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江铭》第三十三章 阴枣秘方(上)

叶英平  2015/9/11 17:42:05  2210点  永安之窗
  (一)

  那天上午,当小枣用尽最后的气力,坚强地站立在竹躺椅上的那个时刻,终于达成了她和阴女们朝觐佛光的最高心愿。而就在佛光出现的那一瞬间,小枣的人生价值已经达到了她自己的最高巅峰,她那洁白美丽的生命历程也就走到了最后终点。

  小枣殇逝之后,阴枣妈没有食言。她要为小枣姑娘完成最后的一个心愿。按规矩,阴女死后是不做什么“头七”或“断七”的殡葬仪式的。而是即殁即埋,且不用棺材,最多是躺在草席卷里。因此,小枣刚一倒下,她的遗体就用一条洁白的床单覆盖着,被阴女姐妹们从天宝岩山顶,一直抬到了阴女宅子后山上的温泉水池边。在黑枣妈的主持下,阴女姑娘们用温泉水为小枣洗净了全身。阴枣妈拿来了早已为每个阴女都准备下的素白丧服,并亲手为小枣穿在了身上。这次,阴枣妈出于对小枣的特殊感情,就让小枣躺在了那张竹躺椅上一同下葬。

  当小枣的遗体被阴女姐妹们用一层层的细土掩埋时,阴女们的悲哀情感达到了极致。她们都不约而同地唱起了凄凉的《阴女小调》:

  清凉凉的山泉滴水哟,

  涓涓细流充盈我小小水塘。

  卷尖尖的小荷窝叶哟,

  引来蜻蜓围绕我上下徜徉。

  蜗牛牛的舔腻丝滑哟

  爱抚停留在青荷结蒂之央。

  开张张的珠蚌扇壳哟,

  触手在壳中伸缩摇曳颤晃。

  思欲欲的白莲骨朵哟,

  采花蜜蜂匆忙忙往里硬闯。

  殷红红的滴血杜鹃哟,

  时光如箭穿过姑娘的心房。

  城门门的失火热浪哟,

  水塘池鱼之殃是阴女之殇。

  这悲哀凄凉的歌声,如云如雾,如雨如泪,如霜如雪。阴女们唱的让人心泣,让人心痛,让人心寒。突然,森林肃穆,天空黑暗,寒风刺脸,阴雨骤降。自然界也主动的来为阴女小枣举行葬礼。

  从此,在阴女宅子的后山上,又多了一个长年不见阳光的、像小房子一样的墓碑。墓碑上面写着“阴女小枣之墓”。旁边紧挨着往年死去的阴女姑娘春枣和秋枣的墓。这就遂了小枣身后的心愿。

  忙完这些事情,阴枣妈也终于感到了心力憔悴。这天下午,她把所有的阴女姑娘都请到了安心课堂里。就连黑枣妈也被请来了。只是黑枣妈站在安心课堂的门口。

  阴枣妈苦凄凄地说:“姑娘们,小枣是阴女宅子里殇逝的最年轻的枣姑娘,她不该走啊。但是,也是小枣帮我们完成了看见佛光的心愿,对吧。”

  姑娘们齐声说:“对。”

  阴枣妈又说:“多么纯洁善良的姑娘,仅仅只有十六岁啊。是她,让我的心里开始了反思。她走了吗?”

  姑娘们齐声说:“没有走。”

  阴枣妈却说:“不。她走了。她不会回来了。她也不该再回来。对吧?”

  姑娘们:“?……”

  阴枣妈又说:“今天,我在这里要宣布一个决定,一个连我自己也不敢相信的决定。这是个什么决定呢?”

  姑娘们:“?……”

  阴枣妈突然说:“你们想还阳吗?想回到父母身边去吗?想有自己的男人吗?”

  姑娘们:“?……”

  阴枣妈大声地问:“姑娘们,请回答我。”

  姑娘们齐声说:“不想。”

  阴枣妈又用更大的声音问:“你们真的不想还阳吗?真的不想回到父母身边去吗?真的不想有自己的男人吗?”

  姑娘们也用更大地声音说:“不想!”

  阴枣妈一听,又改用平静地声音说:“这不是真的回答。我决定,从今天开始,有谁愿意还阳的,只要她自己提出来,她就可以离开阴枣作坊。她的卖身契,我要当面烧掉,并且再给她十个大洋作路费。怎么样?”

  大枣问:“为什么?”

  阴枣妈说:“为了小枣姑娘的善良。”

  青枣问:“那不再做阴枣了吗?”

  阴枣妈说:“我可没说。”

  冬枣问:“那为什么要赶我们走?”

  阴枣妈说:“问得好。我本来也不愿意这样做。可是,小枣的死让我明白了一些事理。我可以告诉你们,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神药秘方。其实,阴枣就是一味滋补养阴的中药。相对于阴枣而言,还有一种补阳的中药叫阳枣,它的配方同样能治病。这阳枣你们有谁知道吗?”

  枣姑娘们异口同声地说:“不知道。”

  阴枣妈却说:“其实你们是知道的。在小枣临死前,为了让她能够了却最大的心愿,坚持登上天宝岩去看佛光,我给她吃的就是阳枣。阳枣的确也神奇般的让小枣恢复了一些气血,终于让小枣看见了佛光。如果当时我给小枣姑娘吃的是阴枣的话,那肯定是不行的。但是,阳枣再神奇,也没有留住小枣年轻的生命。所以,这世上根本没有什么神药秘方,只有对症治病的良药,才是最好的药方。多少年来,人们都把阴枣当作秘方,那是因为它们确实能治病。人们都说它是神药,那是因为它确实能救人。不过,治病救人也有很多的药方,也有很多的方法,不只是阴枣一个方子。如果,你们硬要说有什么秘方的话,今天,我也决定把阴枣的秘密告诉给你们。”

  枣姑娘们立刻就异口同声地问:“是真的吗?”她们一个个都睁大了眼睛,把上身坐得更加挺直了。

  阴枣妈果断地回答说:“是真的。你们都听好了。这阴枣方子,其实就是苏老中医专门为光绪皇帝治病而想出的一个经验药方。它根本不是什么秘方,也没有什么秘藉。请各位姑娘不要再胡思乱想了。下课以后,我们要最后在一起吃一顿还阳饭。我要请姑娘们吃贡鸡炖红菇汤,大补阳气。而且,壮阳的贡酒也随便地喝。姑娘们,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吃过还阳酒席之后,大家就散伙吧!”阴枣妈用过去少有的高昂语调说到这里,却又突然地降下了语调,有点依依不舍地说:“不过,今后你们也就不再是阴女了。”

  (二)

  枣姑娘们下课后,都心情沉重地坐在了饭桌边。今天的两桌饭菜的确与往常大不相同,在桌子上破天荒地摆上了荤菜和贡酒。这是阴女宅子自从建成以后,二十几年来的头一次。说是有荤菜,其实只有一味贡鸡炖红菇汤。这荤菜和贡酒都是花钱请人买来的,在阴女宅子里,是从来不允许做的。

  黑枣妈平静地给每位姑娘的碗里都倒满了贡酒。但是,在她倒酒时,双手微微的有些颤抖。

  阴枣妈端起酒碗来就说:“来,先喝一口酒。”

  枣姑娘们都没有一个人动手。大枣说:“我不喝。贡酒是纯阳之物。我是阴女。”

  阴枣妈说:“那你们呢?大枣不喝,你们也不喝?”

  枣姑娘们异口同声地回答:“我们也是阴女。”

  阴枣妈又用勺子为每位枣姑娘都舀了一碗贡鸡红菇汤,她自己也端了一碗鸡汤在手里,又说:“那我们就喝贡鸡汤吧。这可是用洪田生卿村老山头上生长的极品红菇炖出来的,味道可是天下第一哟。很多人一辈子也没有口福喝过这种红菇汤的。请,我祝姑娘们还阳大吉!”

  枣姑娘们依然没有一人张口喝。青枣说:“红菇汤是鲜美。但这贡鸡却是荤腥菜。谁想还阳谁吃。我是不吃的。”

  冬枣也赶紧说:“我和两位姐姐一样。我不想走,我也不吃。”

  其他的枣姑娘也同声说:“我们也不吃。”

  阴枣妈一看,叹了一口长气说:“唉——,那就等你们听我讲了关于一种鸟的故事以后,再作决定吧。”阴枣妈无奈地放下手上端的汤碗,开始说起了“枭雄噬母”的传说故事。

  阴枣妈首先慢慢地环视了所有的枣姑娘之后才说:“说起这枭雄鸟,它可是树顶之王。这枭雄从小一出壳子,性格就暴唳无比。因为它的胃口很大,所以从不挑食,见啥吃啥。先出壳的枭雄一定会把后出壳的亲弟妹吃掉的。更为狠毒的是,当小枭雄长到如父母般大小后,如果因为食物不足,而父母又年老体力衰弱时,小枭雄就会突然向其父母发起攻击,凶恶地把父母也吃掉。这就是忘恩负义、六亲不认的枭雄鸟的传说故事。”

  “枭雄鸟?什么是枭雄鸟?”冬枣急忙问:“阴枣妈,我们这的山野里,有这种噬父啖母的黑心鸟吗?要是有,我一定不放过它。”

  枣姑娘们也愤愤不平地说着:“对。冬枣说的是。我们不会放过它的。这种六亲不认的畜生,不能留下它来祸害父母亲人。”

  这时,大枣和青枣却悄无声息的相互看了一眼,又转过头去看着阴枣妈。

  阴枣妈又说:“大家说得好!我们这里就有这样的枭雄。”她见大枣和青枣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就连忙转了口气说:“我的意思是,我们阴女宅子的后山上就有这种枭雄鸟。也就是你们常说的那几只总是在夜晚怪叫的鬼魅。”

  冬枣惊道:“原来就是那半夜鬼叫的怪物呀。真够吓人的。小枣妹妹就是被它害死的。”

  “你听谁说的?”黑枣妈突然问。

  “我,好像是听,”冬枣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青枣,而青枣也正在看着她。冬枣于是说:“好像是听小枣自己说的。她说谁要是看见了那个鬼魅,谁就得死。秋枣也是被那个鬼魅害死的。大枣姐和青枣姐当时也在场的。我可没乱说。”

  “好了。不说这个了。是走是留,各位姑娘自己作主吧。谁要走,我就把她的卖身契当面烧了,还要发给路费。愿意留下的,今后就好好干活,可别学那枭雄鸟。现在开始吃饭吧。”

  (三)

  乌云遮蔽了月亮。枣姑娘小楼显得很暗。这时,隐约从一间屋子里传出了自鸣钟清脆的报时声音“咚——”。停了一下。又“咚——”。响了两声后,小楼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静。现在正是午夜一点钟了。

  这时,小楼二楼的第一间房门轻轻地打开了,从里面悄悄地走出了一个高挑的黑影。黑影迅速来到楼下的仓库门前,用钥匙打开了门锁,进入了库房。黑影来到地下室,又打开了铁柜的门。她一手拿起书,用嘴咬住手电筒照看着,一本《阴女修身秘图辑》映入了眼帘。她赶紧用另一只手连续翻看了几页。她又像是在想什么似的,抬起头仰望着天花板停顿了一下后,就很快地把书原样放了回去,锁好了铁柜门。她回身从小梯子爬到上面的仓库里,再细心地把盖板恢复原样。她又走到大瓦缸前,揭开一个大缸盖子,从口袋里拿出一小张白纸,用纸包了一点里面的白药粉,再盖上盖子。她走到仓库门口,探出头左右看看没人,就返身把门锁好,迅速离开了库房。

  时间大约过了半个钟头后,小楼二楼的第二间房门也轻轻地打开,从里面迅速地走出了一个敏捷的黑影。黑影很快地来到楼下的仓库门前,她也用钥匙打开门锁,一闪而入。这个黑影也同样地打开了铁柜的门,拿起那本书,用手电筒照了一下,赶紧翻看了几页,就把书原样的地放回了。她锁好铁柜门,来到上面的仓库里,同样细心地把盖板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她也走到大瓦缸前,揭开一个大缸盖子,从口袋里拿出一小张白纸,用纸包了一点里面的白药粉,再盖上盖子。随后,她同样地把仓库门锁好,也飞快地离开了仓库。

  又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小楼二楼的第一间房门再次轻轻地打开了。一个苗条的黑影,像鬼魅一样飘到了楼下的仓库门前……

  山上不断传来了枭雄的叫声:“鬼——鬼、鬼、鬼,鬼——鬼、鬼、鬼……”

  (四)

  第二天上午,冬枣来到阴枣妈的房间里,正好黑枣妈也在。冬枣平静地说:“两位枣妈妈都在。冬枣昨晚想好了,现在就来向二位长辈辞行。”说完,她深深地向二位长辈鞠了一躬。

  阴枣妈说:“冬枣,你是第一个作出决定的姑娘。我绝不食言。我同意你离开阴女宅子。黑枣妈,把卖身契给冬枣吧。”

  黑枣妈淡淡地说:“先不急。我们得按规矩办。冬枣姑娘,一年前,你是干干净净地进来的。现在,你也该清清白白地走吧。请你自己把衣服都脱了。”

  阴枣妈说:“冬枣平日里做事很有分寸,我看就不用了吧。”

  冬枣急忙说道:“脱脱脱。我这就脱。阴女宅子几十年的规矩,不能被我坏了。”她一边说着,一边就把全身脱了个一丝不挂。顿时,一个汉白玉似的人体雕像,一动不动地就呈现在眼前。

  阴枣妈和黑枣妈一看,都赶紧上前帮着冬枣把衣服一件一件地穿上了。阴枣妈开口说:“我说冬枣平时做事有分寸,这不会有假吧。”

  黑枣妈还是淡淡地说:“这就是做阴女应该有的本份。”

  冬枣说:“我可以走了吗?”

  阴枣妈:“请稍等。黑枣妈,把卖身契给冬枣。”

  冬枣:“不用。烧掉它。”

  黑枣妈划了根火柴,当着冬枣的面就把卖身契烧掉了。阴枣妈拿出了十个银元放到冬枣的手上说:“拿着把。走了就别再回来了。”说着,别过脸去,眼泪就掉了下来。

  “阴枣妈——,我不想走啊!”冬枣突然发出一声喊叫后,立刻就跪在了地上。她的泪水也如断了线的珍珠,直往下掉落。

  黑枣妈也触景生情地止不住流下了眼泪。她赶紧用手撩起衣服的下摆,悄悄地擦了一下。阴枣妈连忙扶起冬枣说:“走吧,别哭了。我的乖孩子,快走吧。阴枣妈不会怪你的。”

  这时,听到冬枣发出的恸哭声,枣姑娘们都来到了阴枣妈的房间门外。大枣抢先说:“冬枣妹妹,咱俩不是合作得好好的吗,怎么就要走呢?”

  青枣接着说:“冬枣,小枣虽然不在了,你就不能留下来吗?”

  枣姑娘们也都说:“是啊,留下来吧。”

  冬枣站起身来,先向阴枣妈和黑枣妈鞠过躬,再向姐妹们鞠过躬后,就一声不吭地慢慢走过了内院门,又走出了外院大门。她没有再回头看一眼。

  (五)

  冬枣来到燕城,顺着一条小巷子,走到了一家院子门前。冬枣敲了敲关着的大门。门打开了,药材商人李老板手摇着一把折扇探出头来,一见是女儿,就阴阴地说:“又是空着手回来。”

  冬枣默默地走进了青砖瓦房的大门。她不说话,径直穿过一个小小的天井,就向母亲的那间卧室走去。

  卧室里面有一张洁净的床。床上铺着荷花图案的棉布床单,还有一个绣花枕头,一条薄棉毯,一顶架子蚊帐。屋里另有一个衣柜,一张梳妆桌,一把椅子。

  冬枣人未入,语先到。她的身影还在母亲的房间门外就大声喊道:“妈,妈,您还好吗?”

  “是女儿回来了。怎么不提前说一声。”一位中年妇女痴呆呆地说。

  冬枣说:“妈,你怎么变成这样了?是爹又欺负你了吧。”

  跟在后面的李老板冷冷地说:“我可没再欺负她。为了阴枣秘方,我答应过你,就连抽大烟也戒掉了。”

  冬枣说:“爹,今后你要像对待贵夫人一样对待我妈。她要是再受半点委屈,我就杀了你。”

  李老板说:“哼,那你答应我的事办到了吗?”他一下子收起折扇就问。

  李老板看了冬枣一眼,冬枣也正在盯着他看。冬枣说:“放心吧。”说完,就从衣服里拿出了一本书。

  “快给我看看。”李老板一把抢过书来,就猴急急地翻来覆去地看着。突然问:“这就是秘方?”

  “对。我们就是按照这本书上做的。为了它,我差点丢了性命。”冬枣说完,不再理会父亲。而是与母亲紧紧拥抱着,泪水慢慢地流下了脸颊。冬枣又亲切地吻着母亲脸上的泪水说:“妈,女儿回来了。今后,他再也不敢欺负你了。我们娘俩的日子会好起来的。”

  此时,李老板拿着那本书,早已经走出了门外。他急于出门去干什么勾当呢?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燕江铭》第四十章 长征先锋

叶英平   1年前   3342点

《燕江铭》第三十七章 三战蛇崖

叶英平   1年前   2438点

《燕江铭》第三十八章 桔颂交友

叶英平   1年前   2331点

《燕江铭》第三十九章 威震梨园

叶英平   1年前   2406点

《燕江铭》第三十六章 孪生双英

叶英平   1年前   1909点

《燕江铭》第三十五章 凤凰涅槃

叶英平   1年前   1805点

《燕江铭》第三十四章 兵困罗坊

叶英平   1年前   1774点

《燕江铭》第三十二章 宝山佛光(上)

叶英平   1年前   1965点

《燕江铭》第三十二章 宝山佛光(下)

叶英平   1年前   2192点

《燕江铭》第三十三章 阴枣秘方(下)

叶英平   1年前   2508点
加载更多>>
2017 福建·永安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