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江铭》第三十二章 宝山佛光(下)

叶英平  2015/9/11 17:42:07  2121点  永安之窗
  (四)

  当天夜晚。在苏一方的卧房里,一张挂着蚊帐的厢式大床,大床两端撩起的蚊帐都挂在帐钩上。床上放着一床薄被子,一个枕头。旁边桌子上的一盏小油,灯照亮了侧身坐在床沿上的马素梅和苏一方。

  马素梅:“一方,我拗不过你,我已经对小枣说了,让她还阳。”

  苏一方:“她答应啦?”

  马素梅:“没有。小小年纪的,把后事都交待好了。唉,真是苦命的女孩懂事儿多啊!”

  苏一方:“这小姑娘到底是为了什么,她不治病啦?”

  马素梅:“是啊,为什么?这是你们男人永远也不会明白的。我看小枣治不治病,就顺其自然吧。她说还有一个心愿未了。”

  苏一方:“什么心愿?”

  马素梅:“上天宝岩去看佛光。这个心愿我能帮她了了。明天一早,我就带她去。”

  苏一方:“上天宝岩?她不要命啦。难道她还不领你的情,不知道你这是第一次让阴枣姑娘还阳吗?”

  马素梅:“知道。我对她也是这样说的。(稍停)不过,阴女还阳我才是第一个。”阴枣妈含情脉脉地抬眼看着苏老爷子,脸上显出了少有的羞赧。她接着又说:“这你是知道的。就是因为你,在二十多年前,我就不再是阴女了。”

  苏一方:“是啊,时间过得真快,一晃就二十多年过去了。不过,你依然还是当年那般迷人,让我不离不弃。”

  马素梅:“我还是那句话,你不能光是为了我,而把自己给耽误了。”

  苏一方:“素梅,眼下时局太乱,土匪又闹腾得厉害,我总是感到阴枣作坊哪一天会出事。你快下决心吧。跟我走,把阴枣作坊关了,让姑娘们都还阳去。”

  马素梅:“怕什么。眼下这阴枣生意正在红火头上,我可不舍得半途而废。这阴枣作坊不是什么人都能开的。”

  苏一方:“我担心的正是这个。枪打树顶鸟啊。”

  马素梅:“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就自认了。”

  苏一方:“素梅,听我一句,那些个药材商人成天都在想着你的阴枣作坊,还不知道今后会做出什么事来。树大招风,你可要当心啊。”

  马素梅:“我就是舍去性命,也绝不把秘方给他们。你我冒死从清宫里逃命出来,隐姓埋名为的是啥?当年,为了给光绪皇帝治病,是你让我成了阴女的。我这一生,都是在为了阴枣秘方而活着的呀。如果没有了阴枣作坊,那我也就不想活了。”

  苏一方沉默了良久。接着是一声叹息:“唉!天意呀。”

  这时,山上传来了猴面鹰的叫声:“鬼——鬼、鬼、鬼,鬼——鬼、鬼、鬼……”

  “夜深了,我送你回屋吧。”苏一方站起来说。

  马素梅深情地低声道:“不。今晚我要留下。”

  (五)

  第二天清晨。阴枣妈早早就叫醒了所有的枣姑娘。姑娘们昨晚上听说要去天宝岩看佛光,一个个都很兴奋。而且阴枣妈还说第二天要早起,晚上就不用上课了,这可给了枣姑娘们少有的休息时间。所以,今天一早起床,姑娘们精力旺盛,赶紧梳洗,精心素妆,吃过了早点就准备上山了。

  阴枣妈让小枣躺在自己平时用的一个竹躺椅上,由四个姑娘抬着小枣走。没抬小枣的姑娘们,手上就提着马灯和干粮。大家也都轮换着抬着小枣往前走。

  黑枣妈在自己的腰背后,挂上了两把锋利的砍柴刀。她又叫上那一对大獒狗,一路上劈荆斩棘地走在了队伍的最前头。姑娘们都跟在后面,朝着那一千多米高的天宝岩山走去。

  一路上,成片的稀有珍贵植物比比皆是。南方红豆杉、长苞铁杉、钟萼木、黑桫椤、金钱松、香榧树、各种兰花等,应有尽有。一条崎岖的小路,蜿蜒通往天宝岩山顶。

  忽然,小枣靠坐在竹躺椅上,用手指着路旁一片绿草丛说:“青枣姐,路边上绿油油的草,都是福建兰吧?”

  青枣说:“是的。不过,在天宝岩的山里,还有一种特别素雅的兰花。”

  小枣问:“长得什么样儿?”

  青枣说:“冬枣,你来接把手。我去拔一株来给小枣看。”

  冬枣忙说:“好的。”

  青枣把抬竹躺椅的竹杠把手交给冬枣抬,自己就快速跑向草丛里,连根拔起一株翠绿色的兰花草。她轻轻地甩了甩兰花根上面的泥土,又快速地跑了回来。她把兰花递给小枣说:“你看,这就是那种特别素雅的兰花草。”

  小枣仔细看着,又放在鼻子前深深地闻着。她轻轻地自言自语道:“真的是很素雅,很美,还有淡淡的青草香味儿。”

  青枣说:“没错。这种特别的素雅,特别的美丽,特别的香味,就像我们阴女似的。”

  小枣问:“青枣姐,这叫什么兰?”

  青枣说:“我从小就喜欢兰花,家里种了好多盆。这种兰花叫什么,我还真的不知道。”

  小枣说:“那可真遗憾。我也喜欢兰花。可我父亲不让种。他说我们家里穷,连饭都吃不饱,种兰花有什么用。”

  冬枣连忙插嘴说:“有用,有用。那我们就给它起个名儿吧。”

  青枣忙说:“好哇。不如就叫素兰吧。这种素兰开的花,虽然没有建兰那么艳丽,但香味儿却更为优雅。我看这兰花长得就像小枣妹妹。”

  冬枣高兴地说:“好,就叫素兰。这素兰还真有小枣妹妹的气质。”

  大枣这时也插进话来说:“行。叫素兰可是真好听。我也喜欢。”

  听几位姐姐都是这么说,小枣的心情开始好些了。她微笑地说:“素兰像我,我有这么好吗?现在要是春天就好了。我就能看到素兰开的花了。”

  在姑娘们的心里,都把苦命的小枣与素兰的美好相比。“素兰像我,我有这么好吗?”当大家听到小枣这么随口一说,立刻也就勾起了姑娘们在心里的自问:“我有这么好吗?”。继而,姑娘们又都联想到了各自走上阴女之路的辛酸。于是,说着说着,走着走着,一下子却又陷入了沉默......

  突然,跑在前头的一只大獒狂叫了几声。接着又听到黑枣妈大声喊着:“大獒,别乱叫。快跟上来。”

  声音惊醒了姑娘们的沉思。大家都抬起头向前看去,原来是大獒在用爪子玩着路边一只被吓唬得缩成了一团的穿山甲。那只大獒听到阴枣妈的喊声后,就又向前跑去了。可是没过多久,从家里带来的那两只大獒又同时叫了起来。它们这次叫得更凶,而且飞快地向山上冲去。

  前面的山岗上,传来了一阵动物疯狂地奔跑声。原来,是两只大獒在追逐一群逃跑的苏门羚羊和黑山麂。而且还把草丛里的黄腹角雉、珍珠鸡、白马鸡和竹鼠、松鼠等其它小禽兽都惊得乱飞乱跳。这一下,可把原本寂静的山林,搞得闹轰轰的了。

  黑枣妈又大声喊着:“大獒,快回来。”她又回头对枣姑娘们大声说:“姑娘们,大家都要跟紧点,不准擅自离开队伍。这里野生动物很多,我们已经到了老虎、金钱豹子和黑熊经常出没的地方了。当心别出什么事儿。”

  姑娘们经过了几次休息和野餐,终于来到了半山腰上一个空置的茅草屋里。天渐渐黑了。姑娘们点亮了马灯。累了一天,大家都赶紧动手把屋里的干稻草铺成床,就早早休息了。而那两只忠实的大獒狗,却像卫兵一样,就卧守在草屋的门口。

  姑娘们都和衣躺在用木头搭成的通板床的干稻草上。由于这大山中的茅草屋里很少有人来住,因而铺床用的干稻草在人的体温作用下,便发出了些许淡淡的、发霉的气味来。在这种环境里睡觉,对于这群极爱干净的阴女姑娘们来说,还是头一次。因而,也让姑娘们一时间难以入睡。

  “青枣姐,你睡着了吗?”小枣两眼望着草屋的顶蓬轻轻地说。

  “没有。小枣妹妹有事吗?”青枣问。

  “明天到了天宝岩的山顶上,我们能看见佛光吗?”小枣问。

  “这......我也不知道。我想,碰碰运气吧。”青枣说。

  小枣又说:“唉,我这个人,从小命就不好。出生后才三个月,我妈就没了奶水。我父亲想不要我。可我妈硬是用米汤把我喂大了。我长到八岁时,舅舅说我长得像母亲,漂亮又聪明,应该去读书。可我爹不同意。他说女孩子家不应该抛头露面的。我爹请人给我算过命。算命的说我是寒水命,阴气太重,流在自己家的田里也长不出粮食来,应该让我流到远处去。因而,我爹就下定决心要让我离开家。还好,我被阴枣妈带来了。从此以后,我家里也有了点钱,两个弟弟也都上了学校。你说我这样的命,明天会有好运气吗?”

  青枣忙说:“会有好运气的。我这个人就不信命。”

  大枣接过话去说:“青枣说的是。只要我们心诚,明天就会看到佛光的。”

  冬枣也接了话茬说:“小枣妹妹,我们要相信两位姐姐说的。明天就能见分晓了。”

  “那好巴。我听姐姐们的。但愿明天有幸,上天能让我最后看一眼真实的佛光,我也就死而无憾了。”小枣又自言自语地说:“佛光,我想看佛光。我的眼皮子好重,想睡觉了。我想看佛光......”

  小枣说出的喃喃话语,又勾起了躺在稻草上的各位枣姑娘的心思。于是,她们都在默默地回忆各自当阴女前后生活的凄风苦雨中,渐渐地发出了轻轻的鼻息声。而在她们的两只眼尾槽里,却慢慢地渗出了晶莹剔透的珍珠。

  “佛光...那就是佛光...姐姐们快看呀...阴枣妈...黑枣妈...我看见佛光了...佛光...佛光怎么不见了...我要佛光......”小枣的一阵大叫声,把姑娘们和两位妈妈都惊醒了。

  紧挨着小枣身边睡觉的青枣急忙推着小枣说:“小枣,小枣,你醒醒,你醒醒。”

  被惊醒的大枣也起身过来对小枣说:“小枣快醒来。你说梦话了。”

  小枣被推醒了。她无力地问:“叫我,要上山吗?快扶我起来。”

  青枣说:“你刚才做恶梦了吧。”

  小枣说:“不清楚。好像不是恶梦,又像是恶梦。”

  大枣习惯性地用手摸了一下小枣的额头说:“哎呀,小枣又在发烧了。”

  这时,阴枣妈和黑枣妈从屋子的另一边走了过。阴枣妈赶紧把一条薄毯子盖在了小枣的身上。又把一个小纸包里的粉末倒进了小枣的嘴巴里。黑枣妈赶紧扶起小枣,用竹水筒给小枣喝水。喝过水,又扶着小枣躺下了。

  冬枣问:“阴枣妈,您给小枣吃的是什么药?”

  阴枣妈说:“这是临来时,苏老爷子特地为小枣配制的退烧药。现在还真给用上了。”

  过了一会儿,黑枣妈用右手背挨了挨小枣的额头说:“还好。小枣的头上有一点汗水了。”

  大枣又摸了摸小枣说:“体温也比先前低了些。”

  阴枣妈说:“这下我就放心了。临行前,苏老爷子让我带上这包药粉,说是应急用的。当时我还认为没必要。现在来看,他倒是真有预见性啊。”

  忽然,茅草屋外的大树林里,传来了早醒的鸟叫声。经过刚才这么一折腾,天就要亮了。阴枣妈就对姑娘们说:“大家也都别睡了。想看佛光,就得早上山顶。快抓紧时间吃点东西,我们就赶早上山吧。”

  姑娘们一听阴枣妈这么说,立即就从带来的布袋包里取出干粮,吃了起来。这时,黑枣妈对阴枣妈说:“我看小枣的身子太弱,不能再上山了。那山顶上的风太大了,对她不好。就让我留在这里陪小枣吧。你们都去看佛光。”

  阴枣妈说:“这样也好。先问问小枣,看她的意思是......”

  小枣忽然睁大眼睛说:“我不留下,我要去看佛光。阴枣妈,黑枣妈,别留下我,带我去。”

  黑枣妈说:“小枣,你身上在发烧。山上的风太大,吹了风就更不好了。我们以后再去吧。等你的病好了,黑枣妈一定陪你去。”

  阴枣妈也说:“是啊。以后我也一定会陪你去的。”

  小枣却坚定地说:“可能没有以后了。阴枣妈,黑枣妈,带我去吧。今天就是爬,我也要爬上天宝岩去看佛光。就是死......”

  “小枣,快别说这不吉利的话。我们带你去。”阴枣妈和黑枣妈同时喊道。阴枣妈又从自己的贴身衣袋里取出了几个已经掏掉了枣核,并在枣肉里面塞满了某些药粉的红枣说:“快把这几粒阳枣吃了吧。只有这样,你才有血气和我们一同上山去看佛光。”

  黑枣妈又赶紧伸手扶持小枣坐了起来。小枣满含眼泪地接过阳枣,在黑枣妈的帮助下,坚难地、慢慢地吃完了这几粒能大补气血的阳枣。

  吃过了干粮,阴枣妈带着大家早早的行动,终于在太阳出来前到达了天宝岩山顶的一小块平地上。这里长满了矮灌木和小草,周围没有大树遮挡。一缕晨曦,悄悄地穿破了天际边的地平线。山顶上开始云雾缭绕,而且越来越浓。姑娘们的裤腿都被露水浸湿了。小枣的衣裤虽然没湿,但山风吹来,显得有些寒意。小枣连连打着寒战,两手紧紧地抱住双肩。阴枣妈赶紧走过来,把一条毛毯盖在了小枣的身上。她问道:“小枣,你冷吧?”

  小枣说:“有点。但我心里热。”

  阴枣妈说:“再坚持一下。太阳出来就好了。姑娘们,都围过来,让小枣暖和些。”

  枣姑娘们都紧紧围到小枣身边,面朝西方,坐在了石头地上。两只大獒也懂事地跑过,爬在了小枣的脚边。枣姑娘们谁也不说话,都在静静地等待“佛光”地出现。太阳慢慢升高了,大片的云朵不断地漂过姑娘们的头顶。“佛光”一时还没有出现。

  小枣问:“阴枣妈,天宝岩顶上您来过几次?”

  阴枣妈说:“不知道来过多少次了。反正每年都会上来几次。”

  小枣说:“您看见过佛光吗?”

  阴枣妈说:“佛光倒是没看见过。”

  小枣说:“佛光一定很美吧。”

  阴枣妈说:“听说真是美极了,罕见得很。绝大多数人,一辈子也没见过。”

  太阳又升高了不少,云朵却渐渐远去。“佛光”还是没有出现。

  大枣说:“太阳都这么高了,佛光怎么还不出现?”

  冬枣说:“大枣姐,真的有佛光吗?阴枣妈来过多少次了,也没见到过呀。”

  青枣说:“真有的。我们村里就有人看见过。只是不知道今天会不会出现。”

  太阳继续在升高,天空已经很亮了,只是雾蒙蒙的。她们等待了这么长的时间,“佛光”好像不会再出现了。阴枣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姑娘们都收回了巴望的眼光,转头看着小枣。小枣的脸上已经挂满了泪珠。

  小枣凄凉地说:“阴枣妈,黑枣妈,姐姐们,我们下山吧。佛光不会再出现了。不过,昨天晚上我在梦幻中,好像已经看到过一次佛光了。老辈的人们都说过,人这一生中,能看见一次佛光就是万幸了,不可能看到两次佛光的。”

  黑枣妈说:“不。再等。”

  姑娘们也都说:“对。再等等。”

  阴枣妈也说:“好,再等。”

  就在这样一再的等待中,时间又过去了许久。佛光的奇迹,仍然不见踪影。

  小枣又一次恳求地说:“阴枣妈,黑枣妈,姐姐们,我们下山吧。不要为了我再等下去了。”

  这次,所有的人都用沉默来回答小枣的恳求。

  接着,小枣却再一次悲哀地说:“阴枣妈,黑枣妈,姐姐们,小枣今生来世永远都会感谢你们的。今天我能登上天宝岩,已经很满足了。如果上天真要让我生前看不到真实的佛光,那这就是我的命吧。”她刚一说完话,就发出一串咳嗽,骤然不止。小枣忙用双手紧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但是,一股殷红的鲜血却从她的指缝里慢慢渗透了出来。

  青枣忙问:“怎么啦,小枣?”她赶紧帮小枣拍着背。

  冬枣惊道:“小枣,你咯血了,快擦擦嘴。”她掏出自己的花手绢,帮小枣擦着嘴。

  姑娘们都轻轻地问:“小枣、小枣,没事吧?”

  咳了好一阵子,小枣终于又缓过气来说:“没事。让我再看一看身边的红杜鹃就会好的。”她说着,伸手指向了一片盛开的红杜鹃。

  在这一千六百多米高的山顶上,珍稀的猴头杜鹃成片成片的,长势极为茂盛。眼下,山底早开的杜鹃花,已经快要谢光了。而山上的红杜鹃,却正在盛情开放着。此刻,鲜红的杜鹃,沾满了雾珠,如同滴血。大家看着坐在花丛中的小枣,不由得更加令人伤感起来。

  刚才一直没有说话的大枣,眼含着泪水,看着滴血似的红杜鹃,轻轻地哼起了山歌《阴女小调》:

  清凉凉的山泉滴水哟,

  涓涓细流充盈我小小水塘。

  卷尖尖的小荷窝叶哟,

  引来蜻蜓围绕我上下徜徉。

  蜗牛牛的舔腻丝滑哟

  爱抚停留在青荷结蒂之央。

  开张张的珠蚌扇壳哟,

  触手在壳中伸缩摇曳颤晃。

  思欲欲的白莲骨朵哟,

  采花蜜蜂匆忙忙往里硬闯。

  殷红红的滴血杜鹃哟,

  时光如箭穿过姑娘的心房。

  城门门的失火热浪哟,

  水塘池鱼之殃是阴女之殇。

  婉约而苦涩的歌声,如诉如泣,漂向了眼前刚刚流过来的好一大片云雾。天空一下子就变得灰蒙蒙的。突然,西面不远处的那块厚厚的大云朵上,出现了一个圆形的七彩光环,美极了!

  阴枣妈急忙喊道:“小枣快看,宝光,宝光,宝光出现了。”

  枣姑娘们一下子都兴奋起来,大声叫道:“快看、快看,好美呀!”

  “太美了,太美了!”

  “啊,真是美极了!”

  半躺着的小枣,用手支撑了几下,想站立起来。但她还是无力地躺在了竹躺椅上。她急喊着:“青枣姐,冬枣姐,快帮帮我,我也想站起来。”

  青枣、冬枣二人赶紧扶持着小枣,想使劲地帮她站起来。可是,小枣显得很沉,好像站不起来。

  青枣忙喊:“大枣姐,快来搭把手。”

  冬枣也喊着:“姐妹们,快来帮小枣呀。”

  于是,小枣硬是靠着众位姐姐的扶持,终于站在了竹躺椅上。她比别人高出了半个身体。她惨白的脸上,有了宝光的反照回光。她面对宝光,用双手尽力伸向眼前的光环,身子也努力向前探着,好像似要飞过去。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最后才喃喃出了一句:“这,这就是我在梦幻中看见的真实佛光,现在我有幸又看见了......”小枣的声音很弱,而且越来越弱。一时间,大家并没有注意到她的变化。

  她们只是清晰地听见了青枣那突然因兴奋而发出的大声喊叫:“佛影,佛影。宝光里出现佛影啦!”

  阴枣妈也兴奋地喊道:“这才是佛光,这才是佛光。我今天终于看见佛光啦!”

  黑枣妈用手抹去脸上的泪珠自语道:“这真是佛光,真是佛光啊!”

  枣姑娘们个个都泪流满面地挥手喊叫着:“佛光——”

  是的。在眼前那突然飘来的一大块厚厚的云朵上,真的显现出了一尊高大的身影——佛影。青灰的人形,七彩的金轮,天下的奇观。佛影真的就站立在一轮巨大的太阳光环中。枣姑娘们兴奋的喊叫声,久久地来回飘荡在云间和山谷里。

  这时,枣姑娘们扶持小枣身子的那只手,慢慢地感觉到了小枣的身子变得越来越沉。只见她垂下了手,像是朝觐礼毕;她低下了头,像是正在祈祷;她跪下了膝,像是最后膜拜。突然,她像割断的草一样,倒在了竹躺椅上。

  “小枣——”,阴女们撕心裂肺的尖叫声,随着浓浓的云雾,在山谷里久久飘荡。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燕江铭》第四十章 长征先锋

叶英平   1年前   2991点

《燕江铭》第三十七章 三战蛇崖

叶英平   1年前   2327点

《燕江铭》第三十八章 桔颂交友

叶英平   1年前   2245点

《燕江铭》第三十九章 威震梨园

叶英平   1年前   2306点

《燕江铭》第三十六章 孪生双英

叶英平   1年前   1857点

《燕江铭》第三十五章 凤凰涅槃

叶英平   1年前   1723点

《燕江铭》第三十四章 兵困罗坊

叶英平   1年前   1692点

《燕江铭》第三十二章 宝山佛光(上)

叶英平   1年前   1909点

《燕江铭》第三十三章 阴枣秘方(上)

叶英平   1年前   2121点

《燕江铭》第三十三章 阴枣秘方(下)

叶英平   1年前   2459点
加载更多>>
2017 福建·永安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