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江铭》第二十八章 二打土楼(上)

叶英平  2015/8/28 15:34:47  926点  永安之窗
  (一)

  罗木根出了南门后,轻车熟路,就像一只小山羊那样,一头钻进了深山老林子里。他一路快走如风。两个多小时以后,他就到达了华仰侨的土匪山寨老窝前。

  过去,这里曾经是华仰侨的爷爷当土匪的大头目时,苦心经营了多年的老营盘。这里依山傍泉,古木参天,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当年,清朝政府的官吏们,曾经来此地剿匪多年都是无功而返,一直拿这座土匪的山寨没办法。后来,他爷爷顺应历史潮流,出钱支持同盟会,为推翻清朝政府出线出力,算是有功。民国政府成立后,华仰侨的爷爷就被民国政府赦免了过去的土匪罪名。因而,他爷爷就堂而皇之的下了山,用过去抢来的金银线财买田买地盖土楼,摇身一变,就成了连城一带最大的地主土豪。而他手下的土匪偻罗们,就都成了他的佃户和家丁,并且还名正言顺地成立了大刀会和童子军继续称霸一方。

  突然,冷丁丁地从一个巨大的怪石后面传出了呵问声:“站住,干什么的?”

  罗木根一听问话,就大声回答:“别开枪,别开枪。我是来找姑丈的。”

  “找姑丈做什么事?”山上哨兵问。

  罗木根:“种田。”

  哨兵:“种什么田?”

  罗木根:“木薯田。”

  哨兵:“怎么不种水田?”

  罗木根:“姑丈不喜欢外家的侄儿。”

  躲藏在怪石后的两个哨兵商量了一下。一个说:“回答的暗语没错。”

  另一个说:“放他过来吧。”

  原来,狡猾的华仰侨为了识别是不是自己姑田的人马,规定加入大刀会和童子军的人都必须记住这些暗涵“姑田”二字的身份识别暗语。回答错了,就会招来杀身之祸。两个把守山口的童子军见暗号回答正确,其中一个就大声喊:“过来吧。”

  罗木根:“罗三哥,我是木根啊。”

  “哦,原来是小木根。你怎么跑来了?”名叫罗三的哨兵问。

  罗木根慌忙说:“红军打进来了,红军打进来了。”

  “红军在哪?是你把红军带进山的。”另一个哨兵李二狗惊慌地说。

  罗木根:“红军打进了姑田,包围了司令家的土楼。我是来报告的。”

  “哦,吓我一跳,我以为是红军打上山来了。你小子把话也不说清楚。”哨兵李二狗骂着。

  “李二哥,你在这守着。我带堂弟去报告司令。”哨兵罗三说。

  “好,快去快回。我刚才让小木根给吓住了。”哨兵李二狗说。

  罗木根与罗三来到山寨里,见到了华仰侨和省保安处的林上校。

  华仰侨问:“罗木根,你都看见了什么?”

  罗木根:“我看见红军包围了司令家的土楼,而且还抢了东西。”

  “都抢了什么?”

  “我只看见他们抢了很多稻谷。”

  “还有什么?”

  “其它东西没看见。”

  “他们有多少人?”

  “我数过了,大约有一百多个。他们的头是个连长。”

  “你真的看清楚了?不会像上次一样吧。”

  “看清楚了。我不想再被打了。”

  “嗯,你小子总算长记性了。”

  华仰侨问清了情况就说:“罗三,你去传我的命令,全都集合,跟我下山。”

  “慢。”站在旁边的国民党军官林上校突然插话说:“华司令,再考虑一下。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欺诈?”

  “还考虑什么。我山上有四百多童子军,现在又多了你带来的一百条快枪和二挺机关枪。而且山下还有一千多大刀会的弟子们。红军才有区区的一百多人,这正好是消灭他们的绝好机会。”

  林上校说:“这会不会是红军设下的圈套呢?他们一百多人就敢打姑田镇,后面可能还有大部队。”

  华仰侨:“诡计个屁。我的探子来报告,说红军这次是分兵两路来攻打洪田和姑田的。他们的大部队主要是守护燕城,哪有更多的兵力来攻打我姑田镇?红军能派来一百多人的部队,这已经不算是一个小股部队了。你前些天不是也说过,红军的大部队都让国军消灭光了嘛。他们从燕城里还能派来多少人?”

  林上校:“别急,别急。再派人去侦察清楚之后,也还是来得及的嘛。”

  华仰侨:“你当然不急。可我不能不急。土楼是我的家,那里有我的母亲,我的财产,我的婆娘,还有……”华仰侨抬眼瞄了一下林上校,本想说“还有陪你睡觉的三婆娘”,可话到嘴边又给咽了下去。就说:“还有我的孩子。我总不能赔了这儿,又赔那儿吧?”他心里却说的是:“我总不能赔了三婆娘,还要再赔上了全家吧。”

  林上校:“我,我可是为你好。”林上校被华仰侨一阵抢白,完全明白华仰侨要说出的意思是:“我总不能赔了夫人,又赔上整个土楼吧。”因此,这个林上校只好在嘴里嘟噜不清地低语着:“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你说什么?”华仰侨一听,脸色变得像猪肝一样。他正要翻脸,却刚好被门外急匆匆地跑步进来的一个卫兵的大声报告给阻止了。

  “报告司令,大天师回来了。”一个卫兵恰在此时进来报告说。

  “来得正好。”华仰侨说着,就转过脸去迎接大天师。一场反脸戏,就此转场没再演下去了。

  这时,大天师气喘嘘唏地跑进来说:“报、报告司令,报告林上校,情况我已经探明了,红军确实只有一百来人。他们正在抢运土楼里的粮食,而且还把司令的三位夫人都单独关了起来。”

  “什么,你说什么?红军把我的三个婆娘都单独关着?”华仰侨非常着急地问。

  大天师这时还没喘过气来。因而不紧不慢地说:“是、是啊,司令。嗨,要是再不下山去,那、那三位夫人的身子,可就,可就,可就……”

  华仰侨急忙打断说:“别说了。都跟我下山!”他一听那话,早已气急败坏、无可忍耐了。

  (二)

  石林峰眼看着二十多辆马车拉着满满的粮食,平安地离开了姑田镇,向着燕城方向迅速离去了。他自己就也向着罗家祠堂那里快步走去,准备向特别行动队布置下一步的战斗任务。当他在经过街面的一家成衣铺子时,忽然想起了小罗木花那衣不蔽体的样子,心里头一阵发酸。于是他就顺便给小罗木花买了一套新衣裤,转身就向罗木花家走去。

  “石大哥,你来了。我好想你!”罗木花一见石林峰就高兴起来。

  “来,小木花,这是哥哥买的。穿上试试看。”

  石林峰把买来的衣服递给罗木花,她高兴地拿着衣服跑进里屋。

  “石先生来了,快请坐。我给你泡茶。”罗叔忙招乎。

  石林峰:“不用。我马上有事要去办。”

  罗叔:“这怎么好意思。”

  石林峰:“那我就麻烦罗叔,帮我做件事儿。”

  罗叔:“什么事?”

  石林峰:“中午悄悄帮我煮60人的饭菜,千万不要引起外人的怀疑。煮好后,用挑水的木桶装好,到时候我会来挑走的。这两块银元你拿着去买东西。”

  罗叔:“饭菜我一定会煮好。这钱,我不能再要了。你昨天已经给的够多了。”

  石林峰:“那些钱是给阿姨治病用的。这两块钱你一定要拿着。”石林峰说着,就硬是把线放在了罗叔的手上。

  这时,罗木花高兴地从里屋穿上新衣服走出来说:“石大哥,你看怎么样?”罗阿姨也走了出来,淡黄色的脸上带着微笑。

  石林峰笑着说:“嗯,我们小木花穿上新衣服,还真是漂亮呢。”

  “人要衣装,马要鞍装。木花能有这个样子,真要谢谢石先生了。木花,快谢谢石先生。”罗阿姨说着,眼含热泪的就给石林峰鞠了个躬。

  “快别这样。我们现在就像一家人了,不用客气的。”石林峰连忙扶助罗阿姨,又说:“您身体不好,要多休息。今天吃药了吗?”

  “谢谢石大哥!”罗木花也学妈妈的样子鞠了个躬。一听石林峰问药的事情,就说:“药刚炖好,我去端。”罗木花立刻走进了厨房。

  石林峰对罗叔说:“我要走了。罗叔,煮饭的事情就麻烦你了。”

  罗叔说:“去吧。我现在就上街买东西,保证不误事。”

  “那好。那我就先回罗家祠堂里去了。”石林峰说完,就向罗家祠堂走去。

  (三)

  太阳快下山了,姑田镇的南门头,突然响起了炒豆般的枪声。华仰侨带着几百个童子军刚从山上下来,就立刻开始向姑田镇发起了进攻。红军连长李德安带领两个排的兵力与华仰侨的团匪立刻就激烈地交上了火。

  几小时前押运钱粮离开姑田镇的红军一连三排走后不久,就遇到了营部派来接应的红军三连。一连三排及时地把二十几车的粮食转交给了前来接应的三连后,又快速地往姑田镇赶回来。这时,战斗已经打响了。刚好赶到的一连三排长,立刻向连长李德安传达了营长的命令。三排长报告说:“报告连长,运钱粮的车队已经被营长派人安全地接走了。营长命令我们,在下午六点钟从姑田镇的西门口撤退到十里外的山林里待命。”

  “知道了。三排长,带上你的排,赶快进入阵地,我们再打一下就撤。”

  “是。”三排长带着三十多人迅速占领了阵地。

  “连长,敌人又冲过来了。”一个战士报告。

  李德安大声指挥着:“全连注意,瞄准了再打。听我口令,用排子枪。一排瞄准,放!二排,放!三排,放!机关枪,压制敌人火力。”

  敌人在红军准确的排子枪射击下,又丢下了三十几具尸体,慌忙地向后逃跑了。见敌人向后慌忙撤退了三百多米,李德安转头对阵地上的红军战士们果断地下达了撤退命令:“听我命令:三排掩护,一排二排先撤,在西门口外掩护三排撤退。”

  三个排长同时回答:“是。”一连在李德安连长的指挥下,开始有序地撤出了战斗。

  这时,在对面的山头上,华仰侨看见自己手下的童子军又被红军打了回来,气得在树林子里团团打转。

  而那个国民党省保安处的林上校,却蔑视着这群被打回来的乌合之众,无奈的摇摇头。华仰侨见林上校不停地摇着头和用鼻子向外哼着气,就更加气急败坏地说:“大天师,我又损失了三十几个兄弟。你的神水是怎么搞的,每次遇到红军就不灵了?”华仰侨大声吼叫着。

  “我、我也不清楚。可能红军是妖猴孙大圣变成的,就连太上老君也怕他三分吧。”大天师狡辩着。

  “那就把你的神水给兄弟们多喝些,把神水都喝光,喝少了法力不够。这次要让兄弟们全都给我冲上去,谁也不准后退。要是有谁敢后退,我就杀他全家。这次一定要把红军打垮。”

  “得令。”大天师又装神弄鬼地跳起了傩舞。

  林上校仍然还是轻蔑地站在一边冷笑着,什么话也不说。他十分地清楚自己在华仰侨眼里的分量,自己说的话就等于白放屁,连耳旁风都不算。

  华仰侨又向童子军们喊到:“兄弟们,大家多喝些神水,保证刀枪不入。谁先攻进南门,赏稻米三石。神兵们,刀枪不入,冲啊!”

  “刀枪不入!刀枪不入!……”童子军们歪歪扭扭的一路喊叫着,发疯似的再次向南门冲了过去。眼看就要冲到南门前了。

  突然,红军从南门上打出了一排排整齐的排子枪,一下子又打死了二十几个童子军。不过,这次的童子军们的确没有再后退,而是就地爬下了。因为,他们害怕后退了会被华仰侨杀掉全家。但是,他们更不敢再向前冲。因为站起来一冲,立刻就会被红军准确的子弹打死。童子军的进攻停在了原地,双方形成了相持。

  因为相持,爬在地上的童子军中,有些酒量大的兵丁们,喝了不少大天师用雄黄药酒制作的神水后,还能举枪朝天上乱放,给自己壮胆。而有些个平时酒量小的兵丁们,在喝了大天师用雄黄药酒制作的神水后,就头昏脑胀,神魂颠倒的疯了起来。刚开始的时候还能够东倒西歪地向前冲。可是,一旦爬在了地上,酒儿劲头一上来,就再也无力爬起身子来向前再冲了。此时,他们真的把大地当成了“席梦思”床,一爬下就睡着了。有的还把呼噜声打得山响。

  华仰侨却还在声嘶力竭地叫喊着:“冲,冲,快冲。机枪,快给我向城头上打,把红军都打死。”他又伸手一把抓过大天师来骂道:“你个混蛋,你的神水怎么不灵了?你不是刀枪不入吗,你快给我带头向前冲。要是再冲不上去,我今天连天王老子也敢杀。听清楚了吧。”说完,他一下就把这个大天师推到了树林外。

  大天师被逼无奈,只得硬着头皮也像发疯似地向前冲去了。他一头冲着,一头还嘴里乱叫着:“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快显灵。地上神兵都雄起,刀枪不入杀妖猴。如有哪个不向前,五雷轰顶油锅煎。神兵们快冲呀,刀枪不入,刀枪不入......”

  华仰侨焦躁地望着向前面跳动的大天师的背影。此时,远远的依稀可见那个大天师,用手拿着那个像皮鞭子似的妖道拂尘,不停地使劲赶打着爬在地上的童子军的兵丁们。这种用马尾巴棕毛做成的拂尘,打在人的身上,也就和牛皮鞭子打的一样生疼,也会立刻肿起一条条的血印子。大天师用的这一着果然起了作用,兵丁们终于又爬起身来向前冲去了。但是,这时的南城门上并没有再次响起枪声来。

  不一会儿,大天师就飞快地跑回来报告说:“司令,冲进去了,神兵冲进去了。太上老君显灵了,太上老君显灵了。刀枪不入,刀枪不入,哈哈哈……”大天师又发疯似地一边狂笑着,一边也跟着兵丁们冲向了南门。

  仰侨桥终于在天黑前攻下了姑田镇。他带着几个人走进了自家的土楼,林上校跟在他的身后。一进门他就大声喊到:“来人,来人。家里人都死光了吗?”

  “老爷,下人们都在。”一个烧饭的伙夫跑来说。

  “婆娘们呢?我的婆娘们都躲到哪去舒服了?还不快给老子滚出来。”华仰侨大声骂着。

  “太太们都被红军关在柴草房里。”伙夫说。

  “那还不赶快去放出来。你们其他人都站着干什么?快去烧饭呀。”华仰侨吼叫着。

  突然一阵哭天喊地的干哑嚎啕声从三个女人的嘴里传来,就像来了一台哭丧戏。

  “老爷,你怎么才回来呀。留下我们三个婆娘被红军欺负哇。”三妾干嚎得最响。

  “老爷,你怎么丢下婆婆和我们不管呀。”大婆娘嚎得最委屈。

  “老爷,你怎么不管儿女们啊。”二妾学着大婆娘跟着喊。

  “都别哭了!红军怎么欺负你们啦?该不是你们喜欢被欺负吧。”华仰侨冷冷地问。

  “红军把我关在柴房里只是不给吃的。”二妾说。

  “其实红军也没对我怎么样,只是问东问西的。可我什么都没说。”三妾说着就用眼睛悄悄地瞟了一眼林上校,二人四目一对眼,又赶紧装作没看见。

  “红军把我关在柴房里就是问钱财藏在哪里。”

  “什么?你们怎么说的?快说。”华仰侨一听就急切地问。

  “不好了,不好了!少东家,不好了。”老管家气喘不赢地跑过来说。

  “什么不好了?”

  “钱,钱,……”老管家用手指着三楼上说不出话来。

  “我的天呀……”华仰侨发疯似的冲上了三楼。

  管家和三个婆娘紧跟在后面往三楼上爬。林上校也面无表情地跟在后头慢慢向上走去。他此刻的心中正在暗暗庆幸:“我卖枪赚的那八根金条,算是落袋为安了。”想到这里,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装在自己公文包里的八根金条。今后,林上校这八根金条真的就落袋为安了吗?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燕江铭》第四十章 长征先锋

叶英平   1年前   3044点

《燕江铭》第三十七章 三战蛇崖

叶英平   1年前   2334点

《燕江铭》第三十八章 桔颂交友

叶英平   1年前   2248点

《燕江铭》第三十九章 威震梨园

叶英平   1年前   2325点

《燕江铭》第三十六章 孪生双英

叶英平   1年前   1857点

《燕江铭》第三十五章 凤凰涅槃

叶英平   1年前   1724点

《燕江铭》第三十四章 兵困罗坊

叶英平   1年前   1701点

《燕江铭》第三十二章 宝山佛光(上)

叶英平   1年前   1919点

《燕江铭》第三十二章 宝山佛光(下)

叶英平   1年前   2122点

《燕江铭》第三十三章 阴枣秘方(上)

叶英平   1年前   2139点
加载更多>>
2017 福建·永安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