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江铭》第二十三章 校场比武(上)

叶英平  2015/8/19 18:05:32  877点  永安之窗
  这天,在城南大校场的一边,红七军团新成立的机炮营正在抓紧进行着操炮、操枪训练。在广场的另一边,石林峰、吴飞云和各村来的村干部们与1000多个刚报名参加红军的赤卫队员们,正在接受红七军团的军事训练。在射击场上,红军教官王进前手提一支步枪,正在给赤卫队员们实际讲解三点成一线的射击要领。

  王进前说:“大家注意,我再强调一下,射击时眼睛一定要通过枪上的缺口、准星去瞄准前面的敌人,同时暂停呼吸,手指要轻轻地扣动扳机。这样,就一定能打中敌人的。大家都听懂了吗?”

  “听懂了。”赤卫队员们齐声回答。

  “听懂……”吴飞云开始不敢喊,听到身边的石林峰喊得很大声,也就赶紧跟着喊,结果慢了半拍。大家喊完了,自己还没喊完,就赶紧来了个紧急刹车。还尴尬地吐了一下舌头,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好。大家的回答很响亮。说明我讲的课,有了一定的效果。”王进前接着说:“不过,可能还有个别同志没有听懂。这不怪大家,说明我的讲课水平还要提高。打枪是一门科学,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成为神枪手的。这位女同志,你听懂了吗?”王进前看着漂亮的吴飞云说。

  “教官,你问我吗?”吴飞云站起来,脸一下子羞红到了耳朵,显得格外俊美。

  “对、对。在、在问你。”王进前一见美女就有些紧张。他心里想:“燕城的年轻姑娘,怎么个个都是美女。真是不用挑。”

  吴飞云说:“报告,我听懂了。”

  “真的听懂了?”王进前有些不相信。

  吴飞云回答:“是。真的听懂了。这三点成一线的原理,我在学校读书时,就听老师讲过了。我父亲没读过书,但是他在做木工活时,也知道用墨斗在一根长长的木头上,一头钉一个钉子,然后用手一弹,就划出了直线来。原理是一样的。”

  吴飞云说得很认真,举例也很形象。但她说话的样子和语气还是引来了一片笑声。不知大家是笑吴飞云,还是笑教官。或者兼而有之。

  王进前一看眼前的漂亮姑娘似乎挺有文化的,好像有些轻视自己的理论水平。就说:“你叫什么名字?你在理论上倒是有一套一套的。打过枪了吗?”

  “报告,我叫吴飞云。没有打过枪。”

  王进前说:“那好,既然你说听懂了,就请你按照我刚才说的要领,打三枪给大家看看。理论归理论,实际归实际嘛。”

  “是。教官。”吴飞云信心满满。

  “好。一班长,给她一支步枪。跟我来吧。”王进前说完,头也不回就走向了射击场。

  吴飞云右手接过步枪,左手接过三发子弹,跟着王进前来到射击靶场上。所有赤卫队员们,也按口令整齐有序地走到靶场边,坐在了靶场的地上。

  王进前严肃地下达了命令:“吴飞云同志。”

  “到。”

  “听口令:正前方一百米处就是敌人,卧姿装子弹。”

  吴飞云听到响亮的口令后迅速卧倒,不紧不慢地装好了子弹后,大声说:“报告:射击准备完毕。”吴飞云的射击动作说不上标准熟练,更谈不上训练有素,但还算规范。说明这几天的强化训练,还是很有成效的。

  “放!”王进前刚下达完命令,枪声就立刻响了起来。“砰、砰、砰”三发子弹已经打完了。

  “报告,射击完毕。”吴飞去喊道。

  “退子弹起立。”王进前命令道。他见吴飞云验完枪起立后,就大喊了一声:“报靶。”

  只见报靶员向左右横向摇了二下报靶牌,接着又划了一个圆圈,意思是二个十环,一个脱靶。

  “你看我说的吧,理论和实际就是不一样。你打得太快了,前面二发还不错,都是十环。后面就不行了,脱靶一发,是个鸭蛋。不过,你还算运气好,二十环,刚够及格。这对你一个女同志来说,第一次打靶能有这个成绩,已经很好了。还是值得表扬的嘛。大家鼓掌。”王进前说完就带头鼓起掌来,大家也都跟着鼓起掌来。

  “等等。我的成绩不应该是二十环的。”吴飞云着急地说。

  “二十环已经不错了。难道你还想要二十一环吗?”王进前不以为然地说。

  “不对。应该是三十环的。”吴飞云倔犟地坚持说。

  “那好,红军讲究军事民主。我要让你心服口服。报靶员,把靶子扛过来。”王进前招着手,大声喊着。

  “报告连长,靶子来了。”报靶员扛过来一块木靶,靶子上面画的是一个白匪军上半身的画像。画像正中涂黑了一个拳头大的圆形,代表最高十环。十环外还画了几个大圆圈,依次表示九环、八环、七环、六环等。

  “报靶员,你说靶子上有几个洞啊。”王进前看也不看靶子就问。

  报靶员说:“报告连长,两个洞。”

  王进前问:“几环?”

  报靶员答:“二十环。”

  王进前故意强调说:“看清楚了再说。到底是多少环?”

  “报告连长,我看清楚了。两发各命中十环,一发脱靶,一共是二十环。报告完毕。”报靶员再一次报告了环数。

  “你自己也好好看吧,到底是二十环还是三十环。”王进前还是没有看靶子,就对吴飞云说。

  “报告,我仔细看过了,是三十环。”吴飞云认真看了靶子后,十分有把握地说。

  “嗯?你没看花眼?”王进前还是不相信。

  “没错。是三十环。”吴飞云肯定地回答。

  “是的。王连长,这上面虽然是两个洞,但是有一个洞小,有一个洞大,像是两个子弹从一个洞中穿过的,洞口成了椭圆形。你应该仔细看看再说。”石林峰这时已经走上前来帮腔说。前面石林峰一直默默无言,怕别人说自己为女友争成绩,不光彩。现在看见靶子上的确应该是最好的三十环,才站出来说话。

  “是啊,不仔细看还真是看不出,打的真是三十环。”报靶员抓抓头皮,这时也改了口说。

  “对。只要认真看,就能看出来。”石林锋又说。

  “拿过来,我看。”王进前对着靶子仔细看过后说:“嘿,果然是三十环。”说完,他又对着报靶员批评到:“你是怎么搞的,不看清楚就乱报靶。回去,下次给我看仔细了再报。”

  “是。不过连长,我报靶这么久,从未见过两个子弹打在一个弹洞里的。你是全军团的神枪手,不是也没打过吗?”报靶员拿着靶子往回走去,还边走边委屈地说:“我怎么知道它是两颗子弹钻进一个洞里呢?这枪打得也太准了。”

  “头一次打枪就打得打么准,这一般都是碰巧的吧。”王进前不好意思地说。

  “不一定。”石林峰大声说。

  “哦?我说石林峰,你也想比试比试?”王进前说。他在女人面前丢了面子,就想在男人面前找回来,于是就发出了挑战。

  “比就比。怎么个比法?”石林峰应战。

  王进前说:“就比射击吧。”

  石林峰说:“行。”

  二人来到射击地线,一人一支步枪,三发子弹,跪姿无依托。六声枪响后,王进前三发三十环。石林峰三发二十九环。王进前优胜,有些得意洋洋。

  石林峰头一次打枪,就与教官王进前比试,以一环之差输了很不服气。他说:“我刚才没打好,我们比格斗定输赢。”

  “行。比就比,如何算输?”王进前说。

  “一招制敌,点到为止。”石林峰说。

  “点到为止,旁人难以看出胜负。不如谁先倒地谁就认输。自古以来,英雄不打倒地汉嘛。”王进前练过武功,自信得很。

  “好。就按你说的比。”石林峰同意。

  二人说完,各自向后退了一步,两手同时抱拳作揖以示谦让,显示双方武德都不错。只见王进前左脚向前半步,膝盖微曲,双腿站稳脚跟,以高弓步取主动进攻姿势。双手握紧四平拳,成开弓式前左后右攻防兼备拳法。

  俗话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内行人一看王进前,便知其学的是外家硬功夫,长拳大马,武功高强,一般的三五个人近不了他身边。但在此时此刻,敢站立高马前弓步,明显是有些轻视对方的意思。

  石林峰一见对方亮剑,便知王进前是个武功高手,因此丝毫不敢大意。只见他深深吸气,身体缓缓下沉,双脚比肩略宽,双膝内扣随着气沉丹田,向下半蹲成双蝶步,首先护住裆部要害处。他双手握成单指凤眼拳,拳心向内置于胸前,双肘紧护住两胁。而他的眼神却紧紧盯住对方的眼睛,意念锁住对方全身每一个动作,蓄势待发。内行一看,便知道石林峰是内家练手,深藏不露,采取守势。

  红军的严格训练和石林峰与王进前的高手比武,吸引了一大群老百姓前来观看。就在这群围观的老百姓中间,卖烫嘴豆腐的神密瘸腿老人和女儿豆腐西施也夹在人群中间认真观看。而且,豆腐西施对红军连长王进前看得特别仔细,一脸的关心。

  “爹,你看他俩的武功谁好?”女儿问。

  “南拳北腿,内外两家,各有千秋,不分伯仲。现在还不好说。”瘸腿老人回答。

  “我看好红军连长。他健壮有力,久经沙场,高站桩说明自信心强。在气势上首先就赢了三分。反观这个本地的后生,身体高瘦,力道不全,站桩萎缩,一看就是信心不足嘛。”女儿又说。

  “未必。你可知道内家拳历来有四两拨千斤,借力打力,后发先至的功夫吗?”瘸腿老人似答非答。

  “嗯,爹说的有些道理。”女儿点头。

  在人群里,还有一人在为比武担心。那就是吴飞云了。她那一双长睫毛的大眼睛,无视别人,只是紧紧盯着石林峰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皱。

  她今天本来心情很好。头一回打枪,就表现极佳,心情舒畅。后面石林峰与王进前比射击,以一环之差略逊一筹,虽然不爽,心情也还不坏。可现在是在比拳头,虽然没有大的危险,但拳头如果打在石林峰的身上,却会痛在自己心里。而且,她更担心的是,只知道石林峰从小就跟父亲学练武术。上中学时,也经常一个人出去找什么大师学习武功。可是自己从未见他显山露水过什么,功夫到底如何不得而知。所以这才不免担心,开始紧张起来。

  “好——”围观的群众也一齐叫了起来。

  “王教官,手下留点情。”一个赤卫队员低声自语道。

  “没事,石林峰还真有几下子。”旁边另一个赤卫队员也在自言自语。

  只见王进前左腿猛地向前一踏,身体随之由高桩变成前冲弓箭步。左拳在石林峰面门上虚招一晃,右拳跟来就是一记右勾拳,直击石林峰的左太阳穴。如果击中要害,这可真是致命的一击。

  “哎呀!”吴飞云轻轻一惊,双手捂住了眼睛。

  “轻点!”豆腐西施伸手攥住了父亲的臂膀,也为燕城的后生担起心来。

  别急。高手较技不较力。其实这一拳看上去很凶猛,如果打的是敌人,自无话说。但现在是比武,真要打到对方时,高手自会立即减力,决不会造成对方严重伤害的。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石林峰并不用手去格挡打来之拳,而是身体一闪,就旋到了王进前身体的右侧,用左蝙蝠腿一压,左膝盖在王进前的右膝窝处轻轻一顶。这一连串动作的完成之快,让大家都没看清楚是如何做到的。

  只见王进前右膝盖在地上一点,右脚一蹬,就跳了过去。又迅速回转过身体面对着石林峰站了个平马桩,动作还真是漂亮。

  “好!”一片喝彩声送给了王进前。

  听到“好”的叫声后,吴飞云凤目才开,什么精彩也没看见,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她只是看见二人面对面的站着,却不知是怎么换的方位。原来朝东的现在面西;原来面西的现在朝东了。

  “好!”豆腐西施也为王连长的猛虎跳涧这一跃而欢欣鼓舞,双掌在胸前轻轻地拍着。

  “好是好,就是这后生的动作太快了,我眼花缭乱的也没看清楚。不过,好像胜负已经分出来了吧。”瘸腿老汉自语道。

  “爹,你说什么呀?胜负还没有分出来呢。不过王连长已经占尽了上风。”豆腐西施兴奋地说。

  其实不然,胜负已经分出了。只是看热闹的观众大部分都没有看出来,看出来的观众又舍不得让如此高水平的比武就此结束而已。所以,众人都使劲儿地鼓掌喝彩,扇动再战。

  其实,在王进前的心里已经有了挫败感,只是按约定是要倒地为败。而单膝跪地,可以算败,也可以算未败。这只看比武者自己的认同感如何了。

  王进前心想:“这个石林峰果然不简单,自己刚才是太轻敌了,差一点就大意失了荆州。好在自己反应快,才没有倒在地上,反而赢得了大片喝彩声,说明自己在刚才的一个回合里还是占了上风的。下面可不能再让他了。”

  其实,石林峰刚才用左膝盖轻轻顶了一下王进前的右膝窝,只是借力打力而已。这一击只是比武时的出招,点到为止罢了。要是真的实战对敌,刚才的膝盖就不是压在膝窝处,而应该是直接点击在敌人的右膝盖侧关节处,直接将其膝盖骨击碎或者击断,立刻就能使敌人失去战斗力。

  石林峰用膝盖点击王进前之后,见其右膝盖已经着地,以为对方会认输,自己也就站起身来。可是一见王进前并不认输,而且摆出了再决战的架势,心里顿然钦佩。

  他心想:“红军就是红军。英勇顽强,百折不挠,永不言败。这是自己要好好学习的革命精神啊!”

  石林峰稍一走神,差点就被王进前重新攻来的连环脚打倒。匆忙中,他连着跳起腾挪了两下身体,快速地避过了王进前扫来的两脚。

  原来,王进前一见石林峰站起身来,以为他也犯了轻敌思想,就立即发起攻击。他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十六路弹腿中的连环脚,美其名也叫莲花步。练武的人都常说,手是两扇门,全靠脚打人。说明实战中腿功最厉害。

  王进前看见石林峰连续避过自己的前两步双环脚,就不顾一切地使出了第三环“反身摆莲”。这一招是在左脚扫向对方下三路刚落地的一瞬间,用力踏地弹起全身,同时右脚带动右腿,借左脚前扫时的旋腰之扭力,就如扭紧的弹簧突然放松一样,产生出巨大的反弹力,抬脚疾速用外脚跟部打击敌人的头部。如果被这一招击中,不死即瘫,实为杀招。

  还好,这一招又被石林峰伏身躲过了。不过,这次在王进前使出连环脚时,吴飞云再也没被吓得闭上眼睛。而是用双手捂住嘴巴,瞪大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二人搏斗。

  豆腐西施眼见王进前使出连环脚时,心里又是高兴,又是担心。高兴的是,王进前胜券在握。担心的是,燕城后生性命堪忧。而瘸腿老汉却面无表情。王进前与石林峰的比武结果,究竟是谁赢了呢?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燕江铭》第四十章 长征先锋

叶英平   1年前   2991点

《燕江铭》第三十七章 三战蛇崖

叶英平   1年前   2327点

《燕江铭》第三十八章 桔颂交友

叶英平   1年前   2245点

《燕江铭》第三十九章 威震梨园

叶英平   1年前   2306点

《燕江铭》第三十六章 孪生双英

叶英平   1年前   1847点

《燕江铭》第三十五章 凤凰涅槃

叶英平   1年前   1723点

《燕江铭》第三十四章 兵困罗坊

叶英平   1年前   1692点

《燕江铭》第三十二章 宝山佛光(上)

叶英平   1年前   1909点

《燕江铭》第三十二章 宝山佛光(下)

叶英平   1年前   2116点

《燕江铭》第三十三章 阴枣秘方(上)

叶英平   1年前   2121点
加载更多>>
2017 福建·永安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