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江铭》第三十一章 大丰山祭(下)

叶英平  2015/9/7 21:06:57  974点  永安之窗
  (七)

  日近正午,石林峰终于登临大丰山顶。乔木灌木早已一概不见,出现在眼前的却是一大片深没膝盖的劲草,如波似浪。

  “风吹草低见牛羊”。在不远处的山坡上,早已捷足先登了一群岩羊。它们罕见人类,擎觉地观望,时不时地发出“咩咩”的叫声,但却并不急于奔逃。

  此时,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哈气成水雾,雁鸟竟翔低;白云浮山半,蓝天似可及。真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之势。

  这闽西第一高峰,绝非浪得虚名。附近的香炉峰、炼丹灶、寄子岩、牛绳路、栏牛石、饭干石、棋盘石、化身岩等多处名胜,尽收眼帘。

  石林峰“啊——”的又仰天长啸了一声,心情又开朗了不少。他放松脚步,转过小弯,见山顶的略凹处有一座大石屋,那正是大丰山的“顺真道院”。

  顺真道院,依棋盘山山坳处而建,海拔1696.8米,只比棋盘峰顶略低几米。前面对马山,左邻香炉峰。始建于南宋末年,清代以来经过多次翻修。其道院简朴,由砖石混合垒筑而成,上盖铁瓦。主院门楣上刻有“大丰山”三字。入门是下堂,内设天井,两侧有13级台阶上大殿,殿中竖立四根大柱。大殿前隔着天井是照楼走廊,有客房供游人歇息。殿左侧安奉欧阳真仙雕像,为泥塑抹金,高6尺。真仙两手合十端坐,眼平视,髯垂胸,面貌慈祥。

  石林峰来到道院,老道长迎出接客:“施主有请。”二人进入坐定,少年道童上茶。

  “请问道长贵姓。”

  “姓李,道号丰一。施主此来,是求签吧?”

  “不。想请丰一道长帮助作个全部七七道场。”

  “好说。是什么人?”

  “已故恋人吴飞云。”

  石林峰从口袋里掏出全部七个银元交给李道长说:“请道长多多费心。”

  “施主请放心。”

  李道长让小道童取来文房四宝和一块木牌,先在木牌上写好吴飞云的灵牌交给石林峰。石林峰接过灵牌来到附近的山坡上,用铁锹垒起一个空冢,插上灵牌,献上荷花与红豆珠串,跪着叩了三个头之后,便坐在旁边,从背后抽出总是随身而带的排箫,吹了一首“徴音调式”的《天地相思吟》:

  红豆入土兮,盎盎巨杉问天;

  白鹤仙去兮,望断南归鸿雁;

  黄叶潇潇兮,渐渐随流逝远;

  紫芸落水兮,万年沉香永延!

  徵音主心火,其声雄以明,悲愤激情,凄凉久远。石林峰吹之又吟,吟之再吹。攸攸,独怆然而泪流满面。朦胧中,他回想起了与吴飞云在洪田村相处的最后情景:

  “林峰我很想你!”吴飞云急切地扑进石林峰的怀里说。

  “我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二人紧紧相拥。

  “林峰,你还有时间吗?再吹一段排箫给我听吧。”

  “好。”石林峰从背后抽出排箫,吹起了那首“商音调式”的《淑女君逑吟》:

  高山兮,梧桐独占之凤秀;

  流水兮,芦苇束围之凰羞。

  浣纱兮,窈窕淑女之燕洲;

  抛网兮,纲举目张之君逑。

  “真好听。要不是眼下工作太忙,我就愿意这样一直听下去。”

  “飞云,光我一人吹可不行。我好久没有听到你唱歌了。”

  “那唱什么歌?”

  “就唱燕江小调吧。”

  “好啊!不过我俩还像小时候那样,一人唱一段。”

  “行。”

  吴飞云唱:“哎嗨——阿哥身伟俊,犁耙勤耕耘。伐木射虎是英雄(来),勇敢人人敬。”

  石林峰唱:“哎嗨——阿妹挑水勤,扭腰步履轻。哥想阿妹恒下心(来),甘泉水盈盈。

  二人合唱:“白米出篁芯,捞饭粒晶莹。举案齐眉粗瓷碗(来),夫妻有深情。”

  (八)

  “施主,施主。”一个多时辰之后,李道长唤醒了石林峰说:“头七道场已毕,我陪施主走走吧。”

  李道长陪着石林峰,来到道院前路旁一口不深的土井前说道:“这里是天盆洗足的地方。在这高山之顶,不论阴晴雨雪,也不管春夏秋冬,井水都一样的满,一样的温度,冬暖夏凉绝不会变,故称天盆。凡是来还愿的香客,都在此盥洗,可洗去疲劳和心中的烦恼,还可以祛邪治病,强身健体。”

  石林峰点头记住。他们又慢慢走到一小块平地上,道长指着一圈立成矩形的石头说:“这是栏牛石。在棋盘山顶,山势虽然和缓,但起伏不平。无忧草遍地都是,但石头难觅。只有在这里,独现一块不大的坪地。这圈立石半露半藏,疏密相间,排列有序,犹如一个长方形的露天牛圈。当年,欧阳大一在此牧牛,捡几个小石摆成圈,牵牛立于其中,牛即不得出,虎狼亦不得入。历经数百年,现在小石头都已长大,每个重达百斤以上。在棋盘山的北侧,有段上山的路面,还有牛缰绳拖出的印迹,也叫牛索路。是欧阳大一牧牛时,牛绳拖过地面留下的痕迹。几百年来不长草木,经久长存。”

  二人来到顺真院左侧的香炉峰。李道长说:“这是设坛祭天的地方。这个铸铁大香炉,高约2.3尺,长约3.4尺,全重达600斤。光这个炉盖就有160斤重。如若某处出现妖蘖,香炉四周便会卷起羊角风,炉盖就随风前往镇压,降妖后自动复回。”

  石林峰心想:“但愿这香炉盖现在就飞去镇压杀害吴飞云的敌人。”

  见石林峰听得十分认真,道长又指着山下侃侃而谈:“在香炉峰的山谷里,还有一片巨大的岩石,横空出世,状若宝盖,称宝盖岩。岩石下可容纳数十人隐藏。看上去岩石岌岌可危,但千百年来却安然无恙。古代兵荒马乱之年,曾保护无数的避难百姓,躲过了战乱。一般人只是听说有路可到岩石下,但并无几人真的知道路在哪里。”

  “道长可知路在哪里?”石林峰问。

  道长微笑答道:“天色已暗,我们该回去用餐了。”

  (九)

  晚餐很简单,桌上仅摆了一碗豆腐乳,一碗黄椒泡春笋,最高档的是一碗炒青菜。在这里鲜菜难得,只有修道人自己种的一点点,平时舍不得吃,大多用来招待贵客。道童盛上热饭,给客人和师傅各倒了一碗吉山老酒,自己才坐下来低头吃饭不语。

  李道长:“施主请。山野寒冷,一碗素酒聊可御寒。”

  “道长请。”石林峰累了一天,黄椒泡酸笋让他胃口大开。一碗老酒,二碗米饭,吃得不亦热呼。很快餐毕,道童收拾完餐具,献上热茶,道长便与石林峰开始了丰山论道。

  “施主日间言语不多,眉宇间似有积怨,能否略谈?”道长开言。

  “明人不说暗语。我心中是有很深的仇恨不能解脱。”石林峰说。

  “善,能解脱仇恨。圣祖老子的道德经上说:‘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居善地,心善渊。夫唯不争,故无尤’。说的是,最善的人好像水一样,滋润万物而不与万物相争。居住时,会善于选择有利的地形而不与世相争。心宽容,会善于保持沉静而不与人相争。正因为有不争的美德,也就没有怨恨了。”

  “祖辈们也说,有仇不报非君子。杀妻之恨,睚眦必报!”

  “你的话虽说是常理,却非至理。道经上说:‘勇于敢则杀,勇于不敢则活。此两者,或利或害。天之道,不争而善胜,不应而善应’。你如果一心急于报私仇,可能会大仇未报身先折。如果能把仇恨先放一放,做好应对,仇恨就容易报了。记住,‘天网恢恢,疏而不失’。坏人是逃不掉的。”

  “道长说的在理。”

  “得道者,‘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坚强’。失道者,‘以兵强则灭,木强则折。强大处下,柔弱处上’。你的恋人是位柔弱的女子,为了她心中的道,会变得非常坚定而强大。而害他的人,若是失道者,今天虽然用兵逞强,杀人如麻,以后就会自取灭亡。强和弱是会相互转化的,就如同大丰山上的豺狼和山羊,狼会吃羊,但有时羊也会把狼拱下山沟摔死的。”

  石林峰点着头,认真地在听。不远处,有几只豺狼不时地传来嚎叫声,好象还有一群山羊拚命在往后山上跑动,羊蹄震的地面发出沉闷的践踏声。

  “道经上说:‘知人者智,自知者明。不失其所者久,死而不亡者寿。’就是说,能分清好人坏人叫做智慧,能知道自己才算聪明。为百姓做事的人能长久不衰,死了以后还有人接替他的事业,才算真正的长寿。”

  “对。我今天祭奠的恋人,她就是爱憎分明,打豪强,分田地,为穷人能过上好日子,才被坏人杀害的。她没有完成的事业,我会接着做下去。她虽死犹生,永远活在我的心里。”

  “善哉,善哉。道经上说:‘其政闷闷,其民淳淳;其政察察,其民缺缺。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大成若缺,大盈若冲,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辩若讷。静胜躁,寒胜热。清静为天下正’。说的就是,宽政待民,民心淳朴。苛政如虎,民心反抗。社会安定与否,是互相依存的,随时可能变化。很多事物,从表面看,好象是完美的,其实不是。只有清静才能克服躁动,寒冷可以克服暑热。清静无为才能统治天下。”

  “树欲静,而风不止。当今官府,欺压百姓,草菅人命,就像夏天头上长的疥疮,腐败透顶了。苛捐杂税,多如牛毛,百姓无法求生,是被迫逼上梁山的。穷人只有团结起来,反抗斗争,才有出头之日。”

  “你说的不无道理。道经上也说:‘民之饥,以其上食税之多,是以饥。民之难治,以其上之有为,是以难治。民之轻死,以其上求生之厚,是以轻死。’眼下,的确是官逼民反。官府为了鱼肉百姓,把民脂民膏都搜刮净了,所以穷人都不怕死。不过,‘大道废,有仁义。国家昏乱,有忠臣。’前些日子,我去过江西瑞金。那里的红军,可是穷人的队伍。分田地给穷人,还帮助他们播种插秧。有一位毛先生,他领导的瑞金苏维埃政府,是真心为穷苦农民办事的。这些都是上善的表现啊。”

  “对。前几天解放燕城的,就是这支红军。燕城也成立了一样的苏维埃政府。只是力量还不够强大,又被国民党反动派抢占回去了。还杀了很多好人。”

  “罪过,罪过。‘执大象,天下往。往而不害,安平太’。谁掌握了百姓想要的道理,普天下的人们都会来投靠他,就不会受到伤害,就会平安康泰。‘鱼不可脱于渊,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啊。”

  “说的对。红军是鱼,穷苦百姓是水。鱼离开水就会活不成,红军绝不能欺压百姓。”

  “道经上说:‘报怨以德。图难于其易,为大于其细;天下难事,必作于易;天下大事,必作于细。’红军现在还很弱小,必先从为穷苦百姓有田种、有饭吃这些小事做起。‘曲则全,枉则直,洼则盈,敝则新,少则得,多则惑。是以圣人抱一为天下式。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红军不与民争利而利民,若要取天下,国民党是无法与之相争的。”

  “这正是红军打土豪分田地的政策。在大丰山下,也有一支红军队伍,在帮助周围好几个乡村的穷人们分田分地,发展农耕。我上山时看见田里的秧苗比往年都长得更好,今年丰收有望了。”石林峰说这些话的时候,李道长也频频点头同意。

  这时,山顶上风大了不少,把道院屋顶上的铁瓦刮得哗啦作响。远处还传来了几声老虎的吼叫声,把豺狼和山羊的叫声都盖过去了。

  老道长和石林峰都感觉到了寒意。坐在桌子边上的少年道童,连忙进去拿过来两件棉袍,说:“初更过了,天有寒气,请施主和师傅穿上棉衣。”他自己又去披了床棉被出来,默默的坐下听师傅讲道。

  石林峰穿上显得有些小的棉袍,但感觉暖和了许多。就说:“现在暖和多了。请道长再讲讲。”

  “好。‘善为士者,不武;善战者,不怒;善胜敌者,不与;善用人者,为之下。是谓不争之德,是谓用人之力,是谓配天古之极’。说的就是善于打仗的将帅,不逞其勇武;善于打仗的个人,不轻易动怒;善于战胜敌人的人,不与敌人正面冲突;善于用人的人,对人表示谦下。这是不与人争的品德,是运用别人的能力,是符合古往今来的道理。”

  “这就是说,要善于发动百姓、组织百姓,依靠百姓。对待百姓,就像对待父母。‘百善孝为先’嘛。”

  “正是,正是。‘善剑者不拔,善抱者不脱。修之于身,其德乃真;修之于家,其德乃余;修之于乡,其德乃长;修之于邦,其德乃丰;修之于天下,其德乃普。故以身观身,以家观家,以乡观乡,以邦观邦,以天下观天下’。说的正是这个道理。”

  “请教道长,我该从何入手?”

  “道经上说:‘其安易持,其未兆易谋;其脆易泮,其微易散。为之于未有,治之于未乱。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简单地说,就是做事情要在它尚未发生以前就处理妥当,要在祸乱没有产生以前就早做准备。大丰山上的大树,都是从微小的种子发芽生长的。道院的房屋,是用一块一块的石头筑起的。今天上山的路,你也是从山下一步一步开始走到山顶的。对吧。”

  “明白了。凡事都要有准备,先发制人,后发制于人。一口吃不出一个胖子。贵在坚持到底。”

  “圣人云:‘受国之垢,是谓社稷主;受国不祥,是为天下王’。说的是能勇于承担国家的屈辱和灾难,才能夺取国家,成为天下的君主。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嘛。三更天了,施主该睡觉了。”

  石林峰起身说:“多谢道长!”

  (十)

  次日未及五更,东方略见一线银灰色,石林峰就起床去看日出了。站在棋盘峰顶东望,一轮红日,先扁后长,突然一跃,喷薄而出。正如《裴应章游丰山香炉峰》的诗句:“露积和烟湿,云飞拂若流。高凌霄汉迥,远眺海天浮。光见五更日,寒生六月秋。登临游胜爽,八极仿神游。”

  见此壮丽景色,石林峰伸出双手像是要拥抱初升的红日。“啊——”他再次发出仰天长啸,心胸豁然开朗,豪情壮志直冲云天。

  “施主好运气,已得宝光慧照。”李道长晨起练功,见石林峰早起,便轻轻跟随至此。

  “多谢道长口惠!林峰实不敢轻信。”石林峰仍然目不转睛的看着初升的朝阳。

  石林峰过去多次听爷爷和父母都说过,大丰山顶在每年四、五月间,常有“佛光”出现之奇事,而且爷爷和父母们在采药时也都曾经有幸见到过“佛光”。当时只是听着好奇,并没真正当作一回事。今天听道长说起,也只当是道长对每位访客的吉言而已。

  其实,燕城有两处山峰在每年的四、五月间都经常可以看见“佛光”,也称“宝光”的奇观。一座是在罗坊乡境内的大丰山,一座是在西洋镇境内的天宝岩。

  “出家人不打诳语。请施主慢慢转身便见真实。”道长说。

  石林峰转身一看,果然如是。在西方不远的天空,那浓郁的白云中,清晰可见一尊高大人形身影,头顶一个金轮,光芒四射,仿佛如来显圣。这就是民间常说的“佛光”或称“宝光”的一种自然奇观,平时极难得见。其实,“宝光”形成的原理类似于“海市蜃楼”或北极光的光折射。其形成条件虽然极其苛刻,但只要自然条件符合,就会出现。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石林峰兴奋地大声欢呼。

  “施主首次登临棋盘顶,便能见到宝光,实是有福之人啊。”道长夸赞道。

  “我爷爷、我父母也都见过,他们常来大丰山采药。”

  “正是,正是。治病救人者,多行善举者,或为百姓谋福祉者,实为与宝光有缘之人。”

  “我将身体力行,一定做个为百姓谋福祉的人。”

  “善哉,善哉。”

  “多谢道长!晚生告辞了。”

  李道长说:“欢迎施主再次光临。记住,要入宝盖岩,先上大丰山。”

  石林峰点头揖首后,转身向山下大步流星而去。今后,他会怎样去战斗呢?

  原创作者:叶英平 笔名:燕山竹 手机:15306922895电子邮箱:15306922895@163.com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燕江铭》第四十章 长征先锋

叶英平   1年前   3044点

《燕江铭》第三十七章 三战蛇崖

叶英平   1年前   2328点

《燕江铭》第三十八章 桔颂交友

叶英平   1年前   2248点

《燕江铭》第三十九章 威震梨园

叶英平   1年前   2325点

《燕江铭》第三十六章 孪生双英

叶英平   1年前   1857点

《燕江铭》第三十五章 凤凰涅槃

叶英平   1年前   1724点

《燕江铭》第三十四章 兵困罗坊

叶英平   1年前   1701点

《燕江铭》第三十二章 宝山佛光(上)

叶英平   1年前   1919点

《燕江铭》第三十二章 宝山佛光(下)

叶英平   1年前   2122点

《燕江铭》第三十三章 阴枣秘方(上)

叶英平   1年前   2139点
加载更多>>
2017 福建·永安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