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江铭》第二十九章 再战蛇崖(下)

叶英平  2015/9/4 15:20:05  857点  永安之窗
  (四)

  话说那个老奸巨猾的童子军头目尤天霸。那天傍晚,他带着几个心腹,急急忙忙地从上石赶来黄龙,就是要与黄龙的童子军头目王山魁商量共同抢劫红军运粮车队的事情。

  他对王山魁神秘兮兮地说:“山魁兄,上石的穷鬼们都传遍了,说是明天中午以后,红军要来洪田乡发粮食。你听说是有这回事儿吧?”尤天霸说的话,像是问,又像是答。

  “我这里也听说了。红军的粮食明天中午就到,有好几万斤。说是一共装了几十辆马车,而且还有不少的金银钱财呢。”王山魁贪财地说。

  尤天霸突然又悄悄地说道:“听说这些粮食都是姑田大刀会司令华仰侨的。”

  王山魁却横横地说:“管他是谁的。只要经过洪田,就得给老子留下。反正我是抢红军的,又不是抢他华仰侨的。”

  尤天霸赶紧扇着阴风说:“说的对。红军太欺负人了。这三天来,逼得我们天天睡山洞,连饭也没得吃,手下的弟兄们饿得都要散伙了。要不是听我说明天可以抢到几万斤粮食,说不定今天晚上我手下的那一百多人,就都会跑光的。”

  王山魁也恶恶地说:“我的人也饿得快不行了。弟兄们刚才打了一只野猪,还没烧熟就被抢光了。明天抢粮,一定要干得狠一点。”

  尤天霸又担心地说:“这次会不会是红军设的陷阱呢?”

  王山魁却横横地说:“怕什么。你我合起来不是有二百多人嘛。而且,我们也不是第一次与红军作对了,他们也就只有那么点能耐。”他一边说着,一边伸了一下小手指。然后他又说:“再说了,要是这次不去抢红军的粮食,那我们都得饿死。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就真的是陷阱,也必须往里跳。这都是被红军给逼的。大不了来个鱼死网破。”

  尤天霸赶紧说:“对。豁出去了。不抢红军的粮食就得饿死。山魁兄,你看抢粮的地方就设在蟒蛇崖怎么样?那里处在洪田和姑田之间,山路崎岖,人烟稀少,容易打埋伏。而且驻在洪田与姑田的红军也鞭长莫及,难以相救。因此,我事先已经派了几个弟兄先去踩点了。只要先占了蟒蛇崖,就卡住了红军运粮队的脖子。”

  王山魁说:“那好。我们就先分工一下。明天红军的运粮队一出现,我就带上所有的兄弟直接进攻运输粮食的车队。你就在蟒蛇崖上用火力支援我。至于抢到的粮食,我们可以商量着分嘛。”

  尤天霸一听,立马就说:“你的人手恐怕不够。我的一百多人也准备直接去抢粮食。蟒蛇崖上有几个弟兄就够了。”尤天霸一听王山魁说他们要先去抢粮,让自己打掩护,心里就泛起了谪诂:“你们抢粮让我把风,真把我当傻瓜了?你们抢到了粮食还会分给我吗?”于是尤天霸也就提出了自己也要直接参与抢粮食的要求。

  王山魁一听尤天霸的话音有很不满之意,就提高音调说:“蟒蛇崖上人手少了可不行。如果被红军占领了,我们还抢个屁呀!”王山魁见尤天霸不乐意,知道他是听出了自己小九九的弦外之音。于是,他的脸上就有些挂不住了,便板着脸抬高了声音说话。

  “蟒蛇崖可是一夫当关,万夫莫过。我的几个人已经先占领了山崖顶,红军就是再来多少人也别想爬上崖顶去。其他的弟兄闲着不干事,我可没粮食给他们吃。要不,你去守崖,我去抢粮,保证分给你一半。”尤天霸还是软中带硬地抗着。

  “我看,那还是这样吧。明天我从左边进攻,你从右边进攻,谁抢到就是谁的。不过,你我可不能互相打黑枪,黑吃黑的自己人先火拼起来。到时候偷鸡不成先失米,赔了夫人又折兵,搞得个两败具伤呀。”事情商量到这个份儿上,王山魁也怕二人翻脸,对大家都没什么好处。于是,就把话先软下来了。

  尤天霸见王山魁先放了软话,而且自己更怕如果没有王山魁的合伙,单凭自己一股势力是无法对付红军的。于是他也就顺水推舟地喊道:“行。那我们就对天发誓:君子一言。”

  王山魁也大声叫着:“驷马难追。”

  说完,这两个匪首就相互击掌又撞肩三次后,算是最后达成了协议。

  (五)

  第二天清晨,石林峰和别动队员们吃过早饭就出发了。他们快步走了一个多时辰之后,就来到了蟒蛇崖的山脚下。突然“砰”的一声枪响,从右边的蟒蛇崖山顶上传来了沉闷的枪声。

  “队伍停止前进。”走在前头的石林峰一举手说。

  “队长,好像是从山顶上传来的枪声。”副队长邓士勇说。

  “没错,声音像是打猎的土铳。”二班长李燕江说。

  “什么情况?”钟志强从队伍后头赶上来问。

  “我判断,狡猾的敌人可能先占领了蟒蛇崖。都怪我,犯了‘大意失荆州’的错误。没想到敌人会抢在我们之前占领蟒蛇崖山顶。我真应该在昨天晚上就带人先来的。要不是刚才那一声枪响提醒了我们,如果我们冒然上去,整个反埋伏的行动就毁在我的手中了。”石林峰内疚地说。

  “现在怎么办?”钟志强问。

  “队长,我带人上去,夺回蟒蛇崖。”邓士勇说。

  “别急,上面的敌人有多少,现在情况还不清楚。我想,左边的山崖还是邓士勇带20个人去占领,那条路你已经熟悉了。这边交给我。指导员,你带20个人在这里隐蔽支援。我先带10个人从这边上去。注意,如果上面的敌人超过10个人,就先别动手,等大部队来了再进攻。如果敌人只有少数几个,那就想办法坚决消灭掉。但不准用枪,都用腿插子(匕首),以免过早的惊动敌人。”石林峰冷静地说。

  “是。四班和五班跟我走。”邓士勇带着20个人迅速潜入了左边的山林里。

  石林峰带着一班的10个人,也悄悄地潜入了右边的密林里。他们向上潜行了约300多米,石林峰就看见前面不远的树林里有五个人围着沟火,正在烧烤什么东西吃。他赶紧轻轻地一招手,别动队员们立刻就无声无息地隐蔽了起来。但是,别动队员的眼睛都在紧紧地盯住那五个童子军匪兵的一举一动,脚下也在轻悄悄地向敌人移近了过去。

  “嗯,真香,真好吃!”一个童子军说。

  “要是有碗酒喝就更好了。”另一个说。

  “有这么好吃的山麂肉,你还想喝酒。你忘了这几天都吃什么了。快吃吧,吃饱了好下山抢粮食。”童子军班长说。

  “吃,快吃。”几个童子军匪兵又专注地吃起浓香诱人的山麂肉来。

  别动队员们借着密密的树林掩护,离敌人已经很近了。可敌人并没有发觉。石林峰一见此时的情况,立刻果断地向前一挥手,带着10个别动队员猛地就扑了过去。

  “不许动,举起手来。”李燕江大呵一声。

  石林峰和别动队的10个人一下子就冲了上去,两人抓一个,都用腿插子匕首逼住了敌人的咽喉。

  “快说,你们一共来了多少人?”石林峰严厉地问。

  “我说,我说。你们的刀,这刀,逼的太紧了。放、放开一点,我好说话。”敌人班长求道。

  “好了,快说吧。你要是敢耍花招,我立刻割断你的脖子。”李燕江把匕首移开了一点让他说话。只见刀刃在敌人班长的脖子上留下了一条细细的血线。

  童子军班长被吓得赶紧说:“不敢,不敢。我们一共就来了这五个人。”

  “你们其他的人什么时候到?”石林峰问。

  童子军班长答:“约定在上午十点半到。”

  石林峰追问:“是谁派你们来的?”

  “我们五个是昨天晚上被尤天霸派来的。”敌人班长答。

  石林峰又问:“你们知道红军要来蟒蛇崖?”

  “不知道。要知道就不会只来我们几个人了。”敌人班长答。

  石林峰问:“那你们刚才为什么开枪?”

  “因为饿了一个晚上,弟兄们实在受不了了,就从山崖顶上下来找东西吃。正好看见一只山麂,就放了一铳,打死了一只山麂烤来吃。”敌人班长用手指着木炭火堆上的烤山麂说:“喏,就是这只山麂,我们刚吃了几口,你们就上来了。”

  问到这些,石林峰已经了解清楚了敌人的情况,知道自己的部队并没有被敌人发现,于是就暂停了询问。他转对身边的李燕江说:“去砍几根藤条来,把他们都绑上。”

  “是。”李燕江见童子军班长好像很老实,问啥答啥,就放开了他,准备去砍藤条。可是,当他把匕首刀尖刚一拿开,童子军班长就猛地推开李燕江,拔腿就向山下跑去。

  李燕江急了,刚要举枪射击,就听到石林峰的喊声:“别开枪。”喊声未落,石林峰快如闪电般地从背后抽出一支方竹箫就向逃跑的敌人背后甩去。只听竹箫“嘘”的一声,竹箫那锋利的尖头就深深地刺入了敌人的后背,黑红的血水立刻就从箫管里喷射了出来。那个妄图逃跑的敌人班长“啊”的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这一个突然的变故,让石林峰发怒了。他那英俊的脸上刀眉竖立,对着那剩下的四个敌人狠狠地说:“你们谁还想逃跑?这就是下场。”

  这一幕,可把那四个原先也想跟着班长逃跑的敌兵吓得两腿发软,嘴里不停地哀求着:“红军爷爷,别杀我们。红军爷爷,别杀我们......”

  李燕江眼见敌人班长倒下了,就立刻跑过去察看。他用手摸了摸敌人班长的鼻息和颈部动脉,确认敌人已经死亡后,就跑回来说:“好手法。这是什么飞镖?”李燕江好奇地问。

  “以后告诉你。快,用布把这四个人的嘴都堵住。别让他们再喊叫。”石林峰提醒大家。

  “是。”红军战士们立刻用刀子割下敌人上衣的一大块布,用来堵塞了敌人的嘴巴。

  石林峰又说:“李燕江,你现在下山。先去通知指导员带人上来。再去对面山顶,看看邓副队长那边的情况怎样了。其他人都跟我到山崖顶上去。”石林峰说完,就带着别动队员押着四个俘虏,向山崖顶上走去。

  这时,太阳刚升到东南方,阳光洒在树梢上,暖洋洋的。还有一阵阵山风不断地吹拂着树林,清新的富氧空气,带着花草和树叶的香味儿,非常宜人。蟒蛇崖周围的树林里,到处都有各种鸟在歌唱。树林顶上,正有一群弥猴在采摘嫩叶子吃,它们轻轻地发出了悉悉嗦嗦的声音。在密林深处里,还不时地传来了一只山麂发出的“噢、噢、噢......”的哀叫声,其鸣甚是凄惨。它可能是在呼唤刚刚失去的同伙,或是伴侣,亦或是儿女?山麂的哀鸣与眼前的风景很不协调。这是否预示着将要发生的事情呢?

  钟志强已经带领20名别动队员来到了蟒蛇崖的山顶上。太阳也已经快要升到正南方了。可是,红军的运粮车队还没有来。敌人的大部队也不见踪影。突然,从半山的崖壁上,传来了一阵野鸡的惨叫声。

  “石队长,你看那是什么?”钟志强用手指着半山崖下说。

  “好像是一只野鸡被蟒蛇咬住了。”石林峰说。

  在半山的崖壁上,有一道横坎。横坎上的草丛里,隐隐约约的可见一条五六米长的大蟒蛇正在吞噬着一只大野鸡。野鸡那锦红色的金亮羽毛和长长的尾翎,正在慢慢地滑进大蟒蛇的口里。

  “嘿,这条好像就是前几天看见的那条大花斑纹巨蟒。”钟志强有点似曾相识地说。

  “可能是吧。”石林峰的心思不在蟒蛇身上。他的眼睛望着远处说。

  这时,哨兵王小楼悄悄地爬过来报告说:“队长你看,运粮队远远地过来了。”

  “看到了。可是敌人还不见踪影。”石林峰说。

  钟志强说:“是啊。难道是我们的行动暴露了?”

  石林峰环顾了山崖周围一圈后说:“很难说。”

  这时,李燕江刚好回来报告说:“报告队长,我抓了个敌人的探子。”说着,李燕江就把一个嘴巴里塞满破布的俘虏推到了石林峰和钟志强的面前。

  “在哪抓的?”石林峰问。

  “就在山下。我从对面山上回来,就看见这家伙大摇大摆地正在向我们这边的山上爬。我就顺手牵羊,把他抓到这里来了。”李燕江说。

  钟志强用手抽掉俘虏嘴里的破布,严厉地问:“你从哪里来,来干什么?快说。”

  “我是从上石来的。我们会长尤天霸让我来告诉蟒蛇崖上的弟兄,说大队伍马上就到。大队人马不上山了,就在山下的密林里直接进攻红军的运粮队,要山上的弟兄们准备好掩护,瞄准红军打,别伤了自家的兄弟。”童子军的俘虏回答说。

  “你们来了多少人?”石林峰问。

  “我们有一百一十个人。听说黄龙村也来了一百多个人。”俘虏说。

  “黄龙的童子军来干什么?”钟志强问。

  “也来抢红军的粮食。”俘虏答。

  “把他嘴堵上。和那几个绑在一起。”石林峰说。

  “走。”李燕江把探子绑了起来。

  (六)

  红军运粮食的几十辆马车,终于在焦急地等待中,出现在了蜿蜒的山谷里,眼看着都走进了蟒蛇崖。突然,“砰砰砰”一阵激烈的枪声响起,里面还夹杂着闷闷的土铳声。童子军匪徒们终于发动了对红军运输队的进攻。

  “童子在先,天神保佑!”

  “刀枪不入,刀枪不入!”

  “留下粮食,放人走路!”

  “不留粮食,没有活路!”

  二百多个童子军从山谷两侧的密林里疯狂地喊叫着冲了出来,他们开始向红军运粮队发起了疯狂地攻击。他们倚仗着人多,冲得并不快,只是快步走着向前,胡乱打枪吓唬对方,口号倒是喊得很响很齐,用的是惯用的伎俩“精神战术”,妄图吓跑对方,“不战而屈人之兵”。

  车队立刻停了下来,赶车的人都钻进了旁边的树林里。当童子军冲到离车队只有三、五十米时,突然前面的几辆车上盖米的蓬布被掀开,车上的两挺重机枪立刻就喷出了密集的子弹。“哒哒哒达哒……,哒哒哒达哒……”随着连续不断地机枪声和扇面形的扫射,冲在最前面的敌人像被割倒的稻子一样成片地倒在了地上。

  “打!”就在重机枪响起的同时,石林峰下达了射击命令。蟒蛇崖的两边崖顶上也同时响起了密集的枪声。

  “冲啊!”

  “杀呀!”

  “放下武器,缴枪不杀!”

  枪声一响,四连、五连、六连的400多红军战士立即从三面包围过来。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匪首王山魁疯狂地叫着:“不准投降!谁投降我立刻枪毙他。都爬下,给我还击。快打,快打。”他站在一个土坑里指挥童子军继续顽抗着。他这一喊还很有效,不少童子军立刻就爬在地上进行了还击。爬在地上的许多童子军一开枪还击,使冲在最前面的红军战士不幸中弹,倒下了十几人。这样一来,双方都立即爬在地上,胶着的互相对射起来。

  (七)

  这时,在崖顶上的石林峰,对下面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他大声喊到:“李燕江,把步枪给我。”他从李燕江手上接过步枪,稍稍瞄准。他看见一个站在土坑里的敌人正在招手指挥着童子军们进行顽抗,判断那人是个头目,就果断地扣动了扳机。“砰”的一声枪响,那人的脑袋就开了花。这一枪打死的正是童子军匪首王山魁。

  石林峰看得清楚,立即朝着蟒蛇崖下大声喊道:“不好啦,你们的头头被打死啦,大家快投降吧!”

  “你们的头头被红军打死啦,赶快缴枪投降吧,红军优待俘虏!”蟒蛇崖上的别动队员们也都大声地喊了起来。

  那边,另一帮团匪的一个士兵大声说:“尤会长,我们投降吧。王会长已经被打死了。”

  匪首尤天霸不信,他骂着:“胡说,那是红军骗人的。捣阳滋魁。”

  士兵说:“是我亲眼看见的,枪法真准,王会长的脑袋都被打暴了。”

  尤天霸一听,就大叫着:“不准投降!大家都跟我往树林里跑,只要跑进树林子,红军就抓不到我们了。听我的命令,快跑啊!”尤天霸带着手下的人就往树林里跑。

  “砰”又是极其准确的一枪。尤天霸刚抬起身,就又被打暴了脑袋。同时,一阵密积的重机枪子弹扫射过来,又把刚刚爬起来想跑的敌人都击毙了。

  “红军爷爷,别再打啦,别再打啦。我们投降,我们立刻投降!”

  “我们把枪都丢在地上了,千万不要再打了。”没被打死的童子军还有二百多人,他们都纷纷丢掉手上的枪支,个个脱下上衣高高举在头顶上表示彻底投降。

  “停止射击!”营长刘汉看见敌人投降了,就大声命令着:“快去抓俘虏!”四百多红军战士立刻冲上前去,很快就把余下的敌人全部都抓了起来。这一仗,红九团二营打了个漂亮的歼灭战。共打死童子军匪兵五十多人,俘虏童子军二百人。

  枪声停止了。站在蟒蛇崖上的钟志强见山下的红军都在抓俘虏,就笑着说:“石队长,我们也该下去抓俘虏了吧。”

  石林峰也笑着说:“钟指导员,还是省省力吧!等我们下去了,黄花菜汤也都凉了。”接着他就命令道:“王小楼,你负责带人把这几个俘虏押下山去交给二营长。李燕江,你下山时可别忘了把那只烤熟的山麂带上。”石林峰分派完任务后,又提高嗓音说:“同志们,晚上别动队会餐打牙祭,吃烤山麂肉。”

  “好!”战士们都高兴地喊了起来。

  “队长,有没有酒啊?”一个战士问。

  “有,我请客。而且还是贡酒。”石林峰笑着说。

  “那我们可要多喝几碗。”战士们说。

  “这可不行!每人只有一碗。”钟指导员大声地说。

  “为什么?一碗可不够过瘾的。”战士们又说。

  “这是规定。一,喝多了会醉,这是严重违反军纪的。二,贡酒是大补阳气的,你们这群小公鸡喝多了会犯错误的。三,我没有那么多的贡酒。”石林峰幽默地接过话来说。

  “哦,石队长原来给的是个空酒坛啊!”战士们都笑了起来。

  钟志强忙说:“谁说是空酒坛,谁说是空酒坛。给一碗喝就不少了。要是我,一口也不给你们喝。”指导员笑着唱黑脸。石林峰跟着笑而不答。就这样,别动队一路上说笑着走下了蟒蛇崖。石林峰带领红军别动队连战皆捷,好不得意。但是,值此之际,噩耗却悄悄地向他逼近了。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燕江铭》第四十章 长征先锋

叶英平   1年前   3044点

《燕江铭》第三十七章 三战蛇崖

叶英平   1年前   2334点

《燕江铭》第三十八章 桔颂交友

叶英平   1年前   2248点

《燕江铭》第三十九章 威震梨园

叶英平   1年前   2325点

《燕江铭》第三十六章 孪生双英

叶英平   1年前   1857点

《燕江铭》第三十五章 凤凰涅槃

叶英平   1年前   1724点

《燕江铭》第三十四章 兵困罗坊

叶英平   1年前   1701点

《燕江铭》第三十二章 宝山佛光(上)

叶英平   1年前   1919点

《燕江铭》第三十二章 宝山佛光(下)

叶英平   1年前   2122点

《燕江铭》第三十三章 阴枣秘方(上)

叶英平   1年前   2139点
加载更多>>
2017 福建·永安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