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江铭》第二十三章 校场比武(下)

叶英平  2015/8/19 18:05:28  820点  永安之窗
  (一)

  此时,红军教官王进前与刚参加红军的石林峰比武正酣,已经到了最后决定输赢的关键时刻了。“好!”突然,从围观的人群里发出了一阵爆炸般的喝彩声。

  “太精彩了!太不可思义了。”一个赤卫队员说。

  “这真比说书人的讲《水浒传》更精彩。”另一个赤卫队员也说。

  “书有什么好听的,这才是真功夫呢!酣畅淋漓,酣畅淋漓呀!”又一个赤卫队员赞叹地说。

  “对。就冲这个,我也要当红军。”再一个赤卫队员更来劲了。

  “对,当红军,当红军。”赤卫队员们个个热情高涨,摩拳擦掌。

  原来,刚才眼看王进前的“反身摆莲”就要踢中石林峰的脑袋时,一下子就让在场观战的所有人都提心吊胆地捏了一把汗。

  吴飞云早已捂住嘴巴,没让“啊”声叫出来。

  豆腐西施正准备拍手的双掌,也改成捂住嘴巴了。

  瘸腿老汉本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了微笑,用手捋着胡子点了点头。

  只见石林峰在对方的摆莲脚将要打到之前,曲腿一蹲变成双蝙蝠步,两个膝盖支在地上,一个凤点头,恰好躲过打来的旋风摆莲脚。他用双掌并成荷花手,用力向上一托,使出了一招“借花献佛”,立马将王进前掀了个屁股墩儿,坐在了地上。

  石林峰又连忙上去,伸手一把拉起了王进前说:“承让,承让。王连长,伤着没有?”

  “没有没有。不小心脚下一滑,就摔倒了。不过,既然是我先倒地,这一局也算是你赢了。”王进前的自尊心不让他直接承认自己明显输了第二场比武,于是就遮掩地说。

  石林峰说:“谢谢,谢谢!”

  “先别谢。我们前两场比赛,只是打了个平手。俗话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今天要是不决出个第一来,你我都不会善罢甘休的。我们再比一次,一场定胜负。怎么样?”

  “好。比什么?”石林峰问。

  “比拼刺刀。”王进前说。

  王进前输了拳脚,很不服气,提出二人以最后比拼刺刀来决出胜负。为了安全,他拿起一支没上刺刀的步枪。石林峰还不会用步枪拼刺刀,就拿来一根冲担,去掉两头的铁尖刺,只留下木杆,与之比拼。

  只见左边的王进前,潇洒地站了一个标准的端枪准备刺杀的姿势。他左手握住步枪的前木托,左小臂略平直,左肘紧靠左肋。右手握住步枪的枪颈,紧靠右胯部。两腿前后分开,与肩同宽,成半弓箭步。左脚掌向正前方略微虚踩,右脚掌向右前方踏实,成主力脚。这样站着,进退自如,一看就是个刺杀高手。

  而右边的石林峰站姿完全不同。看似很随意的一站,其实是内家功夫的高桩双蝶步。两手与肩同宽握住冲担的中段,左手心向上,右手心向下,横在腰前。这种姿式的攻防,更是需要有后发先至,快如闪电的真力才行。

  此刻,他双脚穿的芝麻硬底布鞋,不知不觉的已经在操场的红土地面深深嵌入了两个鞋印。这些真功夫,一般人是看不出来的。所以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嘛。

  “爹,你看那个燕城的后生,还没当一天红军,就要和红军连长比拼刺刀,肯定会输的。”女儿豆腐西施说。

  “我看未必。你没见这个燕城后生的架式,肯定出自武林世家,其功夫深不可测。前面的拳脚还行,现在要看他的兵器功夫了。”瘸腿老人反驳女儿。

  “我看也未必。红军连长使的可不是花架子。”女儿反反驳说。

  “快看绝招。胜败已成定局了。还是爹看得准吧。”瘸腿老人得意洋洋地说。

  “不算,不算。王连长的枪是不小心滑脱手的。”女儿着急了。

  果不其然。号称刺杀王的王进前,手上的步枪被石林峰只用一招就挑飞了。

  吴飞云捂着嘴巴的手,改成了使劲鼓掌。粉脸笑得像一朵红玫瑰。

  豆腐西施本来准备拍手的双掌,不情愿地放了下来。白嫩的脸面上都是失落。

  瘸腿老汉脸上又没了表情,用手爱怜地抚了抚女儿柔美的黑发。微微地摇了摇头。

  王进前这下子可算是真的服气了。他虚心地向石林峰学习起石家祖传的独门绝技“冲担八式”来。“好家伙!石林峰,你这是什么招式,太厉害了!我要拜你为师,快教教我。”王进前认真地说。

  石林峰说:“听我爹说,这叫冲担八式,是我家祖上传下来的。创编人就是《水浒传》里一百零八将中的拼命三郎石秀。”

  “原来你家祖上就是水浒英雄拼命三郎石秀啊!难怪你的招式如此凶猛。拜师,拜师。请师傅受弟子一拜。”王进前半开玩笑半认真地拱了拱手。

  “快别,快别。王连长,你这是要折杀小弟呀。我教你就是了。”石林峰又说:“其实这冲担八式,技法间单,好记又好学,而且招招实用。第一式:左冲右突。第二式:前刺后扎。第三式:左绞右撩。第四式:右绞左撩。第五式:上架下蹬。第六式:劈倒大树。第七式:左右转轮。第八式:蛟龙入海。”

  只见石林峰边说边做,把一根农民挑柴草的冲担,舞得龙飞凤舞,大有横扫千军之势。当舞到最后一招,第八式蛟龙入海时,他右手猛然用力向前上方一送,飞快地把冲担投向了远方。

  “嗖”的一声,冲担越过人墙头顶,向射击靶牌方向一直飞了六十米左右才扎在了地上。

  “哇……好远啊!”人群里传出了一片赞叹声。

  “乖乖,你这一投掷,就跟射箭一样,敌人别想跑得掉。”王进前佩服地说。

  “王连长,你也看到了,练习冲担搏击,就只有这八个招式。刚才我挑飞你的枪,用的就是第三式:左绞右撩。要是面对敌人,这第三式撩的就不是枪,而是要敌人的命了。”

  “太好了!这八式足够用了。在战场上拼命,技不在多,而在精,在实用嘛。厉害,厉害,真是厉害!”王进前又说:“过去真没见过这么间单实用的招式。太好了,我一定要学会。”

  石林峰又说:“其实,练冲担最重要的是:一胆,二力,三技法。再好的技法,没有胆量就不敢用,胆大最重要。有了胆量,没力气也不行。这就是习武之人常说的一力抵三技。”

  “对。敌人就是怕红军的胆量,怕红军勇敢拼命的精神。”王进前说完,大家都开心的笑了。

  训练比赛结束后,围观的人群大多数都已经散去了。吴飞云走近来说:“林峰,擦把汗。刚才真让我担心死了。”她温情地递给石林峰一条毛巾。心上人比武赢了,她心里比谁都要高兴。她又转身也递给王进前一条毛巾说:“王教官,你也擦一把。”

  “谢谢!”王进前高兴地接过毛巾,有点嫉妒地说:“石林峰,你小子可真有福气呀。”

  吴飞云的脸一下子就红到了耳根。

  这时,豆腐西施也大大方方地走到了王进前面前说:“王连长,你还认识我吗?”

  王进前惊喜地说:“当然,当然。只要吃过你家的烫嘴豆腐,就绝不会忘记你的。”

  “是吗?”豆腐西施听了心里非常高兴。

  “不是。我是说你家的烫嘴豆腐真的太好吃了,令人难忘。哦,不是……”王进前在豆腐西施面前又语无轮次了。

  豆腐西施故意挑逗说:“到底是,还是不是?”

  “都是,都是。”王进前笑着说。

  “好了,好了。不难为你了。刚才与你比武的那个小伙子是谁?”豆腐西施问。

  “他叫石林峰,以前也是贡川人。后来搬到洪田去了。原来你是来找他的呀?”王进前一听豆腐西施打听石林峰,心里好像有种失落感。

  豆腐西施说:“不。我是来找你的。”

  “欢迎,欢迎。”王进前一听是专门来找自己的,又高兴了起来。

  豆腐西施又说:“我是来还钱的。”

  王进前问:“还什么钱?你不欠我的钱啊。”

  豆腐西施忙说:“就是在前几天,你们在贡川多付的豆腐钱呀。红军不是说要买卖公平吗?我爹多收了你们的钱,这是不公平的。”

  王进前:“不不不。你们又不是红军。”

  豆腐西施:“那我们也应该向红军学习呀!”

  王进前:“我说不过你。不知怎么了,我一见你舌头就变硬了。”

  豆腐西施一听,就低声说:“我也是。一见到你,就想和你说话。”豆腐西施的脸一下子就红到了白嫩的颈脖。

  “以后见面你就叫我王进前吧。”

  “好。我姓邓,叫邓思林。”

  王进前说:“邓思林,这名字真好听。”

  “是吗?”邓思林轻声问。

  王进前忙说:“是。”

  邓思林又故意挑逗地说:“不说不是了?”

  “不说了。不说了。你人好看,名字也好听。我一定会永远记住你的。”王进前一下子变得大胆了许多。

  “我也会的。”邓思林的声音低的只有她自己才能听见。

  此时,王进前好像是心灵感应到了对方的心思。他立即从随身的文件包里拿出一支钢笔送给邓思林说:“这是我最心爱的东西,你留下当个纪念吧。”

  “这是我母亲留给我的唯一纪念物。你把它带在身边,希望能保佑你平平安安!”邓思林一边接过钢笔,一边把左手腕上一只银子做的平安锁手环取下来送给王进前。

  “这是你母亲留给你的唯一纪念物……”王进前一听是唯一的,就有点不敢接受。

  “我这里还有一只呢。你看,”邓思林举起右手,任凭衣袖滑落到右肘,露出白白的前臂。她那诱人的双唇中说出了一句双关语:“我们是一对。”

  王进前双手接过手环,一下子心跳加快,全身血液涌向耳轮,心潮澎湃。这时,红七军团吹响了集合号。王进前说:“部队有命令,开始集合了。我该走了。等打完了仗,我一定会回来的。”

  “我等你。”邓思林说得斩钉截铁。

  “好。再见吧。”王进前嘴上说着,脚下却没有动。他两眼里放出了爱情的火花,热烈燃烧着邓思林那一双黑亮的眸子。

  “再见。”邓思林也一边说着,一边用异常漂亮的双眸,勇敢地迎接着王进前眼里喷射过来的火焰,任由他猛烈地燃烧自己。突然,她大胆地迎上前去,在王进前早已经张开的嘴唇上,平生第一次深情地在一个男人宽厚的嘴唇上,印上了自己的樱桃香唇。但是,一种像电击一样的振颤,立即使她迅速地分开了身体。

  王进前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大幸福,搞得不知所措、呆诺木鸡似的楞住了一会儿。随即就兴奋地转身跑走了。

  女儿对红军连长的亲昵动作,都被站在远处的神秘瘸腿老人看在了眼里。他脸上的表情,似乎对女儿有某种担心。他摇摇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老人对邓思林和王进前的相爱,究竟担心什么呢?

  (二)

  红军打下燕城后,在城里的广场上整整齐齐地堆放着大量的战利品。好几个红军后勤干部连日来都在认真清点统计数量。他们有的在记录,有的不停地报出各种数字:步枪1100支;驳壳枪32枝;手枪13枝;花机关枪(冲锋枪)7枝;轻机枪13挺;重机枪9挺;子弹10万发;迫击炮4门;山炮4门;炮弹100发;手摇发电机2台;收发报机3台......

  粟参谋长带着王进前来到火炮前,高兴地抚摸着火炮说:“这8门火炮,再加上9挺重机枪,足够装备一个机炮营了。军团已经准备用这些新缴获的重武器成立一个直属机炮营。今后再打攻坚战,我们的拳头就更硬了。”稍停,他看着王进前问:“好啊,真是太好了。这次你们缴获了多少?”

  王进前说:“我们只缴获了3门火炮,还有4挺重机枪,其他都是兄弟部队缴获的。”

  粟参谋长说:“不少了,真不少了。不过,贡酒我可一坛也没有。等你下次再缴获大炮时,一起给吧。”

  王进前说:“首长真会耍赖!”

  粟参谋长笑着说:“这就叫啊,”

  二人同时说:“兵、不、厌、诈!”说完二人都开心的笑出了声儿。

  粟参谋长又对王进前说:“打下燕城后,燕城老百姓的子弟们,要求参加红军的热情高涨。我准备派你去新兵教导大队当教官。你的军事素质好,要好好教他们。为红军,也为地方赤卫队多多培养训练有素的战士。”

  王进前说:“是。”

  “你去吧。我也该去开会了。”粟参谋长说完,就向设在县政府里的红七军团临时指挥部走去。

  (三)

  在红七军团的指挥部里,正在召开夺取燕城胜利后的红军首长总结会。独立红九团吴胜团长和罗桂华政委笑盈盈地走了进来,还让卫兵们端进来二小坛子贡酒、二碗贡鸡肉和几盘碧绿碧绿的清明粿,要请首长们品尝,履行战前的诺言。中革军委新任命来接替罗桂华同志担任独立红九团政委的方方同志,也笑着跟了进来。

  罗桂华政委热情地说:“来,各位首长。我和吴团长还有刚到任的方政委,为感谢你们解放了燕城,就自掏腰包请大家喝贡酒,吃贡鸡。不过,你们可别嫌少哦。”

  红七军团政治部刘英主任幽默地说:“好哇,燕城已经是你们的根据地了,是该表示表示了。不过,就这么一点东西,就想打发我们啊?”在坐的各位首长都发出了开心的笑声。

  “这是清明粿吧。”粟参谋长问。

  “这是燕城的特产,首长也知道?”吴团长说。

  “我们湖南有些地方也吃这个米粿。每年清明前后,就用新鲜的艾草叶和糯米一起打成糍粑,包上馅子,可好吃了。这里面包的什么馅子?”粟参谋长又问。

  “这圆的米粿里面包的是红豆沙,象征着团团圆圆、红红火火。”吴团长指着绿绿的圆形米粿说。他又指着半月形的长米粿说:“这半月形的米粿里面包的是甜杏仁、香菇、豆腐干、春笋、猪肉等切成的小丁块,象征着人丁兴旺。”

  “好。这燕城的清明米粿寓意很好嘛。”粟参谋长说。

  “那我们都尝尝,看味道如何。”乐政委说。

  “嗯,好吃。又香又甜。”刘主任咬了一口圆米粿说。

  “口味真鲜,比我过去吃的米粿口味更好。”粟参谋长说。

  “这燕城的小吃还真有特色。”乐政委也点头说。

  大家都吃了一个米粿后,寻淮洲说:“这次解放燕城的战斗,共消灭了敌人一个正规团和一个保安团,外加一个炮兵营,一共2000多人。同时,还拖住了敌军准备进攻中央苏区的3万多兵力的后腿,大大减轻了中央苏区反围剿的压力。不过,我们也损失了500多人。我提议,先为英勇牺牲的红军战士们,敬第一杯酒。”

  大家起立,默哀,把酒淋在地上。乐政委说:“同志们,我们以牺牲几百人的代价,换来了打死敌人1000多人,活捉1000多人,胜利解放燕城的战斗成果。这对配合中央苏区的第五次反“围剿”,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红军总部发来电报表扬了我们。这里面,也有独立红九团的很大功劳啊。这第二杯,我们一起干了。”大家一同干了第二杯。

  粟参谋长说:“刚才,军团长和政委说得很对。这次战斗,我们以较小的代价,取得了较大的战果。一是我们的战术对头,以智取胜。二是有燕城地下党和农民赤卫队的大力支持。三是我们与独立红九团的密切配合。我建议,这第三杯酒,为燕城人民干杯。”大家又干了第三杯。

  粟参谋长接着说:“会前,刚接到总部的指示,敌人东路军第八十师和五十二师,正在疯狂地寻找红军主力决战。中央要我们抓紧备战,不可小胜即安啊。”

  乐政委说:“对。同志们,独立红九团新任政委方方同志,刚刚从中央苏区赶来,带来了中央的重要指示。让我们第七军团在燕城休整几天后,立即撤回江西瑞金,另有重大任务交给我们。现在,保卫燕城,建立工农政权的重要任务,就交给独立红九团了。”

  寻军团长说:“我和粟参谋长认真研究过了,决定从这次战斗中缴获的武器里,留下200支步枪,20支驳壳枪,7枝花机关枪(即冲锋枪),2挺重机枪和子弹3万发,给独立红九团补充。你们看怎么样?”

  吴胜团长说:“红七军团要打大仗了,更需要补充武器。我们可以少拿些。”

  “同意。”罗政委和方政委都点头说。

  粟参谋长说:“你们就别客气了。我可是贪心的很呢。八门大炮,我是一门都没留下哦。”风趣的话语又引来一阵笑声。

  乐政委说:“我们走后,红九团的任务就更加重了。既要守卫燕城,又要建立工农政权革命委员会,还要武装农民赤卫队。没有枪可不行啊!”

  寻淮洲军团长最后说:“对。毛委员就经常说,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嘛。”

  红七军团按照红军总部的密电,撤离燕城之后,留下的独立红九团能坚守住燕城吗?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燕江铭》第四十章 长征先锋

叶英平   1年前   3342点

《燕江铭》第三十七章 三战蛇崖

叶英平   1年前   2438点

《燕江铭》第三十八章 桔颂交友

叶英平   1年前   2331点

《燕江铭》第三十九章 威震梨园

叶英平   1年前   2405点

《燕江铭》第三十六章 孪生双英

叶英平   1年前   1909点

《燕江铭》第三十五章 凤凰涅槃

叶英平   1年前   1805点

《燕江铭》第三十四章 兵困罗坊

叶英平   1年前   1763点

《燕江铭》第三十二章 宝山佛光(上)

叶英平   1年前   1965点

《燕江铭》第三十二章 宝山佛光(下)

叶英平   1年前   2192点

《燕江铭》第三十三章 阴枣秘方(上)

叶英平   1年前   2206点
加载更多>>
2017 福建·永安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