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江铭》第三十章 青春壮烈(下)

叶英平  2015/9/6 17:14:13  1139点  永安之窗
  (五)

  傍晚。独立红九团团部人员和刚刚成立的燕城革命委员的会机关工作人员,在接到上级发来的紧急撤退命令的电报后,正在从西门口紧急而有序地撤出燕城。就在这时,前些天那位拼死也要看看吴胜团长身上是不是长着红棕毛的陈老大爷,看到红九团正在准备撤离燕城时,就大声喊着吴胜团长说:“吴团长,吴团长。我有重要的事情求你。”

  “什么事?陈爷爷。”吴胜团长答应着。

  “红军要离开燕城?”陈老大爷问。

  “是的。不过请放心,红军很快就会再回来的。”吴胜团长说。

  “我相信红军。快把我的小孙子带上。”陈老大爷说。

  “不行啊。您老年纪都七十多了,身边要有人照顾的。”吴胜团长又说。

  “放心吧!我身边有人照顾。”陈老大爷说。

  “带我走吧,我叫陈敢。今天我一定要参加红军。”陈老大爷的小孙子也坚决地说。

  “是啊,只有你们带走他我才会放心。不然白匪军来了,他也会被国民党抓去当兵的。”陈老爷爷说。

  “我死也不当白狗子!”小孙子陈敢大声地说。

  “那好,带你走。你就跟着石队长吧。”吴胜又对身边的石林峰说:“把他就分到你们别动队。交给你了。”

  “好。陈敢,跟我走吧。”石林峰说。

  陈敢高兴地拥抱了一下爷爷,转身跟着石林峰跑过了西门桥,身影已经渐渐地远去了。可是,陈老爷爷仍然在向吴胜团长和自己小孙子的背影连连挥着手。

  石林峰带着别动队来到西门大桥上,看见还有不少工作队的人在从桥上撤退。就大声喊着:“工作队快过桥,快跑啊。敌人已经到了。”

  他和钟志强商量了一下,又大声命令说:“别动队赶快占领桥西小土丘,阻击敌人过河。”

  这时,有一股敌人企图从大桥的西北侧翼冲过来,要夺取那里的浮桥。敌人企图冲过燕江上的一条浮桥,从而截断燕城里红九团的退路。一营阵地上的机枪手是个新兵,看到敌人蜂拥而来,显得很紧张,机枪打得水花四溅,可就是打不着敌人。

  这里,已经有十几个敌人乘隙渡过了河。在这危急时刻,红九团政委方方同志立刻亲自跑到机枪阵地上,大声鼓励着机枪新手说:“别怕,把敌人当靶子瞄准就行。你看,我来打。”

  方方政委爬在地上,拉过轻机枪,瞄准着刚游上岸的敌人,准确地打出了几个长点射。一下子就把刚刚渡过河的十几个敌人全部消灭了。

  “就这样,瞄准敌人不用慌,很容易就能消灭敌人的。你来打。”方方政委把机枪还给了射手。

  新机枪手看见方政委就爬在自己的身边,马上镇定了下来。他调整好自己的射击姿势,调转枪口,瞄准射击,立刻也打出了一串串准确的机枪子弹,把冲到浮桥边准备渡河的敌人,一个个都打翻落下了水。

  方方政委又鼓励说:“好,打得好!就这样打敌人。”

  这时,石林峰带着别动队也及时赶到了。他们准确地打出了一阵密集的子弹,与一营的机枪形成了交叉火力,暂时阻止了敌人的前进。就这样,敌我双方对射的密集子弹,在夜空中划出了无数条曳光痕,就像初夏时节夜空中纷飞的萤火虫。

  这时,燕城内的革委会机关和红军部队的绝大多数人都迅速通过了西门大桥,撤出了燕城。

  (六)

  5月10日上午,敌五十二师在损失了800多人后,终于重新占领了燕城。军阀卢兴邦的五十二师师部就设在文庙里。

  师长卢兴邦飞扬跋扈地对身边的机要参谋说:“直接向委座电报,我52师在委座的英明指挥下,经过一天激战,已成功光复燕城。共消灭红军一千多人,余下少数躲进了深山老林。我师正在全力追击,不日即可剿灭。”

  “是。”机要参谋拿着拟好的电报走了。

  这时,副官华仰骄走进来说:“报告师座,当地保安团长李聚财前来祝贺。”

  卢兴邦一听,怒形于色地说:“叫他滚蛋。红军怎么没有灭了他。”

  “师座,清官不打送礼人啊。”华仰骄附身在师长的耳朵边轻轻说了一句。卢兴邦一听,做了个让进的手式,但余怒未消。

  只见六个保安团丁,从门外先抬进来三大箱银元和珠宝,门外还摆着十坛陈年贡酒。李聚财穿着一身便服跟了进来说:“师座辛苦了。光复燕城,彪炳青史。属下代表燕城百姓,热烈欢迎!”说着,他自己一个人就拍起了巴掌来。

  卢兴邦师长却冷冷地问:“说吧,打仗的时候,你躲哪儿去了?”

  “报告师座,属下奉周团长之命,带领保安团在贡川与红军打了一天。终因武器太差,大刀片子打不过红军的机关枪,战死了不少弟兄。属下侥幸逃脱,险些成了红军枪下的死鬼。这些,华副官是知道的。”

  “是的。师座。”事前,华仰骄也得了李聚财的不少好处,就帮他开脱着。

  卢兴邦只好又说:“说吧,你现在手下还有多少人?”

  “报告师座,还有300多人。只是,只是……”

  “想要枪是吧?行,给你。”卢兴邦对华阳骄说:“带李团长去军火库,领300支步枪,2挺机关枪和一万发子弹。”

  “是。”华仰骄应着。

  卢兴邦又转头对李聚财说:“你听着,这次给你这么多枪支弹药,可不是给你摆样子的。你可要替我把红军赤卫队都给消灭了。”

  李聚财:“是。谢谢师座!”

  (七)

  敌人占领燕城后,一时谣言四起。百姓们交头接耳议论着:“听说红军主力已经被国军消灭了。”

  “城里共产党全都被抓了,一个也没跑掉。”

  “保安团正挨家挨户搜查红军呢。”

  “听说这次帮助红军造反的人,一个也不留。”

  “保安团已经贴出了告示,说洪田村的赤卫队,就是山里的土匪,这次要一并剿灭。”

  “我还听说,谁要是再帮助红军,保安团要诛灭他九族呢。”

  “真是太恶毒了……”

  流言四起,吓得城里百姓不敢出门。燕城失陷后,敌人军警和保安团疯狂地大肆搜捕共产党员和支持红军的积极分子。刚刚建立的红色政权遭到了严重破坏,来不及撤退的革命者被捕40多人。

  农民委员会主任曾招生、工会组织委员罗正贤、财政委员徐有道、红军工作队队长刘家声等七位同志惨遭杀害。一时间,白色恐怖笼罩着整个燕城,共产党的斗争被迫转入了地下隐蔽活动。

  李聚财又开始实行惯用的伎俩了。他命令保安团以抓捕红军为名,在通往贡川、曹远、西洋和洪田的各交通要道上,四处设岗搜查红军,借机搜刮民财。这天,在保安团团部。李聚财和手下人正在秘密制定一个攻打洪田村的阴谋诡计。

  李聚财张狂地说:“兄弟们,红军已经被国军打垮了。现在只剩下一小股败兵逃进了深山老林,与猴子去作伴了。”

  听李聚财这么一说,几个保安团的队长发出了一阵坏笑声。

  “那红军不是都要变成野人了吗?”一个酒糟鼻子队长说。

  “红军本来就是长着红毛的猴子嘛。”另一个疤瘌眼队长说。

  “那这些公猴子只好去和山里的母猴子们过日子了。”酒糟鼻子说。

  “那可不。搞不好还会养出一群小猴子来呢。”

  听疤瘌眼这么一说,在座的几个坏蛋都发出了一阵淫笑声。

  “那他们吃什么?”一个塌鼻子副队长说。

  “吃果子、吃树叶呗。笨蛋!”

  疤瘌眼用军帽打了一下塌鼻子的头骂道。几个坏蛋又是一阵坏笑。

  “兄弟们,我们可不能养虎遗患。卢师长命令我们保安团进山剿灭红军赤卫队,还给我们配备了二挺机关枪,这可是我们大显威风的时候到了。”李聚财接着说:“我要包围整个洪田村,消灭所有的共产党和赤卫队,还要活捉那个妇女主任。”

  “团长,听说那个女共党长得很漂亮是不是?”酒糟鼻子说。

  “废话。那可是整个燕城里的第一美人儿。要不,怎么会被我们团长大人看中呢。”疤瘌眼巴结地说。

  “这次行动一定要保密。谁走漏风声,我要谁的脑袋。从现在起,各位都在团部里给我老老实实呆着,把裤腰带都给我系紧了,谁也不许离开半步。都听清楚了吗?”李聚财用阴冷的眼睛盯着每个部下的脸看了一遍。

  “是。”手下人都同声说。

  见部下都已被镇住,李聚财接着又对一个亲信部下罗四说:“罗副官,你先悄悄地溜进洪田村,找我表舅罗老财,告诉他我明天一早天不亮就包围洪田村,让他悄悄地把手下的人都招集起来,里应外合,我要一举拿下洪田村,给他报仇。”

  “是。我马上就动身。”罗四说。

  (八)

  红九团从燕城撤到了罗坊进行休整。五月的罗坊乡,天气潮湿,开始闷热起来了。红九团的战地医院就设在靠山边的几排茅草盖的房子里。燕城保卫战,让红九团受到了重创。有一百多名伤员,被转移到罗坊进行治疗。

  战地医院里的几位刚从燕城教会医院参加红军的年轻女护士,她们脱去了蓝色的圣女服,取下了头上的圣女巾,少了几分娴雅之气。但换上了崭新的红军灰色军装,腰扎牛皮带,头上的八角帽红星闪闪,更让她们显得英姿飒爽,楚楚动人。

  这天中午,战地医院的女护士们来到从大丰山上流下来的小溪水边。她们高高地卷起裤腿站在清清的溪水里,雪白的小腿在山泉的浸润下显得十分诱人。她们一边清洗着红军伤员换下的血绷带,一边唱着在燕城跟石林峰母亲苏苏学会的新山歌:“白米出篁芯,久熬粥晶莹。捧给阿哥一海碗(来),鱼水骨肉亲。豺狼当道行,市井路不平。恶霸欺压穷苦人(呀),乡亲(们)盼红军。红军戴红星,杀敌为百姓。红军养好身体壮(来),上阵为人民!”

  “护士长,你的钟指导员来了。”黄婵护士笑着说。

  “别胡说。他现在可不是在医院里归我管。他现在可是特别行动队的指导员。最近又打了不少胜仗,是个真正的英雄。”陈素英护士长非常敬重地说。

  “这就对了。英雄爱美女嘛!”黄婵护士说。

  “护士长,黄婵说得对。”赵敏护士插嘴说。

  “素英姐,你就承认他是你的吧。不然黄护士和赵护士就要为钟指导员打架了。”十五岁的小护士秦晓勤一脸认真地说。

  “好你个小丫头,也来编排我。看我怎么治你。”黄婵护士说着就来抓秦晓勤。

  “快哈她的痒痒,这小丫头最怕哈痒痒了。看她还敢不敢嘴坏。”赵敏也帮腔说。

  “哈哈哈,快别,快别。我再也不敢了。”这个秦晓勤一听说要哈她的痒痒,马上就条件反射地笑得跑不动,蹲在了地上。

  “好了,好了。我承认,钟指导员是我的,行了吧。快放过秦晓勤,别把她笑傻了。”陈素英大方地说。

  “白衣天使们,你们好!”钟志强高兴地打着招乎。

  “钟指导员,你的白衣天使在这呢。”

  黄婵和赵敏把躲在大家身后的陈素英给推到了钟指导员的面前。

  “陈护士长,我想和你谈谈,可以吗?”钟志强有些拘束地说。

  “可以。我们边走边谈吧。”这时,反而是陈素英显得落落大方。

  二人亲密地边说边笑,慢慢地向小溪上游边的树林里走去。他俩的双肩不时的轻轻一碰又分开,分开一下又挨在了一起。像是毫不在意,却是心领神会。

  这天傍晚,石林锋被方方政委叫到了红九团团部。方方政委一见他就说:“给你个任务,你带几个人秘密地到燕城去侦察那里的情况。我们还有一部分同志没有撤出来,现在不知道怎样了。如果可能,就把他们接应出来。”

  “是。”石林峰说。

  方方政委:“另外,回来时顺便去一趟洪田,通知洪田村的党员干部和赤卫队立刻转移到山里去打游击。防止被敌人偷袭,造成革命力量的损失。”

  石林峰:“明白。”

  方方政委:“快去吧。”

  “是。”石林峰带着李燕江那个班的战士们骑上马,在夜色里向燕城奔去。

  (九)

  李聚财带着保安团的300多团丁,突然包围了洪田村。得知敌人包围了洪田村的消息后,石林峰立即带着十多个别动队员火速向洪田村赶来。

  这时,赤卫队已经被围困在一个山头上。吴春土的腰背后插着砍柴刀,手上端一支步枪;吴飞云手拿一支驳壳枪,腰里插着一枚手榴弹;还有五个赤卫队员,手上拿着步枪或土铳。他们的子弹已经全都打完,但没有一个人投降。他们的身边,躺着二十多个赤卫队员。他们面前的山坡上,被打死的敌人更多。

  李聚财大声喊叫着:“吴春土,我劝你们赶快投降吧,我保证留你一条活命。吴飞云,看你年轻漂亮,我也不忍心让你死啊。”

  罗老财也尖着嗓门帮腔:“吴飞云,你爹是个老实人,在我家打工二十多年,我可没有亏待他。你带领穷鬼分我的财产,我也不和你计较。只要你投降,同意嫁给李团长,今后就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了。别再跟共产党穷闹啦。顽抗下去只有死路一条。你这样死了可不值得呀。”

  “别放你的猪狗屁!我就是死一百次,也要跟共产党闹革命,杀光你们这群欺压穷人的坏蛋。”吴飞云大声地回骂敌人。

  吴春土也大声骂着:“你们别做梦了,共产党人是杀不光的。红军回来就会为我们报仇的!”

  李聚财气急败坏地说:“别废话了,他们已经没子弹了,都给我上。”

  保安团冲上了山头。吴春土从背上拔出柴刀,奋力砍死了几个敌人,最后被李聚财开枪打中,壮烈牺牲。

  几个匪兵正要开枪打吴飞云,李聚财急忙喊到:“不要开枪,抓活的。”

  吴飞云不甘受辱,拉响手了榴弹,与来抓她的敌人同归于尽。其余五个赤卫队员拼到最后,全都壮烈牺牲了。

  李聚财杀害了洪田村的共产党员后,得意洋洋,带着匪军向村里走去。刚穿过一个小山包,突然从山包上的树林里冲出一个老人来。他嘴里高喊着:“还我女儿的命来!”只见老人怒发冲冠,手举一柄有一米多长的田埂劈刀,挥刀径直向罗老财砍去。老人愤怒的举动,吓的罗老财抱头就跑。李聚财慌乱中拔出手枪,朝冲过来的老人连开了几枪。

  冲过来的老人不是别人,正是要为女儿报仇的吴忠厚老人。他身上虽然连中数弹,但报仇的勇猛冲力还是使他在倒下之前,向敌人劈去了生平第一刀,也是平生最后一刀。可惜这一刀只劈在了罗老财的后背肩膀上,痛得他哇哇乱叫。

  可怜一生都老实巴交,胆小怕事的吴忠厚老人,最终被地主恶霸们逼上了梁山。他虽然为女儿报仇未果,但还是做出了他有生以来最勇敢的壮举!

  石林峰带人赶到洪田村时已经来不及了。眼见吴飞云拉响了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他做出了怎样的举动呢?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燕江铭》第四十章 长征先锋

叶英平   1年前   3334点

《燕江铭》第三十七章 三战蛇崖

叶英平   1年前   2424点

《燕江铭》第三十八章 桔颂交友

叶英平   1年前   2331点

《燕江铭》第三十九章 威震梨园

叶英平   1年前   2405点

《燕江铭》第三十六章 孪生双英

叶英平   1年前   1902点

《燕江铭》第三十五章 凤凰涅槃

叶英平   1年前   1804点

《燕江铭》第三十四章 兵困罗坊

叶英平   1年前   1755点

《燕江铭》第三十二章 宝山佛光(上)

叶英平   1年前   1964点

《燕江铭》第三十二章 宝山佛光(下)

叶英平   1年前   2192点

《燕江铭》第三十三章 阴枣秘方(上)

叶英平   1年前   2206点
加载更多>>
2017 福建·永安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