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江铭》第三十五章 凤凰涅槃

叶英平  2015/9/29 17:32:11  1729点  永安之窗
  (一)

  这天,奸商李老板牵着一条大恶狗,引着李聚财和百十个团丁,气势汹汹、气喘嘘嘘地赶到了阴女宅子大门外的空地上。李老板指着围院大门说:“大侄子,我们赶快用大圆木把门撞开吧。不然红军来了,我们又要逃跑。”

  李聚财一听这话可不高兴。就先不搭理李老板,而是一边挥着手,一边大声下着命令:“一排带一挺机枪守在左侧路口。二排也带一挺机枪守在右侧路口。三排准备手榴弹把门炸开。兄弟们,开始行动。”

  李聚财分派完任务后,这才神气活现地对李老板说:“红军来了怕什么。今天我带了一百多个兄弟。还带来了两挺机关枪。红军要是再敢来搅乱我的好事,那就让他们有来无回。”

  李聚财得意洋洋地走到大门前,双手抱在胸前,右手捋着留有短山羊胡子的下巴,仰望着门上的鱼形图和对联,一副知识渊博的样子。他面对大门,左手指了指左边的对联,像要开口说什么。

  李老板牵着大恶狗紧跟其后。他见李聚财指着对联,就抢先拍马屁说:“团长大人好雅兴。这是一副阴阳对联。”

  李聚财:“我知道。这还用你说?我也是多次参加过考秀才功名的人了。对联都是分上下联的嘛。这上联是:庭院森森自古清凉却扶桑。下联是:围屋敞敞从来洁净迎玉兔。哼,又是老一套。就连道家的鱼形图也画倒了。”

  李老板却不知趣地说:“大侄子,你先朗诵的是下联。”

  李聚财:“胡说。上联有扶桑二字,扶桑就是太阳,是我们男人。玉兔就是月亮,代表女人。男人就应该在女人的前头。你说,白天是先有太阳,还是先有月亮?”

  站在旁边的副官罗四也帮腔说:“李团长可是报考过秀才的文化人。难道还不如你吗?”

  李老板自讨没趣,连忙说:“是是是。团长大人说得对。”

  李聚财不耐烦地抬手一挥,命令手下人说:“快,用手榴弹把门炸开。”

  两个团丁赶紧把绑在一起的五个手榴弹放在了大门口。

  (二)

  王小楼班长带领着十几人的马队,快马加鞭地把几百斤粮食和药酒运到了红九团的医院。指导员钟志强迎上前来问:“王班长,怎么就你们一个班回来了。石队长和李燕江他们呢?”

  王小楼:“指导员,快把这些东西交给医院,我有紧急情况马上要去团部报告。石队长请求团部派兵支援。”

  钟志强:“好。你等我一下。我们一起去团部。”他又转身向医院里大声喊着:“素英,素英,我们别动队给医院送好东西来了。快来搬。”

  护士长陈素英听到钟志强的喊声答道:“嗳,知道了。就来。”她又对护士们说:“姐妹们,都跟我去搬东西。”

  陈素英领着一群漂亮的红军女护士从医院房间里跑了出来。看见别动队员们牵的马背上托了不少大米和白酒,便一涌而上去卸货。

  护士秦晓勤惊喜道:“哇,有大米,有盐巴,还有酒精。”

  护士黄婵高兴地夸奖说:“喂,小伙子们,你们真棒!”

  赵敏护士也笑着说:“护士长,你的指导员和别动队真有办法。这些可是救命的宝贝呀!”

  陈素英高兴地说:“战友们,我代表全体医护人员和伤病员们,真心地感谢你们!”说着,她向别动队员们深深地鞠了个躬。

  王小楼连忙还敬着军礼说:“应该的,应该的。”

  钟志强忙说:“素英,这些东西就交给你了。我和王班长有紧急情况要去团部报告。王小楼,我们走。”

  说完就和王小楼向团部跑去。二人来到红九团团部门外,钟志强喊了声:“报告。”

  “请进。”吴团长和方政委正好都在团部里。

  钟志强:“团长、政委,我们有紧急情况报告。”

  吴团长:“快说。”

  方政委:“什么情况?”

  王小楼:“石队长带着我们从燕城搞到粮食和药酒后,在回罗坊的路上,发现了李聚财带着保安团正在向阴女宅子开进。石队长就分兵两路,命令我赶回团部向首长报告,请求支援。他带领一个班跟随保安团监视行动。”

  吴团长:“保安团有多少人?”

  王小楼:“有一百多人。还有两挺机关枪。”

  吴团长:“敌人不少,火力也很强。政委,我决定派一连去增援。”

  方政委:“我同意。再加派钟志强带领别动队全体人员参加。一定要把苏老先生和阴枣作坊的人都解救出来。赶快行动吧。”

  钟志强、王小楼:“是。”

  (三)

  阴枣妈和黑枣妈发现李聚财又带着保安团来到了阴女宅子,就带着姑娘们都躲在了枣姑娘小楼的二楼房间里。阴枣妈手上拿着阴女图和枣姑娘们的卖身契约,与昨天来到这里的苏一方老中医,并排坐在靠北窗桌子前的凳子上。苏老中医双手抱着光绪皇帝赏赐的那块大寿山石雕。黑枣妈和姑娘们有的坐在床上,有的坐在地板上。

  阴枣妈担心地说:“姑娘们,都怪我不听石林峰的劝告,没有及时带着大家离开阴女宅子。我真是小看了李聚财的报复心啊。今天看来凶多吉少,在劫难逃了。”她又对苏一方歉意地说:“老爷子,这次把你叫来的真不是时候。你也受连累了。”

  苏老中医平静地拍了拍阴枣妈的手说:“我们可不能像鸟儿那样,大难临头各自飞。我们一定要团结一心,同舟共济。为防不测,我看大家先把点灯用的火油集中起来。要是保安团冲上楼来抢秘方的话,我们就点火烧楼。”

  阴枣妈:“对。快去把油灯都拿来。绝不能让李聚财抢走秘方。”

  姑娘们立刻从各人住的房间里又拿来了四个油灯,加上本屋里的一共是五个油灯。

  苏老中医一看就说:“火油太少了。”

  黑枣妈突然说:“我厨房里还有一桶。大枣、青枣快跟我去抬。”黑枣妈带着大枣和青枣走出了门。

  这时,冬枣突然问:“苏伯伯,当真有阴枣长寿秘方吗?”

  苏老中医沉默不语。眼睛看着冬枣。阴枣妈下意识地用手扯了扯苏一方的衣摆。苏老中医心领神会地说:“冬枣,你猜呢?”

  冬枣说:“我猜,还是没有最好。这样就会让我爹和李聚财他们死心了。”

  苏老中医出人意外地说:“有。”

  冬枣:“在哪?”

  苏老中医:“就在我这儿。”

  冬枣:“苏伯伯,能让我看一眼吗?”

  苏老中医坦然地说:“看吧。”他站起身,解开长衫的斜襟扣子,从胸前的衣服里也拿出了一本用黄绸布包的书,递给了冬枣。冬枣接过书,激动地手在发抖,她慢慢地打开了黄绸布。书的封面上用楷书体写着一行字“本草长寿阴阳秘方拾遗”。

  冬枣用手翻开第一页,上面写着“阴阳长寿药方五十例”。她再翻开第二页,上面清楚地写着阴枣补虚方。她又连续翻了几页,上面都是用文字记录的中药方子。

  冬枣激动地大声喊道:“阴枣秘方。这才是真正的阴枣秘方。天啊,为了秘方,我们都干了什么呀!”冬枣说着,双手捧着书就跪在地上,嚎淘大哭起来。

  苏老中医走到冬枣面前,关心地拍拍她的肩膀,扶起冬枣,拿了回书。冬枣既有悔恨,又有不舍之意。她张口想说话,但又没说。这时,大枣和青枣用扁担抬着一个装满煤油的铁桶走进了屋子。黑枣妈跟在后面。

  苏老中医对冬枣说:“冬枣姑娘,回去告诉你父亲。这长寿秘方里,其实讲的就是阴阳二气需要平衡这一句话。你要记住:有的人,是阳忌过之,阴忌不足。又有的人,是阴忌过之,阳忌不足。因而,能知其所以然者,岂能不长寿?何必硬要什么长寿秘方呢?”

  冬枣听了,先是沉思默想,继而恍然大悟。白嫩的脸色一下子羞愧地红到了耳垂上。大枣和青枣开始也是一脸茫然。继而,相视而笑。突然,“轰”的一声巨响。从阴女宅子大门处传来了激烈地爆炸声。

  苏老中医平静地说:“别慌。是他们用手榴弹炸开了大门。”

  黑枣妈急忙说:“我去洒火油。”她一个人费力地把火油桶提到楼梯口,打开桶嘴盖子,把火油倒在了楼板和楼梯上。

  (四)

  在第一进大院内的空地上,名叫大虎的獒狗忠实地守卫在自己的领地上。它一听见门外人声嘈杂,就非常不高兴地从强有力的大嘴巴里,发出了声如闷雷似的警告声。

  李聚财派团丁用手榴弹把门炸开后,奸商李老板为了抢头功,就牵着那条大恶狗冲在了前面。李聚财带着团丁们跟在后面闯进了第一进围院的大门里。

  围院里的大虎一看见李老板牵的那条恶狗,“汪”的一声高吼,就猛扑过去。李老板吓得丢开牵狗绳,放出了大恶狗。那条恶狗仗着人势,也猛地扑向了大虎。两只大狗就疯狂地咬斗在了一起。

  几十个团丁看见恶狗不占上风,就赶紧要上去帮助恶狗。他们想用刺刀捅大虎,又怕伤到自己的恶狗;想开枪射击,更怕打死自己的恶狗。没办法,急得只能围住两只狗转圈子。

  两只狗拼命地咬斗了好一会儿,大虎突然奋力地一口咬断了恶狗的脖子。紧接着它又猛地扑向了奸商李老板。“救命呀”李老板吓得摔倒在地上。李聚财急忙抽出盒子枪向大虎打了一枪。大虎中枪后,就掉头扑向李聚财。李聚财惊慌地朝着扑到自己面前的大虎连开了二枪。大虎倒地后,眼睛仍然直直地瞪着李聚财,嘴里最后发出了一阵愤怒的闷雷声。

  狠毒的李聚财却不死心。他又向大虎补射了二枪,这才从狗的咬斗中清醒过来。他指着院子两边的平房一挥手,大叫着:“快搜。”

  几十个团丁立刻疯狂地冲向两边的平房里。不一会儿,李老板从院子的平房里走出门,来到李聚财的身边说:“大侄子,房间里没有人。”

  李聚财生气地走到内院围墙的小门前。他看见门口两边的墙壁上也写有一幅对联。上联是:男勿进女进;下联是:雌不出雄出。横批:阴盛阳衰。他不解其意,就问:“堂叔,这上面写的是什么意思?”

  李老板答:“就是说,这个院子里面只准女人进去,不让男人进去。多少年来,我也从来没有进去过。大侄子,这里面的姑娘可是美极了。”

  李聚财一听,脸上露出了淫邪的笑容:“这么说,里面都是黄花闺女?”

  李老板:“对对对,都是,都是。”

  李聚财一挥手说:“我李聚财今天一定要进去。把门炸开。”

  (五)

  这时,阴枣妈从凳子上站起身来。她手上拿着枣姑娘们的卖身契和阴女图庄重地说:“姑娘们,我现在要宣布一件重要事情。我从今天起就正式还阳。你们大家从今天起也都正式还阳了。我手上拿的就是你们的卖身契约,我要把它和阴女图一起烧掉。还有,我今天要与苏老爷子正式结婚。现在就请黑枣妈作证婚人,各位姑娘就作我的伴娘。你们愿意吗?”

  苏老爷子吃惊地看着阴枣妈,一时不知所措。姑娘们先是沉默,而后是高兴地暴发。姑娘们异口同声地说:“好!愿意,愿意,愿意。”

  冬枣也笑着说:“苏伯伯,赶快亲亲阴枣妈呀。”

  阴女姑娘们听冬枣说出这句话,个个都面面相觑。老爷子却恍然大悟,一下子就紧紧地拥抱着阴枣妈。阴女姑娘们见老爷子如此动作,一时害羞,赶紧用手遮住眼睛。又忍不住,偷偷地从手指缝里看着。

  黑枣妈默然地站在姑娘们的身后,羡慕地看着阴枣妈和老爷子,眼睛里慢慢地流下了泪珠。阴枣妈也激动的满脸都是幸福的泪水。她从老爷子的怀抱里抽出身来,面对姑娘们说:“谢谢姑娘们!谢谢姑娘们!其实,我马素梅在二十多年前就是他苏一方的人了。都怪我,为了阴女的名声,一直让这场婚礼推迟了二十多年啊!”

  苏老爷子高兴地捧起心爱的石雕,送到阴枣妈面前说:“素梅,我们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今天,我就把这块珍藏多年的‘范蠡归隐’石雕,作为结婚礼物送给你。我俩也要学这石雕上的范蠡老先生,归隐后养牛种田,作个陶朱公。”

  阴枣妈微笑着接过石雕,兴奋地说:“老爷子说得对。从今以后,我俩共同抚育子女,学做陶朱公。”

  苏老爷子说:“姑娘们,很多人都在打听长寿秘方。其实,真正的长寿秘方就是:天地之间,阴阳契合。生生不息,永世传承!”

  (六)

  正当大家都在为阴枣妈和老爷子的婚礼高兴时,内院的大门也被保安团的士兵用手榴弹炸开了。李聚财带着几十个士兵疯狂地冲进了内院里。

  阴枣妈和屋里所有的人,又听到了内院门前的爆炸声。大家都急忙跑到二楼的走廊上凭栏下看,眼见保安团的匪兵们就要冲到楼下了。

  冬枣一看见她父亲跟着李聚财走进内院,就大声地骂道:“李相泉,你不配当我爹。你是个猪狗不如的混蛋。你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就不顾女儿的死活,带着保安团来攻打阴女宅子。女儿死了以后,到了阴曹地府的阎王殿上,也绝不会放过你的。”

  苏老中医一见情况危机,就大喊一声:“李聚财,你要是再进攻,我就放火烧了秘方。”

  李老板一听女儿的叫骂声,就急忙喊:“大侄子,快停下。那是你的堂妹。”

  李聚财突然听到激烈地辱骂声,抬头一看,骂声出自一位清丽的姑娘之口。姑娘站在对面小木楼二楼的走廊上。旁边还站了一排姑娘。中间是阴枣妈,左手拿着一沓纸和一本书。旁边还有苏老中医,手上也拿着一本书。他又听到苏中医喊着要烧掉秘方,就急忙叫着:“别烧,别烧。停下来。都停下来。”他又对着小楼上喊:“喂,你是苏老中医吧,千万别烧秘方。今天真是山不转水转,我们又转到一起了。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团丁们听到李聚财的命令,都停下了脚步。

  李聚财又用手指着小楼,淫秽地对身边的李老板说:“堂叔,没想到我还有这么漂亮的堂妹啊。你快向她喊话,叫他们立即交出阴枣秘方。不然的话,可别怪我手下的兄弟们系不紧他们的裤腰带。”

  李老板连忙向前一步,双手合成喇叭状放在嘴巴前叫道:“阴枣妈,快把秘方交出来吧。李团长答应了,只要拿到秘方就离开。绝不为难你们。”

  李聚财也尖起喉咙叫着:“苏老中医,你赶快交出阴枣秘方吧。只要交出秘方,我就不追究你们勾结红军,反对政府的罪过了。如若不然,严惩不贷。你们可知道政府是怎么处置勾结红军的罪犯吗?那我告诉你们吧,就是男的一律枪毙,女的都卖到妓院里。听清楚了吗?”

  阴枣妈转头向左右看了看,她大声地问:“姑娘们,李团长发话了。只要我交出阴枣秘方,大家就可以活命。有谁同意交出阴枣秘方的?”

  姑娘们都异口同声地大声回答:“没人同意。”

  阴枣妈再次更大声地问:“我再说一遍,如果我不交出秘方,姑娘们就会被李聚财卖到勾栏里去。大家说交不交。”

  姑娘们还是异口同声地大声说:“不能交。”

  阴枣妈微笑地点点头,就对楼下大声喊道:“李聚财,你听到了没有,姑娘们都不同意交出阴枣秘方。还有奸商李相泉,你也听好了。多少年来,你卖阴枣没少赚钱。今天你带兵来,要毁掉的不仅是阴枣作坊,毁掉的还有你的亲生闺女。难道你真是狼心狗肺吗?”

  听到阴枣妈指名道姓的骂话,李老板简直无地自容,脑袋搭拉在胸前不敢言语。李聚财却用手指着阴枣妈问:“堂叔,这个尖牙利齿的女人是谁?”

  李老板说:“她就是阴枣妈,是这个阴女宅子的主人。阴枣秘方就在她的手上。”

  李聚财一听,生气地命令道:“快冲上楼去,把秘方给我抢过来”

  几十个团丁又立即向小楼冲去。

  保安团长李聚财又疯狂地指挥团丁们向枣姑娘小楼冲来。苏老爷子一看,就大声地对阴枣妈说:“素梅,匪兵们冲过来了。快点火!”

  危机时刻,冬枣突然焦急地使劲挥着手,大声狂喊:“别上来。别上来。他们要放火了烧房子了。堂兄,真正的秘方在我这。我给你送下去。”

  李聚财听到冬枣的喊声,就再次命令:“停止进攻。”

  李老板也急忙跟着叫:“快停下来。快停下来。我女儿要把真的秘方送过来了。”

  士兵们一下冲,一下又停的,都开始发起了牢骚,但还是退了回来。

  李聚财喊道:“堂妹,你下来吧。这次可不准再用假的秘方欺骗我了。不然,可别怪堂兄我不会怜香惜玉啊。”

  这边小楼上,枣姑娘们看到冬枣突然的反常举动,都用鄙视的目光看着她。就连阴枣妈、黑枣妈和苏老爷子也感到意外。冬枣却平静地走到阴枣妈和苏老爷子面前说:“阴枣妈,苏伯伯,千万别冲动。一点起火来,我们都会死的。这次灾祸是因我而起的,就让我来承担吧。我不能让大家都因我而死。我应该一个人下去顶罪。”

  大枣愤怒地说:“阴枣妈,不能放她走。我不相信她。她这是有预谋的。”

  青枣也骂道:“对。不能让她跑掉。她有罪。应该按家规把她点天灯。”

  枣姑娘们也都不同意放冬枣下楼去。阴枣妈和黑枣妈有些犹豫。苏老爷子却说:“天要下雨,姑娘要嫁。就让冬枣去吧。冬枣,你还有话要说吧。”

  冬枣点点头,走到苏老爷子面前说:“谢谢苏伯伯理解。”她又故意转过身子,用背后挡着楼下那边李聚财的视线轻轻地说:“我想借你的书一用。”

  苏老爷子说:“可以。”他把自己写的《阴阳长寿秘方五十例》递给了冬枣。

  冬枣接过书,就迅速地翻开,把前面几页上的阴枣补虚方、阳枣补血方、贡茶解酒方、贡酒壮阳方、九阴药茶方、六阴药粥方等秘方都整齐地撕了下来,悄悄还到了苏一方的手上。然后就眼含热泪地紧紧拥抱了苏老爷子、阴枣妈和黑枣妈。她还想拥抱姐妹们。但见枣姑娘们个个都偏开了头,不看自己。于是犹豫了一会儿,便转身向楼下走去了。

  阴枣妈和苏老爷子热泪盈眶地看着冬枣离去的背影。枣姑娘们明白了冬枣的用意后,都有些后悔。黑枣妈提醒道:“冬枣姑娘,你走好。小心楼板上的火油很滑的。”

  (七)

  木楼梯上都是火油。冬枣下楼时,伸手抓住楼梯的扶手,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走下了楼梯。

  李老板急忙迎上前说:“女儿,快把秘方给我看看。”

  李聚财也迫不及待地说:“快把阴枣秘方给我。”

  冬枣不理父亲李相泉。而是平静地走到李聚财的面前站住。她鄙视地说:“堂兄,不。李团长,李大人。我终于有幸得到阴枣秘方了。我父亲也能开办阴枣作坊了。今后会有大把大把的钱财,流进你们口袋里的。”

  李聚财紧盯着冬枣说:“堂妹说得好。秘方在哪里?快拿出来吧。”他说话时,一直用贪婪的目光在冬枣的身上扫来扫去,心里在想:“等你交出秘方后,秘方和你就都是我的财产了。我可从来也没有认你这个什么堂妹的。”

  冬枣:“慢。你刚才保证过,只要拿到秘方,就放过阴枣作坊的所有人。算数吗?”

  李聚财忙说:“算数。当然算数。我李聚财说话从来就,算数的。”虚假的语言,露出了迟疑。

  冬枣用手指着内院的门外说:“那你就赶快带着手下的臭虫们滚出去。在这里我不会给的。到了外面,我才会给你。”

  李聚财:“为什么要到外面?”

  冬枣不屑地说:“这里是阴女宅子。难道你不识字吗?门上对联写得很明白:男勿进女进;雌不出雄出。”

  正当冬枣在楼下场地上与李聚财对话时,这边枣姑娘小楼二楼走廊上的人们,心情又发生了变化。苏一方、阴枣妈、黑枣妈和枣姑娘们都并排站在走廊上,向楼下那边疑惑地看着。

  阴枣妈疑虑地对苏一方说:“老爷子,冬枣和李聚财在说什么。”

  苏一方:“听不见。”

  阴枣妈:“怎么说了这么久?”

  苏一方:“不知道。”

  阴枣妈:“这里面会不会有阴谋?”

  苏一方:“有可能。”

  阴枣妈:“冬枣是在说出秘方吗?”

  苏一方:“冬枣是在说良心和信誉。”

  阴枣妈:“你相信她吗?”

  苏一方:“疑人不用。”

  阴枣妈:“那现在呢?”

  苏一方:“用人不疑。”

  旁边,大枣悄悄地对青枣说:“我还是不相信冬枣。她很有心计。”

  青枣点点头说:“她比你我更聪明。”

  那边,李聚财不耐烦地威胁说:“别再废话了。你要再不拿出秘方来,就是没有秘方。那我就下令冲上楼去。这些团丁们会对阴女姑娘干什么事,我可不知道。”

  冬枣仍然坚持说:“你不守信用。你把手下人带出去我就给你。黑枣妈已经把楼板上洒满了火油。你要是进攻,他们就会放火。那你什么也得不到。”

  李聚财生气地说:“你真的不拿出来吗?”

  冬枣:“不。”

  李聚财:“来人,搜她的身。”

  “是。”副官罗四和那些色迷迷的团丁们早就对冬枣的美貌垂涎三尺了。一听李聚财的搜身命令,个个奋勇争先,你推我搡的挤着去扯冬枣的衣服。团丁们的疯狂举动,吓得冬枣赶紧一手捂住领口,一手掏出藏在衣服里的那本《阴阳长寿药方五十例》的书来。

  李聚财一把从冬枣手上夺过书来,立刻就翻看起来,也不管堂妹正在受到团丁们的侮辱。他快速地翻来翻去地看了一会儿。突然恼羞成怒地大喊一声:“把她的衣服全都脱光。”

  李老板一看,慌忙上前阻止说:“住手,住手。我求求你们住手。她是我女儿。她是我女儿。不许你们碰她。”

  “去你妈的吧。快滚开。”一个团丁一脚就把李相泉踢倒在地。

  李老板爬起来又跑到李聚财的面前央求道:“大侄子。李团长。李大人。秘方书不是给你了吗。她可是你的堂妹呀。只要你放过她,赏钱我不要了。会长我也不当了。我现在跪下给你叩头。”说着就跪在了地上。

  李聚财气恼地抖着书说:“秘方不在书里。哼。搞不到真秘方,你说什么也没用。”

  李老板:“我一定帮你拿到秘方。我一定帮你拿到秘方。求求你放了我闺女吧。”李相泉跪在地上,用双拉住李聚财的裤脚哀求着。

  李聚财:“就凭你?你这个没用的大烟鬼。快滚开。来人,把这个老东西拖到一边去。”

  (八)

  这边,阴枣妈眼看冬枣无助地受到团丁们的侮辱,一个阴女一生的清白就要毁于一旦了。她急忙对身边的苏一方说:“老爷子,快救冬枣吧。”

  危机时刻,苏一方大叫一声:“住手。李聚财,快把冬枣姑娘放了。我把阴枣秘方给你。”他手上高举着刚才被冬枣撕下来的几页秘方纸,摇动了几下。

  李聚财:“那好,你把秘方送过来。”

  苏一方:“不。你先放了冬枣姑娘。”

  李聚财:“住手。混蛋。快住手。放了我堂妹。你们这帮畜牲。”李聚财向手下的团丁们叫骂着。

  团丁们听到李聚财的叫骂声,这才停下了咸猪手。李聚财又对小楼上喊道:“苏老中医,你可是楼上唯一的男人,说话要算数。你既然不忍心看着我堂妹就在这里被糟蹋了清白的身子,那就老老实实地把阴枣秘方送过来。你要是说话不算数,那我的耐心也是有限度的。快下楼吧。”

  这边小楼走廊上,苏老爷子正要下楼,阴枣妈提醒道:“老爷子,小心上当。这像是个圈套。”

  苏一方:“先救人要紧。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冬枣姑娘被糟蹋了。就是圈套也得钻。”

  阴枣妈不再劝阻了。她上前紧紧地拥抱了老爷子。轻轻地说:“一方,请记住,今天是我俩的结婚日子。”

  苏一方:“我记住了。今生今世永不忘。”

  这时,一直站在旁边的黑枣妈,眼睛里充满了泪水。她用手抹了一下,突然发话说:“老爷子,你也抱抱我吧。”

  阴枣妈一听,就离开老爷子的怀抱。她一脸疑惑地看着黑枣妈。姑娘们也都用诧异的眼光看着黑枣妈。苏老爷子也一脸的不解。

  黑枣妈歉意地对阴枣妈微笑了一下,就大胆地向老爷子表白:“一方,我等你这一抱已经二十多年了。我这一辈子还没有接触过男人的身子。今天我也还阳了,你能像抱阴枣姐一样抱抱我吗?”

  苏一方不知所措地看看阴枣妈。阴枣妈疑惑之后却坦然地说:“老爷子,还傻站着干啥。赶快抱抱黑枣妹子吧。”

  阴枣妈和枣姑娘们看到苏老爷子紧紧拥抱了黑枣妈之后,都感动地流下了眼泪。在苏老爷子要走下楼时,姑娘们不说话,一个个都走上前来,紧紧地拥抱了苏老爷子。苏老爷子非常明显地感觉到了枣姑娘们的身体在颤抖。她们都是第一次主动拥抱一个男人。也是第一次被这个可敬的男人拥抱。在与老爷子的怀抱相拥的刹那间,她们个个不由自主地颤抖着身子,一种莫名其妙地心潮澎湃,迅速冲击着全身。她们很想把拥抱的时间延长。但还是像被火烫了一样,立刻弹开了。她们的眼睛,都紧紧盯着老爷子那离去的背影,情不自禁地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胸襟。

  (九)

  前面说到,石林峰带着十几个人的别动队员,远远地跟在保安团的后面,一直追到了阴女宅子的附近。这时,阴女宅子里陆续传来了两声巨大的爆炸声。

  石林峰一听到爆炸声,惊道:“不好!姑娘们有危险了。”他大喊一声:“打!同志们,绝不能让李聚财抓走姑娘们。”别动队员们立刻猛烈地开火了。

  但是,石林峰带来的十几个红军战士,都被敌人的机关枪打得抬不起头来,根本不可能冲进院子里去救人。战斗被胶着在离阴女宅子不远的山路上了。

  苏一方来到冬枣面前。只见冬枣满脸泪水,浑身发抖,双手仍然紧紧地捂住衣领。冬枣见苏老爷子及时来到面前,就委屈地扑进苏老爷子的怀里哭个不停。冬枣一边哭,一边说:“苏伯伯,谢谢你救了我。对不起,实在对不起。”

  苏一方用右手轻轻拍了拍冬枣的肩头,示意她不要哭。苏一方说:“冬枣,你快回小楼上去吧。”看着冬枣走了,苏一方说:“李聚财,我人来了,秘方也带来了。你现在立刻带着这帮畜牲滚出阴女宅子。不准伤害姑娘们。”

  李聚财接过几张药方仔细地看了看,又把几页纸与那本秘方书撕掉的地方对了对,没错。于是他阴笑着说:“苏一方,你的这些秘方在二十三年前就该给我了。你当时打伤我就躲起来了。这笔账,今天我就不计较了。但是,你和姑娘们勾结红军,反抗政府的罪行,绝不能放过。”

  突然,院子外面的山路上传来了激烈地枪声。“报——报告团长。红军打、打过来了。”一个保安团丁慌忙跑进来报告。

  李聚财急忙问:“红军有多少人?”

  团丁回答:“大约十几个。”

  李聚财:“混蛋。只有十几个人就把你吓成这样。哼,来得正好,我正要找他们算账。你去告诉疤痢眼,给我用机枪消灭红军。打死一个,赏二十个大洋。”

  “是。”团丁转身跑走了。

  李聚财又对身边的团丁们大声命令道:“罗四,快带人冲上楼去,把这帮勾结红军的女土匪都给我抓来。一个也不准放走。”

  副官罗四带着几十个团丁,立刻疯狂地向小楼扑去。苏一方被眼前的场景彻底激怒了。他大声骂着:“李聚财,你这个不讲信誉的畜牲。我要杀了你!”他猛地扑向李聚财,狠狠地打了他一拳。

  李聚财急忙叫喊:“来人,快把他绑起来。”旁边的几个团丁立刻冲过来抓住了苏一方。

  这边二楼走廊上,大枣紧张地喊:“阴枣妈,保安团又冲过来了。”

  青枣也大声喊:“我们与他们拼了。绝不能让这些畜牲玷污了我们的清白。”

  枣姑娘们都声大声地喊:“阴枣妈,快点火呀!”

  阴枣妈右手拿着阴女图和枣姑娘们的卖身契,表情冷静地对黑枣妈说:“黑枣,快点火。”她又对姑娘们大声喊道:“姑娘们都围过来。你们是阴女,阴女的身体可比白玉金贵得多。我们要干干净净地走。”

  黑枣妈也大声说:“对。都听阴枣妈的。”

  这时,已经有好几个保安团的匪兵正在抓着扶手冲上楼梯。黑枣妈左手拿着火柴盒子,右手捏着几根火柴棍一划,点燃了火苗送到阴枣妈面前。阴枣妈伸手点燃了手上的卖身契和阴女图,一甩手都丢在了洒满火油的木地板上,顿时燃起了熊熊大火。刚冲到楼梯上的几个匪兵,一下子就身燃火焰,鬼哭狼嚎地滚下了楼梯。

  冲天的大火,惊的阴女宅子后山大樟树上的那对枭雄鸟,一边发出“鬼——鬼鬼鬼,鬼——鬼鬼鬼”的哀嚎,一边惊恐地分头向大山深处逃去。

  李聚财一听到这叫声,就骂:“捣阳滋魁。什么鬼怪,叫得这么晦气。不吉利。真不吉利。”

  苏一方的脸上洒满了悲痛的泪水,面对着熊熊燃烧的枣姑娘小楼,他大声喊着:“不——素梅、黑枣、姑娘们——不——”他一边喊,一边奋力地要挣脱出去,冲向大火。但被几个团丁死死地抓住了。

  那边枣姑娘小楼上,姑娘们在大火中唱起了《阴女小调》:

  清凉凉的山泉滴水哟,

  涓涓细流充盈我小小水塘。

  卷尖尖的小荷窝叶哟,

  引来蜻蜓围绕我上下徜徉。

  蜗牛牛的舔腻丝滑哟

  爱抚停留在青荷结蒂之央。

  开张张的珠蚌扇壳哟,

  触手在壳中伸缩摇曳颤晃。

  思欲欲的白莲骨朵哟,

  采花蜜蜂匆匆忙往里硬闯。

  城门门的失火热浪哟,

  水塘池鱼之殃是阴女之殇。

  在大火中,阴枣妈和黑枣妈并肩站在中间,左右站着大枣、青枣和冬枣,其余的阴枣姑娘都围在旁边。她们紧紧搂抱成一团,如同“凤凰涅槃”,在大火中微笑着慢慢逝去。阴女们清亮感人的歌声,伴随着冲天的火焰,升上了天空。

  突然,冬枣疯狂地大喊一声:“阴枣妈——姐妹们——,这都是我惹的罪过呀——”她一边喊,一边就向着大火扑了过去……

  故事说到这里,苏老爷爷情绪显得有些激动,眼睛里满是泪水。他伸着微微颤抖的手,要到方竹篮子里拿东西。一位年轻的听客反应很快,赶紧把装着贡茶的杯子端到苏老爷爷的手上说:“您请喝茶。”

  苏老爷爷撮起嘴,吸了几口茶后,情绪慢慢地平静了下来。那位开奔驰车的中年人赶紧问:“阴枣作坊就这样被烧毁了吗?”

  退休公务员说:“秘方落到李聚财手里太可惜了。”

  年轻人也急忙追问:“那些美女呢?”

  苏老爷爷摇摇手说:“今天我有点累了。以后再说吧。”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燕江铭》第四十章 长征先锋

叶英平   1年前   3044点

《燕江铭》第三十七章 三战蛇崖

叶英平   1年前   2334点

《燕江铭》第三十八章 桔颂交友

叶英平   1年前   2248点

《燕江铭》第三十九章 威震梨园

叶英平   1年前   2325点

《燕江铭》第三十六章 孪生双英

叶英平   1年前   1857点

《燕江铭》第三十四章 兵困罗坊

叶英平   1年前   1701点

《燕江铭》第三十二章 宝山佛光(上)

叶英平   1年前   1919点

《燕江铭》第三十二章 宝山佛光(下)

叶英平   1年前   2122点

《燕江铭》第三十三章 阴枣秘方(上)

叶英平   1年前   2139点

《燕江铭》第三十三章 阴枣秘方(下)

叶英平   1年前   2462点
加载更多>>
2017 福建·永安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