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西洋-----会清土堡

天边的绿洲  2016/6/26 8:54:04  2128点  永安之窗
  在永安生活了近四十年,对于永安现存的历史文化我却知之甚少。自从调到西洋工作以来,平时喜好游历的我一头扎进了新的环境、新的工作中,无暇去顾及身边的人和物。直到有一天,在一次偶然的保卫工作中,我才不经意地发现在我包的辖区内,竟然会有这么一座如此庞大的明清时期古建筑----会清古堡。

  平时经常进出西洋的人或多或少都会对西洋福庄村有一定的了解,该村解放前原名“邢庄”,又名“邢庄营,”村里人大都姓邢,故起名“邢庄”。由于该村的历史相对久远,故文化底蕴浓厚,人文景观古朴,所以该村所在地堪称福地洞天。会清古堡就是在这样一块美丽富饶的土地上兴建起来的。

  会清古堡,一座土木结构的土楼,它始建于清乾隆年间,座落在西洋福庄村河畔,历经两个半世纪的风风雨雨,如今还保留着原有的轮廓,只是由于年深日久,内部早已变得残破不堪,风雨飘摇。当你走进福庄村,跨过沙溪,一座长方形土堡立时展现在你的眼前,该土堡是用石块筑基,粘土垒壁,碧瓦灌顶而成,一眼看上去与安贞堡相似,属典型的居住防匪盗土堡。据史料记载,该堡建成时,分上下两层,内设民居:有大厅、有书院、有厢房、有厨房、有长廊回转、柱础有雕刻,厅堂正中有用于供祀邢氏祖先的宗祠……其规模和质量都比当时普通民居来的宏伟华丽。可如今,所有的一切早已在岁月的长河中流逝了。如今的古堡,若大的一座古建筑,背山面水,内部却早已失去了往日的繁华,只剩下无处不在的满目疮痍。现今走进会清古堡,你能够看到的只有那些仅存的残破门窗、丛生的杂草、满院的荒凉……处处皆是残垣断壁和破砖碎瓦,处处皆是尘封蛛丝,完全的一派破落景象。这里早已人去楼空,池废水浑,花木凋残……竟管如此,可是当你行走在土堡内,凝视着眼前的楼阁,你会感觉到这里的每块砖、每寸瓦、每道梁、每根柱都彷佛在向你诉说着百年的沧桑!尤其是当你站在土堡的正中央的坪上环顾四周时,眼前仿佛又浮现起当年那如火如荼的景象:百多户人家,屋连屋,脊连脊,一条半空走廊,鸡犬串户。白天,人们吃饭的时候聚在某一家门前,尝“百家菜”;哪家有了红白喜事,大家纷纷过来自愿帮忙,那叫一个壮观!夜晚,月儿升起后,竹床、藤椅、小凳搬到一起,自制烟袋点燃了,一壶茶,几杯水酒,大人们集在一起天南地北地唠。而小孩们玩起捉迷藏,从第一家一直藏到最后一家。月儿西斜,在大人们此起彼伏的吆喝声中,不知疲倦的孩子们才依依不舍地散去………

  眼前那梦幻般的场景早已烟消云散了,会清土堡里曾经拥有过的繁盛早已定格在历史的记忆中。但我内心的深处却无比地震撼。对于邢氏子孙,他们的家乡仿佛就象他们的乡亲一样年复一年地老去了,那曾生活在土楼里的邢氏祖先们曾在这块土地上躬耕、繁衍、生息……他们在这块古老的土地上历经了多少可歌可泣的故事,孕育出了多少属于他们的光辉灿烂的文明,为后代留下了弥足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然而后世子孙又有谁能够来延续那曾经拥有过的辉煌、守住那曾经属于他们自己的荣耀呢?

  走出古堡,极目远眺,山还是那座山,河还是那条河,田野依旧是福庄原有的那片田野,唯有那缕缕的炊烟依旧在福庄的上空默默地袅绕……。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燕城追梦(组章)

余尔望   1年前   2462点

留白之美

李祖仁   1年前   1521点

春天的弹簧

高漳   1年前   1951点

微诗歌《一带一路启航》

叶英平   1年前   6187点

乡女情思

叶英平   2年前   5169点

不老松

叶英平   2年前   1943点

古风诗歌三首:宫、商、徵调式

叶英平   2年前   2824点

永安山乡对歌

叶英平   2年前   3316点

山歌《红军情》

叶英平   2年前   2874点

山歌《燕江小唱》

叶英平   2年前   2789点
加载更多>>
2017 福建·永安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