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江铭》第二十一章 勇夺南塔(下)

叶英平  2015/8/17 17:22:21  883点  永安之窗
  (七)

  4月9日临晨5点正,消灭燕城外围敌人的战斗开始打响了。在离燕城不远的洋顶山上,敌人的土堡里,两挺轻机枪密集地喷出了火舌。燕城西门城楼上的火炮,也不断地向红军打来。红军从山下向山上进攻,被敌人的猛烈火力压在了山角下。战斗十分激烈。

  红军一位排长向连长王进前焦急地报告说:“报告连长,敌人土堡的火力很强,我排进攻受挫。已经牺牲6人,受伤5人。怎么办?”

  王进前问身边的赤卫队长石林峰说:“你熟悉这里的地形,有什么好办法吗?”

  石林峰说:“我想,可以从后山爬上去。那里是死角,敌人的火力打不到。”

  “好,你带路。”王进前对石林峰说完,就命令身边的二个战士说:“你们两个,带上炸药包跟他去,一定要把土堡炸掉。”

  “是。”红军战士回答。

  石林峰和两个战士绕到山后,从一条雨冲沟里爬到土堡下的死角处,放上炸药包,点燃了导火索。在“轰!轰!”的两声巨响后,就炸毁了两个土堡。

  王进前一见,立即跳出战壕,拔出盒子枪一挥,大声喊着:“同志们,冲啊!——”

  全连战士一齐猛冲上山顶,插上红旗,并高喊“缴枪不杀!”剩下没被炸死的十几个残敌,终于举手投降了。红军占领了可以俯瞰燕城内情况的西门外制高点。红军攻下了洋顶山后,粟裕参谋长手拿望远镜,来到洋顶山的战壕内,仔细地观察着燕城内的敌情。

  这时,西门城楼上的敌人见洋顶山已经失守了,就突然地疯狂向洋顶山头上打来了一排炮弹,企图炸死占领山头的红军。有好几发炮弹落在了粟裕身边的不远处。

  王进前急忙喊道:“参谋长,危险!”他不由分说,飞快地拉起粟裕就跑。又一排炮弹落在了粟裕刚才站立过的地方。

  “好险!”王进前心有余悸地说。

  粟裕一边拍掉身上的泥土,一边却幽默地说:“敌人想打死我粟裕的火炮还没有造出来呢。不过,火炮真是金不换啊!王进前,等你攻进城去,别的都不要,一定要先把火炮给我扛来。”

  王进前:“是。”

  经过几天激烈地战斗,至4月12日中午,北门外的下渡、黄山岭、新桥等阵地,都被红十九师占领了。东门外的西坑口、黄竹洋,被红二十师占领。

  但是,由于北门上敌人的火力特别强大,给红军造成了一定的伤亡。

  在北门外约80米处,有一片敌人来不及烧毁的居民区。敌我双方经过三次激烈争夺,红军以伤亡100多人的代价,使敌人丢下了300多具尸体后,慌忙逃入城内。

  4月12日傍晚,天将擦黑时,粟裕带领工兵连和一个营的人,悄悄来到一间没人住的破房子里。他对工兵连长说:“这里很隐蔽。你们工兵连和他们营,无论有多大困难,一定要在4月17日午夜以前,把坑道挖进城墙下面,并装好炸药,等待爆破。”

  “是。我们保证让敌人坐上土飞机。”工兵连长信心十足地说。

  红军工兵连毫不含糊,当晚就立刻实施了坑道作业。挖掘坑道可是一项十分艰巨的任务。要挖的坑道宽约1.2米,高约1.5米。战士们在地道里挖掘,要单膝跪地,弯腰弓背,而且只能容纳二个人并行挖掘。所用的工具也就是向老百姓借来的山锄头和铲子,锯成短柄后,完全靠人工一锄一铲地向前掘进。

  由于坑道里空气不流通,时间长了就闷得难受,所以每人只能轮流挖几十分钟,其他人都排着长队在后面运土。

  在坑道掘进中,曾经二次挖到了百姓家的粪水坑,粪水流入坑道,又脏又臭。挖了几天后,有不少战士身上长了斑疹和浓疮,皮肤严重感染,又痒又痛,极其难忍。

  (八)

  在红军战地医院里,年过七十的苏一方老中医和已经四十多岁的女婿石大木、女儿苏苏、长孙苏林山等祖孙三代人,共同组成了家庭医疗队,正在义务地为红军煎药、涂药治疗皮肤疾病。

  院子里摆着一筐筐新鲜的射干、苦楝、菖蒲、艾叶和薄荷。苏老中医指着采来的草药对子孙们说:“红军得了皮肤湿疹病,要抓紧治疗,否则会越烂越厉害。你们先把大筐里的这些草药煮水,每天给红军洗澡。再把这些葛粉、薏米、绿豆各按等量,熬粥给红军喝,很快就能好了。”

  “好的,爷爷。我立刻就去烧水给红军洗澡。”长孙苏林山说。

  “那我负责煎药给红军喝。”苏苏说。她人虽略显徐娘之态,但声音还是那样甜美。

  “那我就为红军涂清凉散。”石大木说。

  “好,我们全家都出动了,那就开始干吧。”苏一方老中医手捋长髯,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苏苏坐在灶台前,她熟练地往灶口里塞进了一些干柴草,把灶火烧得通红,火光映照着她那依旧苗条漂亮的身影。她一边熬煮药粥,一边唱起了自己刚改了新词的甜美山歌来:“白米出篁芯,久熬粥晶莹。捧给红军一碗碗(来),鱼水骨肉亲。豺狼当道行,市井路不平。恶霸欺压穷苦人(呀),乡亲(们)盼红军。红军戴红星,杀敌为百姓。红军养好身体壮(来),上阵为人民!”

  许多红军伤病员,一听苏苏唱起了甜美的山歌,都围了过来,暂时忘却了病痛。苏苏也就大方的一边唱着,一边把药粥端给红军伤病员们喝,受到了红军战士们的欢迎。

  石大木正在给红军战士涂抹药粉,听到这最熟悉的歌声,便站起身来,向着歌声传来的地方深情的望过去。他也很久没有听到苏苏的歌声了。这依然甜美的歌声,仿佛又把他俩带回到当年对歌的好时光里去了……

  “爷爷,爷爷。”一阵兴奋地叫声传了过来。

  “嘿,小子,让爷爷看看,打仗伤到了没有?”苏一方拉过小孙子看了看说。

  “没事。”石林峰回答。

  “孩子,也让妈好好看看。”

  苏苏上下打量着小儿子,看了又看说:“还好。你现在就和你爸爸二十多年前一个样子。”苏苏平时最挂牵的就是这个会淘气的小儿子。

  “我刚才听见妈妈唱歌了。唱得真好听!”石林峰亲切地拥抱了妈妈瘦削的双肩。

  石林峰的孪生哥哥苏林山也走过来拥抱了弟弟一下。他悄悄地说:“我真想和你一样上战场。”

  “哥,你做的事,比我做的更重要。爷爷年纪大了,这个家少不了你。”石林峰说。

  “哥心里明白。”苏林山说。

  石大木没说什么,只是用手搂着苏苏的肩膀,开心地和爱妻并肩站立在一起,静静地看着一对不同姓的孪生兄弟。

  “好,咱们家现在才算真正到齐了。”苏一方老人高兴地说。

  红军战士们都很羡慕这一家人的幸福团聚,真心祝福地鼓起掌来。那些得了严重皮肤病的红军战士们,经过洗澡、涂药和吃了药膳以后,浑身清爽,不燥不痒,皮肤病好多了,随即又投入了战斗。大家都夸赞苏老中医是神医,药到病除。

  (九)

  4月14日深夜,独立红九团经过几天小规模的城外扫地战斗后,已经正式开始攻打南塔山这个燕城外敌人最顽固的堡垒了。

  说起高耸坚固的南北双塔,明朝的知县林孜在描述这对标志性建筑“两塔撑天”时这样写到:

  南北摩云双玉简,晨昏对日两金戈。

  香烟缥缈藤萝上,经卷封藏猿狖窠。

  轮影平明侵碧汉,铎声清夜响鸣珂。

  平原遥望应千尺,青鸟回翔不敢过。

  这首诗真把南北双塔高耸入云和艰难险阻的态势,描述得淋漓尽致。红九团要进攻的正是其中的南塔。去年红九团首战燕城时,乘敌不备,曾轻易夺取过南塔。今非昔比。敌人上次吃了亏,如今已经修筑了碉堡与战壕等防御工事,并派了一个加强连的兵力驻守。在山顶上,有七层楼高的南塔。塔的周围还有几个土堡相连接。这样就构成了密集的立体交叉火力,居高临下,易守难攻。在南塔内,有一个班的兵力专门把守,并且加强了1挺轻机枪。在土堡内还有2梃轻机枪和1挺重机枪。敌人的防守兵力约有一百三十人。

  红九团一营发起的进攻,受到了敌人从坚固的南塔上射出的机枪子弹,与从土堡里射出的机枪子弹的阻拦,进攻暂时受挫。

  这时,红九团一营又巧妙地利用夜暗,沿着南塔山上许多的雨裂山沟掩蔽自己,偷袭敌人,渐渐地靠近了敌人的阵地,减少了很多红军的伤亡。

  团长吴胜在阵地的最前沿指挥着战斗。他对身边的一营长说:“赵营长,命令一连,从左侧绕过去,消灭左边的敌人,切断南塔山敌人的退路。命令二连从右侧攻击,组织投弹能手,多投手榴弹,消灭敌人的连部。三连开展对南塔上的敌人喊话,加强政治攻势。”

  “是。”赵营长领了命令跑走了。

  一连在夜暗的掩护下,沿着燕江右边岸,趟着深水快速向前进。南塔是在河道右边岸的山岗上,江边这里正好是射击死角。敌人火力虽然很猛,但是子弹不能拐弯,打不到从这里依靠江岸土坎遮挡的红军一连。加上黑夜的掩蔽,敌人根本就没有发现一连战士的进攻路线。这样,一连就顺利地绕到了南塔山后面,突然从背后袭击了敌人,截断了敌人的退路。

  “不许动,举起手来!”

  “放下武器,缴枪不杀!”几十名一连的红军战士同时一越而起跳入战壕,几个红军战士按压住一个白军守敌,不发一枪,就抓住了二个班的敌人。

  “喂,喂,喂。快放手,都是自己人。”一个白军士兵以为是自己人发生了误会。

  “混蛋!你们保安团吃了老虎胆啦?连我们也敢抓?”国民党一一九团正规军的一个班长还凶狠地骂着。

  红军战士威武地命令道:“老实点,再乱叫就毙了你。我们是红军。”

  白匪军问:“啊?你们是怎么过来的?”

  红军战士得意地说:“我们红军是神兵,从天上降下来的。”

  原来,守在山后的这二个班的敌人,都抱着枪躲在战壕里。南塔山正面的战斗从傍晚打到子夜,枪声一直都异常的激烈。可是后山这里,一点动静也没有。这二个班的二十个人,就这样一直没事的呆在战壕里。他们先从紧张到放松,又从放松到打瞌睡,有的还睡着了打起呼噜来。结果是一下子都成了俘虏,一个也没跑掉。就这样,一连顺利地切断了南塔山敌人想逃进燕城的后路。

  此时,南塔山正面的进攻正打得异常激烈。由于土堡里的机枪交叉火力太密集,红军已经牺牲了好几名手持炸药包爆破的战士。眼下红军没有一门火炮,无法远距离炸掉土堡,红九团的进攻又受阻了。吴胜团长情急生智,突然想出了办法。他命令二连组织投弹能手,用集体投弹的方法炸毁敌人的土堡。

  二连长把连里能投弹50米以上的战士,抽出了20个人分成二个组,交替着向五十米开外敌人的土堡上投掷手榴弹。每次同时投出10个手榴弹,一起落地,威力不亚于一发炮弹,效果很好。

  “第一组听我口令:预备,投!”二连长喊着。

  “轰”的一声,手榴弹都在前方五十多米的土堡上同时爆炸,发出了火炮般的炸响声。

  “好!第二组,预备,投!”

  “轰”又是一声巨响。

  “好!再来……”

  经过十几轮的集体投弹后,敌人的土堡渐渐被炸坏了。趁敌人土堡里的轻、重机枪在爆炸声中短暂被打哑的一瞬间,二连长高喊一声:“同志们,跟我冲啊!”

  他第一个猛地跳出掩体,带领战士们就飞快地冲进了敌人设在土堡里的连部指挥所。他眼疾手快地抬手一枪打死了敌人的连长,大喊一声:“放下枪,举起手来。yw

  土堡里的残敌,在失去了连长指挥后纷纷缴枪投降。一部分在战壕里的敌人都躲藏进了南塔里面。这时,整个南塔山上只剩下南塔里的敌人还在负隅抵抗了。

  “报告团长,剩下的敌人都躲进了南塔。是否派人去把它炸掉?”一营长赵群说。

  “不行!南塔是古建筑,我们不到万不得一时,决不能把它毁掉。”团长吴胜坚决地说:“你去告诉三连,继续对塔上的敌人喊话。告诉他们真实情况,劝他们赶快缴枪投降,红军保证不杀一个俘虏。否则的话,一个小时后,我们将用炸药包炸毁南塔。”

  “是。”一营长向前跑去。

  三连的红军战士又开始对塔上的敌人进行了最后地集体喊话:“南塔里面的弟兄们,你们连长已经死了。赶快放下武器,红军坚决保证优待俘虏。”

  “南塔的弟兄们听好了,我们红军团长向你们保证,只要放下武器,缴枪投降,红军不但保证你们生命安全,还每人发给三块光洋作路费,放你们回家。听到了没有?”一营长最后又喊:“如果你们执迷不悟,拒绝投降,红军就在一小时后,坚决炸掉整个南塔!到时后悔就来不及了。”

  (十)

  在红军一营作战指挥部的大掩体里,一营教导员张清辉和团政治处组织干事王直,正在对刚捉来的俘虏刘福有做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

  “你叫什么名字?在那边是什么职务?”张教导员问。

  刘福有些紧张地说:“长官,我叫刘福有,在国军中是个小班长。不过,我从来没有向红军打过一枪。报告完毕。”

  “别怕,别怕。来,先抽支烟。坐下慢慢说。”张教导员递给刘福有一支三炮台香烟,自己闻了闻却没舍得抽,把香烟放进了口袋。然后再掏出一个布荷包,从里面捏了一撮手切的毛烟丝出来,用一小张白纸卷成了一个喇叭形的烟卷,点上火抽了起来。

  这时,王直干事递给刘福有一碗水说:“刘福有,先喝点茶水。听口音你好像是上杭才溪人吧。”

  刘福有赶紧把香烟放在了耳朵上,双手接过茶碗说:“报告长官,我是才溪刘家村人。”

  王直说:“我也是才溪人,我们还是老乡呢。你是什么时候当兵的?”

  “七年前,我家欠了地主的债没法还,正好有军队到乡里招兵,地主就把我卖了20块大洋抵债。就这样,我就出来当兵了。不过,我当兵就是为了抵债,从来不干坏事。先前与红军交火,我都是朝天开的枪,我可以对天发誓!”刘福有举起右手发誓后,从耳朵上拿下那支香烟点上火,使劲儿地吸了一口后,问王直:“长官老乡,我家里现在不知怎样了?”

  “我们红军官兵平等,不兴叫长官,可以叫首长,叫名字。这是张教导员,与你们的营长级别一样。你就叫我王老乡吧。”王直向刘福有简单地介绍了张教导员和自己。然后又说:“现在的才溪乡与过去大不一样了。那里成立了苏维埃政府,也就是为我们穷人办事的政府。你们刘家村现在好了,家家都分了水田,欠地主的债也由苏维埃政府作主,都一笔勾销了。生活好了,大家都拥护红军苏维埃,我们全乡每一百个劳力就有八十个人自愿参加了红军,坚决保卫自己家乡的好生活。你们刘家村也一样,你回去看看就知道了。”

  刘福有很仔细地听王直说完后,就说:“这几年来,我常常听到一些红军为老百姓办事的消悉,但是不敢相信。我们当官的都说,红军共产共妻,抓了俘虏就杀掉。所以我不敢回家。”

  张教导员说:“那你看我们是不是在乱杀俘虏?我们不但不杀俘虏,还保证给予优待。想参加红军的,我们欢迎。想回家种地的,我们还发给每人三块银元作路费。”

  刘福有立刻说道:“不像,不像。你们对我很好,说话也和气。你这么大的官,还给我香烟抽,自己抽毛烟。在国军里是决不可能的。只有当兵的孝敬长官,哪有当官的把士兵当人看呀。今天我算是看见真的红军了。你们过去可能也和我一样,是穷人。”

  王直说:“对。我们在家里都是农民,是穷人。”

  刘福有急忙说:“你们说吧,长官。哦不。名字。不对。教导员、王老乡,对。现在要我干什么?我刘福有绝不二话。”

  张教导员说:“我们需要你劝南塔里的弟兄们投降,不要再抵抗了。现在的情况你都看见了,一个加强连的绝大部分人都被我们红军消灭了。剩下的几个再抵抗有什么用?红军讲人道,不想让里面的弟兄都被炸死,才推迟炸南塔的。如果里面的人继续顽抗,我们一小时后就坚决炸掉南塔。你可以把这些都告诉他们。”

  刘福有说:“知道了。教导员,像我这样的,红军要不要?”

  张教导员肯定地回答:“要。当然要。只要你愿意,我们非常欢迎!”

  刘福有说:“好。我现在就自愿参加红军。我去喊话,劝他们也投降。”刘福有说完,把头上的帽子一把扯下来甩在地上,使劲踩了一脚。

  “来,把红军的帽子戴上。”王直把自己的红军八角帽正正的戴在了刘福有的头上。

  刘福有跟着张教导员和王直来到了前沿阵地上,用双手做成喇叭,对着南塔大声地喊道:“罗连生,别打了,红军真的优待俘虏。你们看。我已经决定参加红军了。还有,你老婆在家要生孩子了,别让孩子生下来就没有爸爸呀。”

  刘福有又喊道:“邓老幺,红军就要炸南塔了。你家就你一根独苗苗,邓老爹还要靠你养活呢。你要是死了,他可怎么活啊?”

  刘福有又再喊道:“还有王三,你家就靠你当兵那几块钱养家呢。你要是死了……”刘福有不停的点着名喊话劝降,起到了很好的心理策反效果。

  过了大约十几分钟后,南塔上的守敌终于停止了射击,塔内传出了一片哭泣声。又等了几分钟,突然从塔里面传出了两声枪响,接着就从南塔里走出了30几个国民党兵,手举白旗,缴械投降了。原来,刚才的两声枪响,是南塔里发生了集体兵变。

  情况是这样的:当塔外的白军大部分都被红军消灭后,剩下的十多个败兵在一个排长的带领下,躲进了南塔里。这就使南塔里面的敌人一下子就多了起来。顽固的白军排长不断地威胁士兵们,逼迫士兵继续抵抗红军。但是,当红军和刘福有对南塔里的士兵进行喊话后,情况就发生了变化。

  士兵罗连生停止打枪后说:“排长,连长已经死了,你就带着大家投降吧。再不投降,红军就要炸南塔啦!”

  白军排长口气坚决地说:“不行。你们别上红军的当。他们不敢炸。”

  士兵王三也放下枪说:“应该是真的。刘福有是最听你话的班长。他不会骗你的。”

  白军排长凶凶地说:“住口。他今天被红军抓住了,是被枪顶着才这样说的。你不许胡说。快给老子开枪。不然,小心你的脑袋。”

  士兵邓老幺气愤地把枪往地上一丢说:“排长,刘福有刚才说他是自愿加入红军的。王三没有胡说。”

  排长骂道:“混蛋。你找死呀。”

  罗连生开始跪下哀求着:“排长,求求你了,我老婆要生孩子了。你就让我们投降吧。”

  王三也赶紧跪下说:“是呀,排长。我也求你了。”

  邓老幺也哭着跪了下来,苦苦哀求着:“是啊,排长。我也求求你了。我家就我一根独苗。要是我死了,我那68岁的老爹就没人管了。”

  又一个小兵哭着跪下说:“排长,我娘还在家里生着重病,我也给你跪下了。”

  又有十几个士兵也跟着边哭边跪下求情说:“排长,我们也求求你了。”

  白军排长毫不怜惜,恶狠狠地拔出盒子枪骂着:“你们这帮孬种,都给老子站起来,谁也不许哭。再哭我就枪毙了他。”

  “开枪吧。要开你就开。反正都是个死。”邓老幺说完,就突然跃起身去抢夺排长的枪,两人扭打了起来。

  突然,“砰、砰”两声枪响后,白军排长倒在了地上。原来,正当邓老幺与排长抢夺枪时,罗连生突然从排长身后把其高举在头上的盒子枪抢夺过来,并果断开枪打死了排长。

  邓老幺一见排长已经被打死了,就大声喊着反水:“弟兄们,反了吧。不反就没命啦!”

  士兵们都纷纷喊着:“对。反了,反了。”“快。投降,投降。”就这样,南塔里的30多名白军士兵都投降了。

  一营长高兴地跑来向团长报告:“报告团长,南塔山敌人的一个加强连,全部都被歼灭。打死72人,俘虏56人,缴获步枪110支,轻机枪2挺,重机枪1挺,还有很多子弹。”

  吴胜高兴地说:“好哇,这次可发了点小财了。你们一营抓紧时间吃饭休息,二营接替你们坚守阵地。”

  一营长回答:“是。”转身跑走了。

  吴胜又转头向通讯员说:“立刻骑马向指挥部报告,独立红九团已经占领南塔山。南门城墙外的敌人,已经在四月十五日拂晓前,全部被消灭。”

  “是。”通讯员纵身跳上战马,飞快地跑向攻城指挥部报捷去了。

  至此,燕城南门外最重要的制高点南塔山,已经控制在红军手中了。夺取燕城的总攻就要开始了。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燕江铭》第四十章 长征先锋

叶英平   1年前   3342点

《燕江铭》第三十七章 三战蛇崖

叶英平   1年前   2438点

《燕江铭》第三十八章 桔颂交友

叶英平   1年前   2331点

《燕江铭》第三十九章 威震梨园

叶英平   1年前   2406点

《燕江铭》第三十六章 孪生双英

叶英平   1年前   1909点

《燕江铭》第三十五章 凤凰涅槃

叶英平   1年前   1805点

《燕江铭》第三十四章 兵困罗坊

叶英平   1年前   1774点

《燕江铭》第三十二章 宝山佛光(上)

叶英平   1年前   1965点

《燕江铭》第三十二章 宝山佛光(下)

叶英平   1年前   2192点

《燕江铭》第三十三章 阴枣秘方(上)

叶英平   1年前   2210点
加载更多>>
2017 福建·永安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