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连续剧本《燕江秩事》第3集

燕江山竹  2018/2/14 16:12:55  1792点  永安之窗
  《燕江秩事》第3集
作者:燕江山竹
手机:15306922895

关键词:不忘初心,红军战斗,爱情生活,民间传奇,地方特产,名胜古迹

第一场  日,峡谷中的密林与瀑布,外
远处的群山峻岭,较远处的原始森林,  

山风呼啸吹拂着一棵古老的大榕树,  

榕树巨大树冠里的粗枝干上附生着树寄生,小枝上挂着如垂丝状的苔藓,  

树枝上站立的一只大雕枭(一种猴面猫头鹰),  

画外:双音重叠,山风呼啸声里夹杂着大雕枭的叫声:“鬼——鬼鬼鬼,鬼——鬼鬼鬼,”  

峡谷中的瀑布激流,小溪的潺潺泉水流入荷花池塘,  

第二场  日,温泉热西路口,外
山谷路口一块大石壁上写着“温泉热西”四个红色大字,  

一条小山路蜿蜒通向大山深处,  

小山路的一边是高山上的原始森林,另一边是峡谷中的悬崖峭壁,  

山路上一胖一瘦两个身穿黑衣服的人骑马向前走着,  

胖子(身上字幕:土匪头赖三):瘦猴,这条去阴枣作坊的山路可不好走啊,  

瘦子(身上字幕:土匪瘦猴):大哥,过了“温泉热西”的路口再向前,就更不好走了,  

赖三:山路崎岖,人迹罕见。难怪阴枣作坊没人想去,  

瘦猴:大哥说的是,  

第三场  日,一个荷花池塘,外
空镜:插入本集主题歌《阴女吟》(山歌小调式,乐曲待谱)
{ 附完整歌词如下: 
清凉凉的山泉滴水哟,涓涓细流淌入我小小荷塘;
卷窝窝的小荷尖叶哟,引来蜻蜓围绕我上下徜徉;
蜗牛牛的舔腻丝滑哟,爱抚停留在荷花结蒂之央;
思欲欲的莲花骨朵哟,采花蜜蜂每日里匆匆忙忙;
殷红红的滴血杜鹃哟,时光如箭穿过姑娘的心房;
城门门的大火热浪哟,水塘池鱼之殃是阴女之殇。}

声画平行:池塘中水面荷叶、荷花,  
出字幕:清凉凉的山泉滴水哟,涓涓细流淌入我小小荷塘,  

声画平行:小荷尖尖,小荷尖上的蜻蜓,飞起落下的蜻蜓,  
出字幕:卷窝窝的小荷尖叶哟,引来蜻蜓围绕我上下徜徉,  

声画平行:一叶青绿色的大荷叶,荷叶中央一只伸出头来的蜗牛,  
出字幕:蜗牛牛的舔腻丝滑哟,爱抚停留在荷花结蒂之央,

声画平行:开放的荷花,正在钻入荷花的蜜蜂,  
出字幕:思欲欲的莲花骨朵哟,采花蜜蜂每日里匆匆忙忙,  

声画平行:漫山遍野盛开的红杜鹃花,
出字幕:殷红红的滴血杜鹃哟,时光如箭穿过姑娘的心房,

声画平行:游动的池鱼,燃烧的火焰,  
出字幕:城门门的大火热浪哟,水塘池鱼之殃是阴女之殇。

第四场,夜,阴枣作坊的诊所屋子里,内
月光从窗口照射在了黑暗中的床沿上,映照出一男一女两个剪影似的身影,  

画外:大雕枭凄唳的尖叫声:“鬼——鬼、鬼、鬼,鬼——鬼、鬼、鬼……”

男人起身走到桌子边点亮了桌子上的马灯,

阴枣妈:老爷子,山上那只猴脸大雕枭的叫声,像鬼怪似的真怕人, 

苏一方用手捋了捋山羊胡子,

苏一方:是呀,我们阴枣作坊太偏僻了人迹稀少,听说前些天红军来攻打燕城了,  

阴枣妈:燕城打下了吗?  

苏一方:还不清楚,  

画外:大雕枭凄唳的尖叫声:“鬼——鬼、鬼、鬼,鬼——鬼、鬼、鬼……”  

第五场  日,李府大客厅,内
客厅的正面墙壁前摆着一张香案,香案上方墙面的正中挂着一幅虎威图,两边挂着对联条幅,

上联是:世世当官忠职守;下联是:代代为民坐江山,  

客厅两边各放有三对木靠椅,木靠椅之间放有茶几,  

李聚财身穿一套黑花缎子服,手上端着盖碗茶悠闲地坐在客厅里品着,  

药商李老板双手捧着一个小坛子走进客厅,  

李老板:大侄子,你要的神药阴枣我给你送来了,  

李聚财:让叔叔费心了。我为燕城打跑了红军,也该好好补补身子了,  

李老板:应该的,应该的,  

李聚财:我堂妹那边打听到阴枣秘方了吗,  

李老板:阴枣作坊管得紧,我女儿正在打听,正在打听,  

李聚财:这事儿你要抓紧,拿到秘方我给你一千块大洋,  

第六场  日,四合院子马厩,内
四合院子左边是马厩,厩房里面拴着三匹马,

中医苏一方身穿灰色长衫(身上字幕:中医苏一方)在给马喂草料,  

苏一方:吃吧多吃点,我走山路给人看病就靠你们了,  

第七场  日,诊所屋子里,内
屋子里左边的桌子上摆着一盏马灯,马灯右侧是一个走动的小闹钟时间是下午六点正,

闹钟旁边放着一本线装书《黄帝内经》和砚台、毛笔、笔架及一沓药方笺纸和一个把脉枕,  

马灯的左侧摆着一大块寿山石摆件,  

苏一方从门口走进来在桌子边坐下,  

他双手把寿山石雕拉到眼前,  

石雕上雕刻着一只大喜鹊站在梅花枝头上,一位古代老人头戴斗笠骑着毛驴“踏雪寻梅”地走上台阶,

第八场  日,阴枣作坊内院围墙小门,外
阴枣作坊第二进内院围墙中的小门关闭着,门坎前有二级石头台阶,  

小门口两边用铁链条拴着两只大獒狗,  

小门两边的墙柱上写有一幅对联,上联:男勿进女进,  下联:雌不出雄出,  

横批:阴盛阳衰

小门打开了,阴枣妈身穿浅蓝湖绸衣裤从门里走出来,  

她微笑着走到两只大獒狗身边,两只大獒狗欢跳着摇着尾巴,  

阴枣妈:这么高兴,想妈妈了吧,  

她用手抚摸着两只大獒狗,  

阴枣妈:好好看门,我该去请老爷子吃饭了,  

第九场  日,诊所屋子,外/内
阴枣妈走过院子里的空地走进了诊所的门,  

屋子里苏一方双手把石雕翻过一面仔细看着石雕,  

石雕上面刻着一位古代老人头戴斗笠手持钓鱼竿背后是一片大竹林和白雪,  

苏一方伸手拿起一块黄色绸布轻轻地擦拭着石雕,  

阴枣妈从门外走进来,  

阴枣妈:老爷子该吃饭了,还在摆弄你的宝贝,  

苏一方:每天看着它,就会想起我们过去的一些事儿来,  

第十场  日,一条深山小路上,外
夕阳被乌云遮蔽山风呼呼地吹,  

山路上骑马走来一胖一瘦两个身穿黑衣服的人,  

赖三(身上字幕:土匪头赖三):瘦猴,你说红军前几天打燕城,怎么没把李聚财给打死,  

瘦猴(身上字幕:土匪瘦猴):说的是,算李聚财这个老小子命大,  

赖三:就让他们鹬蚌相争地打去吧,我们可以坐享渔翁之利,  

瘦猴:大哥英明,  

第十一场  日,诊所屋子,内
阴枣妈微笑着从门口走到桌子边,  

阴枣妈:想起了什么?  

苏一方:想起了当年从京城皇宫里逃跑时的情景,  

阴枣妈:你当时什么都不要,就抱着光绪皇帝赏的这块寿山石和一本阴枣秘方,黑夜里拉着我就跑,

苏一方:不逃跑,能有今天?  

阴枣妈:是啊,我一个小姑娘也就稀里糊涂地跟你跑到这大山里来了。不说了,吃饭去吧,  

第十二场  日,一栋杆栏式砖木结构的两层小楼房,外
阴枣作坊的第二进内院也是一个四合院子,左右两边都是平房,  

正面是一栋杆栏式砖木结构的两层小楼房,一楼与二楼都是并排的五间屋子,  

没有涂过油漆的杉木柱子与杉木板组成的屋檐和杆栏式的横走廊连着右侧端的木楼梯,  

二楼屋檐下的横木杆上挂着四个白纸做的长圆柱型灯笼,灯笼上面从右至左依次写着“阴女宅子”四个大黑字,  

二楼上透过一间屋子的窗户可以看见一张床上坐着两位身穿睡袍的年轻漂亮姑娘在说笑, 

第十三场  日,山谷深处的小路上,外
山路上骑马走来的赖三和瘦猴,  

赖三:前面就是阴枣作坊了,我们就在这里下马别让人看见,  

二人下马,赖三把马缰绳交给瘦猴,  

赖三:去把马牵到树林里拴好,别让马跑了,  

瘦猴:大哥放心吧,  

瘦猴把马牵入树林里拴好再走回来,  

瘦猴:大哥,我们走吧,  

赖三:晚上就看你的了,一定给我把阴枣秘方偷到手,  

瘦猴:大哥放心,偷鸡摸狗的事我最拿手,  

第十四场  日,诊所屋子门口,外
阴枣妈和苏一方微笑着从门口里走出来,两人经过小门前,

阴枣妈:大虎二虎,你们也该活动活动了,  

苏一方从铁链上放开了两只大獒狗,  

两人来到马厩前,  

阴枣妈:马的草料都给足了吧,  

苏一方:足够了,马无夜草不壮嘛,  

阴枣妈:嗯,三匹马都很精神的,走吧看着马儿吃我肚皮也饿了,

阴枣妈和苏一方走进内院围墙的小门里,  

第十五场  夜,一栋杆栏式砖木结构的两层小楼房,外
小楼房二楼屋檐下挂着四个点亮了蜡烛的白色灯笼可见“阴女宅子”四个黑色大字,  

一楼右边第一间屋子的门打开了,阴枣妈从屋子里走出来站在走廊上,屋里的油灯光映照着她,

她左手拿着一个木鱼,右手拿着一柄木锤,抬头向天空中看着,

天空中的月亮和北斗七星显得很明亮,  

她走到小楼前的平地上转回身面对着小楼,

她把木鱼敲打了几下,木鱼响起了敲打声,

阴枣妈:姑娘们,七仙女儿已经出来了,该上课啦,  

阴枣妈走回自己房间的门里,转身关上了木门,

房间里的油灯熄灭了,  

第十六场  夜,小楼二楼的一间卧室里,内
屋里墙壁上有一个固定的灯台,点着一支白蜡烛,  

进门靠右侧墙摆着一张双开门的衣柜,  

门的对面墙上开了一扇窗子,窗前摆着一张书桌和方凳,  

窗前的桌子上放着一本书,书名《女儿经》,  

靠走廊一侧的墙壁上也有一扇窗户,窗户旁边靠墙摆了一张梳妆台和一张靠背椅,梳妆台上摆着几支描眉笔和一瓶雪花膏(阴女禁止用口红和胭脂),  

梳妆台上另摆着一只小闹钟,时间显示九点整,  

屋子里的山墙端纵向铺着一张双人床,双人床前并排放着两双绣花布面软底拖鞋,  

床的上方屋顶吊着圆顶式蚊帐,圆吊帐的帐裙下摆挽成了一个田螺结,  

床上坐着一对姑娘,身边放着一只小竹篮,  

竹篮里面放着用粗麻线串成串的红枣,  

坐在右侧的姑娘(身上字幕:枣姑娘,名叫大枣)身穿蓝地素花棉布睡袍,白圆脸,身材较高,眼睛看着同伴,左手抱着右膝,右手抚摸着女伴的后背,左腿伸出睡袍之外,随意放在床上,  

她的大腿至小腿到脚都显出十分细腻的奶油色,  

坐在左侧的姑娘(身上字幕:枣姑娘,名叫冬枣)身穿蓝地素花棉布睡袍,长圆脸,尖下巴,皮肤雪白,身形苗条,她双手抱膝,紧裹睡袍,下巴抵在双膝上,一副惹人怜爱的样子,长睫毛的眼睛显得很大,无神地盯着大枣的长腿,  

冬枣:大枣姐,你的腿可真美。又长又白,一根汗毛也看不见,我真想扑上去咬两口解馋,  

大枣:小馋猫,待会儿让你啃个够。其实呀,你就像红楼梦里的林黛玉,一块冰雪做成的美玉,捧在手里怕碎了含在嘴里又怕化了,  

冬枣抬起头来不动,  

画外:敲打木鱼的声音和阴枣妈的喊声:姑娘们,七仙女儿已经出来了,该上课啦,  

冬枣:一听到这木鱼的声音,我心里头就感到控制不住,突、突、突地跳个不停,  

大枣:冬枣妹子,这就是阴枣妈催咱们上课的战鼓,我每次听了都会热血沸腾,  

第十七场  夜,阴枣作坊高大的围墙外面,外
赖三和瘦猴悄悄摸到阴枣作坊的高墙外面,  

瘦猴把耳朵紧紧贴在墙壁上听,赖三也贴在墙上听了一段时间,

瘦猴:大哥,里面没动静他们都睡觉了,  

赖三:我也没听到什么声音。这里很偏僻,就从这里爬上去,  

第十八场  夜,一间卧室里的床上,内
冬枣和大枣面对着坐在床上,

冬枣:阴枣妈每天让我们制作那么多的阴枣干什么?  

大枣从冬枣的肩上抽回右手,先向后抚理了一下自己的秀发,再伸手从自己的右腿小腿肚子的内侧慢慢地摸向大腿处,  

大枣:你呀,刚来几个月还不懂,你每天吃的、喝的、穿的、用的都是哪来的?还有我们每个月6块银元的工钱,这又是从哪来的?  
 
冬枣:(看着大枣)都是阴枣妈给的呀,她对我们可好了,  

大枣扑吃一笑忍俊不禁,  

大枣:你呀,太可爱了。傻妹子,你以为阴枣妈会白给你这些吗?我们都是从处女小姑娘就被卖到这里来的,我们制作的那些阴枣被外面的人叫作神药阴枣,可值大钱了,  

第十九场  夜,阴枣作坊高大的围墙外面,外
瘦猴从腰里解下一条粗麻绳三爪钩向围墙上抛去,  

铁钩子抓住墙顶时发出了响声,  

院子里响起了一阵狗叫声,  

赖三:你不会轻点儿,快蹲下别出声,  

第二十场  夜,一间卧室里的床上,内
冬枣坐直身子拉起了大枣的手,  

冬枣:值大钱?不就是用普通红枣制作的嘛,有什么用卖给谁呀?  

大枣:(神秘兮兮)听说啊,阴枣可是最名贵的药材了,大补,能治百病,就连光绪皇帝都吃这个。(稍停)阴枣妈把阴枣都卖给药品商人,商人们再卖到各地的窑子里,窑子再卖给客人,价钱高的又不知要翻多少倍呢,  

冬枣:卖到窑子里?阴枣不是用来治病的吗?  

大枣:阴枣当然能治病。不过阴枣的价钱太贵,历来都是有病的人没钱买,没病的人有钱吃。(悄悄声)听说啊,男人每天吃几个阴枣,能让人返老还童呢,  

冬枣:怎么是这样?阴枣真有这么神奇?  

大枣:那倒不是。我听烧饭的黑枣妈说,主要是以阴枣为主,还必须加上阴枣霜才能算是真正的神药阴枣呢,  

第二十一场  夜,阴枣作坊高大的围墙外面,外
瘦猴和赖三蹲在墙脚,  

瘦猴:大哥,这是什么狗叫声像打雷,  

赖三:你不是说没有狗吗,  

瘦猴:我来踩点的时候没看见有狗的,  

第二十二场  夜,一间卧室里,内
大枣从床上伸腿下到地上,一双白脚穿进布拖鞋里,  

她走到梳妆台前向窗户外看着,  

冬枣:大枣姐,窗外有什么?  

大枣:没什么,不知大虎二虎叫什么鬼,  

大枣转身走回坐到了床边上,  

冬枣:姐姐刚才说的阴枣霜是什么?  

大枣:不知道。听说是用几种白色草药磨成的粉末,  

冬枣:是哪几种白色草药?  

大枣:不知道。听说都写在什么宫廷秘方里,  

冬枣:宫廷秘方?  

第二十三场  夜,阴枣作坊高大的围墙外面,外
狗的叫声停了,

赖三:待会儿爬进墙里别再让狗看见,要是今天偷不到宫廷秘方看我回去抽你的皮,  

瘦猴:狗不叫了,我这就爬进去,  

瘦猴抓着麻绳轻轻地爬上了墙头,  

第二十四场  夜,卧室里的床边上,内
大枣和冬枣并排坐在床边上,

大枣:神药阴枣就是按照宫廷秘方制作的,  

冬枣把身体更加向大枣靠近了些,  

枣:宫廷秘方是不是一本书?  

大枣:不知道。我又没见过什么宫廷秘方,  

冬枣:宫廷秘方在哪里?  

大枣:当然是在阴枣妈的手里了,  

冬枣:我想看看,你说阴枣妈会答应吗?  

大枣:不可能。她把秘方看得比命都更重要, 这么多年我从来就没见过,  

第二十五场  夜,阴枣作坊高大的围墙上,外
瘦猴双手扒着墙头向院子里张望,  

院子里静悄悄的没有动静,  

赖三:你快点,看到什么没有,  

瘦猴回头向下用食指放在嘴上,  

赖三连忙用手捂住嘴巴,  

瘦猴顺着墙头向前轻轻爬去,  

第二十六场  夜,卧室里的床边上,内
冬枣站起身来也走到窗户前看,

冬枣:无论如何,我一定要看到才甘心,  

大枣:你说什么? 

冬枣:哦,没,没什么,  

大枣:冬枣过来,

冬枣走过来,

大枣伸手拉起冬枣的一只手,  

大枣:好了好了不说了。让阴枣妈听到可不得了,  

大枣站起身先是用手抚摸着冬枣的手,突然又用双手捧住冬枣的脸神情变得很严肃,  

大枣:看着我,记住了我对你说的这些,不准再对别人说半个字听到没有?  

冬枣:(惊鄂地)知、知道了,我不敢,  

第二十七场  夜,高大的围墙上,外
瘦猴在围墙头上轻轻地爬着,一块松动的墙砖被他的脚蹬脱掉到了地上发出了响声,  

院子里又响起了更加疯狂的狗叫声,  

瘦猴赶紧趴在墙头上不动,  

第二十八场,夜,四合院里一间平房,外
院子里的一间平房的门轻轻地打开了,  

门口出现一位穿着黑布衣裤身形骄健的中年女性身影(身上字幕:厨娘黑枣妈),

黑枣妈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就轻轻地挨着平房的墙壁走去,  

第二十九场  夜,阴枣作坊围墙外墙脚下,外
赖三仰头看着瘦猴消失在黑暗里,  

他双手拉着绳索向墙壁顶上爬,刚爬了两步就滑了下来双脚落地时发出了响声,肥胖的身体站立不住一屁股就跌在了地上,  

第三十场  夜,四合内院围墙的小门,外
两只凶猛的大狗狂叫着从内院围墙的小门里冲了出来,  

第三十一场  夜,内院围墙里,外
黑枣妈悄悄走到内院的围墙边停下她身体紧贴墙壁站着,  

第三十二场  夜,阴枣作坊围墙外墙脚下,外
赖三从地上爬起来,双手又拉着绳索向墙壁顶上爬去,  

他双手扒住墙头刚把大脑袋探到墙壁内窥视,  

院子里一只大狗就猛地跃起身向墙头扑上来,  

赖三:妈呀,  

他双手一松,又重重地掉到墙外的地上,  

第三十三场  夜,内院围墙,外
黑枣妈躲藏在围墙的暗影里身体脊背紧贴墙壁,

她侧脸向上看见围墙头上一个黑影正在爬过来,  

她突然双膝一蹲原地来个“旱地拔葱”腾身跃起纵上了墙头,她飞脚向黑影一踢,  

瘦猴:哎哟,  

随着叫声瘦猴被黑枣妈踢下墙外,  

黑枣妈又飞身向墙外跳了下去,  

第三十四场  夜,卧室里的吊顶蚊帐,内
画外:大雕枭凄唳地叫声:“鬼——鬼、鬼、鬼,鬼——鬼、鬼、鬼…… ”

冬枣听到那雕枭的鬼叫声,双手赶紧抱住双肩,站在楼板上吓得浑身打抖,  

冬枣:(声音发颤)大、大枣姐,那大雕枭又叫了我很害怕,浑身冷、冷得很。大枣姐,你冷吗?  

大枣听到叫声也下意识地双手抱在胸前停了一会儿,  

她赶紧走去放下吊顶圆蚊帐,再扑的一口气吹灭了墙上的蜡烛房间里一下子变得很暗,  

大枣:别怕,快快快冬枣,快躲到姐姐怀里来,  

大枣钻进蚊帐坐到了床上,冬枣也赶紧钻进了蚊帐里,

透过蚊帐隐约可见大枣面对镜头,双手敞开睡袍露出没穿内衣的剪影似的身体。

冬枣也脱掉身上的睡袍,把剪影似的苗条身体投入到大枣的怀抱里两人相拥而卧,  

(头肩部特写)大枣:好妹妹,还冷吗?还怕吗?暖和了吧,  

(头肩部特写)冬枣:(气声)在姐姐怀里好多了,大枣姐,我为你按摩吧,  

(头肩部特写)大枣:好的好的,快点来吧,  

黑暗中透过蚊帐可见二人平躺的身体在轻微的抖动,  

第三十五场  夜,围墙外一块平地,外
瘦猴侧身躺在地上,  

黑枣妈跳下轻轻落地,走上前去看躺在地上的人,  

瘦猴双脚突然踢了个剪刀脚,  

黑枣妈:哎呀,  

黑枣妈被踹倒在地,  

第三十六场  夜,卧室里罩着圆顶蚊帐的床上,内
黑暗里一张罩着圆顶蚊帐的床上躺着冬枣和大枣的身影,  

冬枣:大枣姐,这按摩样行吗?  

大枣:嗯,真舒服, 

冬枣:姐姐今天这么兴奋,  

大枣:嗯,是妹妹的按摩功夫越来越精到了,  

第三十七场  夜,围墙外一块平地,外
瘦猴踹倒阴枣妈,双脚接着来个乌龙绞柱再用双手往地上一撑就站起身来,  

黑枣妈身体刚着地就接着一个鲤鱼挺身跳起来冲向瘦猴,  

两人拳脚相加打斗起来,

黑枣妈右手一把抓住瘦猴的左臂,  

瘦猴右拳向黑枣妈头上打来,  

黑枣妈闪身让过,右手扯下了瘦猴的一只衣袖,  

瘦猴左臂上被黑枣妈抓出血指印来,  

瘦猴:啊哟,  

瘦猴匆忙用右手虚晃一拳脚下接着一个扫堂腿顺势转身就跑,  

黑枣妈跳起让过扫堂腿看见瘦猴跑走了就不再追赶,  

第三十八场  夜,阴枣作坊围墙外墙脚下,外
赖三从地上爬起来,又用手去抓住麻绳,  

瘦猴匆忙地跑过来,  

瘦猴:大哥快跑呀好厉害追来啦,  

赖三立刻跟着瘦猴跑去,  

院子里两只大狗又发出了狂叫声,  

黑暗里传来了一阵渐渐远去的马蹄奔跑声,  

第三十九场  夜,内院围墙里,外
黑枣妈从围墙头上跳到院子里,她靠在围墙壁上向前注视着,  

小楼房二楼屋檐下挂着四个点亮了蜡烛的白色灯笼,可见“阴女宅子”四个黑色大字,  

画外:大雕枭的凄唳叫声:鬼——鬼鬼鬼,鬼——鬼鬼鬼……  

两只大獒狗从内院围墙的小门口跑进来,它们温顺地向黑枣妈摇着尾巴,  

黑枣妈:坏人跑了,大虎二虎别再叫了快到外院去,听话,  

两只大獒狗调头又从内院围墙的小门跑了出去,  

黑枣妈跟着大獒狗从内院围墙的小门走了出去,  

第四十场  日,马厩外面,外
苏一方从马厩外走到小门前,  

黑枣妈:老爷子,你也醒了,  

苏一方:狗叫的厉害我起床看看。黑枣妈不会有事吧,  

黑枣妈:我也是被狗叫醒的。有个小毛贼爬上了墙头被我打跑了,  

苏一方:你受伤了吗?  

黑枣妈:我没事儿,  

苏一方:真的没事?  

黑枣妈:我啥时候骗过你,  

苏一方:那我就放心了,你休息吧,我也去睡了,  

黑枣妈:好吧,  

苏一方转身向诊所门口走去,  

黑枣妈站着没动,目送苏一方走进诊所的门里,  

第四十一场  夜,卧室里的小闹钟,内
卧室里梳妆台上的小闹钟均匀地发出走动的声音,  

冬枣坐起身子慢慢地穿上睡袍然后撩起蚊帐坐在床沿上,  

她把一双纤巧的光脚伸进一双素线绣荷花面的布拖鞋里,  

冬枣一边伸着懒腰一边轻轻地走到梳妆台前拿起小闹钟,

她就着窗外的月光看着时间,  

闹钟的指针指着2点钟,  

冬枣放下小闹钟又钻进蚊帐回到床上坐着,  

冬枣:大枣姐,已经是下半夜两点了,  

大枣坐在床上左手轻轻地拍着嘴巴打着哈欠,  

大枣:啊、啊——哟,你也累了吧,  

冬枣:嗯,有点,

大枣:我也很累了,那只雕枭的叫声可把我吓坏了,

她凑近冬枣的耳朵,

大枣:它越叫的厉害我就越是兴奋,真累了快睡觉吧,

冬枣:是的,谢谢姐姐,  

两人背对背睡下了,

呼吸的声音慢慢地变粗起来,  

第四十二场  夜,一栋杆栏式砖木结构的两层小楼房,外
小楼房二楼屋檐下挂着四个点亮了蜡烛的白色灯笼,可见“阴女宅子”四个黑色大字,  

一楼右边第一间屋子的门打开,阴枣妈从屋子里走出来,她身穿银色湖绸睡衣裤,脚穿一双绣花布拖鞋,左手提着一个大竹篮,转身从楼梯走上了二楼,  

阴枣妈用右手轻轻推开第一间屋子虚掩的门,走了进去,  

第四十三场  夜,二楼卧室里,内
蚊帐里的大枣和冬枣身穿睡袍在睡觉,  

屋子里窗前的一个小桌上摆着一本书和一只小竹篮,  

小竹篮里面装着用粗麻线串成串的红枣,  

阴枣妈走到小桌前,  

她移开桌子上的书,放上大竹篮,再把小竹篮里的红枣串倒入大竹篮里,放下小竹篮又提上大竹篮转身走向门口,  

第四十四场  夜,二楼卧室的门,内
阴枣妈手提大竹篮从门里走出来,  

她走进了二楼的第二间屋子门里,  

阴枣妈手提大竹篮从门里走出来,  

她又走进了第三间屋子门里,  

她重复进出着,

阴枣妈手提大竹篮从最后的第五间门里走出来,  

第四十五场  夜,二楼走廊上,外
二楼走廊上阴枣妈左手挎着大竹篮,用右手捏起一小串阴枣借着月光边走边看,她用鼻子嗅了嗅再放入竹篮,她又用手捏起一串阴枣也放在眼前看了看再嗅一嗅,满意地点了点头,  

阴枣妈:(自语)姑娘们真是着了魔,那大雕枭叫得越凶,她们制作的阴枣也就越多越好,真应该好好谢谢那只大雕枭啊,  

阴枣妈手提大竹篮顺着走廊走下了楼梯,  

第四十六场  夜,峡谷中的密林,外
山风呼啸吹拂着一棵古老的大树,  

树枝上站立着一只大雕枭,它红色的脸面很像猴子的面孔,  

画外:双音重叠,山风呼啸声里夹杂着大雕枭的叫声:“鬼——鬼鬼鬼,鬼——鬼鬼鬼”  

大雕枭从树枝上飞身扑下,爪子抓住了一只山老鼠,  

第四十七场  夜,小楼房的木楼梯,外
阴枣妈手提大竹篮走下了楼梯,

一个黑影从二楼第一间房门里闪出来,悄悄地跟在阴枣妈的身后走下了楼梯,  

再一个黑影从二楼第一间房门里闪出来,悄悄地跟在前面的身影之后也走下了楼梯,  

又一个黑影从二楼第二间房门里闪出来,悄悄地跟在前面的身影之后走到了二楼楼梯口,  

第四十八场  夜,一楼左边最后一个房间门,外
阴枣妈顺着一楼的走廊向前走去,

她径直走到一楼的最后一间房门前,门上写着“库房”,  

铁门上有一根横铁栓插住,铁栓上有一把大铁锁,  

阴枣妈面对铁门放下大竹篮,从上衣下摆的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伸手打开门上的铁锁,抽开横铁栓,推开铁门,铁门的铰链发出了低沉的磨擦声,  

她左手提起大竹篮,右手拿着大铁锁从门外走进了黑黑的房门里,  

第四十九场  夜,库房里,内
黑暗中阴枣妈提着大竹篮走进门来,  

她把竹篮和大铁锁放在门边的一个木桌子上,  

她用手在桌子上摸索着划燃了一根火柴,  

她点亮了门边墙上挂着的一只马灯,灯光照亮了整个房间,  

库房的地面是由青灰色的方砖铺设的,  

库房的左墙前放着三个盖着木盖板的大瓦缸,  

一堆用桐油浸渍的牛皮纸封住口的小瓦罐,  

在靠近大瓦缸的墙壁上挂了一个用细竹篾编成的大网捞子和一个用木头做的长柄勺子,  

在墙角处放着几摞大箩筐,  

阴枣妈用嘴吹灭了火柴,  

她一手提起大竹篮,一手提着马灯走到三个大瓦缸前,  

她放下竹篮子,把马灯挂在头顶上一个垂下来的木头钩子上,  

她用手把三个大瓦缸上的木盖子一个一个的揭开并靠放在瓦缸边上,  

一个大瓦缸里面装了半缸蜂蜜,  

一个大瓦缸里面装了半缸白色的草药粉末“阴枣霜”,  

一个大瓦缸里面装了大半缸清水,  

第五十场  夜,库房门口,外
画外:雕枭的凄唳叫声:鬼——鬼鬼鬼,鬼——鬼鬼鬼……  

一个黑影紧靠在库房的门边向屋里看着,

第五十一场  夜,小楼楼梯下,外
一个黑背影躲在一楼楼梯的暗处向前看着,  

第五十二场  夜,小楼二楼楼梯口,外
一个黑影猫着身体在二楼楼梯口向下看着, 

第五十三场  夜,库房里,内
阴枣妈弯下腰从大竹篮里拿出一串红枣,用手把红枣从粗麻线上捋进装蜂蜜的大缸里, (转快)她不断地重复着这些动作,直到从竹篮里拿出最后一串红枣(转正常)捋进大缸,  

(慢镜头)最后一粒红枣落进蜂蜜缸,  

阴枣妈走到墙壁前,从墙上取下一个用细竹篾编成的大网捞子,  

她走回来在装蜂蜜的大瓦缸里用力搅和着,  

大网捞子在瓦缸里搅动红枣,  

她把浸渍了蜂蜜的红枣一捞子、一捞子的全都捞出来,倒进旁边装“阴枣霜”的大缸里,  

她把大网捞子放进装水的大瓦缸里涮洗着,  

大网捞子在瓦缸里的清水中搅动,  

她拿出大网捞子走到墙壁前挂上,再从墙壁上取下长柄木勺子,  

她走到装“阴枣霜”白色药粉的大瓦缸边,用木勺子在瓦缸里绞拌着,  

长柄木勺子在瓦缸里把阴枣反复绞拌着,使枣皮上粘满了白色的“阴枣霜”药粉,  

她用木勺子一勺一勺地把阴枣从大瓦缸中盛出来并装进了一个空着的小瓦罐里,  

她最后用桐油浸渍的牛皮纸把罐口密封扎紧,放到了封过口的小瓦罐堆里,  

她把长柄木勺子放进装清水的瓦缸里来回搅动了几次,就拿着木勺子挂到了墙上,  

她又转身回到大瓦缸边,把三个木头盖子都盖在大缸上,  

她从头顶上取下马灯,再走到另一边的墙角处,  

她放下马灯,移开几摞大箩筐子,  

她用手揭去地面的几块方砖,露出了一块三尺见方的木地板,  

她抬起木地板靠在旁边,下面露出了一个地下坑道,坑道口架着木梯子,  

她提起马灯,照着坑道口,  

她穿着一双素线绣花布拖鞋的双脚交替地踩着木梯子从坑道口走下去,  

第五十四场  夜,库房门口,外
画外:雕枭的凄唳叫声:鬼——鬼鬼鬼,鬼——鬼鬼鬼……  

靠在库房门口边向里看的黑影轻轻地走进门里,  

躲在一楼楼梯暗处的黑影迅速地跑到了库房的门口边向里看着,  

第五十六场  夜,小楼楼梯下,外
二楼楼梯口的黑影轻轻地走下楼梯,躲在一楼楼梯的暗处向前看着,  

第五十七场  夜,地下密室里,内
阴枣妈手上提着马灯,两条白白的小腿交替地踩着木阶梯缓缓地走下,

她来到地下密室里,  

密室里放着一个齐胸高的铁皮柜子,柜子门上加了大铁锁,  

她走到铁柜子前,把马灯放在铁柜子上,  

她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打开了柜子门,  

她把锁和钥匙都放在铁柜子顶上,发出了碰撞铁柜面的声音,  

她提起马灯照着柜子里面,柜子里有三层,  

最上面一层放着一本书和一叠纸张,  

中间的一层摆着十几根金条和几十筒平叠在一起的银元卷,另有几摞立着叠放的散装银元,  

最下一层放着几本册子和一个小布袋,  

她伸手从最上面一层拿起一叠纸张,用马灯照看着,  

纸上写着“卖身契”等文字,上面还盖有红指纹印记,  

她把一叠纸张放回原处,拿起旁边的一本书用马灯照看着,  

书的封面上用毛笔写着“阴枣秘方”四个楷体字,

第五十八场  夜,库房里,内
一个黑背影趴在库房里的青砖地面上,从密室的入口处向下看着,  

第五十九场  夜,库房门口,外
一个站在库房门口外探头向门里看的黑背影,  

第六十场  夜,小楼楼梯下,外
一个躲在一楼楼梯暗处向前看着的黑背影,

第六十一场  夜,地下密室,内
阴枣妈把“阴枣秘方”书本捂在胸怀里站着停顿了一会儿,再把书本放回到原处,  

她面对铁柜蹲下身子,把马灯放在地上,  

她左手从柜子底层拿了一个小布袋,右手从中间层里把散装的银元拿了三摞放进小布袋子里,  

她把布袋放在地上,起身从柜子顶上拿起锁钥把柜门锁好, 

第六十二场  夜,小楼楼梯下,外
一个躲在一楼楼梯暗处向前看的黑影悄悄地转身向楼上快步走去,  

第六十三场  夜,库房门口,外
一个站在库房门外探头向门里看的黑背影转身向楼梯跑去,  

第六十四场  夜,库房里,内/外
趴在库房里青砖地面上的黑背影轻轻地爬起来返身快步走出门外,

画外:大雕枭的凄唳叫声:鬼——鬼鬼鬼,鬼——鬼鬼鬼…… 

第六十五场  夜,地下密室,内
阴枣妈提着装了银元的布袋和马灯走上木阶梯,  

第六十六场  夜,库房里,内/外
阴枣妈提着装了银元的布袋和马灯从密室的坑道口走出来,  

她把小布袋和马灯放在地面,把洞口原样盖好,再把大箩筐摆在上面,  

她把装银元的布袋放进大竹篮子里,挎起竹篮和马灯走到门口,  

她把马灯放回原处并吹灭了马灯,  

她挎着空竹篮锁好门转身离去,  

本集结束。
作者:燕江山竹
手机:15306922895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电视连续剧本《燕江秩事》第22集

燕江山竹   13天前   265点

电视连续剧本《燕江秩事》第21集

燕江山竹   26天前   601点

电视连续剧本《燕江秩事》第10集

燕江山竹   1月前   576点

电视连续剧本《燕江秩事》第9集

燕江山竹   1月前   720点

电视连续剧本《燕江秩事》第15集

燕江山竹   1月前   737点

电视连续剧本《燕江秩事》第12集

燕江山竹   1月前   779点

电视连续剧本《燕江秩事》第8集

燕江山竹   1月前   1170点

电视连续剧本《燕江秩事》第4集

燕江山竹   1月前   1252点

电视连续剧本《燕江秩事》第7集

燕江山竹   1月前   1024点

电视连续剧本《燕江秩事》第6集

燕江山竹   1月前   1076点
加载更多>>
2018 福建·永安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