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江铭》第二十六章 一战蛇崖(上)

叶英平  2015/8/24 16:14:14  800点  永安之窗
  (一)

  红军夺取燕城后,筹集了大量的军用物资和现金,需要尽快运往中央苏区。红七军团在撤出燕城后,途中经过安沙乡时,暂时留下了一部分红军驻防,以保护燕城通往中央苏区的交通运输线。

  燕城解放后,红九团的兵力增加到了1500多人,武器装备也得到了加强。把缴获的二挺重机枪和全团原来仅有的三挺轻机枪集中起来,成立了直属团部指挥的机枪连。这就大大加强了全团进攻和防御的机动火力。红七军团留下的200支快步枪,20支驳壳枪,7支冲锋枪和3万发子弹,也使全团的轻武器得到了更新。

  一天下午,团长吴胜把石林峰叫到办公室说:“石林峰,团里认真研究过了,决定从这次经过军事培训的1000多名赤卫队员中,挑选出50名枪法好、武功高强的赤卫队员组成一支特别行动队,编入我们独立第九团,并配备刚在燕城缴获的30支快步枪,20支驳壳枪,7支冲锋枪。这可是我们全团最好的武器了。另外,考虑到你们的任务特殊性,还给你们每人配一把腿插子(匕首)和一把大刀,可能经常会用得着的。这支特别行动队,就由你来担任队长,怎么样?”

  “太好了!能参加红军,这是我早就有的梦想了。不过,让我担任队长,不知行不行?”石林峰谦虚地说。

  吴团长:“你能行的。从红军开始攻打燕城那天以来,你的突出表现,就说明你一定能行。粟参谋长都夸奖你是个很会动脑筋的指挥员,要把你带走呢。我今天就先来了个‘近水楼台先得月’了。”

  石林峰:“可是我还没有战斗经验。”

  吴团长:“谁也不是天生就会打仗的。我们红军就是要在在战争中学习战争嘛。你有文化,又是共产党员,这些很重要,已经具备了当好红军指挥员的基本条件。而且,那天你发明了弹射手雷的方法,效果很好,还炸死了城墙上的十几个敌人,粟参谋长不就是让你当指挥员了嘛。”

  石林峰:“那好巴,我就先试试看。干不好,你就撤了我。只要能让我当红军打敌人就行。”他愉快地接受了任命。

  吴团长:“不过,现在我要交给你们别动队一个任务,这是对你的第一次考验。”

  石林峰:“什么任务?”

  吴团长:“现在城里堆放着很多中央苏区急需的物资,还有那五万个银元,都需要立即运出去。你们别动队本地人多,对这一带地形熟悉。团里决定派你们把这些物资都运到安沙去,交给红七军团留守在安沙的特务营后,你们别动队就算完成任务了。他们会把东西运往中央苏区去的。”

  石林峰:“行。什么时候出发?”

  吴团长:“明天五更前就出发。不过路上要多加小心。这一路上有不少地主的武装,特别是大恶霸华仰侨的童子军和大刀会,要特别防备他们抢劫这批重要物资。如果与他们相遇作战,要尽快撤离,千万不要纠缠,以免东西被他们抢去。这次押运行动,团里再给你们配备一挺轻机枪,火力上还是比较强的。”

  石林峰坚定地说。“是。保证完成任务。”

  吴团长:“别动队的其他人都已经在团部警卫连集合待命了,你这个队长也该和大家见见个面。跟我来。”吴胜带着石林峰来到别动队的住处,与50个新战士见了面。他说:“同志们,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团里新任命的别动队队长石林峰同志。”

  “团长,他是洪田来的,我们在培训大队时就认识了。”一个别动队员说着。

  “对,我们都认识他。他枪打得准,武功高强。”其他队员也说。

  石林峰一看,大部分人都熟悉,就很高兴地与大家亲热地打着招呼。

  一个战士问:“团长,武器和子弹都有了,什么时候发军装啊?”

  “是啊,团长。快给我们发军装吧。只有穿了军装,那才威风,才像红军战士嘛。”战士们都围过来说。

  吴胜笑着说:“想穿军装,这是好事啊,以后有时间让你们穿。不过你们是红军的特别行动队,眼下要去完成一项光荣任务,暂时还不能穿军装的。”

  “为什么呀?”一个战士问。

  “不穿军装,这像什么红军?”又一个战士说。

  “这个问题,那就让你们的队长来回答吧。”吴胜有意考试一下石林峰。

  石林峰说:“我想,团长既然叫我们是特别行动队,那我们要干的就是特别的事情。既然干的是特别的事,当然身上穿的就是与红军军装不一样的衣服了。这样行动起来才方便嘛,不会暴露自己的红军身份,引起敌人的怀疑。我说的对吗?团长。”

  吴胜:“对。你们别动队因为任务特别,今后就是要以穿普通百姓的衣服为主,有时可能还要穿地主的衣服,商人的衣服,甚至还要穿上白匪军的衣服。但是,你们要时刻牢记住,不论你们身上穿的是什么样的衣服,你们的心永远都是红军。”

  “嘿,听团长说的还真有些神秘刺激啊!”一个战士说。

  “好。团长说得对。”另一个战士说。

  “知道了。我们一定听团长的。”战士们明确了自己即将肩负的特别重任后,都非常愉快地接受了现实。

  石林峰说:“团长,我还有点别的事,要去办。”

  吴胜:“你先去吧。我也要回团部了。”

  石林峰从团部警卫连出来后,向西门走去。他一路来到洪田村送粮队,找到了吴飞云。石林峰站在屋子的门外招手说:“飞云,这边来。我有事说。”

  “哎,林峰。”吴飞云高兴地走过来说:“这几天送粮送军鞋忙得不可开交,也没时间去看你,生我的气了吧?”

  石林峰:“不。我知道你忙。我也没空来看你嘛。只要咱俩心里想着就好。”

  “对。我有好多话要和你说。白天没时间见面,晚上就特别想你。我只好对着月亮说:月亮老人,快把我的思念告诉林峰哥吧,我现在多想让他抱抱我啊!”吴飞云借机会表白着。

  “来,我抱抱你!”石林峰见没人看见,就一下子把吴飞云揽入怀里。

  吴飞云浑身酥软,柔若无骨地把头靠在石林峰高大的胸脯上,轻轻说道:“太好了。我真想就这样幸福地永远靠住你。再把我抱紧点。”

  “我爷爷怎么样了?”

  “他老人家身体很好。”

  “我父母呢?”

  “也好。”

  “你爹呢?”

  “还是那样。”

  “飞云,有件事我要告诉你。”

  “什么事?我在听。”

  “我今天正式参加红军了。”

  “真的啊?红军要我吗?我跟你一起去!”吴飞云猛地抬起头,惊喜地说。

  “红军会要的。不过你现在的工作也很重要,等过一段时间再说吧。”

  “那你一定帮我找吴团长和方政委说说。”

  “好的。还有,吴团长让我当红军别动队队长。”

  “什么叫别动队?不让动还叫什么红军,还怎么打敌人?”吴飞云急切地说。

  “你急什么。别动队就是执行特别任务的红军队伍,不是不让动。”石林峰解释道。

  “哦,我还以为是不让你参加红军行动呢。”

  “我明天一早就要带着别动队去执行一项特别任务了。要离开燕城两天。”

  “那我们又要见不到面了。”

  “走,我请你吃饭去。”

  “好。我去交待一下就来。”吴飞云走回去交待完一些事情后,就和石林峰一起在桔红色的夕阳余辉中向西门走去。

  (二)

  二人手拉手的来到西门前。“林峰哥,你看那有一家新开的小饭店。”吴飞云指着前面大榕树下的一家小店说。

  “好,就去那里吧。”石林峰说。

  二人走到小店前,看到小店的招牌上写着“豆腐西施美食店”。”吴飞云笑着说:“嘿,这招牌写得名头倒是很响亮的嘛。

  石林峰刚要说话,就听到了小店里面传来邓思林亲切地招乎声:“石林峰,你们来了。快请进。”邓思林的脸像白芙蓉一样透出一抹红润,微笑着把二人请进了里面的小单间。

  石林峰问:“思林姐,这是你开的店?”

  邓思林:“对。我和父亲刚盘下的。只是换了个新招牌。”

  石林峰:“这地方真不错。生意还好吧?”

  邓思林:“刚开张,还说不上好。”

  “哇,好香啊。林峰哥,我已经饿的前肚皮都贴着后脊梁了。”吴飞云见石林峰光顾着和漂亮的女老板搭讪,把自己晾在了一边,就夸张地故意说着。

  “林峰弟弟,这位是弟妹吧,长得真美。快请坐,我这就给你俩儿上菜。”邓思林说完就去后厨端菜了。

  “她是谁?你怎么认识?”吴飞云很好奇。

  石林峰:“我一说你就会知道了。她叫邓思林。”

  “不知道。”吴飞云淡淡地摇头。

  石林峰:“她就是贡川的豆腐西施,知道吗?”

  吴飞云有些不爽地说:“哦,知道,知道。就是她呀。名不虚传嘛,真是个大美人。快说,你怎么会认识她?”

  石林峰压低声音说:“前几天在吴胜团长那里认识的。她真了不起,劝她父亲告诉了红军一个埋藏五万银元的秘密。我明天就是要去把这一大堆钱运送给中央苏区。”他悄悄地告诉吴飞云。

  “哦,那件事我听说了,原来就是她呀。这真是太了不起了。我刚才还有点讨厌她那生意人的样子呢。”吴飞云肃然起敬地说。

  “来啦——,让二位久等了。先尝尝我煮的烫嘴豆腐,别的菜马上就好。”邓思林推门进来一边说着,一边从托盘上端出两碗烫嘴豆腐摆在桌子上。

  “思林姐,我们还没点菜呢,你怎么就知道我们要吃什么?”石林峰问。

  “放心吧。今天我请客,我会安排的。”邓思林说。

  “思林姐,这多不好意思。刚才我还有点误会你呢。”吴飞云歉疚地说。

  “好妹妹,你这样说就见外了。你们可都是要干大事的人啊。不像我,就是个整天围着锅台转的女人。好了好了,我们现在就算一家人了,好吗?”邓思林宽容地说。

  “好。那我就认你作亲姐姐了。姐姐好!”吴飞云站起身向邓思林鞠了一躬。

  “哎——。那我就高攀了。你们先吃吧,我一会儿就来。”邓思林高兴地走了出去。

  “快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石林峰说。

  “为什么?”

  “凉了会有腥气味。不然怎么叫烫嘴豆腐呢。”

  “哦,原来如此。”吴飞云连忙低头吃了起来。

  吃完一抹嘴说:“好吃。比我在其它店子吃过的豆腐汤都好吃。林峰哥,干脆再来一碗,别的都不用吃了吧。”

  “那可不行。我这里好吃的菜多着呢。”邓思林端着几盘菜进来说。

  “姐姐,告诉我,你做的烫嘴豆腐为什么比别人做的好吃?”吴飞云问。

  “好。现在我们一家人先干了这杯贡酒再说。”邓思林建议。

  “好,干!”吴飞云和石林峰一同说完都干了。

  “姐姐现在可以说了吧。”吴飞云急着想知道。

  “好吧,现在我说。”邓思林一边斟酒,一边说道:“说起这烫嘴豆腐,其实做法很简单。就是将大块水豆腐,放在大铁锅里,加半锅井水和适量的咸盐,加目鱼干、蛏干和海带调出海鲜味,加猪脚和扇子骨调出肉香味,加生姜、八角去除腥臊味,如果再加几个黄椒,就更能让豆腐入味了。再用炭火慢煨二个时辰以上,把豆腐煮成蜂窝状,而且白白嫩嫩的,色香味具全。这可是最耗火候的,功到自然就成了。一般说来,水豆腐清淡,最难入味。用其它方法做来吃,总是佐料咸,豆腐淡的。而这种用大铁锅煨出来的豆腐,才会有无比诱人的鲜嫩香味。这种鲜嫩香味能让人忘乎所以,必然就会心急吃豆腐,心急吃豆腐就会被烫嘴巴的,不过吃的人就是被烫了嘴巴也不愿放弃。所以才叫烫嘴豆腐嘛。”

  “啊,原来如此!”吴飞云恍然大悟。

  (三)

  第二天一早五更天。红九团组织的一支车马运输队,就在晨雾中悄悄地出了西门。车上装着缴获的大量物资和筹集的几万银元。三十几辆马车出了西门后,向着洪田与安沙方向走去。红九团派了一个连的战士护送,并加派了特别行动队沿途保护。

  出发时,吴胜团长和新政委方方都来关照。只见石林峰腰扎一根牛皮带,左右各斜挂一把盒子枪,背上插了一把红绫大刀,显得精明强干。

  “石林峰,你的人都安排好了?”吴胜问。

  “报告,按照昨天晚上您的指示,别动队已经在三更和四更时,先后派出了二个侦察组沿途进行安全搜索。第三组由我亲自带领,随车队行进,前后接应,以防不测。”石林峰回答。

  “好。一路上要确保万无一失。”吴胜又对身边红军连的钟志强指导员说:“这次行动由你总负责。不过在路上要多听取石队长的意见,这一带的情况他更熟悉。”

  “是。”钟指导员说。

  “你的肩伤怎么样?不会影响这次行动吧?”方方关心地问。

  “好得差不多了。没问题。”钟指导员说。

  “你们别动队的任务很重,一路上要前后照应,来回奔跑,非常辛苦。要多多鼓励这些刚参加红军的新战士,要不怕艰苦,勇敢战斗,为永安的父老乡亲们争光。你肩上的担子可不轻啊。”方方对石林峰说。

  “是。我们保证完成任务!”石林峰坚决地说。

  “去吧。”方方说。

  石林峰转身上马,带着别动队的二十几个队员,个个背后都插了一把红绫大刀,骑着马向前小跑而去。

  (四)

  燕城解放后,县城附近的国民党正规军的力量暂时还不强。但是,反动地主武装却有二、三千人,分布在各乡各村。小股的几十人,大股的有几百人。这些反动武装,主要是以民团、大刀会、童子军的形式组成。一般使用长茅和大刀作为战斗武器,但也有少量的枪支。他们的武器虽然落后,组织结构也很松散,但是迷信色彩浓厚,有的反动气焰还很猖獗。

  特别是在姑田和洪田一带,山高林密,地区偏僻,反动恶霸华仰侨带领的大刀会和童子军更加嚣张。他们经常进攻红军和杀害农村共产党员与农民协会的村干部,给革命造成了不小的损失。

  山区里太阳升起的比较晚,如果有雾,那就要等到上午九点多钟才会见到阳光。时值春末夏初的季节,群山里开满了各种各样的野花:赤、橙、黄、绿、青、蓝、紫都有;大、小、长、短、伞、聚、奇具全。不过,这个时节开得最旺盛的花,还是成片的映山红(杜鹃花)、长长的百合花、聚生的金银花和奇异的雷公杖花。

  眼下已经可以雾里看花了。阳光正穿过渐渐散开的迷雾,照射在山路边的野花上,显得绚丽多彩。不过,红九团的马车运输队却无心观看山景,而是一路紧紧相连,在蜿蜒的山路上驱行。山路崎岖,马车队行走的不快。从早上四点钟离开燕城,到现在已经整整走了五个小时,距离燕城也不过就是二十几公里远。但是,运输车队已经人饥马乏了,不少车辆开始出现了马失前蹄的现象。

  “钟指导员,我们已经进入了洪田地界。再向前走两公里,就要过蟒蛇崖了。前面的道路会更加难走,是不是先让车队休息一下?”石林峰见大家都累了,就建议让大家休息一下再走。

  “好吧。”钟指导员同意。

  “不过休息时间不能太久。否则天黑前就赶不到安砂了。还有可能碰上地主武装或童子军的人。”

  “知道了。”钟指导员说完就大声喊道:

  “同志们,车队停止前进。大家休息一下,吃点干粮。也让马匹歇歇脚,饮饮水。但是都不准给马卸套,防止敌人袭击我们,这是命令!”

  听到钟指导员的喊声后,马车队都停下来休息了。

  “石队长,你刚才说前面要过什么崖?”

  “蟒蛇崖。”

  “这蟒蛇崖是什么情况?”

  “蟒蛇崖是这条路上最凶险的地段。过去常有土匪出没。”

  “为什么叫蟒蛇崖?”

  “我曾经和爷爷采药时走过那里。听爷爷说,在道路两边陡峭山崖的树上,常常会有大蟒蛇盘踞在上面。当山里的野兽从崖下小路上经过时,巨大的蟒蛇会从上向下发动袭击,捕食小动物。我爷爷就曾经看见一条巨蟒,尾巴卷住碗口粗的树枝,从八到九米高的悬崖壁上垂直的挂下来,一口就咬住了一只大山羊。”

  “哇呀,这可真厉害。等下走过山崖时,要多提醒大家注意。”

  “这倒不必。蟒蛇很聪明,它知道人不是它的主要食物,一般不会主动攻击人的。”

  “这我就放心了。”

  “不。我们还不能大意。我更担心的不是蛇,而是敌人。”

  “你是说民团大刀会或是童子军?”

  “对。”

  “的哒、的哒、的哒……”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来到石林峰面前。一个别动队员跳下战马,气喘嘘嘘地报告说:“队长,前面蟒蛇崖上,果然有童子军的身影。”

  “有多少人?”石林峰问。

  “两边山头一共有五十几个敌人。”队员回答。

  “钟指导员,你看怎么办?”

  “敌人不多,我看冲过去怎么样?”指导员说。

  “这样损失可能会比较多。”石林峰说。

  “你有什么好想法?”

  “我想,不如先让大部分人马原地隐蔽待命。你先带着一小部分车队和战士们慢慢地向前走,最好是走走停停,越慢越好。这样就可以一直吸引敌人的注意力。我带别动队的人,分别从两边山崖的后面悄悄爬上去,突然从敌人身后发起袭击,力争尽快打跑敌人,避免和敌人纠缠,影响车队前进。如果敌人看见你们人少,说不定就会直接冲下山崖来抢东西。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就更好了,我们就来个前后夹击,消灭他们。这是用‘调虎离山之计’,你看行吗?”石林峰说。

  “好计!就这样。开始行动。”指导员说。

  “是。别动队跟我来。”石林峰右手抽出盒子枪一挥,带着身边的二十多个别动队员就向前跑去。

  “同志们,准备战斗!一排跟我先带10辆马车前进。二排、三排和车队就地隐蔽待命。战斗打响时,二排跑步前来支援战斗,三排原地保护车队不动,防止敌人袭击车队人马。都明确没有?”钟指导员向三个排长下达了战斗命令。

  “明确了!”三个排长回答。

  “执行吧!”

  “是。”

  运输车队的大队人马开始隐蔽起来。只有10辆马车和30名红军战士开始缓缓前行。

  石林峰快速来到距离蟒蛇崖口还有500多米的一个隐蔽转弯处,与早先到达这里的前两批20多名队员会合。山崖上的敌人看不到这里,这里却可以从密密的树叶缝隙中看到敌人。

  石林峰压低着声音下达了战斗命令:“大家听清楚,我们要分兵二路消灭两边山上的敌人。副队长邓士勇带一班和二班,从左侧上去绕到敌人后面消灭他们。我带三班和机枪组,从右侧上去消灭右边山崖上的敌人。注意,动作要快,行动要隐蔽,枪响之前绝对不准暴露自己。上去后射击要猛烈,解决战斗要快,不要与敌人纠缠。听清楚的都点头。”

  石林峰见大家都点了头,就果断地说:“开始行动。”特别行动队的所有人,一下子就消失在上山的密林里了。别动队能夺取蟒蛇崖吗?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燕江铭》第四十章 长征先锋

叶英平   1年前   2991点

《燕江铭》第三十七章 三战蛇崖

叶英平   1年前   2327点

《燕江铭》第三十八章 桔颂交友

叶英平   1年前   2245点

《燕江铭》第三十九章 威震梨园

叶英平   1年前   2306点

《燕江铭》第三十六章 孪生双英

叶英平   1年前   1847点

《燕江铭》第三十五章 凤凰涅槃

叶英平   1年前   1723点

《燕江铭》第三十四章 兵困罗坊

叶英平   1年前   1692点

《燕江铭》第三十二章 宝山佛光(上)

叶英平   1年前   1909点

《燕江铭》第三十二章 宝山佛光(下)

叶英平   1年前   2116点

《燕江铭》第三十三章 阴枣秘方(上)

叶英平   1年前   2121点
加载更多>>
2017 福建·永安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