年的老人。这棵大榕树枝繁叶茂,像一把撑开的巨大阳伞,遮蔽了一块阴凉之地。在这棵大榕树下,经常会有一位百岁老人前来休闲。他总是左手提着一个长方形的小竹篮子,右手拿着一根方竹手杖,神采奕奕地来到树阴下的石桌子边,先放下竹篮和手杖,再平心静气地站一会儿太极桩,接着又慢慢腾腾地打上几路太极云手,然后就心平气和地坐在了石桌边的石凳子上。

  老人坐下后,先从竹篮子里拿出一个用毛竹筒做成的、中间隔开成一分为二的阴阳盒子。盒子里面,一边装着阴枣。阴枣的表面,粘满了被称为阴枣霜的中药粉末。盒子里的另一边,装着阳枣。阳枣上也粘满了被称为阳枣粉的中药粉末。他慢慢地吃了三粒阴枣和三粒阳枣后,又从竹篮里拿出一个不锈钢保温杯,里面装着他自己泡好的贡茶水,极其享受地撮拢起嘴,轻轻地吸了几小口。最后,他再从竹篮里拿出一个写字本和一支笔就写起字来。写字本里的标题是《燕城民间长寿药方拾遗》。本子上已经写好的药方有阴枣补虚方、阳枣补血方、贡茶解酒方、贡酒壮阳方等许多民间中草药经验方子。原来,老人不是在练习写字,而是在写一本中草药书。他写了一会儿就放下了笔,然后抬起眼神,向燕江流去的方向看着,似有所思。这时,许多为了听百岁老人讲故事而来锻炼身体的人,就围了过来。一位年纪已过七旬的退休老人问:“苏老,您老今年应该是松鹤之年了吧?”

  苏老爷爷平静地说:“应该是了吧。”

  一位年轻人问:“苏老爷爷,松鹤之年是多少岁?”

  苏老爷爷微笑着说:“我也说不清了。我记得自己是辛亥革命后的第一个虎年出生的。我属虎。今年是羊年。你们年轻人记性好,帮我算算吧。”

  一位经常开奔驰车来江边锻炼身体的中年人说:“辛亥革命发生在一九一一年。辛亥年是猪年。鼠、牛、虎,那个虎年应该是一九一四年吧。哇!您老今年有一百零一岁了。人瑞,真是人瑞啊!”

  这时,人群里又有人问道:“苏老爷爷,您今天讲什么故事?”

  七旬退休老人说:“苏老,今年是红军胜利长征八十周年。您历经百年沧桑,应该知道红军长征最早是从我们小陶镇开始的吧?”

  苏老爷爷:“知道。红军是盛夏时节开始长征的。那年我正好二十岁。英勇的红军,永远铭记在我的心中。”

  一位跳健身操的美女附和着说:“好呀!那就给我们讲讲燕城革命老区红军的故事吧。”

  开奔驰轿车的中年人忙说:“苏爷爷,您还是给大家讲讲长寿的秘方吧。现在生活这么好,我们也想长寿。”

  另一位跳健身操的美女也附和着说:“是呀。苏老爷爷,您老刚才写的长寿秘方,一定也能让我们女性年轻漂亮吧。”

  一位年轻人忙说:“苏老爷爷,还是给我们讲讲眼前的燕江吧。”

  苏老爷爷愉快地答应道:“好吧。那我今天就倚老卖老,开始讲讲燕江百年以来,那些革命风流人物的传奇故事吧。”

  “好!”听众都发出了一片赞同声。

  “我从哪里开始说呢?”老人又慢慢地撮拢起嘴,品了一小口药茶,略为思考了片刻之后说:“就从这贡茶和阴枣、阳枣的秘方开始讲吧。”老人思维清晰,还颇有文彩地说道:“听我的爷爷讲,百年前的燕江,就像一位清纯的公主,犹抱琵琶半遮面,盼望着金盔银甲的白马王子尽快到来。那时,在燕江境内的天宝岩和大丰山的山顶上,时常会出现佛影宝光,期待着四面八方的忠实信徒前来朝圣。”老人停顿了一会儿。他环视着身边的晚辈们,看到大家都在聚精会神地听,就感慨地用手指着眼前川流不息、滚滚北去的燕江水,娓娓说道:“百年来的燕江,清了浊,浊了又清。风流人物,日月轮回。大浪淘沙,终留真金。逝者如斯啊……”

  (二)

  有关燕江名称的来历,据清朝道光年间的县志记载:“燕水溪,治北水尾,二水分流,中间一冈,有似燕尾,故名”。

  燕江边的永安城,建县之前称为浮流。归古沙县统辖,设浮流司署理。据县志记载,明朝正统十三年(公元1448年),古沙县陈山寨甲长邓茂七发动数万农民起义,震惊朝野。次年,起义军一万多人在浮流司被镇压后,镇守福建的官僚们就立刻上奏朝廷,以沙县浮流司辖区山路险远,难以控制为由,请朝廷另立县治。明景泰二年(公元1451年)朝廷准奏,于景泰三年(公元1452年)九月建县。划拨沙县新岭以南和尤溪县宝山以西共一十三个乡域之地置县,命名为“永安”,寓永久安定之意。永安城因燕江之名,又俗称燕城。

  明朝万历年间,时任知县林孜写有著名的《燕江十景诗》。各诗名为:凤山凝翠、燕水交流、三峰凤翥(翥,读音筑,向上飞翔)、九曲龙潜、东山朝旭、西竺夕阳、莲崖秀峙、石壁寒潭、长虹锁渡、两塔撑天等,细致地描写了燕江两岸的自然风景名胜。其中有名为“燕水交流”的两首诗如下:

  昔曾遗卵生商室,续却分形落此江。

  两派合来同羽振,中流分下肖尻降。

  洲衔晓月梁悬垒,岸拍春涛泥坠缸。

  四面诗坛连近地,千年胜概溢中邦。

  又:

  不穿帘幕不将雏,只影飞飞落鉴湖。

  化作清江载佳景,从今不慕辋川图。

  这两首诗句,借用了远古《山海经》里的典故。说的是传说中的龙鱼鲲,翻江倒海变成了神鸟鹏。大鹏冲天展翅九万里蓝天,在高空中产下了金蛋。金蛋在遗落的时空里,汲取日月之精华,孵化出一只神燕。神燕落入山川中的沙溪河,使沙溪河变成了燕江。神燕又在江边衔泥筑巢,始得燕城。林孜用这美好的传说故事,来形容燕江的景色胜过浙江的鉴湖。从此,人间因为有了燕江十景,而不再羡慕唐朝诗人王维所画的《辋川图》美景了。

  (三)

  远山处,绿色森林盎盎生机,长出高高秀木,排列茁壮躯干,在山庄后岭岗峰上挺拔伫立。

  近水边,袅袅炊烟缓缓升华,穿过薄薄晨雾,织成缥缈春纱,于村落前翠竹林里轻佻漂浮。

  清晨,眼前的燕江边,轻轻传来了浣衣女悦耳的歌声:

  哎——,

  盘古开天新,女娲补天晴。精卫填海渡众生(来),八荒礼自信。

  商周铸铜鼎,春秋到明清。浮流上下三千年(来),贡川出贡品。

  燕江川仙境,城边观十景。九曲龙潜双飞燕(来),不慕姑苏名。

  日出平明醒,夜半钟声停。南北古塔隔江望(来),相思到如今。

  高山梧桐琴,流水绕梁韵。四方雅集诗书画(来),真诚见知音。

  鸟兽鹤鹿鸣,紫檀瑞香熏。风流春涛同沐羽(来),比翼翠竹林。

  沿岸垂柳青,劳燕穿柳径。双双衔泥垒新窝(来),日夜相依颈。

  阿哥身伟俊,犁耙多耕耘。伐木射虎是英雄(来),勇敢人人敬。

  阿妹挑水勤,扭腰步履轻。妹想阿哥恒下心(来),甘泉滴水盈。

  白米出篁芯,捞饭粒晶莹。举案齐眉粗瓷碗(来),夫妻有深情。

  这是古时候流传在被喻为“东南苏州”燕城一带乡村里的一首山歌,名为《燕水谣》。它唱出了燕城的历史、美景和生活。

  寻着歌声走去,只见一位秀美的少妇身影,肩挑一担木桶,一头装满清沏的江水,一头装满洗净的衣物,肩上的竹子扁担随着她那轻盈的步履,上下忽悠忽悠地走进了江岸上一座清静的农家院子大门。

  院子的大门上贴了一幅对联。上联:川流不息,留南北一对古塔镇压水怪。下联:水绕丘岭,有东西大小龟山守护平安。横批:福地燕城。

  这座院子里,有一棵古老的大榕树。树荫下的竹椅子上坐着一位老爷爷,他就是燕城名医苏一方。他的面前有一张用竹子做成的小茶桌,上面摆着一把茶壶和几个小茶杯。苏老中医正在悠然自得的饮着自己配制的贡茶。院子里还有他的一对孪生小孙子在玩耍。他俩正围绕着爷爷的膝盖跑来跑去的。苏老中医的这两个同父同母的孪生孙子却不同姓。大点儿的名字叫苏林山。小点儿的名字叫石林峰。为何如此?后面会说。眼下这两个孪生小孙子跑了一会儿,就围到爷爷膝前,嚷嚷着要爷爷讲故事。

  先前说的那位俊俏的少妇走进院子里来。她叫了声:“爹,您回来了。累了吧,我晾好衣物就做饭。林山、林峰,你们别吵爷爷,让爷爷好好休息。”她放下担子,就晾晒起刚洗净的衣物来。这位漂亮的少妇名字叫苏苏,是苏一方老中医的独生女儿。

  “爹,您出诊回来了。”大门外又走进来一位高大健壮的男子汉。他叫石大木,是苏老中医的上门女婿。他放下背上装草药的竹子背篓,接着又说:“爹,我今天采了不少金线莲、铁皮石斛、野党参和紫灵芝。还套住了一只野山鸡。”说着,就从竹篓里提出一只活腾腾的野山鸡来。

  苏苏微笑着说:“大木,你采药回来了。快坐下歇歇脚,我这就去做饭。”她一边晒衣,一边说。

  苏一方说:“对。大木,你也累了吧。采了这么多好药回来。快来喝杯贡茶。”他倒好一杯茶。

  陈大木:“我不累。”他接过茶水一饮而尽,放下杯子说:“爹,我去做饭。晚上咱们喝一杯。”

  苏一方:“那好。我先给我的孙子们讲个小故事。”

  “您老人家请便。”石大木说完就一手抓住野山鸡,一手提起那桶清水,与刚晒完衣物的苏苏亲密地向厨房间走去。

  两个小孙子立刻嚷嚷道:“爷爷,爷爷,快讲故事吧。”

  苏一方:“好、好、好。我今天就给你们讲讲燕城来历的故事吧。你们知道这燕城是怎么来的吗?”

  小孙子石林峰嘴巴快:“是燕子用嘴吧咬着泥巴,一点儿一点儿地垒起来的。爷爷,我说的对吧。”

  大孙子苏林山嘴巴慢:“不对。我听妈妈说,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小孙子:“不对。就是燕子垒的。不信问爷爷。”

  大孙子:“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高高的城墙那么大,小小的燕子那么小,小燕子怎么能垒起大城墙?爷爷您说。”

  苏一方:“好,听爷爷说。”他先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接着说:“那是在很久、很久以前,我们最早的祖先名字叫盘古,他是一位大英雄。为了让老百姓们过上好日子,他用尽全身所有的力气,举起一把巨大的斧头,砍开了混沌的天和地。他实在太累了,就倒在了地上。他的两个眼睛变成了太阳和月亮,照亮白天和黑夜。他辛劳的汗水珠子,变成了天上亮晶晶的星星。他的头颅变成了高山。四肢变成了山脉。身体变成了土地。头发变成了树林。汗毛变成了花草和粮食。血液变成了江河。牙齿和骨头变成了各种动物。骨髓变成了玉石和珠宝。”

  小孙子石林峰说:“爷爷,那我和哥哥身上戴的宝玉也是盘古大英雄身上的骨髓吗?”

  苏一方:“是的。我们佩戴玉石珠宝,就是为了纪念这位大英雄。盘古大英雄死了以后,又过了很多、很多年,从盘古身上流向东边的血液变成了东海,东海里就出现了一种神龙鱼。它在水里时像一条鱼龙,人们就叫它鲲。有一天,鲲高兴地在东海里翻滚,立刻掀起了龙卷风。鲲就乘风飞上了天空,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神鸟,人们就叫它大鹏鸟。大鹏鸟展开巨大的翅膀,一下子就飞到了九万里的高空,生下了一个金蛋。金蛋又变成了一只神燕,落在了一条大山沟里。神燕分叉的尾巴,就变成了燕江。神燕就用自己的嘴巴,衔起湿润的泥土,在燕江边垒起了一座城池,给人们居住。这就是燕城的来历。”

  小孙子石林峰抢着说:“还是我说的对吧。燕城就是燕子用泥巴垒起来的。”

  大孙子苏林山说:“不对。爷爷刚才说燕子是从天上掉下来的。那燕城也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苏一方听了两个孪生孙子的话后,笑道:“哈哈哈……好了,别争了。这只是爷爷说的一个故事。至于燕城究竟是怎么来的,等你们长大以后就会明白的。”

  “会明白什么?”一位中年美妇人淡淡地说。

  刚才,苏一方聚精会神地在给两个孙子讲故事,没有发现有人走进了院子里。这位妇人头戴斗笠,身穿青布衣裤,步履轻盈地悄悄来到苏一方身边站下,先没有吱声儿。只是听苏一方说完了故事,才开了腔。

  听到声音,苏一方抬头一看,惊喜道:“素梅,你来了。”

  两个小孙子也高兴地喊叫起来:“姨奶奶好,姨奶奶好。”

  来者正是苏苏的姨妈,苏一方的内妹,名叫马素梅。她笑盈盈地蹲下身来,搂着一对小孙子,亲亲这个,又吻吻那个。亲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你们俩谁是哥哥林山,谁是弟弟林峰呀?”

  石林峰抢先说:“我是哥哥石林山。姨奶奶先抱我。”

  苏林山噘起小嘴说:“不对。他耍赖。他抢先了。我才是哥哥苏林山。姨奶奶应该先抱我的。”

  马素梅笑着说:“来,两个人我一起抱。是姨奶奶不好。我怎么就是分不出谁是哥,谁是弟呢?”

  “好哦。”俩兄弟一同扑进姨奶奶的怀抱里,差点没把姨奶奶扑倒了。

  马素梅:“哎哟,都长大了。姨奶奶已经抱不动你们了。”

  苏一方见状忙说:“快下来。别把姨奶奶累坏了。”

  两个小孙子倒是很听话,听爷爷一说,就赶紧离开了姨奶奶的怀抱。马素梅忙说:“慢点,慢点。姨奶奶有东西给你们吃。”

  马素梅掏出两把红枣来说:“这一把给哥哥林山。”石林峰赶快伸手接过来。“这一把给弟弟林峰。”石林峰又抢先伸出另一只手接过红枣说:“谢谢姨奶奶。”

  苏林山被弟弟挤在旁边急得直顿脚说:“给我、给我。我是哥哥林山。”

  石林峰立即把红枣递给哥哥说:“弟弟,不哭不哭,给你红枣。”

  孪生兄弟俩的举动,引得苏一方和马素梅忍俊不禁。马素梅笑着说:“嗨,我又弄错了。”

  苏一方笑道:“哈哈哈,这不怪你。怪他们俩长得太像了。别说是你了。就连我这个与他俩朝夕相处的亲爷爷,也经常会弄错的。”

  马素梅:“这可真是一对活宝啊。我太喜欢他们了。”

  这时,苏苏从厨房里走出来说:“爹,吃饭了。哎呀,姨妈您来了。快请进屋吃饭吧。”

  苏一方:“哎,来了。素梅请吧。”他说完,就对小孙子们说:“走,我们进屋吃饭去。”说着,就一手牵一个孙子,向厨房走去。

  苏苏迎上前来,扶住姨妈亲切地说:“姨妈,您好久没来了。我真想您。”

  马素梅:“你当妈妈都这么多年了,还会想姨妈?”

  苏苏:“当然想。我爹说我长得像姨妈。”

  马素梅:“苏苏,别听你爹乱说。其实,你长得像你妈。不过,我和你妈都不如你漂亮。这才是实话。”

  苏苏:“姨妈,这是真的吗?您过去可没这么说过。”

  马素梅:“那是你从来也不问我呀。”

  苏苏:“姨妈——”她耍着娇说:“那是我小的时候任性,总把你当姐姐的嘛。您当长辈的还记恨自己的血亲外甥女呀。”

  马素梅:“姨妈可不敢。姨妈只有你这么一个外甥女。我又没孩子,将来还指望你为我养老送终呢。你说,我敢记恨你吗?”

  苏苏:“姨妈说笑了。孝敬姨妈是我应该做的。”

  马素梅:“苏苏,好闺女。你今天改口不叫小姨姐,而改叫姨妈了。姨妈听了心里真是有说不出的高兴啊……”她说着说着,不知怎么就流下了眼泪,赶紧背过脸去。

  苏苏:“姨妈,对不起。我又惹您生气了。”她赶紧掏出手绢,为姨妈擦去眼泪。

  马素梅接过手绢说:“不生气。我今天真是高兴地控制不住自己。让你见笑了。”

  苏苏:“没有,没有。我们快进屋去吃饭吧。”

  (四)

  晚饭后,全家人都围坐在厅房里喝着贡茶,其乐融融。桌子上摆了一个脱胎漆描金花纹的团盘果盒,里面放有花生、瓜子、红枣、干果和几种本地的糕点。大家一边说着家常,一边喝茶吃着点心。天很快就晚了。

  苏苏说:“大木,你明天还要上山挖草药,我们早点睡吧。”

  石大木:“好。爹,姨妈,你们聊吧。我先去睡了。”

  苏一方和马素梅同声应道:“你们先休息吧。”

  苏苏一家四口都去睡觉了。厅房里只剩下苏一方和马素梅,他俩聊起了体已的话。

  苏一方:“素梅,听我说。你还是把阴枣作坊关了,把阴女宅子卖了,搬过来住吧,别再犹豫了。我已经和孩子们说好了。他们都欢迎你。”他端起茶杯,慢慢地喝了一口贡茶又说:“为了这个制作阴枣的秘方,我俩担了多少风险呀?自从我们逃难离开京城到现在,已经过去十年了。而且,如今也早已是民国了。唉!人生一辈子能有几个十年啊。”

  马素梅微笑着说:“行。我答应你了。不过,要等我把阴枣作坊的事情都处理好了才行,这可是我作阴女的责任。到时候不用你抬,我会自己坐着花轿过来的。”接着,她放慢了语气说:“是的。都十年了。时间过得真快呀。唉!十年前,为了给光绪皇帝治病,是你让我成了阴枣女的……”

  随着一声叹息,马素梅与苏一方开始回忆起了关于阴枣秘方的往事。

  原创作者:叶英平笔名:燕山竹手机:15306922895电子邮箱:15306922895@163.com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燕江铭》第四十章 长征先锋

叶英平   2年前   4312点

《燕江铭》内容简介

叶英平   2年前   1037点

微小说《贡川与泉商》

叶英平   2年前   1936点

微小说《善孝的穿越》

叶英平   2年前   1795点

微小说《高考前我去了文庙》

叶英平   2年前   6049点

微诗歌《一带一路启航》

叶英平   2年前   6938点

乡女情思

叶英平   2年前   5742点

不老松

叶英平   2年前   2683点

会清桥下的浊与清

叶英平   2年前   3188点

古风诗歌三首:宫、商、徵调式

叶英平   3年前   3464点
加载更多>>
2017 福建·永安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