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江铭》第二十七章 一打土楼(下)

叶英平  2015/8/27 17:18:16  1011点  永安之窗
  天色已经傍晚。罗木根带着石林峰等三人,朝姑田街上走去。“这是我们罗家祠堂。”罗木根用手指着一个很大的老祠堂说。

  “走,进去看看。”石林峰走进祠堂问:“这里平时有人吗?”

  “这里平时没人来。只有开罗家祠堂大会时,才会来很多人。我们姓罗的家族都要来的。”

  “这里倒是个好地方。走,到别处看看。”石林峰说。

  四个人一路向北走着,前面不远的地方出现了一座有三丈多高的巨大土围子。“这就是华仰侨家的土围子。”罗木根指着镇上这座最大的独立土楼说。

  “过去看看。”石林峰走近一看,土围子大门紧闭,外墙非常坚固。心想:“这个华仰侨,房子盖的还挺有气魄的,不知平时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这次一定要打他的土豪。”

  “里面有多少人住?”石林峰问。

  “华家的人不过二十几个。加上佣人和亲兵护卫,总共有六十多人。这个土楼分上下三层,共有三百六十多间屋子,可住好几百人呢。”罗木根说。

  “华家都有些什么人?”

  “老太爷前年死了,只有老太太在。有华仰侨的三房妻妾和四个小孩。有二个妹妹与妹夫带着孩子们也住在里面。对了,他还有一个弟弟叫华仰骄,在军队里当官,很少回家。”

  “华仰侨平时都住在土楼里吗?”

  “他平时都住在土楼里。不过,自从最近在蟒蛇崖被石大哥打败后,他怕红军追来攻打他家的土楼,就带着几百人躲进深山老林子里去了。”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我经常被他派来做佣工,就住在里面。他家的卫兵都住在一楼西面的几间房子里。一楼的东边是给客人和佣人住的。二楼的西面是他两个妹妹家住。东面是老太太和三房妻妾住。三楼不住人,是库房。平时不准任何人上去,钥匙都在老管家手上,只有华仰侨和老管家才能上去。”

  “楼里住一百多人,每天吃什么?粮食和水从哪里来?”

  “这可不用担心。土围子里有两口水井,粮食多得几年也吃不完。他家里每天有七八个人负责烧饭,荤菜素菜要烧十几样。土楼里的仓鼠都能长到一斤多重。有一次派我晚上守粮仓,我一个晚上就抓了二十多只,晒成老鼠干,就是我们家几个月的荤腥菜呢。”罗木根说到这,下意识地紧了紧裤带。

  “肚子饿了吧,这里没吃的,我们走吧。回家后别告诉任何人我们来过。”

  “知道。”

  石林峰带着两个别动队员离开了姑田镇。

  (三)

  天黑不久,石林峰三人回到了离姑田镇有十里远的红军宿营地。

  “石队长回来了,姑田的情况怎么样?快进营部说。”一营长赵群急着说。

  一个茅草蓬就是营部,里面早就坐了教导员和几个连干部。钟志强也在里面。草蓬顶上挂了一盏马厩灯,照亮了营部。

  “三位辛苦了,先喝口水,还没吃饭吧?”教导员张清辉说。

  “嗯,肚子早就提抗议了。”石林峰说。

  “快,通讯员,叫伙房煮三大碗米粉来,要多放点咸肉和酒糟干菜。”营长赵群忙说。

  “营长、教导员,我先把了解的情况说一下吧。我们到了姑田后,发现华仰侨已经不在姑田。他打听到红军要来进攻姑田,就在今天下午带着400多人躲到深山老林里去了。”石林峰说。

  “如果华仰侨长期躲在山上不下来怎么办?那我们不是白来了一趟?”钟志强说。

  “那倒不至于。按照团里的部署,那就打他的土围子。用连城话说,就是跑得了田鼠,跑不了窝。他不在,我们正好端了他的土围子老窝。”张清辉说。

  “教导员说得对,抓不到田鼠,我们就挖它的窝。田鼠窝里可是有很多粮食的。”赵群说。

  “我们这次侦察,了解到华仰侨可是个大土豪,他的土围子里富得流油,而且民愤极大。所以我同意一定要打。”石林峰说。

  “你们详细讲讲他家里的情况。”张清辉说。

  “根据我们放走的那个小童子兵说,土楼里有两口水井,粮食多的几年也吃不完。就连老鼠长得都比外面的大。”石林峰说。

  “他家的土楼在姑田算是首屈一指的,有三百多间屋子。”别动队员王小楼说。

  “乖乖,住下我们一个营还有得多。”赵群说。

  “可不是嘛。这么多房子,只住了几十个人,大部分都空着。”别动队员李燕江说。

  “古人说:粮田万倾,日食斗米;广厦千仞,夜卧八尺。但这些大土豪们,还是巧取豪夺,为富不仁。他们残酷地剥削压迫农民,早该消灭他们了!”张清辉气愤地说。

  “对,明天就去打这个大土豪。”赵群也气愤地说。

  “不过,要是有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就好了。既打了土豪,又消灭了华仰侨。”张清辉说。

  “我有个建议,叫‘引蛇出洞’,不知行不行?”石林峰说。

  “讲讲看。”赵群说。

  “我想,明天先出动一个连的人,再加上我们别动队,一共有150多人。先到姑田打土豪,端了华仰侨的老窝,吸引他下山来报复。他如果发现我们人少,又抄了他的家,必定会下山来攻打我们。我们就假装人少打不过,撤出一个连队。而我们别动队却悄悄留在姑田镇。我已经看好一个藏龙卧虎之地,就是罗家大祠堂。那里地形隐蔽,可藏一二百人,而且进可攻,退可守。等华仰侨的队伍回到镇子里以后,大部队立即包围敌人,乘他立足未稳,我们里外夹攻,打他个措手不及,聚而歼之。”

  “好。这个引蛇出洞、里应外合的连环计用得好。”赵群一拍石林峰的肩膀大声说好。

  “哎哟,赵营长,我都快饿昏了,哪经得住你打呀。”石林峰说。

  “来了、来了,热腾腾的咸肉干菜米粉条来了。”老炊事班长用一块木板托着三大碗米粉条,笑着进来说:“这可是正宗的闽西风味儿。”

  “谢谢老班长。那我们就不客气了。”石林峰三人端起碗就大口吃了起来。

  “人是铁,饭是钢。慢慢吃,不够我再煮。”老班长说完走了。

  “你们慢慢吃,我们继续开会。”教导员说。

  “下面,我们具体研究战斗细节吧。”赵群说。

  (四)

  第二天临晨三点多,石林峰和钟志强带着别动队50多人,乘天还不亮,就悄悄地躲藏进了罗家大祠堂。

  “同志们,白天大家就在祠堂里休息,一定要保持安静,不能被外人发现。如果被人发现了,我们就无法完成消灭华仰侨的重要任务了。所以,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安静地睡觉。如果有情况,我会叫醒大家的。”指导员钟志强说。

  “指导员说的对。我们别动队执行的是特殊任务,后面可能还有恶仗要打。所以现在要抓紧时间休息。”石林峰一说完,大家都找地方分开休息了。

  “指导员,我们分工一下。这里就交给你负责,要确保隐蔽安全,绝不能暴露。天亮后,我带二个人再去外面摸情况,顺便买些吃的来。”

  “好的。你们也要注意安全。”钟志强说。

  “行。我们也抓紧睡一会儿吧。”石林峰闭着眼睛说。

  天刚亮。远处传来了一阵枪声,但很快就停止了。石林峰警觉地走到祠堂院墙边爬上一架竹梯悄悄向外张望。

  “队长,好像是一营一连的人包围了华仰侨家的土楼。有很多老百姓都向北门跑去看热闹了。”哨兵前来报告说。

  “知道了。你继续警戒。”石林峰说。

  这时,钟指导员和几个队员也走到院子里了解情况。石林峰对钟志强说;“是一连在行动。王小楼、李燕江,你们跟我走。”

  “注意安全。”钟志强说。

  “知道。”石林峰一行三人又来到罗木根家,刚好碰上罗木根从外面回来。罗木根说:“石大哥,华仰侨家的土楼可热闹了。”

  石林峰:“快说。”

  “天刚亮,我去北山打猪草。不知从哪里来了好多红军,一下子就把华家的土楼包围了。刚开始,土楼里的人嘴还很硬,说死也不开门。还开枪抵抗红军。可是一个红军当官的说,再不开门,就用炸药把土楼炸开。吓得里面的人直喊饶命饶命,马上就把大门打开了。现在红军正在里面搬东西呢。”罗木根兴奋地说。

  “罗木根,你帮我办一件事好吗?”

  “说吧,我一定办。”

  “你赶快进山一趟,去找华仰侨。”

  “找他干什么?”

  “去报告说有一百多红军在他家的土楼抢东西。”

  “我不去!红军把他家的东西都抢光我才高兴呢。”

  “听话,快去吧,”

  “不。我已经向你发过誓,不和红军作对的。”

  “你这不是和红军作对,是在帮助红军。”

  “我不明白。”

  “以后你会明白的。现在听大哥的话。”

  “那好,我这就去。”

  “快去快回,路上注意安全。”

  “知道。”罗木根说完就跑走了。

  看着罗木根向西门跑去,石林峰三人就向华仰侨家的土楼走去。

  “你们两个身上有钱吗?”

  “有。”王小楼说。

  “好,到街上去多买些米粿给战友们吃,我去土楼看看情况。对了,买这么多吃的,千万别引起外人的注意。”

  “我们有办法,放心吧队长。”李燕江说。

  分开后,石林峰悄悄走进了华家大土楼。只见几十名红军战士正在有序的从三楼往下扛一袋袋的大米。在一楼正厅里,坐满了华家的人和被缴了枪的卫兵们。

  一连长李德安大声地说:“快讲,你们家的钱柜在哪里?要是再不说,我就把你们都绑起来。”

  “老总,我们家没有钱柜子。所有的钱都买粮食了。这不,你们不是在扛嘛。”华仰侨的大老婆说。

  “是啊,是啊。我们家没钱。”华家二妾说。

  “胡说。没钱?你看看你们穿的、戴的,这不是钱是什么。”

  “长官,我们真的没钱。你要看我们穿的、戴的呀,那你就看好了。我们给你看。”

  狡猾的三妾一听一连长李德安的话有空子可钻,马上就卖起了风骚来。她一边脱衣服,一边往二连长身前靠,一边说着:“长官,你看,你看清楚点啊,看我们身上哪里最有钱,那里最值钱。”

  一见三妾脱掉了外衣,露出了粉红色的绣花绸子胸肚兜和白白的颈脖、锁骨和肩膀来,羞得一连长李德安直往后退,嘴里忙说:“退后,退后,快把衣服穿好。”

  大老婆和二妾一见三妾的方法有效,也立即学样脱衣解带的耍起花招来。

  “住手,你们这些臭不要脸的东西!要脱,就都给我脱个精光,把裤子也都脱了。来人,把这三个脱光衣服的女人拉到街上游街去。”石林峰看到这三个女人耍泼耍得太不像话了,就来了个反其道而行之,以恶治恶。

  “是。”立刻就有几个红军战士走上前来。还没等战士们动手,三个泼皮女人就飞快地把衣服穿好了。

  “石队长,你来的太好了。”一连长李德安如释重负地喘了口气。

  “一连长,到这边来。”石林峰把李德安拉到一边悄悄说了点什么,李德安连连点头。

  “你们都老实点,再敢跟我耍花招,我就绑你们到街上去。你们三个婆娘跟我来。其他人都老实呆着别动。”李德安指着华仰侨的三个婆娘说。说完,他就带着几个红军战士把三个婆娘分别关进了三个柴草房,一一地审问。石林峰只是跟在旁边听。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三个女人被关了大约一个小时后,一连长再次走进关大婆娘的房间。

  “说吧,你不说就在这里一直呆一下去,另外两个也会说的。”李德安说完转身就走。

  “我说,我说。长官,我说了就能放我吗?”大婆娘问。

  “那要看你说的是不是实话。”

  “我说实话。我男人平时最宠老三,她一定知道钱放在哪。我只知道钱放在三楼,具体在哪一间,我确实不知道。我可以出去了吗?”

  “不行。我去核对了再说。你要是说慌,就别想出去。”李德安说完,就来到关着三妾的房间。他对华仰侨的三妾说:“大婆娘说钱放在三楼,只有你知道放在哪一间里。快说,在哪一间?”

  “长官,老大是正房,平时管钱管物都归她。我只是个妾,老爷是不会把重要事情告诉我的。现在老爷和大管家都不在,只有她知道钱放在哪。不信你问老二去。”三妾推托着。

  “你敢耍赖?二婆娘我们问过了,她说你一定知道。”李德安训斥道。

  “这两个坏婆娘,平时就欺负我,今天还欺负我。好吧,我把知道的都告诉你们。就在前几天,从省城来了个国军的林上校,带来了2部架子枪(轻机枪)和100支快枪,要我家老爷拿10根金条换。我家老爷没点头,就让我来陪上校。昨天上午,就在老爷的书房里,林上校答应用8根金条换。老爷就对管家说,到隔壁去拿。我听见管家打开隔壁房门的锁,但过了好长时间才拿来了8根金条。”

  “有多长时间?”石林峰第一次发问。

  “多长时间我也说不准。我只记得给林上校点了二根香烟后,管家才把金条拿来。”

  “是哪个房间?”李德安问。

  “老爷的书房就在三楼东侧第一间。”

  “钥匙呢?”李德安问。

  “钥匙在老爷手上。”

  “你老实在这呆着。你要是说谎,我就抓你去游街。”李德安说。

  “我说的句句是实话。但钱到底在哪,我们女人确实都不知道。求求你了,别抓我去游街行吗?”三妾吓得哀求着。

  “看住她。”李德安对门口的卫兵说。

  “是。”卫兵立即把门关上。

  石林峰和一连长李德安带着几个战士就向三楼冲去。他们一路砸锁破门,按照三妾说的来到了三楼书房隔壁的房间里。

  “大家仔细搜。”李德安说。

  “报告,什么也没有。”一个战士说。

  “这个房间好像什么也没有。三婆娘说管家是过了有抽两支香烟的时间,才把金条拿出来的。时间这么长,会不会是在别的房间?”李德安指着打开的大衣柜对石林峰说。

  “不会。她说听到管家进了隔壁房间。”

  “也可能是在欺骗我们。”

  “她说话的表情,我看不像在撒谎。”

  “那为什么这里什么都没有?”

  “是啊,有点奇怪。”

  石林峰一边说,一边走到大衣柜一侧,把大衣柜移开。可是大衣柜后面是木板墙,别的什么也没有。

  “这个狡猾的三婆娘,她在骗我们。走,再去审问她。”李德安气愤地说。

  “等等,可能在这里。”石林峰用两只手同时按住一块墙板向上一推,这块墙板就被取了下来,墙板后面立刻出现了一个黑洞。他又连续取下了两块墙板,刚好可过一个人。石林峰立即走了进去。

  “一连长,这里有个铁门。”石林峰高兴地喊着。

  “原来秘密藏在这里呀。”李德安也兴奋地说。

  “快,找个铁锤来,把门砸开。”石林峰说。

  “这个华仰侨太鬼了!我打过不少土豪家的土楼,可从来没见过有这么个秘密的机关。”李德安赞叹地摇着头说。

  “是啊。从房间里怎么也不会想到,暗道机关会在土楼的围墙里。这个土围墙还是夹层的。”石林峰也称赞道。

  “铁锤来了。”战士说。

  “哐”的一声,石林峰接过大铁锤,狠狠地一铁锤就把挂锁给砸掉了。他推开铁门,第一个走了进去。里面还挺亮,光线是从外土墙上的几个方孔射进来的,白天不用点灯。

  “一共是三十二根金条,八箱银元,还有房产地契三大本。”石林峰说。

  “嘿,钱财还真不少!快搬。”李德安高兴地说。

  十几个战士轮流进来把钱财很快搬光了。来到土楼大院场上,把钱财装了一马车,仓库里的粮食装了二十车还没装掉五分之一。

  “一连长,这里交给你了。我有其他任务要先走一步。我看粮食太多了,一下子也装不完。这些已经装好的钱粮赶快派人运走吧,估计华仰侨再过一个多小时就会赶来,你们要做好战斗准备。”石林峰说。

  李德安说:“是啊,二十几车才装了不到五分之一。三排长,你带两个班把装好的粮食先护送到营部,行动要快。”

  “是。”三排长立即带着二十多个战士,护送着钱粮车队小跑着走了。

  “石队长请放心吧。我会安排好的。今天多亏了你,帮了我大忙。回燕城后,我一定请你喝贡酒。”一连长李德安非常高兴地说。

  “说定了。”石林峰一边说着,一边高兴地转身走了。

  红军打下了华家的土楼,能骗得华仰侨带兵下山吗?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燕江铭》第四十章 长征先锋

叶英平   1年前   3044点

《燕江铭》第三十七章 三战蛇崖

叶英平   1年前   2328点

《燕江铭》第三十八章 桔颂交友

叶英平   1年前   2248点

《燕江铭》第三十九章 威震梨园

叶英平   1年前   2325点

《燕江铭》第三十六章 孪生双英

叶英平   1年前   1857点

《燕江铭》第三十五章 凤凰涅槃

叶英平   1年前   1724点

《燕江铭》第三十四章 兵困罗坊

叶英平   1年前   1701点

《燕江铭》第三十二章 宝山佛光(上)

叶英平   1年前   1919点

《燕江铭》第三十二章 宝山佛光(下)

叶英平   1年前   2122点

《燕江铭》第三十三章 阴枣秘方(上)

叶英平   1年前   2139点
加载更多>>
2017 福建·永安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