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江铭》第二十一章 勇夺南塔(上)

叶英平  2015/8/17 17:22:18  830点  永安之窗
  (一)

  去年十月,红九团首次攻打燕城失利,部队受到重创后从城西退出了战斗。经过洪田一带,撤回到了连城根据地进行休整。同时,红九团从团部领导到连队战士,都认真总结了进攻燕城失败的教训,团部领导带头作了深刻检查。红九团经过整顿,做好了思想上和物资上的准备,要等待时机,再战燕城。

  福建省军区为了加强独立红九团,就从其他部队中抽调了有经验的连排干部20多人和新招收的红军新兵500多人,补充到了红九团。这样,使红九团的总人数达到了100O多人。

  同时,红军总部重新任命吴胜同志担任整编后的独立红九团团长。新调来罗桂华同志担任团政治委员。罗发洪同志仍担任党总支书记。独立红九团还是下辖三个营。福建军区也重新任命第一营营长赵群,教导员张清辉;第二营营长刘汉,教导员林开风;第三营营长马增林,教导员邹耀东。实力得到加强后的独立红九团,转为直接归属红军总部指挥。从此,独立红九团抓紧练兵,雄风再振。

  半年后,终于等来了再次攻打燕城的命令。团长吴胜和政委罗桂华刚从红七军团指挥部开完准备攻打燕城的作战会议,快马加鞭,连夜从闽北赶回了闽西连城驻地。

  (二)

  话说去年红军攻打燕城之战虽然失败了,但是却点燃了燕江两岸农民运动的熊熊大火。在燕城西边有一个洪田村,是一个聚集在偏远高山中的村落。这里四面环山,峰峦叠障,山高林密,生物多样。洪田村虽然农田稀少,水稻粮食作物产量不多,但却盛产极品的野生红菇。这种红菇有着特殊的“红伞、褐褶、粉柄、蓝芯”,味道极其鲜美。

  说起这里的野生红菇,真是名不虚传。每逢村里人过节时,只要在汤水里放进几朵红菇,炖出来的老鸭汤或排骨汤,就会色泽鲜红,异香微甜,爽口不腻,令人食不停匙,百尝不厌。其美味无与论比,堪称天下第一鲜汤。

  这是一个阴湿的夜晚。月亮不停地在云朵里穿行。洪田村的山形轮廓和秀木桂冠,很像深灰色的剪影,时隐时现。在紧挨着山边建成的几十间破旧平房里,透出了昏暗的光芒。时下虽然已经是仲春,但山里夜晚特有的冷山风,带着水雾,很是湿寒,还会吹得人浑身瑟缩。

  这时,有几个农民模样的人,一一走进了其中一间最靠山顶的破旧房屋里。那正是贫苦农民吴春土的家。

  在吴春土的家里,屋角摆着一张上面挂着深蓝色细花蚊帐布的单人床,床板上铺着十多厘米厚的干稻草,一块麻灰色的粗土布垫单铺在稻草上。床上只有一个枕头、一床旧被子。侧面的墙壁上挂着一件旧蓑衣和一把插在木匣子里的砍柴刀。

  在这屋子里的一张简单的木桌子边,围坐着七位年轻的农民。其中最年轻的一位是女性,刚到十九岁。她叫吴飞云,是村里最俊俏的姑娘。

  桌子上点着一根长长的松明子,浓烈的黑烟里发出微弱的火光,满屋里都飘荡着浓烟和松香味。桌上几个土磁碗里斟满了“吉山红老酒”。一个大海碗里装着煮熟的咸笋干,碗边摆着几双竹筷子。松明子的火光虽然很暗,却照得屋里七位年轻农民的脸色更显红润。而不停跳动的火光,就像这几位年轻农民激动的心情在燃烧。

  年约30岁的吴春土用坚定的语气说:“我宣布,经过大家的努力,从今天晚上开始,洪田村党支部就算正式成立了!”

  在座的七个人都高兴地互相握手或拍拍背。二十岁的石林峰紧紧握住心上人吴飞云的手不放,他们四目相视,情不自禁,脸色飞红。此时无声胜有声。

  吴春土拿起桌上的酒碗提议说:“为了记住这个重要的时刻,大家干了。”他话语低沉,平缓有力,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他高高的鼻梁和颧骨,更显得特别坚毅。

  “干!”七个人碰碗后一同饮干了酒。

  “下面,我们选举支部书记。上级党组织推荐我为书记候选人,看大家的意见如何?”吴春土说。

  “你在党最久,就是你了,没说的。”石林峰首先表态。

  吴飞云也说:“我没意见。”

  吴春土环顾各位无异议后说:“好。如果都没意见,就举手表决。”

  他看见各位都举起了手,就说:“全票同意。现在安排一下党支部的具体工作分工:我负责全面工作。石林峰当赤卫队长。吴飞云当妇女主任。陈石头、吴春木、罗建成、林树生四人负责农会工作。大家有没有意见?”

  “没意见。”在座的都表示同意。

  最后,吴春土用坚定的语气说:“从明天起,我们就要公开身份,打出旗号,发动农民武装暴动,建立农民赤卫队,打土豪,分田地,迎接红军解放燕城。”

  (三)

  第二天清晨,洪田村苏醒了!暴发了!!!

  上百个穷苦农民组成了一个强有力的群体,这是洪田村多少年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他们有的手里拿着冲担,有的手里拿着柴刀,有的手里拿把锄头,有的手里拿根木棍。其中有两个赤卫队员,高举着农民赤卫队和农民协会的红旗不断摇动着。

  身高一米八多的石林峰,多年来克苦练武,肩宽腰细,身材匀称,健美有力。他一身土黑布衣裤,一双草鞋,站在人前特别显眼。高高的鼻梁,浓眉大眼,英武逼人。他举起手中的冲担,领头高喊着口号:“打倒地主老财!”、“反对剥削压迫!”、“把土地分给农民!”

  一阵接着一阵的口号声,更使得群情激奋、斗志昂扬。石林峰一挥手大声喊到:“走,到罗老财家分浮财去呀!”

  “快走哇——”群众跟着大喊。这一百多人的群体,紧跟着石林峰一路冲进地主罗老财家分东西去了。

  高高的山村,迎来了透过云层的朝霞。十九岁的妇女主任吴飞云,带着几个年轻漂亮的姑娘,一边走一边唱着“打倒土豪,分田地”的歌。她们来到村里地主家的院墙边,有的刷浆糊,有的贴标语,大造革命声势。

  只见吴云飞上身穿着蓝布白细花短衣,下穿黑色土布大管裤,脚穿自己做的黑布鞋。她把黑亮的长发精心编成一根粗大的辨子垂在身后,上面扎着大红头绳。这身土气的衣着,丝毫遮掩不住她那彩霞飞云般的俊美。

  “姐妹们,快贴。做完了我们也去分浮财呀。”吴飞云用金铃般的声音鼓励几个姐妹。

  “好。我们去,你就别去了。”

  “为什么?”

  “吶,有人已经帮你分来了。”几个姑娘嘻嘻哈哈地跑走了。

  石林峰手提冲担,跑到吴云飞面前,高兴地吱吱呜呜说:“飞云,你……你真好看!”

  吴飞云假嗔:“你拿着冲担,是来看我呀,还是来打我的呀?”

  石林峰急道:“这冲担当然是用来打敌人的。我们赤卫队现在还没有枪,等红军来了,会发给我们枪的。”

  “你真是看我来的?有什么事,说吧。”

  “浮财都分给大家了。”石林峰从怀里摸出一块漂亮的花布说:“我只要了这块细花布,给你。”

  吴飞云接过花布,一边往树林里走,一边细细的在身前比着。

  石林峰跟在她身后,看着她苗条高挑的身形说:“你穿一定好看。过几天,我要带赤卫队去燕城,帮助红军解放燕城。”

  石林峰紧走上两步,又从口袋里掏出五块银元说:“这是吴支书特别交待给你爹看病用的。”

  “谢谢党组织的关心!”吴飞云接过银元说:“林峰,今天的斗争太鼓舞人了,我的心情一直不能平静。你吹一支曲子给我听吧。”

  “好。”

  石林峰从背后拿出排箫,边走边吹着一首“商音调式”的《淑女君逑吟》。商音主肺金,其声促以清,如金石之清脆,其余音绕梁。箫声如真情之倾诉:“高山兮,梧桐独占之凤秀;流水兮,芦苇束围之凰羞。浣纱兮,窈窕淑女之燕洲;抛网兮,纲举目张之君逑。”

  石林峰吹出的肺腑之音,听得吴飞云如醉如痴。两人在夕阳的余辉里,慢慢走进树林里,幸福地享受着爱的甜蜜。

  (四)

  当天晚上,在吴飞云破旧的家里。桌旁坐着年近五十的父亲吴忠厚,一个老实巴交,胆小怕事的雇农,一辈子都在给地主家干长工。

  老人一边抽着水烟,一边大声咳嗽着。父女二人刚才正在为今天闹革命的事争执着。吴飞云见父亲咳嗽的厉害,忙上前帮助父亲捶背。

  “爹,组织上给了钱,让你把病好好治治。”她拿出了5个银元放在桌子上。

  吴老汉:“整天乱折腾,哪有姑娘家的样子。”

  “爹,你真是老顽固。”

  “罗老财家的东西都分光了?”

  “那些都是他剥削穷人的血汗钱,咋不该分啊。”

  “哎,我怕事情会变坏。十年前,为了埋葬你死去的母亲,我把你的双胞胎妹妹卖给了罗老财。如今,这个家要是再没有你……”

  “这个罗老财真是坏透了。十年前,咱家就欠他‘个细细珍’(一点点钱),要不是他逼你,你会把只有九岁的飞燕,给他家当丫环吗?”

  吴老汉又是一阵猛烈的咳嗽。喘过气来后说:“没想到一年后,他又把你妹妹卖给了一个福州老板。如今也不知到飞燕变得咋样了。哎,谁让我们的命践啊。”

  “这不是命践,是有钱人害的。我就是要与他们斗!”

  “砰、砰、砰”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吴飞云走去开门。

  石林峰站在门口说:“党支部通知我,情况紧急,要我今晚就和赤卫队下山。我先来和你道个别。”

  “这么急。那我送送你。”二人并肩慢慢走到了洪田村出山的路口。

  “我走后,你要保重自己。等燕城解放了,我就回来接你。”石林峰告别说。

  “放心去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吴飞云挥挥手。

  石林峰和十多个赤卫队员消失在夜色里了。

  天刚黎明。团长吴胜、政委罗桂华骑在马上,带领独立红九团的1300多人,从连城迅速向燕城进发。途中在经过洪田和西洋一带的崇山峻岭时,团长吴胜对通讯员说:“命令后卫三营,负责在西洋一带埋伏,阻击大田方向的敌人向燕城增援。”

  “是”。团部通讯员跑去传达命令。

  这时,一营通讯员骑马跑来报告:“报告团长,一营尖刀连在桂口村,发现敌人一个排正在抢老百姓的东西。因情况紧急,来不及请示,尖刀连就已经将敌人全部消灭了。营长派我前来报告,请团长指示。”

  “干得好!你回去告诉一营长,再遇到小股敌人不用请示,坚决消灭。动作要快,要干净彻底。部队要以最快的速度占领燕城南塔阵地。”团长吴胜说。

  “是。”一营通讯员上马跑去了。

  黄昏时分,独立红九团1000余人抵达了燕城南边的蒲岭一带,与前来接应的中央主力红军第七军团的侦察连相会合。这时,正好也刚刚赶到的红七军团通讯员跳下战马,立即通知说:“报告团长、政委,攻城指挥部通知,立刻前去开会。”

  吴胜说:“走,前面带路。”

  团长吴胜、政委罗桂华等五个人立刻骑马向攻城指挥部奔去。

  (五)

  拂晓。军团长寻淮洲带领红七军团主力的大队人马,正在迅速通过沙邑的木芹山,向燕城方向急行军。这里正是寻淮洲在去年9月18日,率领红5师一个团的兵力,在运动中突然与国民党第19路军中的精锐部队“铁军团”,即国民党第61师366团狭路相逢的地方。当时,除敌人366团外,另外还有国民党第78师与52师各1个营的支援兵力。两军相遇,勇者胜。寻淮洲沉着果断,机动灵活的指挥部队率先抢占了木芹山的主峰。经过一天的激战,将敌“铁军团”全歼。这次战斗,史无前例地创造了红军以一个团的兵力,在运动中全歼敌人一个精锐团并且还击溃敌人2个营的作战记录。今天,红军又经过此地,必将乘胜前进,一举夺取燕城。

  “首长,去年就是在这里,我们打了一个大胜仗。”一个警卫员说。

  “对。消灭了敌人的铁军团。”另一个警卫员又说。

  寻淮洲骑在马上笑着对身边的几个通讯员说:“这都是老黄历了。我们今后啊,还要打更大的胜仗。”

  接着他下令说:“通知三十四师师长,留下一个团的兵力,阻击前来增援的敌人。通知独立红九团吴团长,派部队阻击大田方向前来增援燕城的敌人。命令其他主力部队快速前进,务必于今天18点以前,完成对燕城的包围。”

  “是”。几个通讯员骑马分头跑去。

  这次为了攻占燕城,红七军团以一昼夜翻山越岭二百多里的急行军速度,经贡川、胡坊、安砂、岩前、等地抄小路直逼燕城。当天傍晚,红七军团迅速占领了燕城外围要地,并在北门外小龟山下的一处山垇里,开设了攻城指挥部。在指挥部的桌子前,粟裕放下电话,向刚刚走进来的寻淮洲报告:“军团长,我军团的先头部队,已经在中午之前消灭了贡川、曹远、大湖、坑边、罗家山一带的小股敌人,打击了燕城外围敌人的嚣张气焰。现在已按时到达燕城边上,在城外北、西、东三面形成了半包围之势。”

  寻淮洲问:“独立红九团呢?”

  粟裕说:“刚刚到达城南,正在展开部署。”

  寻淮洲:“知道了。通知团以上主官,立即到攻城指挥部来开会。”

  “好。”粟裕向电话机旁边的参谋人员命令道:“李参谋,立即传达一号首长的命令,通知师、团以上主官到指挥部开会。”

  “是。”李参谋回答。

  (六)

  4月8日傍晚,红七军团指挥部里坐满了人。独立红九团团长吴胜、政委罗桂华急匆匆地骑马赶到。吴胜向寻淮洲敬礼:“报告首长,独立红九团,除留下300人打阻击外,其余1000人,全都到达燕城南门外,在指定位置待命。”

  寻淮洲说:“来的正好。我们马上布置攻城任务。”

  粟裕参谋长走到燕城地图前,拿起一根竹棍指着说:“到今天傍晚十八点正,我们对燕城已经形成了四面包围之势。根据燕城地下党送来的重要情报和我们的侦察来看,敌人的详细兵力部署情况是这样的:

  在西门外的洋顶山,敌人构筑了二个连环土堡,有一个排的兵力在把守。里面有2挺轻机枪。在西门的城楼上,有敌人两个连的兵力把守。配备了2梃重机枪,1门迫击炮和1门山炮。

  在南门外的南塔山上,敌人有一个加强连的兵力。山顶上,有高七层的南塔,还有几个土堡,构成了密集的交叉火力,居高临下,易守难攻。在南塔内,有一个班把守,里面有1挺轻机枪。在土堡内有2梃轻机枪和1挺重机枪。在南门城楼上,敌人有二个连的兵力把守。有2梃重机枪和一门山炮。

  在东门城楼上,敌人有一个正规连在把守,另外还有保安团的400人。配备了4挺轻机枪,1门迫击炮。

  在北门城楼上,有敌人一个营的兵力。配备了2门迫击炮和2门山炮,还有4挺重机枪和4梃轻机枪,火力最强。”

  粟裕说完,回到坐位上喝了点水又补充说:“敌人被围在孤城内后,如同惊弓之鸟,草木皆兵。他们拆毁桥梁,烧掉大片民房,妄图倚仗坚固的城墙,困兽犹斗。”

  乐少华说:“敌人虽然成了瓮中之鳖,但瓮中之鳖更会咬人。我们攻城没有大炮,大家要多想想好办法,尽量减少人员伤亡。”

  粟裕说:“孙子兵法说,‘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下伐兵,最下攻城’。今天我仔细观察了城墙的防御设施后,我对两千多年前的孙武,把攻城列为用兵之最下之策,又有了新的认识啊。”

  “是啊。孙子说的用兵最下策,今天硬是让我们碰到了。不过,我们已经想好了对策,要变最下策为最上策。”寻淮洲说。

  粟裕说:“对。战斗打响后,要多准备攻城的楼梯,一定要给敌人造成四面强攻的压力。但是,在十八号总攻发起之前,谁都不准急于抢先登上城墙。”

  寻淮洲强调说:“注意,不准抢先,是为了减少红军伤亡。总攻发起时,四个城门要同时进攻,一举拿下。”

  乐少华说:“对。粟裕参谋长,把你的好点子,讲给大家听听吧。”

  粟裕说:“一号、二号首长和我经过周密研究后,已经定下决心。决定命令工兵连,再加一个营的兵力,24小时轮番进行坑道作业。我们要在北门外,距离城墙八十米处,找一户可靠的居民家,悄悄地挖掘一条通向城墙下面的地道。然后在城墙地基下放满炸药,当总攻发起时,把城墙炸开一个大口子,为主攻部队开辟一条快速通道,直接冲进城去。这样就可以大大减少伤亡。”

  乐少华说:“粟裕同志说,这是兵法三十六计中的第三十七计,叫‘釜底加薪’。各位没听说过吧。这个‘釜底加薪’啊,就是在城墙底下加炸药。”政委幽默的话引来一阵笑声。

  粟裕说:“不过,这个办法要想成功,绝对不能让城上的敌人发现。”

  寻淮洲说:“对。这就要求各攻城部队,一定要演好‘强攻’的戏。”

  乐少华强调:“注意,四月十五日二十一点正,攻城指挥部发射三发绿色信号弹,各部队开始佯攻,但不是真正的总攻。不过,戏一定要演得逼真,要不间断地搔扰敌人,迷惑敌人,疲劳敌人。”

  粟裕说:“对。这就是按照毛泽东同志的战术‘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人越疲劳,我们的胜算就越大。”

  寻淮洲最后下达战斗命令说:“攻城指挥部命令:红十九师负责进攻北门。红二十师负责进攻西门和东门。红34师担任预备队。独立红九团,负责进攻南门。城外战斗打响的时间是,四月九日临晨五点正。城墙外围的所有敌人,必须在四月十五日十八点以前,全都消灭干净。从四月十五日二十一点开始,四个城门同时发起佯攻。注意,总攻最后发起的时间是,四月十八日临晨五点正。以三颗红色信号弹为准。”

  说到这里,军团长寻淮洲用眼光环视了各位与会的指挥员后,严肃地说:“攻城指挥部党委,对这次攻打燕城作出的战斗原则是:智取为上,伤亡要少。各部队一定要严格执行,确保以最小的损失一举拿下燕城!”寻淮洲用有力的拳头砸了一下桌面。

  最后,寻淮洲从胸前掏出一块怀表说:“现在开始对表。时间是四月八日二十三点一十六分。散会。”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燕江铭》第四十章 长征先锋

叶英平   1年前   2991点

《燕江铭》第三十七章 三战蛇崖

叶英平   1年前   2327点

《燕江铭》第三十八章 桔颂交友

叶英平   1年前   2245点

《燕江铭》第三十九章 威震梨园

叶英平   1年前   2306点

《燕江铭》第三十六章 孪生双英

叶英平   1年前   1857点

《燕江铭》第三十五章 凤凰涅槃

叶英平   1年前   1723点

《燕江铭》第三十四章 兵困罗坊

叶英平   1年前   1692点

《燕江铭》第三十二章 宝山佛光(上)

叶英平   1年前   1909点

《燕江铭》第三十二章 宝山佛光(下)

叶英平   1年前   2121点

《燕江铭》第三十三章 阴枣秘方(上)

叶英平   1年前   2121点
加载更多>>
2017 福建·永安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