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江铭》第二十七章 一打土楼(上)

叶英平  2015/8/27 17:18:18  846点  永安之窗
  (一)

  别动队完成任务后一回到燕城,石林峰和钟志强就来到团部,及时向团长吴胜和政委方方汇报情况。

  “石林峰,辛苦了。这次任务完成得很好。还打死敌人49人,活捉1人,缴获步枪49支。这可是个不小的战果呀。”吴胜说。

  “听说你还抓了个小俘虏,经过教育后给放了。”方方政委问。

  “是的。他也是个苦孩子,才14岁。被抓到时,还吓得尿了一裤子。”石林峰说。

  “你做得对,这是我们瓦解敌人的重要手段。你刚参加红军,就能这么做,我给你打满分!”方方政委说。

  “谢谢首长!这次任务能够顺利完成,主要还是钟指导员指挥得好。”石林峰谦虚地说。

  “不、不、不。主要还是石队长熟悉情况,战术得当。”钟志强谦让着说。

  “行,团里给你们俩都记上一功。”方方政委说。

  “钟志强,你再把这次路上遇到的敌人情况,具体汇报一下。”吴胜说。

  “是。这次运输队刚走到洪田的蟒蛇崖,就遭遇了华仰侨带领的五十多个童子军的埋伏。敌人十分嚣张,首先向我们发动了进攻,妄图抢走运输队的物资。好在我们事先设下了调虎离山的计谋,才没有受到损失,而且还打了个小胜仗。只是逃跑了童子军的司令华仰侨和他们所谓的大天师。这两个家伙太坏了,打仗前给童子军喝鸦片雄黄酒,搞得童子军神魂颠倒,迎着子弹冲,根本不怕死。”钟志强说。

  “这个闽西大恶霸,应该好好杀一下他的威风了。”吴胜团长气愤地说。

  “对。我们从燕城到中央苏区的交通要道,必须经过洪田、小陶和姑田这几个地方。而这里却长期被反动民团的头目华仰侨占据着。如果不消灭华仰侨的团匪,不拔掉他的土围子,不把大刀会和童子军的受骗群众争取过来,我们就不可能建立巩固的农村根据地,就会与中央苏区隔断。所以,现在是出手打击华仰侨的时候了。”方方政委坚决地说。

  “我同意。我们团在去年解放连城时,因为实力不足才没有消灭华仰侨。现在可不能再养虎为患了。我们这次打姑田的战斗,干脆按方政委刚才说的,就叫打土围子吧。你们二人今天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带领别动队先出发到姑田侦察情况。大部队随后出发。”

  “对了,有一个命令正式通知你们,团里已经研究决定,钟志强调到别动队任指导员,石林峰任队长。你们二人都是共产党员,配合上应该没问题吧。”方方政委宣布了团部的决定。

  “没问题。”二人一同回答。

  “那好,钟志强先回老连队交待一下,然后就去别动队报到。你们回去准备吧。”吴胜说。

  “是。”二人向首长敬礼后离开了。

  石林峰离开团部向西门走去。老远就看见了那棵大榕树和“豆腐西施美食店”的招牌。邓思林上穿粉色素花上衣,腰间围一块精制的围裙,下穿青灰布宽脚裤,脚上穿着有绊扣的绣花布鞋,露出两片没穿袜子的素白脚背来,样子格外诱人。今天生意挺好,她正忙着招待客人,石林峰来到店铺前她也没看见。

  “思林姐,忙着啊。”石林峰先打招呼。

  “哎哟,你看看,弟弟来了我都没看到。快请进。小妹,今天客人多,你们多招呼着,我和弟弟说句话。”邓思林对店里的小工交待了一下,就把石林峰带进了里间。

  “想吃点什么?”邓思林问。

  “当然是烫嘴豆腐了。”石林峰不假思索就说。

  “好,现成的,我这就端来。”

  “不过,我还有重要的话对姐姐说。”

  “好的。”

  邓思林很快就端进来两碗烫嘴豆腐,顺手又把门给带上。

  “说吧,有什么事?”

  “前天我在安沙和王大哥说了话,他现在是红军的营长了。”

  “就这些?”

  “不。王大哥要我带话给你,说他很想你。”

  “哪里想我?”

  “我也是这样问他的。王哥可是个知性的人,他指着心口说,是心里十分地想你呢。”

  “这还差不多。他还说了什么?”

  “他说姐姐太漂亮了,他的心里总不放心。”

  “不放心?那就回来看我呀!”邓思林一下子脸色飞红。

  “他是想回来看你的。可眼下还有任务执行。说完成任务后一定回来。”

  “说的好听。谁相信呀。”邓思林有些眼湿。

  “哦对了,他让我带回来一件贵重礼物,你打开看看。”石林峰从上衣的下口袋里拿出一个红布包,递给邓思林。

  她打开红布一看,原来是一把崭新的袖珍小手枪。“哇!是一把枪,真漂亮。”邓思林一阵惊喜。接着又问:“这是什么枪,管用吗?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小巧的手枪呢。”邓思林用她纤如细笋、白如葱白的手,仔细把玩着手枪,显得有些娇柔。但那双黑长睫毛的大眼睛,在俊美的脸颊上却透出了几分不常见的英武气质。

  “管用。用来防身近距离打敌人,当然管用。只是在战场上距离远,就不太管用了。王哥把它送给你,一是当个信物,二是担心有人欺负你时可以用得上。”

  “那我要它干啥?两三个坏小子,我空手就能对付得了。”邓思林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手上却爱不释手。她精心地把小手枪仔细包好,再心怡地放进了围裙后面的口袋里。然后大方地说:“你再看见,就对他说,放心吧!我邓思林认定他了,他想甩也甩不掉的。”

  “这话还是姐姐见了王哥自己跟他说吧。”

  “说就说,怕什么!”邓思林的脸上又现出了可餐的秀色。她忽然发现石林峰在看着自己的脸,一下子又更不好意思的飞红了脸。忙用手擦了一下脸说:“弟弟看姐姐脸上有灰是不?”

  “不是。我想问姐姐参加红军的事。”

  “吴团长同意啦?”

  “吴团长问,如果让姐姐当不穿军装的红军,姐姐愿意吗?”

  “不穿军装,算什么红军?”

  “我就是不穿军装的红军呀。”

  “如果能和弟弟一样,那我也愿意。只要能为我爹和我死去的母亲报仇就行。”

  “姐姐真的愿意?”

  “你还不相信姐姐吗?我可是个说一不二的人。”

  “那好,我就告诉姐姐,吴团长和方政委都十分欢迎姐姐参加不穿军装的红军。王大哥也希望姐姐参加。从今天起,你就是和我一样的红军战士了。”

  “是真的吗?那我太高兴了。谢谢你,我的好弟弟。”邓思林情不自禁地在石林峰的脸上亲了一下。

  “是真的。让我也拥抱一下姐姐吧。”姐弟俩真心地拥抱了一下。

  “快吃,快吃,豆腐凉了就不好吃了。”

  “好,我吃。姐姐请坐,我还有话说。”

  “说吧,别急。边吃,边说。”

  “下面我要说的事情非常重要,姐姐一定要记住。可以吗?”石林峰表情认真地说。

  “可以,我保证!”邓思林也真诚地说。

  “第一,姐姐参加红军的事情要保密,对谁也不能说,就是对邓老伯也不说。能做到吗?”

  “对我爹也不能说,为什么?”

  “为了你的安全,也为你爹安全,还为了我们大家的安全。能做到吗?”

  “是这样。能。我保证!”

  “第二,今后要帮红军做的所有事情,只和我一人联系,对其他人都不能说。可以做到吗?”

  “能。”

  “第三,今后你要多留心来这里吃饭的所有人说的话,凡是有关红军的话和有关政府与白军的话,都要用心记住,悄悄地告诉我。能做到吗?”

  “这不就成了包打听了吗?”

  “是有些像。但我们是为了红军和老百姓,不是为了好玩。能做到吗?”

  “能。姐姐的记性好着呢。从三岁起,我就能记事了。还有什么?”

  “现在就先说这些了。以后我会经常来看姐姐的。”

  “好,有你这个弟弟经常来看姐姐,我就不会寂寞了。”

  “姐姐的豆腐汤真好吃。”

  “那就再吃两碗。”

  “不了。我已经吃饱了。我还有点儿事要做。”

  “是去见飞云妹妹吧。我真羡慕你们这一对金童玉女。”

  “不是。飞云已经回洪田去了。”

  “哦,那你忙去吧。”

  “好,我走了。”

  “走吧。”

  (二)

  第二天上午,红九团第一营和团部机枪连共计500多人,在营长赵群和教导员张清辉的带领下,向姑田进发了。石林峰和钟志强带着别动队,也已经在天亮前就早早去了姑田。

  姑田镇,是连城以东30里的一个大集镇。华仰侨是这一带的恶霸地主和民团司令。在国民党正规部队的帮助下,重新组建了由五百名“童子军”为骨干的武装团丁,另有1O00多个使用大刀和梭镖的大刀会门徒。他平日里横行乡间,欺压百姓,为非作歹。还曾经多次带领民团袭击过红军和连城的苏维埃政权,是一条极其恶毒的地头蛇。但他也多次吃过红九团的苦头,知道红九团的厉害。所以,他打起仗来狡猾得像狐狸,奸滑得像泥鳅。一遇到红军大部队,他便带着团丁溜进深山老林,躲在山上四处放冷枪袭扰。红军一撤,他又返回姑田作威作福。当地老百姓对他是又狠又怕。

  这天黄昏,石林峰带着两个别动队员,打扮成买山货的小贩向姑田镇走去。“队长,前面就是姑田镇的东门。”一班长王小楼说。

  “路口好像没有人把守。”二班长李燕江说。

  “知道了。别放松警惕。”石林峰说。

  姑田镇路口果然没有大刀会的人把守。三人进了东门走不多久,就听到叽叽喳喳的喜鹊叫声,有几只大喜鹊正在归巢。

  “走,我们先去路边那棵大苦楝子树下的人家,问问情况。”

  三人来到苦楝树下的人家。石林峰说:“你们二人就在树下休息,注意观察情况。”

  “是。”二人点头。

  “屋里有人吗?”石林峰用手敲了敲破院子的木门问道。

  “是谁呀?”里面的人问。

  “我们是路过的,想讨口水喝。”石林峰答。

  “来了。”一个中年男人打开了门。

  “请问,这是罗木根的家吗?”

  “是。你找谁?”中年人上下打量着来人,眼睛里有敌意,也有畏惧。

  “找罗木根,我是他的朋友。”

  “朋友?进来吧。”中年人警惕地慢慢让开了门道。

  石林峰缓步走进院子,突然听到有人喊自己。

  “石大哥,我好想你!”从屋旁一个放柴草的破房子里传来了罗木根的声音。

  “罗木根,我也想你呀!”石林峰高兴地一把抱起扑到怀里的罗木根说。

  “哎哟!”罗木根叫了一声。

  “怎么啦?是哥哥力气大,把你弄疼了吧。”

  “不是。是被华仰侨打的。”

  “他为什么打你?他怎么知道你被俘虏了?”

  “他不知道。但是,挨打是规矩。只要打了败仗,他都要拿手下的人来出气。说是杀鸡给猴子看。”

  “让我瞧瞧你的伤。”

  石林峰掀起罗木根的破衣服一看,整个背上都被皮鞭抽得稀烂红肿,实在不忍心看。便心疼地问:

  “很痛吧!来,我给你撒点金创药,这样好得快。”

  “再痛我也不怕,华仰侨打我时,我咬紧牙关就是不哭。”

  “好样的!”

  “这些坏蛋,就是会欺负我们穷人。对一个才十四岁的孩子,也往死里打。”罗木根的父亲见儿子叫石大哥,也就对石林峰没了敌意。

  石林峰掏出爷爷配制的疗伤药粉,给罗木根的背上撒了些,问:

  “怎么样,好些了吗?”

  “嗯,刚才还火辣辣的疼,现在感觉有些清凉,好多了!”

  “这瓶药给你,再搽几次就会好的。”

  “谢谢石大哥。”

  “对了,我刚才进来时,你为什么躲着?”

  “我以为是华仰侨派人来抓我进山的。”

  “抓你进山干什么?”

  “华仰侨在燕城的内线传出消息说,红军要来攻打姑田,所以华仰侨带着童子军都躲进山里了。我身上有伤走不动,所以我躲避着不跟他们去。”

  “他们什么时候走的?”

  “下午刚走。都钻进老林子了,你们是找不到的。”

  “那你能不能带我到镇子里转一转,熟悉一下地形?”

  “我带你们去吧。”罗木根父亲说。

  “不。我熟悉情况,还是我带石大哥去。”

  “让我带石大哥去。”罗木根十二岁的妹妹从里间走出来说,她一身衣服褴褛。

  “你带我去?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石林峰看着这个骨瘦如柴,有一双特别大的黑眼睛的小女孩,便伸手帮她整了整衣服,情不自禁的鼻子有些发酸。

  “我叫罗木花,十二岁了,我经常晚上出门。”

  “快回里屋去,小姑娘家的,凑什么热闹。”

  罗木根父亲见女儿衣不蔽体,赶紧说到:“哎,家里穷,她妈妈身体又不好,这么大的女孩了,连件衣服也买不起。”

  “大叔,阿姨得的什么病?我看看。”石林峰问。

  “你会看病?”罗木根父亲问。

  “我爷爷是中医,我跟着学了一点。”

  “那请到里间来。”罗木根父亲说。

  石林峰牵着罗木花的手,一起走进了里间。只见里屋床上躺着一位面黄肌瘦的中年妇女。石林峰走到床前,学着爷爷的样,仔细地看看病人的眼睛、舌苔、脸色,用手背摸摸额头试了一下体温后,就给病人把起了脉。良久,他对罗木根父亲说:“阿姨得的是黄胆病。现在刚开始,还好治。如果拖久了就不好说了。主要还是营养不良,需要清补身体。罗叔,这五块银元你拿着给阿姨买水鸭母做药引,再到山上去多挖些野黄花菜根来做药。每天用半只水鸭子,放三两黄花菜根,加二斤井水,文火炖出一斤药汤来,分早晚各服一半,并把鸭子吃了。按这个药方,连吃15天左右,病就会慢慢好的。还要多喝些大米稀饭。不要吃辣椒。另外,明天就去给罗木花妹妹买一身衣服,不能让她总躲在家里,要让她出门去上学。”石林峰用手帮罗木花理了理蓬乱的黄头发。

  “谢谢,谢谢!石先生交待的,我都记住了。都怪我这没用的男人啊。”罗木根父亲愧疚地抱着脑袋蹲到了地上哭着说。躺在床上的罗阿姨也在流着眼泪。

  “罗叔,这不怪你。要怪就怪这黑暗的社会,怪华仰侨这样的地主恶霸。”石林峰安慰着罗木根的父亲说。

  “石大哥,我们该走了。”罗木根说。

  石林峰:“好。走吧。”

  “吃了饭再走吧,我买米去。”罗叔说。

  石林峰:“不用了。你快去买东西给阿姨和小妹吃吧。”

  “石大哥,你还会来我们家吗?”罗木花望着石林峰有些依依不舍的样子。

  “会的。大哥会想你的。”石林峰用脸在小姑娘的脸上亲了一下。

  罗木花:“我也很想你。”

  石林峰:“再见,小木花。”

  罗木花:“再见,石大哥。”她望着石林峰的背影,含泪的大眼睛像是在问:“石大哥,你真的还会来吗?”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燕江铭》第四十章 长征先锋

叶英平   1年前   2991点

《燕江铭》第三十七章 三战蛇崖

叶英平   1年前   2327点

《燕江铭》第三十八章 桔颂交友

叶英平   1年前   2245点

《燕江铭》第三十九章 威震梨园

叶英平   1年前   2306点

《燕江铭》第三十六章 孪生双英

叶英平   1年前   1857点

《燕江铭》第三十五章 凤凰涅槃

叶英平   1年前   1723点

《燕江铭》第三十四章 兵困罗坊

叶英平   1年前   1692点

《燕江铭》第三十二章 宝山佛光(上)

叶英平   1年前   1909点

《燕江铭》第三十二章 宝山佛光(下)

叶英平   1年前   2121点

《燕江铭》第三十三章 阴枣秘方(上)

叶英平   1年前   2121点
加载更多>>
2017 福建·永安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