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江铭》第二十四章 扩充红军

叶英平  2015/8/21 17:34:31  834点  永安之窗
  (一)

  红七军团接到新任独立红九团政委方方同志从瑞金带来的最新命令后,只休整了几天,就从燕城撤回到江西瑞金,去接受新的重要任务了。独立红九团迅速接替了红七军团的防务。

  在燕城东门的山边街,有一座欧洲建筑风格的天主教堂。在教堂的大厅里,红军刚开设了临时战地医院。这里本来是天主教的礼拜堂和教会医院。红军在征得教会医院的同意后,把解放燕城受伤的红军战士和白军伤员都送到了这里进行治疗。

  突然,大厅里传来“哐当当”一阵铁器落地的声音。接着就听到了一个人在很霸道地叫骂着:“医生,快给我打止痛针。你们想痛死我呀?”一个白军受伤的军官发着火,故意抬手打翻了前来为他换药的小护士手上的治疗盘。只见被打翻的铁盘子、药钳子、碘酒、红药水和棉球洒了一地。

  “你,你怎么能这样呀?”教会医院的年轻小护士委屈地哭了起来。

  白军军官又骂道:“哭什么?老子还没死呢。他妈的,老子在前方打仗受了重伤,你们连麻药都不给用。不给麻药给鸦片也行嘛。可你们什么都不给。是不是把好药都给红军用了。红军是人,难道我就不是人?等老子出了院,看我怎么收拾你们。”这个白军军官不但大发淫威,同时还撺掇着其他几个白军士兵一起闹事。

  “住嘴。你发什么淫威?败军之将还敢横。有本事怎么还当了俘虏?红军就是比你强,人家受的伤比你们重得多,可没一个叫苦的。你看看你们自己的熊样。”一个20几岁的护士长,走过来批评这个白军军官。这位护士长名叫陈素英,中等个子,齐耳短发下有一张明秀的圆脸。一双又大又黑的眼睛给人以朴素大方,端庄清丽的印象。

  白军军官看看红军那边情绪稳定,乐观安静。再看看自己这边的残兵败将们,叫苦连天的窝囊废样子,一下子就象泄了气的皮球软了蛋。但他还是故意挑衅地说:“你们把止痛药都给红军了,他们当然不叫苦了。”

  “哼,简直是胡说八道。你就是鸭子死了嘴还硬。红军把止痛药都给你们用了,他们宁肯自己忍着巨大的痛苦。你真是没有良心。”陈素英气愤地说。她又扶着刚刚围过来的一位红军说:“你看这位红军的钟指导员,子弹打在右肩上卡在了骨头里。在做手术时,他自己忍着巨大的疼痛,却坚持要把麻药留给你用。手术时,他嘴巴里只是咬着一块毛巾。手术中人痛得昏死过去好几次。每次从巨痛中醒来,他的眼睛总是在微笑,总是在鼓励我们把手术做下去。他把嘴里的毛巾都咬烂了,硬是没有喊叫一声。我们为他做手术的医生和护士,都是流着眼泪做完手术的。就连帮他做手术的外国神父都感动地说,他是上帝最勇敢的儿子,没有人能够战胜他!”

  钟指导员自豪地说:“因为我们是红军,是共产党人。”

  “对,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红军。”几个红军重伤员同时自豪地说。

  陈素英也大声说“对!就因为他们是红军。而且红军也是有血有肉、知道痛苦的人。”

  白军军官一见钟指导员,马上就羞愧地低下头不敢再闹了。因为,站在面前的红军指导员,正是被他打伤的红军。而且这位红军被打伤后,还硬是把他抓了俘虏。

  这时,其他那些想跟随白军军官闹事的白军士兵们,听了陈素英的一番话后,都十分敬佩这位红军指导员,都不敢再吵闹了。

  (二)

  红军解放燕城后,很快恢复了社会秩序。并积极动员和帮助各行各业尽快恢复了生产。红军还分粮分物,帮助群众恢复了生活。为了让老百姓更加了解红军,红九团开展了大量的宣传教育工作。

  这天上午,天气晴朗。红九团政治处年仅十八岁的组织干事王直同志,带着几个战士来到山边街的天主教堂院墙边,张贴宣传标语和画宣传漫画。

  王直手拿大画笔,在天主教堂的院墙上面画了《送郎上前线》、《主子与走狗》两幅很形象的漫画。有很多群众都走来围观。还有几位头扎圣女巾,身穿蓝衣裙的教会医院的女护士正好路过,她们也好奇的停下来观看。王直刚画完一幅,围观的群众就发出了一片称赞声。

  “哇,画的真好。”教会医院的黄婵护士和身边的其他护士悄悄地议论着。

  “真是太好了。素英姐,这《送郎上前线》中的那位女士画得可真漂亮。她长得和你很像。”昨天被白军军官气哭的那位名叫秦晓勤的小护士轻声说。

  “我哪比得上呀。”陈素英谦虚地说。

  “红军里的人才还真不少呢。你看这位小红军,年纪这么小,画起画来倒像个大画家。”一位名叫赵敏的护士说。其实她根本不知道王直同志已经是参加红军四年多的“老革命”了。而且已经是连级干部了。

  陈素英说:“是啊。红军里有文化的人真的很多。昨天那位钟指导员又有文化,又坚强勇敢。根本不像原先县政府宣传的那样。说红军是什么长着红头发、红胡子的强盗。”

  “他们就会造谣。你看昨天那个国军上尉,他才像强盗。而且比强盗还坏。”小护士秦晓勤也气愤地说。

  “就是。还是红军好。我要是有个情郎,我肯定也会送他当红军的。”黄婵护士开着玩笑说。

  “那你就赶快找一个嘛。”陈素英说完,自己的脸也红了。

  “护士长,你真坏。那你就帮我介绍一个吧。”黄婵护士一说完,就不好意思地跑进了教堂院子里。但嘴巴还留下了话:“不。还是我自己去当红军吧。”

  她这句话,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在陈素英的心里激起了阵阵涟漪。教会医院的女护士们边说边走,都走进了教堂大院。

  王直画完漫画,收拾好东西,也走进了教堂大院。他向着红九团的临时战地医院的病房走去。

  (三)

  说起红九团年轻的组织干事王直,他个头虽然不高,但像貌英俊儒雅,文化内涵丰富。他自幼喜爱书画,只要拿起毛笔、扫把头、甚至是被火烧过后的树枝木棍也行,抬手就能画得一幅感人的街头漫画。而且紧扣时事,形像生动逼真。他画的宣传漫画,当年曾经受到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政府主席毛主席的赞扬。

  那是在1933年春天,王直才17岁。他经常与其他红军宣传队员一起,走在红军大部队的前面写标语、作宣传,发动群众烧开水迎接红军大部队。

  每到一个地方,他就向当地群众散发油印小报,宣传红军的性质、宗旨、任务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在部队宿营休息时,王直就主动出来教唱红军歌曲,有时还带上纸和笔帮助战士们识字。为了提高宣传效果,他把几个会画画的同志组织起来,成立了漫画组,走到哪儿就画到哪儿。他经常对红军宣传队里的同志们说:“我们动员群众,宣传红军,宣传革命,就要像脚板上绑铜锣,走到哪里,响到哪里!”

  一天,王直用扫帚蘸着浓浓的石灰水,在瑞金街头的青砖墙上画了《送郎上前线》、《主子与走狗》两幅漫画。结果,宣传效果特别好,在瑞金城里引起了很大反响。

  第二天,当毛主席看到这两幅漫画后,就饶有兴趣地打听是谁画的。红一师政治部主任赖玉宏同志,立即把年轻的王直拉到毛主席的面前说:“是他画的。他叫王直,上杭才溪人。是1931年就参加了红军的红小鬼。”

  毛主席听了介绍后,用浓重的湖南湘潭口音说:“好啊!你这个才溪红小鬼,画得不错嘛。我们做宣传工作的,就要像这样多注意搞一些形象化的宣传。让群众一看就懂,让不识字的百姓也能看得懂。这就需要我们多通过艺术形式来进行革命宣传嘛。”

  王直受到毛主席的表扬,有点不好意思地回答说:“报告主席,我画得还不够好。今后我会更加努力的。”

  从此以后,王直同志就把这二幅漫画作为漫画宣传的经典,经常画在红军住过的很多地方,起到了很好地宣传效果。在全国解放后,王直同志画的《送郎上前线》和《主子与走狗》两幅漫画,被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永久收藏。

  (四)

  这天,王真干事身穿一套洗旧的红军服,头戴八角帽,左肩挎着盒子枪,右肩挎着公文包,手里拿着大画笔,兴冲冲地走进了教会医院。他要去探望正在住院的红军伤病员。他刚走进病房,就看见坐在病床上的钟志强指导员在向他招手。

  “王干事、王干事,请到这里来。”钟指导员高兴地热情招乎着。

  “什么事呀,这么高兴?”王直快步走了过去,握着钟指导员的手忙问:“伤好了吗?”

  “伤快好了,放心吧!”接着他在王直的耳边轻声地说:“有位女护士想参加红军。”

  原来,这个教会医院的女护士长陈素英向钟指导员透露了想参加红军的志愿。

  钟指导员说:“她叫陈素英,还是个护士长。在护理红军伤病员时,特别热情周到,认真细致,真把红军当自己的亲兄弟对待。我在与她的交谈中了解道,她在燕城解放后,受到了革命思想的教育和影响,对共产党、对红军逐渐有了新的认识。她看到红军都是穷苦人家出身,官兵之间亲如兄弟,说话和气,纪律严明,勇敢顽强,比国民党军队好得多。刚才,她又在教堂的院墙上看到了你画的《送郎上前线》、《主子与走狗》的漫画,很受教育和启发。一走进来,她就对我说,想要参加红军,不知道红军要不要女的。”钟指导员兴奋地一口气说了许多话。

  “要。太需要了。红军现在最缺少的就是这样有专业技术的同志了。我现在就去向方政委汇报。”王直兴匆匆地回到团部,立即把陈素英要求参加红军的事情向方方政委作了汇报。

  方政委听了很高兴,说:“我们现在最缺的就是医生和修理枪械的技术人员了。有这种人才一定要吸收进来。快,你和政治处黄干事一起去了解一下具体情况。看还有没有别的医生护士也想参加红军,我们都热烈欢迎。”

  “是。”王直和黄干事一起向教会医院走去。

  在医院的一间休息室里,王直和黄干事见到了陈素英。她浑身都洋溢着青春的活力。“听钟指导员说,你想参加红军?”王直亲切地问。

  陈素英还有点拘束地说:“对。你们要我这样的女性参加红军吗?”

  “欢迎,欢迎!”王直高兴地说:“我叫王直,是上杭才溪乡人。因为家里穷,过去常受土豪劣绅的欺负。因此,我15岁就参加了红军,今年18岁了。你能和我们讲讲你的过去吗?我是很想听的。”

  看着面前的红军兄弟这么随和,陈素英也就打消了顾虑,说起了自己的身世。“我从小就失去了父母,是在福州一家孤儿院里长大的。在孤儿院里时,受尽了孤儿院里那些外国嬷嬷和神父们的欺负和虐待。为了摆脱那个魔窟,我在每天繁重的劳动空隙中发奋地读书。终于在14岁那年考进了福州一所护士学校。毕业后,我被派到燕城教会医院当护士。工作几年来,我同情贫苦的穷人,我憎恨压迫百姓的坏蛋,我敬佩像钟指导员和你们这样的红军。”她稍为停顿了一下,又很诚恳地说:“我在护理红军伤员时,知到了红军真正是咱们穷人的队伍。所以,我决心参加红军。”

  王直又问她:“当红军要能吃苦,还要不怕牺牲。你能做到吗?”

  “我已下定了决心,就什么都不怕!”陈素英的那双明净的大眼睛里透出了坚定的目光。接着她又说:“我们医院里还有几个女护士,都是穷苦人家出身的,也要求参加红军。”

  王直高兴地说:“很好,请告诉她们,红军非常欢迎。”他转过头又问一同来的黄干事:“你还有什么要问的?”

  黄干事也高兴地说:“没有了。我只想对护士长说,红军真的非常欢迎你们!”

  王直和黄干事回到团部,把新了解的情况向方政委作了详细报告。方政委很高兴地说:“你们调查的新情况很重要。我们要尽快把这一批医疗专业技术人员吸收进来参加红军。她们可是红军的宝贝啊!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们去办。”

  “是。”王直和黄干事高兴地走了。

  (五)

  王直他们刚走不久,团长吴胜就高兴地走进了团部。吴胜笑着说:“形势发展的真好。燕城人民真是勤劳智慧和善良的人民啊!他们开始不了解红军,以为我们是长着红头发、红胡子的土匪。见了我们都躲躲闪闪的。有一个胆大的陈老大爷,壮着胆走到我面前说,我活够了,你们杀了我吧。说完,他伸手就把我的帽子摘了下来。”

  “老人摘你帽子干啥?”方方好奇地问。

  “是呀,他摘我帽子干啥?我正在纳闷时,老人严肃的脸上一下子又露出了笑容说:原来也是黑头发嘛。我这下才明白,老人是把我们当成国民党宣传的红毛土匪了。”

  方方一听,出了这样的笑话,忍不住和吴胜一同“哈哈”大笑了起来。“那你怎么说?我的‘土匪团长’,哈哈哈……。”方政委好不容易忍住笑,说完又笑了起来。

  “我就说,老大爷,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红军,我们也是普通人,和你们都一样。我们红军是老百姓的队伍,决不会乱杀人、乱抢东西的。我们只杀欺压老百姓的坏人。您老人家就放心吧。”

  方政委问:“那老人家怎么说?”

  吴团长答:“老大爷说:国民党县政府和白军都说红军是红毛土匪,当大官的身上都长着猪毛,红军专门杀人放火抢东西,还共产共阿娘婆。”

  方政委问:“你怎么回答?”

  吴团长答:“我就问:你相信吗?老大爷使劲摇了摇头说:现在不会信了,你们是好人。他们完全是在欺骗老百姓。”

  方政委沉思着说:“看来国民党把红军说成是长着猪毛的土匪,还是造成了很坏的影响啊。我们应该大力加强宣传红军的力度。”

  吴团长说:“对。经过这几天红军的大力宣传,现在情况好多了。红军严格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是好人,是老百姓的队伍,燕城的老百姓已经开始接受我们了。大街上的店铺都已经正常开业了。红军去买东西,许多百姓都不肯收钱。很多人还主动请帮助他们打扫卫生、挑水劈柴的红军战士到家里去吃饭。最可喜的是,燕城的子弟们积极要求参加红军的热情非常高涨。”

  方政委说:“好啊!不过一定要严格要求部队,认真执行好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还要向群众解释红军是买卖公平的,拿东西是一定要付钱的。并且还要进一步强调,不许随便进入老百姓家。我已经命令政治处组织了纪律检查队,认真检查红军进驻燕城以后的群众纪律。”

  吴团长说:“我同意。这可是个原则问题。”

  方政委说:“是的。在做好革命宣传教育工作上,组织干事王直同志可是做了大量的工作的。他的那幅《送郎上前线》的宣传画影响很大。现在燕城的扩红工作开展得很顺利,群众送郎参军的热情十分高涨。”

  吴团长说:“对。他可是军中小秀才呀!”

  “是啊。我们在燕城能有今天的好局面,这里面可是有他的很大功劳啊。”方政委稍停后接着说:“他负责的三项工作都完成得很好。第一,宣传红军,张贴布告,组织恢复城市生活秩序,挨家挨户动员工商业开工开店,照常营业。在重要的地方,都有红军战士站岗放哨,维持社会安全秩序。第二,筹粮筹款,没收地主恶霸和官僚资本家的财物,开仓分粮,救济城市贫民。这期间,还筹款3万多元,筹粮300多石。还有棉布100多匹,可供红军做夏季军服。第三,扩大了红军专业技术人员队伍,吸收了不少医疗人员和技术工人参加红军。”

  “是啊。这个王直还真是有心人。他招收的这些专业技术人才,一下就提高了我们团的整体文化素质。他比我们不少的干部更有远见。不像个别人还看不起有文化的专业技术人才,鼠目寸光,总把自己当成只会逞匹夫之勇的武夫了。”团长吴胜说。

  方政委:“说的对。这可是我们内部最要不得的军阀意识。”

  吴团长:“充分发挥专业人员的作用,其实这是一个很大的战斗力。就说王直带来的那个会修理枪械的工人陈杵才吧。他一出手就修好了这次缴获的两门被打坏的火炮。这给红军增强了多大的战斗力啊。粟裕参谋长说,两门火炮顶得上一个团的战斗力,是金不换的宝贝。粟裕参谋长高兴的不得了,还专门打电话来表扬王直呢。”

  “是啊。王直完成的这三件大事,深入民心,作用很大,为我们即将成立的燕城革命委员会新政权,打下了良好的基础。王直虽然年轻,但办事认真老练,实事求是。就像我在上杭才溪乡工作时,经常听到农民们夸赞的一句话,叫脚板上绑铜锣,走到哪里,响到哪里!”方方政委说。

  “我同意。王直一定能够在红色政权里挑起更大的革命重担。”吴胜团长说。

  方方政委说:“对。在燕城革命委员会的组成名单中,王直将担任办公室主任。”

  燕城革命委员会即将成立,山边街教会医院的修女护士们会参加红军吗?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燕江铭》第四十章 长征先锋

叶英平   1年前   3342点

《燕江铭》第三十七章 三战蛇崖

叶英平   1年前   2438点

《燕江铭》第三十八章 桔颂交友

叶英平   1年前   2331点

《燕江铭》第三十九章 威震梨园

叶英平   1年前   2405点

《燕江铭》第三十六章 孪生双英

叶英平   1年前   1909点

《燕江铭》第三十五章 凤凰涅槃

叶英平   1年前   1805点

《燕江铭》第三十四章 兵困罗坊

叶英平   1年前   1774点

《燕江铭》第三十二章 宝山佛光(上)

叶英平   1年前   1965点

《燕江铭》第三十二章 宝山佛光(下)

叶英平   1年前   2192点

《燕江铭》第三十三章 阴枣秘方(上)

叶英平   1年前   2206点
加载更多>>
2017 福建·永安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