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江铭》第二十二章 再夺燕城

叶英平  2015/8/18 16:34:38  842点  永安之窗
  (一)

  “滴哒哒,滴哒哒,滴滴——;滴哒哒,滴哒哒,滴滴——……”四月十五日晚上九点正。四个城门外的红军部队,同时吹响了冲锋号。洋顶山和南塔山上的红军,居高临下,向燕城里进行了猛烈地射击。

  其实,真打的子弹并不多,绝大部分都是鞭炮炸在铁桶里的响声。同时还有红军自制的松树杆土炮和毛竹筒土炮。其实,只要在挖空的松树杆里和毛竹筒里放上一点点炸药,就能炸得炮声震天响。虽然攻城没用,吓唬敌人却很管用。

  当土炮一响,一部分红军抬着攻城的长竹梯,就向敌人的城墙冲去。当敌人城楼上猛烈开火时,就退了回来。敌人一停火,红军就又发起了冲击。这就是猫玩老鼠的游戏。每天如此,搞得敌人白天黑夜不得安宁,十分疲惫。

  第二天,为了把假攻城的戏演得更加真实,粟裕参谋长来到一个比城墙略高的小山丘上勘察敌情。这个小山丘上长满了竹子。这里是距离敌人城墙大约只有一百米的最前沿阵地。粟裕参谋长隐蔽在竹林里仔细观察敌情,认真思索着什么,久久不说话。忽然,他向身边的红军战士们问道:“你们谁投手榴弹最远?”

  “报告首长,我。”一个身材粗壮有力的战士举手回答。

  粟裕问:“你在堑壕里能投多远?”

  战士答:“能投七十多米远。现在居高临下的往下投,应该会更远些。”

  粟裕说:“投一个试试看。”

  “是。”只见这名战士右手拿起一个木柄手榴弹,左手拧下木柄后端的铁盖子,取出拉环套在右手的小指上。这些动作做得非常熟练精准,一看就是个投弹能手。他突然用左手用力一推堑壕前壁,身体向后扬起,右手握弹带动右臂最大限度的向后伸展,再使劲一拧腰,猛地挥臂向前投出了手榴弹。整个投弹动作标准规范,快速有力,一气呵成。

  几秒钟后,“轰”的一声炸响,手榴弹在距离敌人城墙还有二十多米远的地方爆炸了。虽然这枚手榴弹投得已经非常远,是一般人所不能及的,但还是让粟裕摇了摇头。

  “报告首长,让我再投一次,保证会更远些。”那个投弹的红军战士看见粟裕摇头,以为是嫌自己投弹不够远,就主动请求再投。

  粟裕说:“不用了。其实你已经投得很远了,我很满意。”

  “是。谢谢首长!”红军战士得到首长的肯定非常高兴。

  粟裕又不动声色的紧紧盯着城墙看。这时,站在旁边的农民赤卫队长石林峰说:“报告首长,让我来试试看。”

  石林峰似乎理解了粟裕参谋长的意图。也不等首长批准,就先从身后抽出一把红军大刀,从旁边的树上砍了几根长藤并且把几根长藤的一头都绑在了大树上。随即面向城墙,用双手反方向搬弯了二根有手腕粗细并排生长的竹子,并用藤条系住竹子稍头,使竹子不能伸直。尔后,再用大刀削去竹干上的枝叶,使竹竿看上去像两把巨大的弯弓。他又在竹子稍头间绑上了一条有一米多长的红军战士的空米粮袋子,做成了一个巨大的弹弓。然后,他要了一枚手榴弹,放在做为弹弓兜布的米粮袋上,再向身边的红军战士借了针线包,抽出拉环并用一段缝衣线系住了拉环。做完这些后他起身说:“首长,可以了。”

  石林峰在做这些奇怪事情时,粟裕和其他人都在默默地看着。听说好了,粟裕和大家也都看明白了。粟裕就点头说:“试试看。”

  石林峰和另一名赤卫队员一同举起了大刀。他轻轻念着:“一、二、三。”两把大刀同时砍断了二根分别绑着竹子头的藤条。只见竹竿“嗖”的一声向城墙方向弹起,缝衣线拉开了手榴弹的引爆拉环,手榴弹拖着青烟在空中划了一道抛物线并高速的向城墙飞去。

  几秒钟后,百米外的城墙内响起了一声爆炸声。“力量太大了。把五个手榴弹绑成一捆再试试。”粟裕参谋长一看开头很好,非常感性趣,就马上批准再试验一次看看。

  石林峰和几个赤卫队员如法炮制,又发射了一次。这次力量正好,五枚手榴弹准确无误的落在了城墙上方。随着一声更大的爆炸声响过之后,凑巧炸死了城墙上的几个防守敌人。红军的佯攻部队也乘机高喊着“冲啊”,随着炸响声冲了上去。但是,敌人的重机枪打来一阵长点射,红军又都退了回来。

  “很好!就用这个办法和敌人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吧。”粟裕非常满意地拍了拍石林峰的肩膀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石林峰。”

  “好。这个打法就交给你指挥了。”粟裕说完就带着警卫员离开了。

  这天,从四面八方来的各乡各村的支红送粮队纷纷扬扬,都先后到达了燕城外围的红军阵地上。吴飞云也带着洪田村的送粮队来到了燕城。

  “林峰,林峰。”当吴飞云老远看到石林峰时,就兴奋地向他招手。

  石林峰正扛着一箱子弹向阵地前沿走着,一听到最熟悉的声音,就立即赶过来问:“飞云,你怎么来了?”

  吴飞云说:“人家想你嘛!我这是带着送粮队来的。”

  石林峰问:“都给红军送了什么好吃的?”

  吴飞云:“有大米、南瓜、薯蓣,还有一头大肥猪呢。”

  石林峰:“嗯,都是好东西。不过,洪田村的乡亲们,日子过得可不宽裕呀!”

  吴飞云:“是的。但是我们再苦,也不能饿着红军啊!只要打下了燕城,乡亲们就能过上好日子了。”

  石林峰:“那好,你先去送粮吧。我送完子弹,就来找你。”

  吴飞云:“在哪儿见面?”

  石林峰:“傍晚在玉皇阁行吗?”

  “好的。”吴飞云高兴地说。

  (二)

  红军攻打燕城的佯攻,正在热闹地进行着。此时,被围困在城里的守敌,已如惊弓之鸟,草木皆兵,真不知红军有多少人马。被包围在燕城内的敌军,见洋顶山和南塔山相继失守后,红军就开始不断地向燕城发起进攻,搞得敌人惊恐万状。

  在敌人一一九团的团部里,团长周放武正焦急地拿着电话筒不断地“喂,喂……”乱喊着。几天来电话一直打不通。他气恼地甩掉电话筒骂道:“他妈的,几天都打不通。尽是一些吃干饭的。”他又转头对一个参谋命令道:“快,再发电报,请师长立刻派兵来解围。”

  “是”。参谋答道。

  站在一边的参谋长华阳骄小心谨慎地说:“团座,这几天来,红军白天、黑夜不停地攻城,弟兄们累得都快要不行了。有的一边打着枪,一边就要睡着了。刚才不知红军从哪里打来了几发炮弹,又炸死了二十多个守城的士兵。弟兄们都快要顶不住了。”其实,红军根本没有真的大炮。只有松树炮、竹筒炮和石林峰发明的弹射手榴弹的假炮。

  “他妈的,顶不住也要顶。”团长周放武生气地说:“你带人去把老百姓抓来,让他们上城巡逻,帮住守城。无论如何,也要死守县城,等待援兵。”

  “是。”华阳骄离去。

  燕城里的大街上,白军士兵挨家挨户地抓人。不久,一队队的老百姓就被押上了城楼。

  这时,在保安团的团部里,副团长赖以全正在和手下的几个队长堵博。一个团丁慌张地跑进来报告说:“副团长,一一九团抓了很多老百姓上城墙去了,我们怎么办?”

  赖以全一听手下人报告说一一九团正在强迫老百姓上城守卫,就高兴地叫道:“捣阳滋魁。看来县城是守不住了。兄弟们,按李团长之前的指令,我们不去守城了。现在是发国难财的时候到了。都跟我走。”说完,他拔出手枪,带着保安团的人冲上了街道。

  城里的税警和保安团的人在主要街道上,肆无忌惮的抢劫民财,逼迫各店铺和商户都要出钱、出力、出食物支援守城。不听话就抓人。他们把糕饼店和食杂店里的东西也都一抢而空。城里的老百姓哭叫连天。各家和各店铺都赶紧关门闭户,不敢出门。在西门街的一家私人大货栈里,为了抢夺大批货物和钱财,保安团与税警发生了火拼。

  (三)

  四月十七日晚上,经过几天几夜的艰苦挖掘,红军已将坑道挖到了北门的城墙底下。一个红军工兵报告说:“连长,这好几百斤的炸药,怎么运到城墙底下去?”

  工兵连长指挥战士们说:“快,去把买来的棺材抬过来。把炸药都装进两个大棺材里。这样就容易把炸药同时推进去,而且既防水,威力也更大。一定要保证万无一失!”

  “是。”战士们齐心协力,抬来二个杉木大棺材,先在里面铺上防水油布,再把几百斤的炸药分别装进这二个棺材里。然后把装满炸药的棺材,顺着坑道一直向前推进了八十几米,最后到达了城墙底下。再安装好导火索,等待爆破。为了防止导火线受到潮湿,工兵们想出了一个好办法。他们用一根毛竹杆,打通里面的节巴后,把导火线穿在了里面。这样就很防潮湿了。

  一个战士笑着说:“连长,你说敌人坐上土飞机是啥滋味?”

  工兵连长说:“啥滋味?味道好极了!等着瞧吧。”

  回到坑道口外。工兵连长摇了几圈电话机手柄,拿起话筒说:“报告参谋长,坑道炸药已经安装完毕。只等首长一声令下,就把敌人炸上天。”

  在电话的另一边。粟裕参谋长说:“好。你们的爆破是关键。要仔细检查,确保万无一失。只要炸倒了城墙,你们就立了头等的大功了。”

  “是!”工兵连长高兴地回答。

  在北门外的前沿阵地上。尖刀连长王进前,率领红军150人,组成了攻城突击队。他们一个个雄纠纠,气昂昂,威武不屈的整齐列着队。每个人都配备了一把锋利的大刀,一支驳壳枪,四枚手榴弹。同时,还准备了十五架长竹梯,准备在万一爆破失败后,就冒死登城强攻,一定要坚决攻下燕城。

  红七军团的首长们一齐来到队伍前,为突击队壮行。乐政委首先做政治动员:“同志们,你们这150人,都是共产党员,你们一定要坚决完成突击任务。我代表军团党委,向你们敬礼!”说完,他面向突击队,长时间的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寻淮洲军团长坚定地说:“你们都是红军的勇士,我敬你们一碗贡酒,以壮行色!来,倒酒。”

  政治部刘英主任亲自为每位突击队员倒满一碗贡酒。军团的四位主要首长,每人手端一碗贡酒,依次与全体突击队员们碰碗。

  粟裕参谋长端着酒碗来到王进前面前,低声说:“等你缴获了8门大炮,我给你一坛贡酒。”

  王进前也低声说:“8门大炮才给一坛贡酒,参谋长也太小气了吧。”

  “我小气吗?”两人相视一笑。

  “同志们,干!”寻军团长一口气干了。

  “干!”一百五十名勇士高喊一声同时干了。

  所有的攻城部队,都在临晨四点三十分,准时进入了攻击出发阵地,严阵以待,准备攻城。

  (四)

  拂晓。在红七军团指挥部里,寻淮洲军团长和粟裕参谋长都在严肃地看着怀表。当指针刚跳到五点正时,寻淮洲和粟裕同时说:“时间到。”

  军团长寻淮洲立刻果断地命令道:“我命令:总攻开始。”

  这一时刻,正是一九三四年四月十八日临晨五点正。解放燕城的总攻开始了。

  粟裕参谋长立刻拿起电话,果断地传达了命令:“工兵连,点火!”

  “轰!!!”伴随着一声震天巨响,一个巨大的火球腾空而起。同时,三颗红色信号弹划破长空,更加耀眼。燕城的东西南北四个城门,嘹亮的冲锋号同时吹响。顿时,喊杀声、枪炮声震天动地。

  在一声巨响后,燕城坚固的城墙,被炸开了一道长达十多米的大口子。北城门上的几百名敌人、四挺重机枪的射手和三门火炮手,都被巨大的响声震蒙了。

  王进前带领突击队飞快地穿过硝烟弥漫的突破口,率先杀上城去,缴获了敌人的三门火炮和四挺重机枪。等城楼上的敌人清醒过来时,早已经变成了红军的俘虏。一个红军突击队战士,高举着红七军团的军旗,插上了北门城楼。红七军团第十九师的后续部队,源源不断地快速通过从北塔到龟山头的木排浮桥,如洪水决堤似地冲杀进了北城门。

  由于北门已经被红军攻破,其他城门的守敌也就斗志全无,乱作一团,首尾不能相顾,几乎失去了抵抗力,吓得慌忙逃跑。

  红军从四面八方同时蚁附而上,攀爬竹梯,登上城墙,消灭残敌。红军进入城里后,迅速打开了各个城门。攻进燕城的红军部队,如同滚滚洪流,汹涌澎湃。红军在一片冲杀声中,打得敌人一败涂地。

  县衙门里见大势已去,终于打出了白旗举手投降。国民党县长林家木和几十个政府要员都被红军抓获。

  在保安团团部里,退守进来的一百多名团丁举手缴枪投降。副团长赖以全,衣裤口袋里装满了抢来的金银珠宝,狼狈不堪地被红军从桌子下面抓住,像拖死猪一样给拖了出来。

  在敌一一九团团部,周放武正准备给几个部下发放逃跑用的银元。“兄弟们,桌子上的银元你们想拿多少就拿多少,趁红军还没来,赶快拿吧。”周放武坐在椅子上,垂头丧气地挥挥手说。几个军官不顾一切地冲上去,你争我抢地就往衣服口袋里塞银元。

  “砰、砰”突然二声枪响,红军冲了进来。“住手!”刚冲进来的王进前朝上打了二枪,又发出一声威武的呵斥声:“要钱不要命啦。”这一下,立刻就镇住了这群正在抢钱的军官们。他们有的手上正抓着一把银元,就被吓得停在了半空中。有一个军官正在把银元往嘴里塞,被呵斥声噎的嘴巴鼓起,满脸涨红。那贪心的样子实在可笑。

  “快,把钱都放在桌子上。”王进前命令着。

  军官们舍不得但却无奈地慢慢把手上的银元放在桌子上。

  “喂,把口袋里的都掏出来。”一个红军战士见这些军官还不想把口袋里的钱掏出来,就用枪口顶了一下其中的一个军官,大声说:“真是要钱不要命啦。”

  周放武也被吓了一跳。连忙把口袋里的银元和金条都掏了出来。最后还把左手上戴的一枚黄灿灿的大戒子,用右手使劲儿地把它从肥腴的手指上拽了下来,也轻轻地摆在了桌子上。军官们一看,马上也照着他们团长的样,来了个彻底交待。就这样,红军不但抓住了敌人团长和手下的几个军官,还缴获了二万块银元的军饷。但是,敌人狡猾的团参谋长华仰骄却不知去向了。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燕江铭》第四十章 长征先锋

叶英平   1年前   2991点

《燕江铭》第三十七章 三战蛇崖

叶英平   1年前   2327点

《燕江铭》第三十八章 桔颂交友

叶英平   1年前   2245点

《燕江铭》第三十九章 威震梨园

叶英平   1年前   2306点

《燕江铭》第三十六章 孪生双英

叶英平   1年前   1857点

《燕江铭》第三十五章 凤凰涅槃

叶英平   1年前   1723点

《燕江铭》第三十四章 兵困罗坊

叶英平   1年前   1692点

《燕江铭》第三十二章 宝山佛光(上)

叶英平   1年前   1919点

《燕江铭》第三十二章 宝山佛光(下)

叶英平   1年前   2121点

《燕江铭》第三十三章 阴枣秘方(上)

叶英平   1年前   2122点
加载更多>>
2017 福建·永安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