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江铭》第二十五章 贡银迷解

叶英平  2015/8/23 15:35:59  929点  永安之窗
  (一)

  燕城解放后红九团在国民党县政府门口前的广场上,召开了上千人的群众公审大会。会上,刚刚接任红九团政委的方方同志宣布说:“燕城的父老乡亲们,共产党是无产阶级政党。是领导我们穷人翻身得解放的组织。共产党领导的红军,是我们穷人自己的军队。红军解放燕城,就是要让老百姓过上没有剥削压迫的好日子。下面我宣布:把三个欺压百姓、罪大恶极的反革命头目,游街示众,执行枪决!”

  公审大会后,国民党县长林家木、国民党军一一九团团长周放武、县保安团副团长赖以全这三个恶贯满盈的大坏蛋,被游街示众后执行了枪决。参加公审大会的广大群众无不拍手称快。

  这天晚上,已经仔细观察红军行动许多天的神秘瘸腿老人和女儿豆腐西施,突然悄悄地来到了红九团团部。红军卫兵把他们领进团部时,正好遇到红九团团长吴胜和赤卫队长石林峰。

  “老大爷,你们找谁?”石林峰问。

  “我们找一个红军的大官。”老人说。

  “我们红军官兵都一样。这里我负责,你有什么事可以对我说吗?请坐。”吴胜团长一边和气地说着,一边给老人和他女儿各倒了一杯茶说:“别着急,先喝点水再慢慢说。”

  “老大爷,这是我们红九团的吴团长,他是这里当家的。”石林峰说者无心,老人听者有意。一听到“当家的”三个字,瘸腿老人浑身就轻微的颤抖了一下。眼睛里也突然闪烁起不容易被人看见的光芒。但也只是一闪而过,很快就熄灭了。

  老人喝了一口茶说:“自从红军到贡川那天起,我就一直跟着红军来到了燕城。二十多天了,我和女儿一直在仔细观察红军的一言一行。我们觉得红军是老百姓的队伍,是好人。那天早上在贡川,你们红军的一个大官(指粟裕参谋长),吃了我几碗烫嘴豆腐,就给了我一个银元。他态度和气,一点不占老百姓的便宜。现在,我是来归还这个银元的。”瘸腿老人慢慢说完,从怀里掏出一块红布包,并认真地打开红布,拿起粟裕参谋长给的那一枚银元,双手递给吴胜。

  吴胜团长问:“老人家,您说的那个红军大官,长得什么样?”

  瘸腿老人说:“那位红军大官中等个头,瘦瘦的脸,两只眼睛特别有神。讲话是湖南口音。年纪不会超过三十岁。红军士兵好像都叫他参什么长的?”

  女儿豆腐西施说:“我想起来了。王连长总是叫他参谋长。”

  吴团长说:“听您这么说,这个人好像是我们的粟裕参谋长。大爷,我们红军有规定,买卖公平。只要吃了你的东西,不论是谁,都是一定要付钱的。银元您就收下吧。”

  老人又问:“那你们这个红军,与粟裕参谋长的红军是一样的吗?”

  吴团长说:“当然一样。我们都是共产党领导的红军,都是老百姓的队伍,都是专打国民党反动派和欺压穷人的坏蛋,都是为天下所有的老百姓报仇的。这是我们的共同责任。”

  瘸腿老人问:“那保安团的李聚财你们打不打?”

  “打。当然打。这次红军打贡川,因为地形不熟悉才让他跑掉了。不然的话,就一定会把他和今天枪毙的那三个大坏蛋一起都枪毙掉的。”

  瘸腿老人说:“你们能答应我一个请求吗?”

  吴团长说:“您说吧,什么请求?”

  瘸腿老人说:“请你们一定要帮我灭掉李聚财,帮我报杀妻之仇!”

  吴团长坚决地说:“行。我们红军向你保证,一定帮你报这个深仇大恨。”

  石林峰也说:“对。我也向你保证,一定帮你报仇。这也是帮我爷爷和父母报仇。”

  “你爷爷是……?”老人看着石林峰似曾相识地问。

  石林峰说:“我爷爷是苏一方。过去在贡川行医。是被李聚财逼走的。”

  瘸腿老人说:“哦,原来你是苏老先生的孙子。你爷爷曾经救过我的命,是我的大恩人呀。他现在在哪里?”

  石林峰说:“红军解放燕城时,我爷爷和我父母都在帮助红军治病。现在回洪田去了。”

  瘸腿老人说:“可惜错过了。有机会我一定登门拜访,当面感谢他的救命大恩。”

  “您是?”石林峰问。

  “哦,你就说邓瘸腿想见他就是了。这是我的女儿,叫邓思林。”老人见石林峰问,就简单地扯开说。

  “我认识你,你叫石林峰。那天在操场上我看见你和王连长比武。我爹一直夸你武艺高强呢。”邓思林笑着说。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石林峰不解地问。

  邓思林说:“我听王连长说的。他就是陪红军大官到我家店里吃烫嘴豆腐的那个红军连长。”

  石林峰说:“哎呀,原来你就是贡川的豆腐西施呀!姐姐真漂亮。”

  “快别说。羞死人了。”邓思林一下就羞红了脸,忙制止说。

  吴胜说:“原来你们都是同乡人啊。”

  邓大爷说:“这下我可真的放心了。”

  “爹,您早就该放心了。快把秘密说出来吧。”邓思林催促着。

  “我听朋友说过,在百丈崖的一个山洞里,藏着五万块银元。”老人不动声色地说。

  “大爷,您说的是真的?”吴胜团长吃惊地问。

  “吴团长,你看我像是欺骗红军的人吗?”老人说。

  “不不不。我是说五万银元,那可是一大笔巨款呀!”

  邓大爷说:“所以我才告诉红军的嘛!”

  “那好吧。怎么才能找到那五万银元?”吴胜还是将信将疑。

  “听好了:百丈崖顶指路松,伸手指向小树丛。寻常猎人找不见,秋千荡进野猪洞。”老人说出了四句密语。

  “这是什么地方?”吴胜团长摸不着头脑,转头看着石林峰。而石林峰也正在默想那四句密诀,没有言语。

  邓思林不耐烦地说:“爸,这是什么地方,别跟红军打哑谜了。您说明白点。”

  “这不是哑谜。就是藏宝地点。其实我也说不清楚。到了那个地方,有缘者就能找到。不过山路险峻,我行动不方便,肯定是去不了的。”

  邓思林着急地说:“那怎么办?”

  石林峰胸有成竹地说:“没关系。按邓大爷说的口诀,我相信到了百丈崖就能找到。”

  吴胜说:“那好,我们明天就去找。”

  邓大爷满意地点点头说:“明天你们去找银元。我和女儿还有其他事情要做。找到找不到,都与我无关了。”说完,邓大爷在女儿邓思林的搀扶下消失在黑夜里了。

  (二)

  父女二人回到家里。女儿邓思林问起父亲的往事来:“爹,您刚才说苏老中医救命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邓大爷说:“这是你爹我最不愿提起的一段往事了。既然女儿今天问起,那我就告诉你吧。那是二十三年前发生在断魂崖上的事情。当时,我被李聚财带领大刀会的团丁逼到断魂崖绝壁上后,被敌人开枪打成了重伤,已经无法再夺路逃生了。我面对身边因为自己所犯的错误而全都阵亡的几个心腹兄弟,万念具灰。就坐在地上,闭上眼睛,举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想一死了之。忽然,我的眼前浮现出了你母亲抱着你朝我走来的身影。我犹豫了,没有立刻开枪。”

  邓思林问:“妈妈抱着我,我当时有多大?”

  邓大爷说:“记得当年你才只有一岁。你妈给你取名叫笑笑。我接着说吧。当时,我刚要开枪,就听到一个大刀会的团丁喊道:李镇长,邓九没死。李聚财大叫着:打死他,快开枪,快开枪。我听到大刀会团丁和李聚财的喊叫声一惊。睁开眼睛,掉转枪口就朝着冲上来的大刀会团丁打了几枪。又急忙拖着一条断腿,手脚并用地爬到断魂崖边,向下一倾身子,就滚下了断魂崖。不知过了多久。当我从昏迷中慢慢苏醒时,已经是下半夜了。我感到自己的眼睛被什么东西糊住了睁不开。想用手去摸,却感到手像是被绳子捆绑住了一样。我只好在地上滚动了几下,绑在身上像绳子的东西松开了。我就抽出手来,用手摸自己的眼睛。刚一触到眼皮,就被一阵聚烈地疼痛弹开了手。我痛得躺在地上直喘粗气,休息了好一阵子。我又抬起手,慢慢地摸到脸上,感觉嘴巴怎么像是跑到了额头上去了。原来,从我的额头上到脸颊上,不知被什么东西划破了一条五寸多长的大口子。”

  邓思林急问:“就是爹现在脸上的这条伤疤吗?这么长。要是爹的脸上没有这条伤疤,那爹爹就一定是个英俊的男子汉。真可惜啊!”

  邓大爷说:“不可惜。还应该感谢这条大伤疤。要不然,李聚财一定会认出我来。我也活不到今天的。当时,这条口子裂开来就像张开的嘴巴。我痛得不时地停下来大口喘着气。我再次轻轻地用手分开被血浆粘连的上下眼皮,终于隐约看见了自己正躺在一个山崖壁下,身上缠绕着一团藤萝,四周一片漆黑。我想坐起身子来,去除掉身上的藤萝。可是刚一动腿,就听到咔咔地骨头折断声。一阵更大的巨痛,立刻就让爹再次昏迷过去了。”

  邓思林急忙问:“后来呢?”

  邓大爷说:“当我再次从昏迷中醒来时,却发现自己已经被人背在背上了。背我的人就是石林峰的父亲石大木。救我命的人就是石林峰的爷爷苏老中医。”

  邓思林问:“他们一家人怎么不同姓?”

  邓大爷说:“我也不清楚。可能是招的上门女婿吧。我们这里有一些这样的事情,要是女方家没有儿子,就会花钱招上门女婿。如果是生了两个儿子,大的就跟女方家姓。小的才能跟男方家姓。”

  邓思林:“还有这种事情。那么请爹放心,我也给您招个女婿上门,生个孙子也姓邓。”

  邓大爷:“好哇。还是女儿孝顺。其实,你在爹的心中,比儿子更重要。当年要不是为了养活你,要不是为了给你母亲报仇,我早就陪你妈去黄泉了。绝不会像现在这样苟且偷生的。”说到这里,他的眼睛已经浸满了热泪。

  邓思林:“爹,别伤心。您教了我一身的本事,咱家的仇就由女儿我来报吧。”

  邓大爷:“不行。我看准了,报仇的事就交给红军吧。你应该好好生活。爹看见你,就像看到了当年你妈的样子。所以你的名字叫邓思林。”

  邓思林:“女儿知道了。爹是日夜都在思念着母亲的。一个女人能有您这样的丈夫,她就值了。”

  邓大爷:“不许胡说。要记住,咱家的大仇还没报,爹对你讲的这些事,绝不准向外人透露一丁点。”

  邓思林:“女儿记住了。”

  (三)

  第二天,吴胜团长带着石林峰和侦察排30多人,骑马来到桃源洞。一行人都下马后,再徒步攀过崎岖的登山小路,才来到百丈崖下。

  “团长,你看前面就是百丈崖,崖壁顶端果然有一棵粗壮的松树。”石林峰手指崖顶说。

  “嗯,老人所言不假。密诀头二句说的是百丈崖顶指路松,伸手指向小树丛。小树丛……张排长,带上侦察排到那片树林里去仔细找找看,发现山洞立刻回来报告。”吴胜团长沉思片刻后大声命令道。

  “是。”张排长带着比猎人还精明的侦察兵们,迅速钻进山崖旁边的一片树林里去找山洞了。

  一个钟头后,张排长回来报告说:“团长,树林里没有山洞。”

  吴团长说:“不可能。再去仔细找一遍。”

  “是。”张排长又去找了。

  吴胜团长说:“应该不会错的。石林峰你看,第一句说的是百丈崖顶指路松,指路松就在山顶吧。”

  “是的。”石林峰盯着崖顶的松树说。

  吴胜团长又说:“第二句是伸手指向小树丛,对吧。”

  “没错。松树的那根最长的大树枝就像指路的手,指着那片树林。”石林峰回答。

  “那侦察排为什么找不到山洞呢?第三句是说寻常猎人找不见。寻常猎人找不见,寻常猎人找不见。对!这就是说在树林里根本就找不见山洞。”吴胜一拍脑袋,恍然大悟。

  “报告团长,还是找不到。”侦察排长又回来报告。

  吴胜说:“不用找了。把侦察排带回来。”

  “是。”张排长又跑走了。

  “既然树林里找不到,那又会在哪里呢?这第四句是秋千荡进野猪洞。这个野猪洞在哪里?在、哪、里?秋千又要往哪里荡呢?”吴胜自言自语说。百思不得其解。吴胜急得一把从头上把帽子抓了下来说:“咳,猜这个哑谜,真比指挥打仗还难。”

  “团长,其实你已经猜得八九不离十了。”石林峰说。

  “怎么讲?”吴胜问。

  石林峰说:“开始我也很迷惑不解。后来顺着你的思路仔细盯住崖壁看,才发现了谜底。”

  吴胜说:“快说,快说。”

  石林峰说:“关键是第二句:伸手指向小树丛的小字。”

  吴胜问:“为什么?”

  “首长请看,崖壁顶上的松树伸手好像是指那片我们找过的树林。但是,仔细分析后你就会发现,其实它指的是长在半崖壁上那长长的一丛小灌木树。”石林峰用手指着那一片小灌木丛说。

  吴胜团长说:“对,听你这么一分析,应该是指那里。我先前没仔细推敲,就认定是那片大树林,派战士们白找了半天。这要是指挥打仗啊,真不知道要白白牺牲多少战士的生命。这真是官僚主义害死人啊!不过,那小树丛后面会有山洞吗?”

  石林峰说:“应该会有的。我曾经听我父亲说过,他在年轻时,有一次就看见一只母野猪,带着一群小野猪在百丈崖的半壁上跑,跑着跑着就钻进小灌木丛不见了。我想应该就是在那里了。”

  吴胜问:“那我们怎么上去找那个野猪洞呢?那里可是几十米高的悬崖峭壁呀!”

  石林峰说:“就按第四句说的秋千荡进野猪洞。”

  吴胜:“如何荡?”

  石林峰:“用绳子绑在崖壁顶上的大松树上,人从上面下到一半后,再用荡秋千的方法,荡过去。”

  吴胜:“你行吗?”

  石林峰:“让我试试。”

  吴胜:“太危险了。”

  石林峰:“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吴胜:“那好。如果不行,再想别的办法。不许蛮干!”

  “是。”石林峰坚定地说。

  “张排长,带五个人跟石林峰去,把绳子都带上,要确保石林峰的安全!”吴胜命令到。

  “是。”张排长带上五个战士,跟着石林峰从百丈崖的后山爬上了崖顶。

  只见石林峰肩上斜背着一圈绳索,一个人顺着绑在崖顶那棵大松树上的绳索,慢慢下到崖壁的半腰处。然后先预备的荡了几下,找到感觉后,突然双脚用力蹬踏崖壁,一个“猿猴荡秋千”,猛的一下就飞荡到了七八米远的小树丛里落定,然后就不见了。

  石林峰这一荡,把吴胜团长和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得心惊肉跳!

  “小心。”在场的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轻轻喊出了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然后就是更加纠心地等待。

  “团长——,找到了。”过了好一阵子时间,石林峰从小树丛里钻出头来向下喊到。

  “什么?你说什么?”吴胜昂着头大声问。

  “我说找、到、啦——”石林峰拉长声音大声回答。

  “再说一遍,找到了什么?”吴胜喊。

  “银元找到啦!——”石林峰喊。

  “好——听到啦——。”吴胜团长立即高兴地对身边的战士们说:“快快快,准备接银元。”

  第一箱银元吊下来了,第二箱银元吊下来了,第三箱银元吊下来了……一共吊下来了五十箱,每箱里装着一千个银元,总共是整整五万块银元。团长吴胜和所有的战士都像孩子似的高兴地跳了起来。这简直就是一座银山啊!

  “百丈崖顶指路松,伸手指向小树丛。寻常猎人找不见,秋千荡进野猪洞。”石林峰破解了邓大爷的密诀后,红军终于取回了二十三年前失踪的那十万贡银中的五万元银元。

  这五万银元取回后,被运到了瑞金中央苏区,为红军增加了一大笔军费,受到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政府和毛主席的表扬。红九团是怎样把这一大批银元送到瑞金去的呢?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燕江铭》第四十章 长征先锋

叶英平   1年前   3342点

《燕江铭》第三十七章 三战蛇崖

叶英平   1年前   2438点

《燕江铭》第三十八章 桔颂交友

叶英平   1年前   2331点

《燕江铭》第三十九章 威震梨园

叶英平   1年前   2405点

《燕江铭》第三十六章 孪生双英

叶英平   1年前   1909点

《燕江铭》第三十五章 凤凰涅槃

叶英平   1年前   1805点

《燕江铭》第三十四章 兵困罗坊

叶英平   1年前   1774点

《燕江铭》第三十二章 宝山佛光(上)

叶英平   1年前   1965点

《燕江铭》第三十二章 宝山佛光(下)

叶英平   1年前   2192点

《燕江铭》第三十三章 阴枣秘方(上)

叶英平   1年前   2206点
加载更多>>
2017 福建·永安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