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江铭》第二十六章 一战蛇崖(下)

叶英平  2015/8/26 11:46:55  774点  永安之窗
  (五)

  蟒蛇崖两边的山上果然都有童子军。一边各有二十多个人,分别把守着两边山崖。这时,一个面黄肌瘦的小童子兵气喘不赢地爬上山来报告:“报告司令,红军车队在前面四华里的地方停下来了。”

  被称为童子军司令的人问:“他们在干什么?”

  “好像在休息。”

  “有多少人?”

  “好像,好像有几十个人。”小童子军胆怯地说。

  “他妈的,饭桶。你就会好像、好像的。连个准数也搞不清。”华仰侨骂到。

  “司令,我去看看吧。”一个年纪稍大的说。

  “好,你再去看看。”

  这个自己封的童子军司令,名叫华仰侨,是姑田镇一带的恶霸地主。红军解放燕城时,那个侥幸逃掉的国民党一一九团的参谋长华仰骄,就是他的亲弟弟。他手下聚集了五百多名武装童子军,还有一千多个大刀会门徒。过去曾经多次袭击过红军建立的连城苏区,与独立红九团是死对头。他平日里横行乡间,为非作歹,是闽西一带最凶恶的地头蛇。

  这家伙年纪有三十多岁,手拿一条花蛇皮鞭,腰别一支左轮手枪。上身穿黑缎子上衣,下身穿黄卡叽布马裤,脚蹬半高筒皮靴。他长着一脸横肉,样子十分凶恶。昨天,他亲自带领几十个童子军的团丁,企图到燕城打探红军的消息。今天一早刚来到蟒蛇崖,就接到自己派进燕城里的探子回来说,有一队红军的运输队要经过这里去安沙镇。于是就大胆地利用天险地利,提前占领了山头,想在蟒蛇崖偷袭红军车队。

  (六)

  红军钟指导员带着车队正向蟒蛇崖慢慢地前进。红军战士都把步枪端在手上走着,时刻准备战斗。赶马车的驭手们也悄无声悉,神情有些紧张。前行的车队只有“滴哒、踢踏,滴哒、踢踏”的马蹄声。

  钟指导员一看这样哪行。为了更能骗住敌人,就压低声说:“大家都把枪扛在肩上,要像没事一样,都放松、放松。”战士们把枪扛在了肩上,有的还把枪放在了马车上。

  钟指导员又大声说:“有谁会唱山歌?给大伙来几段。”

  “刘老大,你给大家来一段吧。”前头一个驭手说。

  “对,唱一个。”后面一个驭手附和着。

  “好,唱就唱。我给大家来一段山歌吧。”刘老大说。

  “好!”几个战士和驭手都起哄着。

  “哎——,鸟兽鹤鹿鸣,紫檀瑞香熏。燕江春暖同沐浴(来),回家爱亲亲。沿岸垂柳青,劳燕穿柳径。双双衔泥垒新窝(来),日夜都有情。”

  刘老大的山歌调还真好听。悠扬的歌声一下子就缓解了先前紧张的情绪。钟指导员一边用手打着小拍子,一边警惕地观察着两边山上的情况。

  “哎——,阿妹挑水勤,扭腰步履轻。阿哥想妹恒下心(来),山泉水盈盈。白米出篁芯,捞饭粒晶莹。举案齐眉一碗碗(来),夫妻有深情。”

  在刘老大的带头下,赶车驭手们都一同唱起了山歌来。红军战士虽然不会唱燕城的山歌,但也都高兴地和着歌声,共同喊出“来哟、来哟”帮着助兴。

  这时,石林峰的别动队正从两边山坡上的树林里,悄悄地摸到了敌人的身后。

  (七)

  蟒蛇崖上,华仰侨先前派下山崖去侦察红军行动的童子兵回来报告说:“报告司令,红军车队正在向这里走来。人员不过30个。为了壮胆,他们一路走,还一路唱情歌呢。”

  华仰侨一听,就狂妄地说:“好。大家都给我精神点。红军只不过30个人。我们不用呆在蟒蛇崖上了。大家都跟我冲下山去,一阵排子枪就能把他们都给灭了。大天师,快给兄弟们喝神水,保佑大家刀枪不入。”

  听到华仰侨分咐,一个身穿道士袍,左手提着一个很大的酒葫芦,右手握一柄竹片做成的北斗七星剑,浑身打扮得古里古怪的中年瘦男子,就开始装神弄鬼地跳起了傩伎舞。他嘴里还叽叽咕嘟地说了一堆听不懂的咒语。之后,他再煞有介事地把竹子剑向天上一指,大喊一声:“急疾——得令!”

  只见他跳完傩伎舞,好像清醒过来,立即拔开葫芦的木塞子,先给华仰侨喝了一口,然后一一给童子兵们都喝过了。

  华仰侨大声说到:“我的神兵们,今天从马车上抢来的东西,我全都分给你们。不过,一但冲下山去,谁要敢临阵逃跑,老子就先枪毙了他,还要灭他全家。”华仰侨连哄带吓的给手下人打完气后,朝山下车队一挥手,大喊一声:“杀。”

  “杀呀,杀呀。”

  “我是天兵,刀枪不入。我是天兵,刀枪不入。”两边山上的童子兵个个都像中了魔似的,端起枪就往山下冲去。那个瘦小的童子兵夹在人群里,手持一把柳叶刀,一边冲,还一边擦着流到嘴边的鼻涕。

  石林峰眼看敌人中了计,已经离开山头,从自己埋伏的地点前跑过,快速向山下冲去。他就高喊一声:“打!”只见他抬手就是“砰砰”两枪:二个跟在后面的童子兵应声倒地。

  “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轻机枪立刻响起了串串长点射。

  “嗒嗒嗒——嗒嗒嗒——”对面山头也响起了冲锋枪的短点射声。

  机枪、冲锋枪和步枪同时响起了一阵密集如鞭炮般的射击声。往山下冲在后面的敌人像被农民割断的水稻杆一样,一下子就倒下了一排。冲在前面的敌人还来不及刹住脚步,就快要冲到了马车队前了。

  (八)

  这边,钟指导员先是听到敌人一阵胡乱的叫喊声,接着就是密集的枪声响了起来。他见敌人已经快要冲到面前,也大喊一声:“同志们,打!”拔出盒子枪就向敌人打去。

  “砰砰砰”的枪声立刻响了起来。经验丰富的红军战士们立即卧倒,操枪就向冲下来的敌人打去一排排准确的子弹。冲在前面的敌人也应声倒了下去。

  红军战士们打得过瘾,看着奇怪:这些童子军年纪都不超过二十岁,还真不怕死。他们好像根本不懂什么战术,只是一个劲儿地向前冲,也不爬下躲避子弹。说来真是好笑又可悲。

  在红军的前后夹击下,仅仅十几秒钟,两边冲下山的50几个敌人就报销的差不多了。听到枪声,从后面赶上来支援一排的红军二排战士们,一枪未放战斗就结束了。

  “同志们,赶紧打扫战场,缴获武器。各排要仔细搜查消灭的敌人数量,同时清点自己的人数,并报告伤亡情况。”钟指导员大声喊到。二排的战士们一听,就赶紧参加到打扫战场,清理残敌的行动中。

  “不许动!站起来。报告,这里抓了个活的。”一个别动队员喊到。

  石林峰走过来一看,见地上一个半大的男孩,双手抱头蹶着屁股爬在地上发抖。

  “起来吧,小家伙。我们是红军,红军优待俘虏,不会伤害你的。”石林峰和气地说。

  爬在地上的童子兵这才抖抖索索地站了起来,看看这个,又望望那个。突然又不好意思地用双手一下子捂住了裤裆。原来他感到自己的裤裆被吓得尿湿了。

  “报告,没有活口了。”别动队副队长邓士勇说。

  “报告,一共缴获步枪49支,柳叶刀1把,大酒葫芦1个。”一排长说。

  “报告,一共打死敌人49人,活捉1人。”二排长说。

  “同志们,带上缴获的枪,赶紧离开这里。走,你跟着我。”石林峰一边喊着,一边拉起小童子兵的手就向车队走去。

  “同志们,快撤。”钟指导员也催促着。

  “指导员,这一仗打得真痛快。”石林峰高兴得边走边说。

  “打得太好了,十几秒钟就解决了战斗,真是干净利落。”钟指导员也十分高兴。

  “指导员,现在我们要抓紧赶路,尽快把物资运到安沙,免得节外生枝。”

  “对。哎,这小孩是谁?”钟指导员问。

  “是个童子兵俘虏。”石林峰回答。

  “你多大啦?叫什么名字?”钟指导员问。

  “我叫罗木根,17岁。”小童子兵说。

  “胡说。你敢撒谎?”石林峰严厉地说。

  “我说实话,我说实话。长官,我才14岁。”

  “14岁你就敢当童子军与红军作对,你不要命啦?”石林峰说。

  “不知道。我要不当童子军,华司令就要收回我家种的地,还要杀我全家。”

  “你说的这个华司令是不是叫华仰侨?”钟指导员忙问。

  “是。他是我们姑田镇最大的地主,我们很多童子军的家里,都是靠种他的地活命。”

  “又是这个坏蛋。红军早晚要去收拾他。”钟指导员气愤地说。

  “告诉我,你们这次到底来了多少人?”石林峰警觉地问。

  “算上我们华司令和大天师,总共是52人。”小童子兵答。

  “那他们人呢?快说。”

  “报告长官,你们一打枪,他们二人就跑了。我看见的。”

  “往哪里跑了?”

  “往西边姑田方向跑的。”

  “指导员,你带车队先走,我带人骑马去追。他们两只脚跑不远。”石林峰说。

  “报告长官,他们在那边山窝里早就藏着几匹快马。现在都跑远了。”小童子兵说。

  “他们有马就难追了。暂时放过他们吧。”钟指导员说。

  “好吧。这次算便宜他们了。”石林峰心有不干地说。

  “队长,我们别动队全数到齐,没有伤亡人员。”邓士勇副队长报告说。

  “好。你带一班按预定方案先出发吧。路上要仔细,决不能大意。”石林峰说。

  “是。”邓士勇带着一班骑马跑走了。

  “报告指导员,全连战士和车队人员都到齐了,没有伤亡。”

  “好,马车队继续前进。”钟指导员命令道。

  三十多辆马车集中在一起又向前出发了。车队经过蟒蛇崖时,钟指导员一直仰着头向崖上望着。他吃惊地对石林峰说:“好家伙,太险要了。前面要不是听你的,如果让我带着车队硬闯的话,这个亏可就吃大了!”

  “指导员,你看那棵大椎子树上,是不是盘着一条花蟒蛇?”石林峰谦虚的有意叉开话题,指着山崖壁上的一棵树说。

  “嘿,还真有一条碗口粗的大蟒蛇呀!”

  “要不这里就不叫蟒蛇崖了。”

  “嗯,名符其实。对了,这个酒葫芦是干什么用的?”指导员指着马车上刚缴获的葫芦问石林峰。

  “不知道。我们问问他看。”

  石林峰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块烤饼递给小童子兵说:“肚子饿了吧?先吃了再说。”

  小童子兵饿得三口两口就把饼吃完了,还被噎着伸直了脖子半天说不出话来。

  “慢点,慢点。先喝口水润润。”石林峰又递给他一个装满水的竹筒。

  钟指导员也上前给他拍着背。小童子兵喝了几口水后缓过了气来。

  “现在可以说了吧。”石林峰问。

  “你们问的是这个大葫芦吧?”小童子兵说。

  “对。”钟指导员说。

  “这是我们大天师装神水的葫芦。”

  “什么神水?”

  “就是我们每次打仗前喝的神水。”

  “喝它有什么用?”

  “喝了可以刀枪不入。”

  “你相信吗?”

  “信。大家都信。”

  “那你们的人刚才怎么都被我们打死了。”

  “不知道。”

  在指导员和小童子兵对话时,石林峰好奇地拔开了葫芦木塞,闻了闻,有一股冲鼻的酒臭味。他倒出一点在手心看,深红色像血一样。他又小心地用舌头舔了舔,麻涩得简直不能下咽。他皱着眉心点了点头。

  “神水到底是什么东西?快说。”

  “长官,我真的不知道。谁也不知道。大天师说,宝葫芦是天上的太上老君给的。”

  “放屁,一派胡言。”钟指导员气愤地说。

  “指导员,我知道是什么东西了。”石林峰说。

  “是什么东西?”钟指导员忙问。

  石林峰没有正面回答指导员,而是对小童子兵说:“你喝了以后是不是有些头昏,感到全身的血都往头上冲,浑浑噩噩地只想向前跑,什么都不怕对不对?”

  “好像是这种感觉。”小童子兵说。

  “这就是了。指导员,他们的大天师是用白酒泡化了鸦片膏药和朱砂,打仗前先让童子军们都喝一口。等麻醉了他们的意识之后,再用来为地主卖命的。”石林峰说。

  “这些没人性的坏蛋。我真想现在就去枪毙了他们。”钟指导员气愤地说。

  (九)

  运输队一路上再没有碰到敌人。在吃晚饭前,平安到达了安沙,任务完成得很出色。石林峰和钟指导员正在准备把三十几车物资和银元,交给将要撤回中央苏区的红七军团特务卫营。

  “石林锋,石林锋。”王进前一看见走在马车队前面的老朋友就大声喊着。他在攻打燕城时立了大功,现在刚升任特务营的营长。

  “哎,王教官你好!才分开几天,我还真想你。先介绍一下,这是押运物资的总负责人钟指导员。”石林峰高兴地说。

  “欢迎,欢迎!一路上辛苦了。”王进前与钟指导员握手。

  “告诉我,你们营部往那里走?”石林峰问。

  “这就是我们特务营的王营长,就站在你们面前了。我们是来接你们的。”王进前身边的警卫员说。

  王进前说:“警卫员,你先带钟指导员和运输队去营部办理交接手续。我和老朋友石队长还有话说。”

  “是。钟指导员,请跟我来。”警卫员说。

  王进前陪着石林峰在山路上慢慢走着。王进前说:“听说你参加了红九团,还当了别动队长,进步够快的。粟参谋长还批评我,说我怎么没在训练大队时,就把你留下。”

  “哪里呀。我这是赶鸭子上架。祝贺你,已经当营长了。我回去告诉思林姐,她一定很高兴。”

  “对了,回去后一定代我向她问好,就说……,就说我很想她!”

  “是,营长。保证带到。不过,说你哪里想她呀?”石林峰打趣着说。

  “你小子,饱汉不知饿汉饥啊!就说心里想呗。对了,这把勃朗宁手枪是粟参谋长送给我的,你帮我转交给邓思林,让她用来防身。说实话,她长得太漂亮了,我还真有些不放心。”王进前拿出一把用红布包的小手枪交给石林峰。

  “放心罢!我一定会像保护亲姐姐一样,决不让坏人碰她一下。这把珍贵的手枪,我回去就交给思林姐。”石林峰认真地说。

  “哎,我真羡慕你和吴飞云,既是革命的同志,又是天生的一对。多幸福啊!怎么好事都让你小子给碰到了。”王进前不无嫉妒地说。

  “难道思林姐不好吗?”

  “那道不是。我是说,她只是个普通的漂亮女子,还不是我们的革命同志。今后我们天各一方,不知会不会变?”王进前感慨地说。

  “不会的。”

  “你这么肯定?”

  “是的。”

  “有什么证据?”

  “有。你们红七军团离开燕城后,她和邓老伯找不到你和粟参谋长,就来到我们红九团,把五万块银元献给了红军。我今天运来的银元,就是她和老伯献给红军的。五万块银元,这是多大的一笔巨款呀,对红军又是多么重要啊!你好好想想,一个不爱金钱的姑娘,她爱什么?”

  “爱什么?”

  “她爱你,爱红军!”石林峰激动地说。

  “你不说,我还真不知道。”

  “我们团长和政委都已经交给我一个任务,要我认真考察思林姐,如果她愿意,就秘密发展她为红军工作,成为我们的同志。”

  “这样我就放心了。那就多多拜托你了。”王进前高兴地又说:“走,吃饭去,我请你喝酒。”二人肩并肩地向营部走去。

  (十)

  吃过晚饭后,石林峰对小童子兵说:“罗木根,你打算怎么办,留下来跟着红军吧。”

  “不行,不行。我要回家。”小童子兵说。

  “为什么?”

  “如果我不回去,华仰侨会杀了我全家的。”

  “那好,你回去以后,不准再与红军为敌。”

  “放心吧,石大哥。你们红军是好人,一路上你和钟大哥对我这么好,我要是再与你们红军为敌,我就不是爹妈养的。我从小到大,还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过。其实,我恨死华仰侨了。”小童子兵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拿着,这是红军发给你的三块钱路费,回去交给你爹妈。这几个烤饼你带着路上吃。姑田离这里不远,也就一两天的路程。知道回家的路吗?”

  “知道。我家就住在姑田镇的路口,门前有一棵高大的苦楝子树,树上有一个大喜鹊窝,一进姑田镇就能看见,很好找的。你到姑田一定要来看我。”

  “那好,我会的。你今天晚上就和我们睡在一起,明天早上再走吧。”石林峰用手摸了摸这个小弟弟的头。

  “谢谢石大哥。”罗木根说。

  第二天早上,罗木根离开石林峰就一个人向着姑田镇走去。童子军司令华仰侨会放过他吗?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燕江铭》第四十章 长征先锋

叶英平   1年前   3044点

《燕江铭》第三十七章 三战蛇崖

叶英平   1年前   2334点

《燕江铭》第三十八章 桔颂交友

叶英平   1年前   2248点

《燕江铭》第三十九章 威震梨园

叶英平   1年前   2325点

《燕江铭》第三十六章 孪生双英

叶英平   1年前   1857点

《燕江铭》第三十五章 凤凰涅槃

叶英平   1年前   1729点

《燕江铭》第三十四章 兵困罗坊

叶英平   1年前   1701点

《燕江铭》第三十二章 宝山佛光(上)

叶英平   1年前   1919点

《燕江铭》第三十二章 宝山佛光(下)

叶英平   1年前   2122点

《燕江铭》第三十三章 阴枣秘方(上)

叶英平   1年前   2139点
加载更多>>
2017 福建·永安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