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江铭》第三十七章 三战蛇崖

叶英平  2015/9/30 17:06:10  2334点  永安之窗
  (一)

  救出了苏一方老中医后,石林峰立即把爷爷、父母和哥哥,一同交由钟志强带领的别动队护送到洪田乡下,以防再生变故。苏一方回到洪田,放心不下阴枣妈她们,就带着石大木向阴女宅子走去。

  石林峰为了打听敌人的情况,和李燕江又回到了豆腐西施小吃店。他俩刚一进门,邓思林就问:“弟弟,爷爷救出来了吗?”

  石林峰:“是的。为防节外生枝,我已经先把爷爷送出城了。还有,爷爷要我特别谢谢你。”

  邓思林说:“谢什么。我说了,他也是我爷爷。哦对了。昨天晚上,保安团的几个人来这里喝酒,他们不断地嘀咕着什么。好像是在说,明天保安团要押送几万斤粮食去小陶,还有子弹和药品,要交给在小陶的保安第七团。他们喝了不少贡酒。说是怕以后再也喝不到贡酒了。”

  石林峰:“姐姐说的情报太重要了。押运的人有多少?”

  邓思林:“说是保安团的三百多人都去,由李聚财亲自带队。”

  石林峰:“机会终于来了。我恨不得立刻就把李聚财千刀万剐。”

  邓思林:“李聚财这个大坏蛋十分狡猾,他轻易不出城的。这次是因为五十二师的卢师长点名要他去,他才不得不去。粮食送到后,还命令他要协助保安第七,一同去进攻红军。”

  石林峰:“他躲得过初一,也躲不过十五。”

  邓思林:“这次要是能宰了他,我父母的仇也就能报了。”

  石林峰:“对。红军答应过,一定要为邓老伯报仇的。这次我绝不放过他。时间紧迫,思林姐,我们这就回去向团首长报告。”

  邓思林:“那就快走吧。我不留你们了。”

  石林峰二人匆匆离开小吃店,出西门直奔玉皇阁,骑上马就向罗坊跑去。两匹战马一直奔到团部门前,人和马都早已经像是被大雨淋过了一样。大热的五月天,当石林峰跳下战马时,地面立即洒下了一片人和马的汗水。石林峰顾不得这些。他急忙跑进团部里,气喘吁吁地就向吴胜团长和方方政委报告重要情报。

  方政委一见石林峰大汗淋淋地跑进来,十分惊异地问:“你这是怎么啦?汗雨如下的。”

  石林峰大口喘着气说:“报告,紧、紧急情报。敌人,又有,新的,行动。”

  吴团长:“别急,敌人有什么行动?慢点说。”

  方政委递过来一杯凉开水说:“先喝口水再说。”

  石林峰接过杯子,喝了一口水,缓过气来说:“据可靠情报,明天敌人有一支骡马运输队,运了大批粮食、子弹和药品,要从燕城运往小陶,准备交给保安第七团。我担心可能是用来进攻我们的。”

  方政委说:“这个情报很重要,说明敌人又有新的围剿行动了。”

  吴团长问:“押运车队的有多少人?我们不能坐以待毙,要主动出击。”

  石林峰回答:“由燕城保安团李聚财带领300多人押运。而且到达小陶后将和小陶的敌人一起攻打红军。”

  吴团长:“从燕城到小陶有100多里路。其间山高路险,有利于我们打伏击。”

  方政委:“对。目前我们缺医少药又没粮食,极为需要这批重要物资来解决部队的困难。”

  吴团长:“我看,打伏击的地点还是选择在蟒蛇崖。为了确保伏击成功,我准备派一营二营和别动队,共计900人的绝对优势兵力伏击运输队,力求速战速决。派三营分别阻击燕城和小陶两个方向前来救援的敌人。方政委,你看如何?”

  方政委:“我同意。如果这次能一举消灭燕城保安团的300人,就能大大地减轻我们下一步反围剿的压力。”

  吴团长:“还有,李聚财这条老狐狸欠的血债,一定要清算。要坚决地消灭他,为吴飞云和洪田赤卫队报仇,也是完成我们对邓老爹的承诺。石林峰,你枪法准。狙击李聚财的任务,就交给你来完成。时间紧迫,你又无法休息了。”

  方政委:“你要挺住哇。”

  石林峰:“是。我能挺得住。”

  吴团长:“好。你带领别动队先行动。首先占领蟒蛇崖,卡住敌人的咽喉。一营和二营随后出发,明天分别从南北二个方向夹攻,一定要全歼敌人。等敌人进入蟒蛇崖后,全团都以你的枪声为信号,同时发动进攻。明确了吗?”

  石林峰:“明确。”他立即离开团部回到别动队驻地,和钟志强一起带领别动队先行出发了。

  (二)

  第二天,日近中午。保安团押运的骡马运输队,才慢腾腾的向蟒蛇崖走来。保安团长李聚财骑在马上,一脸不高兴地对身边骑马同行的副官罗四说:“捣阳滋魁。老子堂堂一个保安团长,还要受他五十二师卢大头的欺负。卢大头拿了我那么多的金银,却一点面子也不给。还硬是把我这地方保安团派往前线去围剿红军。老天爷真是不开眼,怎么不打个响雷炸死他。”

  副官罗四:“团长说得对。这真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李聚财:“这次火烧阴女宅子,真是得不偿失。那到手的阴枣秘方又不翼而飞,害得我还赔上了十根金条。不行,等我回燕城后,一定要找李相泉算账。那本秘方书,一定是被他偷去了。罗四,这件事就交给你办。”

  罗四:“是。我一定去把李相泉抓来。让他把吞下去的肉,连皮带骨头全都给团长大人吐出来。”

  这时,保安团的疤瘌眼队长,从运输车队的最前头跑来报告说:“报告团长,运输队离蟒蛇崖还有二里多路。前面没有发现红军。”

  李聚财听了报告后,面无表情地从马背上慢慢地下来,对身边的副官罗四说::“罗四,传令车队停下。日近中午,天气炎热。叫兄弟们好好休息,吃点东西,养足了精神再走。”

  罗四急忙大声叫道:“休息,休息。都停下休息。团长命令休息了。”保安团的整个车队听到口令后,都立即停下来休息了。士兵们都躲在路边的树荫下吃干粮。马夫们也在给牲口饮水吃草料。

  李聚财又说:“罗四,你到前面去看看,酒糟鼻子回来没有。”

  李聚财的话音未落,就听罗四说:“团长,他回来了。这小子的手上,好像还提了只白马鸡。”

  李聚财:“白马鸡?看来是个吉利兆头。”

  酒糟鼻子来到李聚财面前说:“报告团长,蟒蛇崖上没有发现红军。倒是发现了不少白马鸡。我就开枪打了一只,准备晚上到了小陶给团长当下酒菜。”

  李聚财说:“不用等到晚上了,现在我就想吃。”

  酒糟鼻子说:“好。那我现在就烤给团长吃。”

  李聚财:“先别忙。我问你,带去的五个兄弟呢?”

  酒糟鼻子说:“按照您的吩咐,我让他们继续留在山上防备红军。”

  李聚财:“好小子,有长进了。那就快去烤吧。”

  “是。”酒糟鼻子受到夸奖,高兴得屁颠屁颠地去生火烘烤野鸡了。

  (三)

  在蟒蛇崖那边,石林峰和钟志强带着别动队,一路急行军,于昨天晚上就到达了蟒蛇崖。石林峰说:“指导员,你和邓士勇带领三班和四班,还是占领对面的山崖。我带一班二班还是在这边。”

  “行。”钟志强说。

  石林峰:“现在时间还早,为了防止被敌人侦察发现,你们上去以后先不要进入阵地。在离山顶几十米的地方隐蔽起来。我估计,敌人的大部队最快要在明天中午前后到达。而李聚财这只老狐狸,事先一定会派人前来侦察的。我们只有等到看见敌人的车队之后,再占领阵地也不迟。听到我的枪声,就立刻向敌人射击。”

  钟志强:“知道了。”

  石林峰:“那我们分头行动。”

  “三班、四班,跟我走。”钟志强带领两个班向对面的山崖走去。

  上午十点钟了。石林峰和战士们一起,躲藏在密林里休息。这时,担任放哨的李燕江悄悄地过来问:“队长,山下有六个敌人正在向山上走来。怎么办?”

  石林峰轻轻地说:“快,大家注意隐蔽,准备战斗。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开枪。”

  过了十几分钟,六个保安团的官兵,才小心谨慎地慢慢从石林峰他们隐蔽的树丛前,约有三十多米的地方爬上了蟒蛇崖。又过了一会儿,一个团丁向长着酒糟鼻子的中尉军官报告说:“报告队长,都搜过了,没有发现红军。”

  酒糟鼻子队长说:“没有红军就好。不然,你我早就没命了。”

  “报告队长,我看…看见了…”突然,另一个团丁结巴着还没说完话,就听见一阵“哗啦哗啦”的拉枪栓、推子弹上膛的声音。

  结巴子忙说:“一…一只白…白…白马鸡。你们拉枪干…干什么?会吓…吓跑的。”

  “他妈的,你说话结巴什么。”酒糟鼻子队长气得踢了结巴子一脚。接着又问:“白马鸡在哪?”

  “在、在那。”结巴子用手指着一小块空地说。

  “把枪给我。”酒糟鼻子从一个团丁手上拿过步枪,仔细地瞄准后,“砰”地一声枪响。一只白马鸡倒地,同时“咕咯、咯咯……”一阵鸡叫声,另外有几只白马鸡惊慌地飞走了。

  “打到了,打到了。”一个团丁说。

  结巴子也说:“队长,打…打…”

  “行了行了。快去把鸡捡来。”结巴子还没说完,就被酒糟鼻子不耐烦地打断了。

  “队长,好枪法。这只白马鸡足有三斤多重。”另一个团丁抢先捡来野鸡说。

  “很好,有野鸡,说明这里没有其他人来过。你们几个在这里守着,有情况马上开枪报警。我现在就回去见团长,等车队过了山崖口,你们再下山追赶吧。”

  “是。”团丁们回答。

  酒糟鼻子说完就下山了。留下的五个人见队长走远了,也就坐在了地上休息。好险,敌人就在石林峰他们隐蔽的树林前折腾了好一阵子。石林峰等酒糟鼻子一走远,就向战士们一挥手,二十几个人一涌而上,立刻就把五个团丁压在了地上。

  “不许叫,叫就打死你们!”别动队员们说。

  “快,把他们的嘴堵上,都绑在一起。王小楼,你带五个人负责看住他们。其他人跟我占领阵地。”石林峰带着其他人登上了山崖顶。

  (四)

  这边,李聚财和罗四、酒糟鼻子、疤瘌眼等几个人吃完了烤鸡。李聚财摸着肚子说:“这白马鸡肉还真香,我肚子都要撑破了。行了,车队出发吧。”刚说完,又突然捂住肚子说“哎哟,哎哟,怎么肚子痛起来了。”

  “团长,怎么啦?”酒糟鼻子急忙问。

  李聚财:“可能是野鸡肉吃多了。”

  “那怎么办?”疤瘌眼也问。

  李聚财:“哎哟。这样吧,你们带着车队先走,罗副官留下陪我就行。等我肚子不痛了,就骑马去追你们。”

  “是,那您好好休息。”疤瘌眼又大声喊道:“车队出发。车队出发了。”几十辆马车慢慢地走进了蟒蛇崖山口。

  李聚财见车队已经走远了,就站起身说:“走,我们上马。远远跟在后面。”

  “团长,你的肚子不是……”罗四还没问完,李聚财就说:“我今天早上一起床,眼皮子就跳个不停,闹得我心神不宁。前一阵子蟒蛇崖一直有红军活动,我怀疑今天蟒蛇崖也一定会有红军埋伏。所以让车队先走。”

  罗四说:“团长多虑了。疤瘌眼和酒糟鼻子两个队长,一个比一个更鬼灵精的。他们侦察了几遍都没发现红军的影子,我看没问题。”

  李聚财:“你知道个屁。反正小心没大错。等车队过了蟒蛇崖之后,如果真的没事,我们再追上去也不迟。”

  罗四:“团长说得是。”

  于是,李聚财和罗四二人便慢吞吞地先松开又收紧马肚带,再调整一下马镫吊带的长短,然后才骑上了马,远远地跟在了运输车队的后头。

  (五)

  在蟒蛇崖上,别动队终于看见了敌人的车队。观察哨兵李燕江报告说:“队长,敌人的马车队过来了。有几十辆车呢。”

  “做好战斗准备。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开枪。”石林峰喊了一声后,就开始用步枪仔细地瞄准山崖下的敌人。他在寻找李聚财。

  李燕江:“队长,车队有一半进了崖口。”

  前面的车马已经走到了崖下,石林峰没有开枪。

  “队长,可以打了。”李燕江见石林峰还不开枪便提醒着。

  枪声还是没有响。“队长,前面的马车就要走出山口了。”李燕江焦急地说。

  “砰”一声枪响,一个敌人应声倒下。石林峰的枪声终于响了。顿时,山上山下,左边右边同时响起了激烈的枪声。

  这边。罗四一听见前面突然响起了激烈地枪声,就惊慌地叫着:“团长,车队果然中了红军的埋伏。”

  “快跑,不然就来不及了。”李聚财勒回马头,伴着“驾”的一声狂叫,又狠狠地抽了坐骑一鞭。可怜的马儿,屁股上立即鼓起了一条几十厘米长的血道。“咴咴咴”马儿一连声惨痛地嘶鸣,撒开四蹄就向着燕城狂奔而逃。

  蟒蛇崖上,石林峰发现自己一直在寻找的仇人并未出现,就大声说:“李燕江,你负责在这里指挥。我下山去找李聚财。”石林峰说完,就向山下跑去。

  战斗很快结束了。石林峰没有找到李聚财,不论是活的还是死的。他焦急地向团首长跑去报告:“团长,政委,我的任务没有完成。你们处分我吧。”

  “你的任务完成的非常出色,为全团打了个漂亮地歼灭战创造了很好的条件嘛。为什么要处分你啊?”方方政委问。

  石林峰说:“我没有消灭李聚财。”

  吴胜团长说:“你说的情况我注意到了。这只狡猾的狐狸,他没有跟车队在一起。战斗打响后,我从望远镜里看见有两个人骑马逃跑了。其中可能就有李聚财。这不怪你,下次还有机会。通讯员,立刻通知三营撤回罗坊。”

  “是。”通讯员跑走后,吴胜团长又对石林峰说:“你还要辛苦一趟,马上带人去小陶,侦察那里敌人的情况。”

  “是。”石林峰立刻带着几个别动队员向小陶走去。红九团的大队人马押着几万斤粮食、子弹和药品,凯旋而归。

  先前躲过一劫的保安团长李聚财,只带着亲信副官罗四,慌慌如丧家之犬,忙忙如漏网之鱼。二人一路打马狂奔,也不知跑了多久。忽然,前面已经远远的可以看见燕城那高大的城墙了。李聚财勒马放慢了脚步,他与罗四并骑着,来到了一个叉路口。

  罗四指着燕城说:“团长,我们总算活着回到燕城了。”

  李聚财不语,心想:“我这败军之将,还能进城吗?且不论损失了300多团丁,就那被红军抢去的五万斤军粮,卢师长就会要了我的狗命。不行,好汉不吃眼前亏。”想到这,他右手一拉马缰绳,大喊了一声“驾”,打马向右一拐,跑上了去上坪方向的山路。

  骑马跟在后面的罗四一看不进城了,急忙大声喊着:“团长,团长,马跑错了,马跑错了。”

  李聚财:“没错。就这么跑。”

  罗副官:“我们不进燕城了?”

  李聚财:“你进燕城找死吗?”

  罗副官:“不。我想活。”

  李聚财:“那就别废话。快跟着跑就是了,我们去上坪乡。”

  两匹马汗水淋淋,大喘着粗气,一路又向上坪跑去。

  (六)

  话说那天枣姑娘小楼,被李聚财命令保安团的士兵放火烧毁后,却不见阴女们的身影,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当大火猛烈地燃烧起来时,冬枣姑娘发疯似的突然狂叫着:“阴枣妈——姐妹们——,这都是我惹的罪过呀——”她一边喊,一边就向着走廊上的大火扑了过去。

  黑枣妈眼见冬枣要飞蛾扑火,就立刻纵身抢了上去。说时迟,那时快。她一把抱住冬枣,使劲儿地把冬枣拖了回来。接着又赶紧拍灭冬枣衣服上的火星说:“冬枣,你疯啦?怎么往火里去?”

  冬枣:“放开我。让我去死!黑枣妈,我不想活了。”

  黑枣妈:“冬枣,你是阴女。要死,我们一起死。”

  枣姑娘们见冬枣真心悔过,以死为证。便都起了恻隐之心。也同声说:“冬枣,黑枣妈说得对。我们都是阴女。虽然不能同生,但今日可以同死。”

  大枣又高声地说:“妹妹们,让我们最后一次同唱《阴女小调》吧。”她说完就带头唱了起来。阴女们跟着全都唱了起来:

  清凉凉的山泉滴水哟,

  涓涓细流充盈我小小水塘。

  卷尖尖的小荷窝叶哟,

  引来蜻蜓围绕我上下徜徉。

  蜗牛牛的舔腻丝滑哟

  爱抚停留在青荷结蒂之央。

  开张张的珠蚌扇壳哟,

  触手在壳中伸缩摇曳颤晃。

  思欲欲的白莲骨朵哟,

  采花蜜蜂匆忙忙往里硬闯。

  城门门的失火热浪哟,

  水塘池鱼之殃是阴女之殇。

  就在滚滚浓烟已经淹没了姑娘们的身体,大火也即将要吞没她们时,阴枣妈突然果断地喊了一句:“姑娘们,都跟我进屋去。”

  阴女们立刻都下意识地跟着阴枣妈涌进了最后一间屋里。阴枣妈说:“快!把靠墙的大衣柜移开。”黑枣妈和姑娘们一听,又赶紧机械地把大衣柜移开,然后就呆立着。大衣柜后面是木板墙壁,并无异样。阴枣妈二话不说,立刻抽开两块木头墙壁隔板,一下子就露出了里面的夹壁通道。姑娘们都惊噩地看着夹壁中的通道不知所措。她们天天住在这里,但谁也不曾想到,这里还会有一条秘密通道。阴枣妈急道:“别傻站着,赶紧都下去。”姑娘们这才如梦方醒,又都机械地弯腰低头,鱼贯而入。这时,大火已经尾随着烧了进来,情况万分危险。阴枣妈见黑枣妈最后还不下去,就焦急地说:“黑枣妹妹,你快下呀!”

  黑枣妈:“阴枣姐,你先下。我再下。”

  阴枣妈:“我是姐姐,听我的。妹妹你先下。”

  黑枣妈:“好,听你的。那我就抱你先下去。”黑枣妈说着就一把抱起阴枣妈,一下子就塞进了夹壁通道里。紧跟着自己也钻了进去。就在这时,已经烧断的房梁掉了下来。正好打在了大衣柜上。

  黑枣妈跟着阴枣妈顺着夹壁中的通道,来到了地下室里。先到的姑娘们却还惊魂未定。阴枣妈掏出钥匙,打开铁柜子门,对着枣姑娘们说:“这些银元,你们随便拿吧。”

  姑娘们谁也没动。阴枣妈又说:“快拿吧。拿完了快逃。这里并不安全。”

  姑娘们还是谁也没动。阴枣妈又催促说:“都拿,都拿。大枣你带头。”

  大枣说:“阴枣妈的救命之恩还没报答,我们不能拿钱。”

  青枣说:“对。我们是阴女,有自己的准则。钱不能拿。”

  冬枣也说:“我是该死的人。更不能拿钱。”

  阴枣妈说:“不。你们的卖身契我刚才就烧掉了。你们已经不是阴女了。阴女的规则也不用再遵守了。今后你们还要好好生活。没有钱是不行的。快拿吧。”

  大枣无奈地说:“既然是这样,那我们每人就拿六个银元。就算是阴枣妈发给的最后一个月的薪水吧。”

  姑娘们同声说:“大枣姐说的是。”

  阴枣妈说:“那好。我就来发最后一次薪水。不过,这次不是发六个,而是发六十个。大枣过来。”

  大枣:“谢过阴枣妈。”说完,她接过了六十个银元。

  阴枣妈:“青枣过来。”

  青枣:“阴枣妈吉祥。”她一如既往的双膝屈了一下,接过了六十个银元。

  阴枣妈:“你也吉祥。”说完拿起六十个银元对冬枣说:“冬枣过来。”

  冬枣:“阴枣妈,银元是不是多给我了?”

  阴枣妈:“不多。你是个孝顺母亲的好姑娘。”

  冬枣流着眼泪说:“谢谢阴枣妈!”

  阴枣妈发到最后,情不自禁地脱口叫了一声:“小枣,该你了。”

  姑娘们都惊了一下。只有黑枣妈主动地接过银元说:“我替小枣代领了。小枣家里穷,需要这笔钱。谢谢阴枣妈!”

  阴枣妈对黑枣妈说:“现在该你了。黑枣妹妹,剩下的你都拿去吧。就算你跟我二十几年来,我还掉欠你的债吧。”

  黑枣妈:“不。我们早就是不可分离的一家人了。剩下的银元,算我们家共同的。阴枣姐,我们赶快走吧。不然要有危险了。”说完,她把剩下的钱都包好,背在了背上。

  阴枣妈:“好。我们走。”她说着就打开了地下室墙壁角落里的一个暗道门,对姑娘们说:“这是通往后山上的一条秘密通道。走出这个通道,大家就安全了。今后的路,就靠你们自己了。”

  姑娘们:“阴枣妈……”

  阴枣妈:“走。快走!”

  (七)

  “团长、政委,石林峰把王直背回来了。”钟志强急匆匆地走进团部报告说。

  “什么?王直是被背回来的?人呢?”吴胜问。

  “在医院里。”钟志强说。

  “他受伤了?”方方问。

  “没受伤,是饿的。”钟志强答。

  “快走,去看看。”吴胜急忙说。

  三人一同急忙来到医院的病房里。石林峰、陈素英和几个护士正好也在。

  “团长、政委,来看王干事吧。”陈素英问。

  “王直怎样了?”方方问。

  “刚刚喝了点米汤,睡着了。”陈素英说。

  “他有危险吗?”吴胜问。

  “王直是饿昏了。他可能几天没吃东西了,严重营养不良。好在年轻,身体情况没有大碍。只是需要多休息和加强营养,很快就会恢复的。”陈素英说。

  “石林峰,你是怎么把他背回来的?”方方问。

  “我们从小陶侦察回来,就在前面不远的路口边上发现了王干事。他当时昏倒在路边,身上还背着很重的东西,我们就赶紧把他背到医院来了。”石林峰又捧起一个布包说:“这就是他身上的东西,我和指导员数了一下,一共是500个银元。”

  “你说什么,500个银元?”方方急问。

  “没错,整整500个,一个也不少。我可以作证。”钟志强说。

  “哦,别误会。我是说这个王直,真是太直了!他宁可把自己饿昏,也舍不得用一个银元买点东西吃。”方方政委说。

  “这个王直啊!……”吴胜团长久久地看着王直那深陷的眼窝和消瘦的脸庞。王直原本方正英俊的秀才脸,现在已经变得颧骨突起,下巴削尖了。他顿感怜惜,声音有些发颤,便说不下去了。

  站在旁边的几个女护士也感动得发出了轻轻地抽泣声。石林峰和钟志强默默无语。

  方方政委激动地说:“这500个银元,可以买到25000多斤粮食,够全团吃20多天的。而他却一文钱也舍不得用。他要不是红军,不是共产党员,那他就仅仅只是个不到十八岁的孩子啊!”

  吴胜团长也心痛地说:“等他醒来,一定要好好批评他。这样把身体搞坏了,还怎么干革命?陈护士长,你通知伙房,一定要买一只鸡来给王直补补身体。这是命令。”

  “团长,我回来晚了吧,我接受批评。”王直在朦胧中听到屋里的说话声音就醒了。

  “快躺着休息,别说话。不晚,不晚,你回来得非常及时,你应该得到表扬。”吴胜说。

  “你醒来了,好好休息吧。走,我们大家都出去,别再影响他睡觉了。”方方下了逐客令。

  走出房间外,吴胜对方方说:“政委,石林峰侦察回来了,我们开会研究下一步行动吧。”

  “行。通讯员,快去通知连以上干部到团部开会。钟志强,你先把500个银元送到后勤部去,再来开会。”

  “是。”钟志强从方政委手上接过一包银元走了。方方、吴胜、石林峰等一起向团部走去。

  (八)

  团部会议室里坐满了开会的人。吴胜团长说:“同志们,我们红九团在燕城保卫战中,是遭受了一定的损失。但是,我们经过半个多月的休整,部队的元气已经得到了恢复。就在昨天,我们在蟒蛇崖打了个漂亮地歼灭战。消灭了三百多敌人,缴获了五万斤粮食,还有不少的子弹和药品。今天,王直同志一个人历尽艰辛,通过了敌人的层层封锁线,冒着生命危险,为我们团取回了500块银元。大家都种过田,知道这500块银元的价值。它能买25000多斤粮食,能解决我们团20多天的口粮。在这里,让我代表全团,向王直同志表示革命的敬礼!”吴胜团长站起来,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与会的干部们都热烈地鼓起掌来。

  方方政委接过话来说:“王直同志带回来的不只是500个银元,而是一种精神,一种红军的革命精神!大家知道吗,他是饿着肚子走了几百里路,才把钱背回来的。而且宁肯自己饿昏过去,也不舍得用一块钱。他想的不是自己,而是整个红九团。这种精神是值得我们永远发扬的!”方方政委鼓舞全团战斗精神的话语溢于言表,又引起了热烈的掌声。

  吴胜团长说:“同志们,都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现在,我们团已经粮食充足了,那就该行动了。今天的军事会议,就是要研究怎样在连城、宁洋、漳平和燕城四个县的交界处,重新建立一个根据地,以完成中革军委交给我们红九团的下一步任务。”

  方方政委说:“小陶这个地方,大家都很熟悉吧。那里过去曾经就是我们红九团的根据地。当地的群众基础好,粮食也可以自给。而且山多林密,地形险要,便于我军与敌人作战,是我们生根立足,创建游击根据地的好地方啊。”

  吴胜说:“我们根据毛主席创建井岗山和瑞金革命根据地的经验,决定在小陶先安下家来。然后再向外发展,进一步扩大革命根据地。”

  方方说:“这就要求我们红九团的指战员们,要深入农村,宣传发动群众,打土豪,分田地,建立和扩大游击区,更多地武装群众和发展赤卫队,消灭当地团匪,建立红色政权。”

  吴胜说:“下面,就请石林峰同志介绍从小陶侦察来的敌人情况。”

  石林峰站起来说:“目前驻扎在小陶的敌人,是国民党军第七保安团,兵力有500多人。他们人数虽然不多,但武器装备精良,是一个老牌的正规团。团部有一个重机枪连,配备有3挺重机枪。而且,每个步兵连都配备有一挺轻机枪,火力很强。他们自恃武器装备比较好,又据守在小陶这个交通枢纽上,因此十分猖狂。进,可以攻击红军,切断闽西红军与中央苏区的联系。退,又可以缩回到闽南地区,得到闽南白军的支援。小陶镇虽然不大,城墙却很高。碉堡密布,易守难攻。敌人团长朱麻子还口出狂言说:要把小陶镇变成埋葬红军的坟墓。”

  方方说:“同志们,朱麻子很嚣张,这是在向我们红九团叫板啊。不过,我们全团只有两挺重机枪和三挺轻机枪,在武器装备上我们是不如他们。还有,四月上旬,我们在配合红七军团攻打燕城时,兵力对比是3.5比1。而现在要攻打小陶,我们的兵力对比是2比1。因此,小陶打不打?怎样打?大家都可以发扬军事民主,谈谈自己对攻打小陶的想法嘛。”

  二营长刘汉说:“根据我们团单独攻城的作战经验看,我认为是智取为上。可以采取攻打连城的办法,‘围三开一’,网开一面,把敌人赶出小陶就行。”

  一营长赵群说:“我同意二营长智取的想法,但不同意‘围三开一’的攻城打法。打小陶与打连城不同。当时我们的兵力与敌人的兵力比是1.5比1,不足以全面包围敌人。而打小陶,我们的兵力比已经是2比1了。我认为我们有能力围歼敌人。朱麻子这么猖獗,就应该彻底消灭他。打法还可以用打燕城的战法。先挖一个地下坑道,用炸药把城墙炸开就行。”

  三营长马增林说:“我还是同意二营长的意见,把敌人打跑就行了。挖坑道时间太长,而且炸药从哪里搞?”

  意见出现了分歧。与会的各连长也都纷纷发表了看法。不过大多是支持自己营长的。方方政委说:“大家静一静。刚才各位发表的意见都有合理的部分,但都存在片面性。下面,请团长说说他和我研究的想法吧。”

  吴胜团长说:“好。那我就来说说政委和我的想法吧。如果我们只把敌人打跑,那么保安第七团就会给其他的根据地增加压力,还可能会卷土重来,这个打法不行。如果我们挖坑道,不要说炸药了,光时间就要好几天。而在燕城驻守的白军五十二师,只要一天时间就会赶到小陶。那我们就有被反包围的危险。这肯定也不行。那怎么打呢?”吴胜故意停顿了一下,给与会者思考的时间。而后就笑着说:“就两个字:智取。怎么智取?孙悟空智取巴蕉扇。”

  方方政委说:“对。就是用孙猴子钻进铁扇公主肚子里的办法,逼迫敌人就范。”

  吴胜说:“这就是用渗透的办法,先派精兵强将混进小陶镇,而后城外大部队再四面包围。战斗一打响,就先从里面搞他个天翻地覆。然后里外夹攻,速战速决,一举拿下小陶!”

  方方说:“这个速战速决的时间,一定不能超过半天。不能给燕城的敌人留下增援的时间。大家对这种战法有没有不同意见?”

  一营长赵群说:“这个战法把握大,没意见。”

  二、三营长同时说:“对,没意见。”

  与会者都鼓起了掌,表示同意。团长吴胜见大家都没意见,就果断地说:“好,那我就宣布战斗命令:二营担任主攻,负责攻打西门和北门,加强重机枪一挺和轻机枪两挺。一营担任佯攻,负责攻打东门和南门,加强轻重机枪各一挺。三营担任预备队。团部特别行动队担任渗透任务。战斗打响前,要混进城里,进一步摸清敌人的详细兵力部署情况,并及时报告团部。战斗一打响,主要负责打开城门和消灭敌人的团部,把城里搞得越乱越好。”

  方方政委补充说:“夺取小陶的关键,是看别动队的渗透是否成功。你们一是要混得进去。二是要打得开门。三是要斩得下朱麻子的头。做到了这三点,哪怕敌人再强,我们也就先有了胜算。石林峰,你的任务很重啊!”

  石林峰:“我们有信心坚决完成任务!”

  吴胜:“好,从现在起,全团封锁消息,任何人也不准离开驻地一步。别动队吃过晚饭后就出发。”

  吴胜刚刚布置完战斗任务,方方接着说:“散会后,各连派人到后勤部去领糯米,每人还有半斤猪肉。别忘了,明天是端午节,今天下午全团要来个包粽子比赛。晚饭各连加餐,每人再发二两雄黄酒。不过,谁也不准喝醉了。”

  “好!”与会人员都高兴得又鼓起掌来。散会后,钟志强兴奋地来到了医院。一群女护士们正围在一起包粽子,嘴里还高兴地唱着动听的《燕水谣》:

  燕江垂柳青,劳燕穿柳行。两溪春涛同沐羽(来),真诚见知音。

  阿哥身伟俊,犁耙勤耕耘。伐木射虎是英雄(来),勇敢人人敬。

  红军戴红星,杀敌为百姓。红军个个身体壮(来),上阵为人民。

  糯米出篁芯,粽子包真情。白肉红心香又甜(来),隹节倍思亲。……

  “护士长,你的指导员又来了。”黄婵说。

  “来的真及时。”赵敏说。

  “每逢佳节倍思亲嘛!”黄婵说。

  “你们二位是不是也思亲了?等下我就告诉钟大哥,让他派李燕江和王小楼来。”秦晓勤打趣着二位大姐姐。

  “好哇,你要是真让他们来了,我就把粽子让给你吃。”赵敏笑着说。

  “对,我的粽子也给你吃。不过他们可没你的份啊。”黄婵也忍俊不禁地说。

  “这么多粽子,你们想撑死我呀。那我可不敢叫他们来了。”秦晓勤一脸认真地说。

  “哼,小家伙就会吹牛!”黄婵说。

  “谁会吹牛啊?也吹给我听听。”钟志强笑着来到护士们的身边说:“嚯。你们的手真巧。已经包了这么多粽子了。”

  “指导员,你是来吃粽子的,还是来找护士长的?”黄婵打趣着。

  “当然是……二者兼有啰。不过,我还是先看看你们包的粽子再说吧。”钟志强用手指着粽子又说:“这是三角粽、这是四角粽、这是枕头粽、这是钉螺粽、这是小脚粽。呵,花样还真不少呢。”

  “你再看看馅子。”赵敏说。

  “有红枣粽、豆沙粽这是甜的。有白粽、苏打粽这是淡的。有花生粽、香菇粽是香的。有鲜肉粽、火腿粽是咸的。还有,这么多应该有十几种口味吧。”钟志强说。

  “你还真识货嘛。”赵敏说。

  “那是。不会杀猪,还不会吃猪肉吗?”钟志强得意地说。

  “嘿,钟志强同志,你还‘挺谦虚’的嘛。那我们这么多口味,你最爱那一种啊?”黄婵一语双关。

  “我,我当然是……”钟志强突然感到自己是着了赵敏和黄婵的道,转过头看了看陈素英,傻笑着不说。而陈素英早已羞红了脸,低头不语,正用手剥开一个红枣粽子,递给了钟志强。

  “钟大哥,你怎么一个人来呀?”秦晓勤不解风情地问。

  “我来找你陈大姐说点事儿,当然是一个人来啰。”钟志强说。

  “你怎么不把李燕江和王小楼带来?”秦晓勤一脸认真地说。

  “带他们来干什么?”钟志强不解地问。

  “黄婵和赵敏二位姐姐每逢隹节倍思亲了。”秦晓勤说。

  “好你个小坏蛋!”赵敏要用手来打秦晓勤。

  “求饶,求饶。我不敢说了。”秦晓勤笑着讨饶。

  “那好,我一定派他们来。到时候黄婵和赵敏可不许欺负他们啊。”

  “指导员,你可别听小家伙乱说。”黄婵和赵敏一下子羞红了脸。

  “好了好了。志强,你来有事吗?”陈素英解围道。

  “真有事。公事和私事都有。一是我们别动队晚上要出发,我过来看看你,这是私事。二是我们别动队包粽子来不及,想请你们派几个高手过去帮忙,这是公事。怎么样?”

  “太好了!我俩想到一起了。姐妹们,你们谁愿意去?”陈素英故意问。

  “我愿意。”

  “我也愿意。”

  ……

  一听说去男兵那里帮忙,在场的十几个女护士个个争先恐后。

  “护士长,我也想去。”秦晓勤怯怯地说。

  “小丫头片子,你去干啥?”黄婵逗她,

  “我去看石大哥。”秦晓勤理直气壮地说。

  “小丫头片子,还最有眼力。专挑美男子。”赵敏也笑着逗她。

  “什么呀?”秦晓勤不解地问。

  “好了,好了。既然大家都想去,那就都去。黄婵,你带大家先走,我随后就来。”

  “是。走啊,姑娘们。”黄婵带着一群小喜雀,叽叽喳喳地走了。她们一路上又唱起了《燕水谣》。陈素英和钟志强在《燕水谣》那柔美的歌声中,慢慢地走进了路边的树林里。

  红九团的战士们终于过了一个快乐的端午节。节日的气氛,让红军战士们斗志昂扬。他们能顺利地打下小陶镇吗?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燕江铭》第四十章 长征先锋

叶英平   1年前   3044点

《燕江铭》第三十八章 桔颂交友

叶英平   1年前   2248点

《燕江铭》第三十九章 威震梨园

叶英平   1年前   2325点

《燕江铭》第三十六章 孪生双英

叶英平   1年前   1857点

《燕江铭》第三十五章 凤凰涅槃

叶英平   1年前   1724点

《燕江铭》第三十四章 兵困罗坊

叶英平   1年前   1701点

《燕江铭》第三十二章 宝山佛光(上)

叶英平   1年前   1919点

《燕江铭》第三十二章 宝山佛光(下)

叶英平   1年前   2122点

《燕江铭》第三十三章 阴枣秘方(上)

叶英平   1年前   2139点

《燕江铭》第三十三章 阴枣秘方(下)

叶英平   1年前   2462点
加载更多>>
2017 福建·永安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