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连续剧本《燕江秩事》第7集

燕江山竹  2018/2/26 19:42:14  1544点  永安之窗
  电视连续剧本《燕江秩事》第7集
关键词:不忘初心,红军战斗,爱情生活,民间传奇,地方特产,名胜古迹

第一场  夜,连城县警察局院子大门口,外
警察局院子大门边上挂着一块“连城县警察局”的牌子,  

警察局院子大门口摆着防御沙袋,沙袋后警察洪队长与十几个警察趴在沙袋后面射击,  

第二场  夜,街道上,外
三营长马增林带着一群红军冲过来,  

两个红军中弹倒下,  

三营长左大臂中弹流血,  

三营长:机枪快打,  

机枪手端着轻机枪连续射击,  

一群红军战士一边向前冲一边开枪射击,  

第三场  夜,连城县警察局院子大门口,外
被打死的洪队长与几个死警察趴在沙袋上,  

三营长左大臂上扎着渗血的绷带率领红军冲到警察局院子大门口,  

三营长抬手一枪打死了一个正在举枪瞄准的警察,  

三营长:放下武器,谁动就打死谁,  

红军战士们:缴枪不杀,红军优待俘虏,  

冲上来的红军战士们一下子就把敌人包围住了,  

十多个警察全都举手投降,  

三营长:七连长,把他们看管住,  

七连长:是,  

三营长:一班跟我来,  

一班长:是,  

三营长带领红军一班向警察局院子大门里走去,  

第四场  夜,连城县警察局办公室里,内
办公室里亮着电灯,  

警察局长头上都是血趴在办公桌上,右手前有一把小手枪,  

他面前的桌子上摆着几摞银元和两个道士挂包,  

三营长走到警察局长的身边用驳壳枪管顶了顶他,再用驳壳枪管拨了一下桌子上的道士挂包,  

三营长:一班长,把银元带走,  

三营长伸手拿起桌子上的小手枪,  

一班长:是,  

一班长走过来把银元装进道士挂包里,  

第五场  日,连城的一条街道上,外
天亮了,一轮红日冉冉升起,

敲锣打鼓的乐队,

一条龙灯队伍在大街中央舞动着,  

街道两边的群众举着“欢迎红军解放连城县”,“庆祝连城县苏维埃成立”, 

第六场  日,连城县警察局院子里的操场上,外
操场的一边坐着几十个警察,红军战士们在周围用枪押着,  

操场另一边放着一堆步枪和子弹带,  

二营长带着红军押着十几个双手在头顶上举着步枪的童子军走到操场上,  

童子军一个个把高举的步枪放在地上的枪堆里,  

一营长带着红军押着十几个双手在头顶上举着步枪的童子军走到操场上,  

吴团长带着几个红军干部走到操场上,  

三个营长都走过来迎接吴团长,一班长手提两个道士挂包跟在后面,  

吴团长:你们打得好啊!各营的缴获都统计清楚了吧,  

一营长:报告团长,一营缴获步枪,不,应该说是捡到步枪81支,子弹9000多发,  

二营长:二营捡到步枪75支,子弹8000多发,  

三营长:三营消灭反动警察21人,俘虏30人,缴获步枪63支,驳壳枪15支,子弹3000多发,银元400多个,还有一支警察局长的小手枪,  

三营长把小手枪递给吴团长,  

一班长把两个道士挂包递给吴团长身边的红军干部,  

吴团长:三营长,伤的怎么样?  

三营长:一点轻伤,不要紧,  

吴团长:那好,这把枪留给方政委用,这次战果不错啊,  

第七场  日,连城内一条街道上,外
红九团方政委、王干事和几个红军警卫员面对欢迎红军的群众,  

方政委:连城的父老乡亲们,红军打跑了欺压百姓的华仰侨大刀会童子军,消灭了反动的武装警察,  

群众高呼:打得好,打得好!  

方政委:乡亲们,红军要在连城建立革命根据地,把土地分给劳动人民,现在请大家到县城粮食仓库去领大米,好好过个中秋节,  

群众高呼:拥护红军,拥护红军,  

第八场  日,警察局办公室里,内, 
方政委、吴团长、王植干事和各营长、教导员们坐在办公室里,  

吴团长:同志们,打下连城战果不错,全团一共缴获了步枪219支,子弹两万多发,这是红九团取得的第一次攻城胜利,  

方政委:打下连城,红军总部和福建省军区都发来了电报嘉奖我们, 

与会者都鼓起掌掌来,  

方政委:好啊,打下连城以后大家的情绪都高涨起来了,  

三营长:政委说的对,攻打连城对三营是个很好的锻炼,我们教导员的战斗总结整整写了五张纸呢,  

三营教导员:不是我能写,是我们营长带头冲锋,战士们英勇善战的事迹非常多嘛,  

一营长:是啊,这次攻打连城的战术打法对头,是一次很好的锻炼,  

二营长:对,连城的地瓜干和老鼠干真好吃,我们还想再打一个这样的胜仗,  

大家都发出了笑声,

吴团长:想打仗?那好啊。我今天把各位叫来,就是要说打仗的事情,  

三营长:我们营要求打主攻,  

方政委:这次没有主攻,  

吴团长:对,是到永定县一带去打游击战,  

方政委:主要是拖住福建省几个保安团的兵力,不让他们调往中央苏区参加围剿,  

第九场  日,李府大客厅,内
李聚财与卢师长并排从客厅门外走进来,他们身后跟着华副官和管家,  

李府的八个女佣人恭恭敬敬的列成两排在客厅里夹道迎候,  

李聚财:卢师长大驾光临寒舍,使本宅蓬荜生辉,请坐,请坐。管家,快让佣人上最好的贡茶,  

李聚财与卢师长分别在左边的椅子上坐下,  

管家:快上最好的贡茶,你们都下去吧,华副官请坐,  

八个女佣快步走出了客厅的右侧后门,  

华副官与管家分别坐在了右边的椅子上,  

两个女佣人各自手端托盘,各盘中都放了两个饮茶的盖碗,从客厅的后门走进来,  

两个女佣分别走到茶几前,给左右两侧的人摆上茶,  

卢师长伸手在俊俏的小女佣脸上捏了一下,  

李聚财眼睛看着卢师长,  

卢师长也看着李聚财含蓄地笑了一下,  

卢师长:李团长府上真是气魄不小啊,  

李聚财:哪里,哪里,都是祖上留下的一点东西,  

卢师长:想不到这贡川一带,不但出贡品,还出美女呀,  

李聚财:惭愧,惭愧, 

卢师长:你们保安团真会享清福啊,就连我这个堂堂正正的国军师长也比不上咧,  

李聚财:不敢,不敢,全靠卢师长指挥有方,才保护了燕城的平安。卢师长一路鞍马劳累了,管家,快去看看宴席备好了没有,  

管家起身向客厅后门走了出去,

第十场  日,连城县警察局办公室里,内
吴团长:这次游击任务,我和方政委带一营和二营去,三营负责留守连城,  

方政委:散会后,王干事和三营长、教导员留下,我和吴团长另有交待,    

吴团长:一营二营准备出发先散会,三营留下,  

一营二营干部走出办公室,  

三营长:团长,为什么让我们三营留守连城?   

吴团长:留守连城的任务很艰巨,并不比去永定县打游击轻松,  

方政委 :三营留守连城不是睡大觉的。有三个重要的任务要做好:一是守住县城,防止敌人反扑;二是抓紧筹集过冬的粮食;三是宣传和发动群众,建立苏维埃政权,  

吴团长:你们可能要面对逃走的华仰侨前来反攻,战斗是少不了的。而且,你的伤还没有好彻底嘛,  

方政委 :团部决定派王干事协助你们营开展这三项工作,他在这方面是很有办法的,  

三营教导员:请团首长放心吧,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三营长:明白了,保证完成任务,  

王干事:我们一定筹集多多的粮食,在连城等待全团胜利归来,  

第十一场  日,李府大客厅,内
卢师长:李团长,这次我五十二师为你保住了燕城,枪支弹药可是用了不少啊,  

李聚财:是是是,我有数,我有数,卢师长,先请尝尝贡茶的味道吧,  

卢师长右手从茶几上端起盖碗,左手揭开盖子,在茶水面上轻轻拨了一拨,先闻了闻,再尝了一小口,接着一饮而尽,然后放回盖碗,  

卢师长:嗯,好喝。这就是传说中的皇家贡茶吗?(稍停)口感不错,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入口先是微苦,再是微甜,最后是一股清凉香气沁入肺腑,十分舒坦啊,  

李聚财:卢师长真是见多识广。这的确是贡川本地特产的贡茶,喝上一碗,酒量能长三分呢,  

卢师长:难怪我岳父那个老东西就爱喝这个茶,酒量也比我大,  

李聚财:卢师长请放心,刚才那些贡茶都是为您准备的。苏一方中医可是晚清的太医呢,  

卢师长:那好,那好,这个月底,我老岳父要在福州做六十大寿,  

李聚财:我会亲自专程前往福州去拜寿,各种礼品我已经备好了,  

卢师长:哦,真有你的,哈哈哈……  

管家从客厅右侧后门走到李聚财身边,  

管家:老爷,酒席备好了,请入席吧,  

李聚财:卢师长请入席,到席间再请卢师长边听小曲儿、边喝酒吧,  

卢师长:还有小曲儿听,那我可是要多喝几杯了,  

李聚财:(站起身)卢师长请, 

第十二场  夜,李府餐厅里,内
餐厅里的墙壁上点着粗大的红蜡烛,把厅里照得很亮。一张大圆桌子,上面只摆了可供三人使用的餐具和一个锡质酒壶,  

卢师长、李聚财、华副官、管家依次走进餐厅门,  

李聚财:请卢师长上座,  

卢师长走到正对门口的位置坐下,李聚财与华副官坐在左右两边,管家站在门边, 

李聚财:管家,上菜。  

管家:(高声)上菜——,  

李府的八个女佣双手端着红漆托盘,托盘上各摆着一味佳肴,从餐厅门外走入,靠右侧墙壁整齐地站成一排,那个漂亮的小女佣站在最前头,  

漂亮小女佣首先摆上的第一道菜,是香菇炖贡鸡汤,汤钵里有一只皮色肥嫩金黄的完整贡鸡,  

小女佣:第一道菜是,金凤素颜汤,  

报过菜名,她站到了卢师长的椅子旁边,  

李聚财:按我们当地人招待贵宾的习惯,第一道菜必须是香菇炖全鸡汤,  

卢师长:这有什么讲究?  

李聚财:也称金凤素颜汤,表示来的贵宾像凤凰一样尊贵。全鸡表示吉祥如意,鸡汤表示接风洗尘,主要是图个吉利,  

卢师长:名字挺漂亮,不知味道如何,  

李聚财:请卢师长品尝,  

卢师长拿起汤匙尝了一口,咪着眼,喳叭了几下嘴,  

李聚财专注地看着卢师长,  

卢师长:鲜,真鲜,没尝过这么好的鸡汤,  

第十三场  夜,陈府书房,内
书房里一张书桌上亮着一盏马灯,  

一个墙壁式大书柜里放满了线装书,  

陈礼顺坐在书桌旁的靠椅上,左手拿着线装本《观石录》,右手拿一块田黄石卧式大方章在比对,  

陈长兴在前苏林峰在后走进书房,  

陈长兴:爹,我把表哥请来了,  

陈礼顺放下《观石录》和田黄石方章,  

陈礼顺:你俩都坐下吧,  

苏林峰坐在一张圆凳子上,手上还提着砍柴刀和刀鞘。陈长兴坐在苏林峰旁边,

陈礼顺:林峰,你刚砍柴下山还没回家吧,  

陈长兴:表哥砍的那担二百斤柴火还放在咱家的院子里。表哥的力气真大,  

苏林峰:舅舅,什么事这么急?  

第十四场  夜,李府餐厅里,内
第二个女佣摆上一盘红烧竹鼠后退出,  

小女佣:第二道菜是财足数财运,  
 
第三个女佣摆上一碗穿山甲炖香菇汤,退出,  

小女佣:第三道菜是三甲状元。  

第四个女佣摆上一盘爆炒山麂肉,再拿起托盘中的小麻油瓶当面淋上麻油,退下,  

小女佣:第四道菜是沐浴三吉。  

卢师长:嗯,淋上麻油真是香,这算是沐浴。三吉怎么说,  

李聚财:就是野生三麂肉的谐音,有吉天、吉地、吉人天相的意思,卢师长就是吉人天相,  

卢师长:哦,哈哈哈,李团长真会说话,  

第十五场  夜,陈府书房,内
陈礼顺:我让长兴急忙把你叫来,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和你商量,  

苏林峰:请舅舅吩咐,  

陈礼顺:近来世道不太平,前些日子红军攻打燕城吃了大亏,这几天贡堡里又来了个大官,李聚财整天陪他转悠,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我担心啊,  

苏林峰:舅舅担心是对的。是该有所准备,  

第十六场  夜,李府餐厅里,内
第五个女佣摆上一陶钵甲鱼炖红菇汤,退出,  

小女佣:第五道菜叫状元戴红花。  

第六个女佣摆上清蒸桂花鱼,  

小女佣:第六道菜是富贵有余。  

第七个女佣摆上了一个大瓦钵,里面是大鲇鱼头炖白豆腐,退出,  

小女佣:第七道菜是金镶白玉,  

第八个女佣摆上了一钵蛇肉炖鹧鸪鸡红菇汤,退出,  

小女佣:第八道菜是龙戏鸾凤红烛夜。  

卢师长一听菜名,两眼就紧盯着砂钵子里的蛇炖鹧鸪鸡,脸上露出了明显的笑意,  

卢师长:龙戏鸾凤红烛夜,这道菜的名字听起来就够风流的嘛,  

李聚财:卢师长真是一语中的,  

第十七场  夜,陈府书房,内
陈礼顺:长兴已年满十八岁了,我早年给他定下的一门亲事,该取回了,  

陈长兴:爹,我才十八,林峰哥比我还大,也没取嘛,  

陈礼顺:你能和表哥比吗,他正在城里学堂读书,又有一身的本事,他将来是要做大事的,  

第十八场  夜,李府餐厅里,内
卢师长:李团长刚才说,一语中的是什么意思,  

李聚财:先请卢师长尝过这道菜,  

卢师长:你给我卖关子啊,好,那就等我先尝了再说,  

第十九场  夜,陈府书房,内
陈长兴:爹,那我也要去城里读书,

陈礼顺:不行。你媳妇和你同岁,你想耽误她呀,  

苏林峰:表弟,要听舅舅的话,今后学习的机会还很多,  

陈礼顺:说的是。做笋干生意,就够你学的了,  

第二十场  夜,李府餐厅里,内
卢师长用筷子夹起一个鹧鸪鸡的大腿就放进嘴里吃,  

李聚财用筷子夹起一块蛇肉放在卢师长的盘子里,又夹了一块蛇肉放在华副官的盘子里,  

李聚财:华副官,你也请尝尝,  

卢师长:对,应该尝尝。华副官,哦不,现在应该叫华参谋长了,  

华副官:(站起身)谢师座,  

卢师长:师部的命令已经送到119团,你明天下午就去上任。今天晚上这道菜,叫什么?  

李聚财:龙戏鸾凤红烛夜,  

卢师长:对,龙戏鸾凤红烛夜,就算为你金榜提名表示祝贺吧,  

李聚财端着酒杯站起身,  

李聚财:对对对,这杯酒一祝卢师长指挥燕城保卫战取得胜利,二祝卢师长重用才俊,  

卢师长得意的点着头,  

李聚财:三祝华参谋长荣升,请干了这一杯,  

华副官站着伸手从桌子上端起酒杯,  

华副官:我借李团长的酒感谢师座提拔,干,  

卢师长坐着,李、华二人站着碰杯喝酒,  

卢师长:好好好,坐下,坐下,  

管家:菜齐了,请贵宾们慢用,  

李聚财:卢师长,感觉如何,  

卢师长:味道不错,感觉很好,真来劲儿,  

李聚财:这是贡川人专门给新郎新娘洞房花烛夜吃的,  ,

卢师长:为什么是鹧鸪鸡和蛇肉,  

李聚财:那是有人看见过一件怪事,  

第二十一场  夜,陈府书房,内
陈礼顺:明天是中秋节,后天一早,你们跟我去福州接新娘,  

苏林山:我也去?  

陈礼顺:有时间吗?  

苏林山:学校那边可以请假,  

陈礼顺:那好。你的武功好,路上好有个照应。我姐和姐夫那边我已经打过招呼了,  

苏林峰:路上带的东西多吗,  

第二十二场  夜,李府餐厅里,内
李聚财:雄鹧鸪好斗,喜欢独占一个山头,有独占花魁的意思。山里人就是利用鹧鸪的这个习性,把训练有素的雄鹧鸪放进一个笼子里,摆在另一只野鹧鸪的山头上,就能吸引抓住那只前来相斗的野鹧鸪,  

卢师长:那与王锦蛇有啥关系,  

李聚财:一条王锦蛇钻进笼子里缠住了鹧鸪鸡,鹧鸪鸡用尖嘴啄烂了蛇的头,被人发现时虽然都死了,但双方还是紧紧地缠在一起,就像入洞房似的,  

卢师长:哦,真有意思,  

李聚财:所以,龙戏鸾凤红烛夜这道菜就是这么来的。蛇爱纠缠,鹧鸪好斗,正好……  

卢师长:对对对,女的爱纠缠,男的爱战斗,哈哈哈……  

李聚财:卢师长,山野小镇,没有好东西款待贵宾,让您见笑了,  

卢师长:这些个稀奇古怪的菜名,以前没有听到过。不过,  

卢师长拿起汤匙喝了一口鲜红的王锦蛇炖鹧鸪鸡红菇汤,  

卢师长:就是看着也着实让人嘴馋,  

他又尝了一口汤,又叭叽叭叽地咂了咂嘴,  

卢师长:鲜,鲜,真鲜。我今天才知道什么叫作人间美味了,  

李聚财:还是卢师长有品味。这道菜是色味具佳,最有利男女行房之前的大补了,  

小女佣提起桌子上的酒壶,给卢师长、王副官、李聚财斟满酒杯,放下壶双手端起卢师长的酒杯,  

小女佣:卢师长,请喝一杯茅头红,祝卢师长鸿运高照,春风得意,  

第二十三场  夜,陈府书房,内
陈礼顺:亲家也是大户人家,要带去的聘礼很多,  

陈礼顺拿起书桌上的田黄石大方章看着,上面“海纳百川”四个篆字很清晰,  

陈礼顺:这块海纳百川田黄石大方章尤其珍贵,你看……  

苏林峰:我看走水路比较安全,而且速度更快些,免得路上生变,  

陈礼顺看着苏林峰的眼睛,  

苏林峰也坚定地看着舅舅的眼睛,  

陈礼顺满意地点点头,

陈礼顺:我也是这样考虑的。既然我们想的一样,那后天一早我们就从水路出发,  

苏林峰:好。没别的事我就回家去了,  

陈礼顺:先吃了晚饭再走吧,  

苏林峰:不了。我要赶紧把下午砍的柴挑回去,  

第二十四场  夜,李府餐厅里,内
卢师长:好好好,鸿运高照,春风得意,我喝,  

卢师长一口干了,  

小女佣给卢师长续满了酒杯,  

李聚财:这是陈年贡酒茅头红,请卢师长再品尝一杯,  

卢师长:嗯,听说这玩意儿真够劲儿。行,就冲这小姑娘嘴甜,我喝,  

卢师长又一口干了,  

李聚财:在我们这山沟沟里,男人辛苦劳动一天回家后,累得垂头丧气的。只要喝上几杯贡酒,就能快活如神仙,  

卢师长:那好,今天有贡茶保护着,我得试试看,  

小女佣又给卢师长续满了酒杯,  

李聚财:(端起酒杯)卢师长请,  

卢师长:干,(一口干)真是好酒啊,  

他用手解开了上衣军服的几个纽扣,  

小女佣再给卢师长续满了酒杯,李聚财向她使了个眼色,  

小女佣从身后拿出一把蒲扇,轻轻地给卢师长扇风,

小女佣:我给卢师长喝一支小曲儿吧,  

卢师长:哎呀,好好好,唱个什么小曲啊,  

小女佣:唱个山里的《贡酒贡茶歌》吧(歌曲待谱)  

小女佣:茅头红酒贡川茶,快活神仙不如它;半只贡鸡一盘笋,八两贡酒乐开花;要逞英豪饮三斤,云雨之前喝贡茶,  

卢师长伸手把小女佣拉到面前,  

卢师长:唱得好。来,陪我喝一杯。  

他故意揽她入怀,强灌了她一杯酒,  

第二十五场  夜,苏家的厨房间里,内
老中医苏一方与儿子(身上字幕:继子苏石大木)、儿媳(身上字幕:儿媳陈苏)、长孙(身上字幕:长孙苏林山,苏林峰的孪生哥哥)围在桌子前吃饭,  

桌子上有一盘笋干烧肉,一盘炒青菜,一碗酸菜蛋汤,  

苏石大木:爹,听陈苏说,下午有许多当兵的来过药铺了,  

苏一方:是呀。下午,保安团长李聚财陪着一个大官来到药铺看贡茶,李聚财这个坏蛋,在时间上一点都不宽限,  

陈苏:爹,那怎么办?李聚财这个坏蛋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  

第二十六场  夜,李府餐厅里,内
小女佣从卢师长的怀里挣扎着站起身,满眼泪水,忙用手背去擦眼睛,  

卢师长和李聚财同时发出了一阵笑声,  

小女佣双手挡着眼睛,转身快步走出了门外,  

李聚财向管家使了个眼色,  

管家转身跟在小女佣身后走出门外,  

李聚财:卢师长,您刚才不是说,想试试贡酒茅头红吗,您看她……  

卢师长:哦,好,哈哈哈……  

第二十七场  夜,苏家的厨房间里,内
苏一方:要完成一百斤贡茶,目前主要还缺金线莲和石斛两种最珍贵药材,  ,

苏石大木:陈苏,你晚上给我准备好三天的干粮,我明天就进深山,三天后就把金线莲和石斛采回来, 

陈苏:深山里有老虎,你一个人去太危险,  

苏林山:爹,我和您一起去,  

苏一方:是啊,我再派几个徒弟跟你一同去,  

苏石大木:不用,采药的路太难走,再说,外人去多了,以后还有药采吗?  

苏林山:我不是外人,  

苏石大木:你更不能去。你不会武功,碰上老虎可就麻烦了,你还是陪爷爷去看病人吧,  

苏林山:为什么弟弟可以一个人到处跑,我就不可以呢,  

苏一方摇摇头,苏石大木与陈苏对看了一眼,屋里人都沉默不语,  

第二十八场  夜,李府餐厅里,内
小女佣脸上泪痕未干,双手端一个托盘,上面蒙一条红布,从门外走进,来到卢师长身边,  

卢师长毫不客气地用手揭起红布的一角,露出了三排九根金条,  

卢师长:李团长,你这是干什么,  

李聚财:这是地方上给国军的一点军费,只能聊补无米之炊,请卢师长笑纳  

卢师长:既然是军费,那我就替兄弟们先收下了,王副官收下吧,  

王副官起身从小女佣手上的托盘里把金条都拿进了随身的军用皮包里,  

卢师长:(起身端起酒杯)来,我敬李团长一杯,干,  

李聚财:(起身端起酒杯)谢卢师长,干,  

李聚财与卢师长碰杯喝酒,  

第二十九场  夜,苏家的厨房间里,内/外
敲门声响了六下,  

陈苏:是林峰砍柴回来了,  

陈苏拉开门走了出去,  

苏林峰头戴尖顶竹叶斗笠,背后腰上系方木鞘,鞘中插一把砍柴刀,右手持一根两头套着铁尖的木冲担站在门外,  

苏林峰:妈,我回来了,砍来的柴火靠在院墙边上了,  

两大捆长约2米高的木柴并排靠在墙边上,  

陈苏为儿子拂去肩上的灰尘,  

陈苏:你呀,又砍了这么多柴火,别累坏了身子骨。快进屋去,肚子饿了吧,  

苏林峰:没事儿。我的肩膀硬着呢,和爹的肩膀一样,  

陈苏:人是铁,饭是钢。妈给你盛饭去,  

陈苏在前,苏林峰在后走进了门里,  

第三十场  夜,李府餐厅里,内
李聚财:小妹子,再给卢师长满上,  

卢师长:够了,够了,今天好酒,好菜我吃了不少了,再喝就醉了,  

李聚财:卢师长海量。我听说,卢师长喜欢收藏寿山石印章,  

卢师长:(显出醉态)这是本、本人打仗之余的一点小、小的爱好,李团长,也喜欢这个,  

李聚财:不敢,卑职哪有卢师长这般高雅。不过,我会帮卢师长搜集的,  

第三十一场  夜,苏家的厨房间里,内
苏林峰走进屋子里,把冲担靠在门边的墙壁上,脱下斗笠挂在墙壁上,解开腰上系柴刀鞘的绳子,也挂在墙壁上,  

苏林峰:爹,我在屋子外就听到你的声音了,现在怎么不说话,  

苏石大木:你妈妈怕老虎,不让我一个人进深山去采金线莲和石斛,  

苏林峰:我妈也是为你好,  

陈苏端了一大碗饭,拿了一双筷子,走过来摆在桌子上,  

陈苏:可你爹他不领情,  

苏林峰捧过碗来就吃了一大口,再夹了一箸青菜塞进嘴里,  

苏林峰:不过,你们是多虑了。凭我爹的武功,只要有一根冲担在手,就是真的碰上老虎也不怕,  

苏石大木走到墙边双手拿起冲担,  

苏石大木:对,就凭我们石家祖传的冲担八式,还怕什么,  

苏石大木挥了两下冲担,  

苏石大木:这可是水浒传里拚命三郎石秀的绝招,  

陈苏:只听说过武松打虎,没听说过石秀打虎的,  

苏石大木:那是老虎没碰上石秀,  

苏林峰:爹,一个人上山,还是要多加小心为好,  

苏石大木:放心吧,明天的贡席比赛,爹就不去看了,  

苏林峰:哦,还有一事,舅舅叫我后天跟他去福州,  

陈苏:去吧,你舅舅说过了,你也正好可以跟他出去见见世面,  

苏林峰:爷爷,那我后天就去了,  

苏一方:去吧,要多长个心眼儿,  

陈苏:林峰,吃完饭再说吧,  

第三十二场  夜,李府餐厅里,内
卢师长的舌头明显变僵硬了,

卢师长:不,不不,君子不可夺、夺人所爱,还是等、等有了最好的再、再说吧,  

李聚财:卢师长真是正人君子啊,卑职钦佩之至,  

卢师长:(摇摇手)哪里,哪里,  

李聚财:卢师长之所爱,卑职一定尽力而为。时候不早了,请卢师长早点歇息吧。明天中秋节,还要请卢师长与民同乐,  

卢师长:好,与、与民同乐,  

李聚财:快扶卢师长到客房休息,  

小女佣和管家扶着卢师长走出餐厅,  

李聚财拉住华副官,递上两根金条,华推托了一下,就接下迅速放进了自己的裤子口袋里,  

李聚财:今后还要请华参谋长多多关照,  

华副官:有数,有数,

第三十三场  日,水面上一条画舫,外/内
朝阳照在江面上,  

水面上停着一条画舫,船头和船尾的甲板上站了十几个挂冲锋枪的国军士兵,  

画舫里坐着李聚财、卢师长、华副官和管家四人在喝茶,  

卢师长:今天来的人可真是不少啊,  

李聚财:乡下人就是爱看热闹,  

第三十四场  日,山谷中的小路,外,
一群身穿黑色衣裤背着长短枪支的人骑马从小路上走来,

土匪头赖三肩上挂了一把盒子枪骑马走在最前头的,  

赖三:兄弟们好久没开荤了吧,

瘦猴:是呀,好久了嘛。  

土匪二:大哥,弟兄们早就憋不住了,太想操索啦(脏话)  

赖三:好,捣阳兹魁(脏话),到时候有你们操索的地方,  

土匪们发出一阵笑声,  

第三十五场  日,河滩上,外
河边的山地上站了许多肩着步枪的保安团士兵,  

很多来看热闹的乡下人有的坐在石头上,有的头戴斗笠坐在箩筐架起的扁担上用斗笠扇着风凉,  

一群兴奋的小伙子站在河滩上抬头眺望挤来挤去,  

第三十六场  日,山路边一个茅草棚,内
山路边一个茅草棚上挑出一杆写着“贡茶”二字的小旗幡,  

土匪头赖三与十几个土匪下马,背长枪的几个土匪牵马走进路边的树林里去,  

赖三和几个挂盒子枪的土匪都把盒子枪藏进了衣服里,他们走进了草棚子里,  

赖三:茶倌,快上贡茶,  

画外:山爷,来了,  

茶倌走过来摆上茶碗,沏上茶,提着大茶壶走开,  

赖三与几个土匪端起碗喝茶,  

第三十七场  日,水面上一条画舫,内
卢师长把茶盖碗放在桌子上,转头看着舷窗外,  

卢师长:在这么多的人群里,会藏着下山的土匪吧,  

李聚财:请卢师长放心与民同乐,两边的岸上有我派出的几百个保安团士兵保护着您,  

卢师长:我身经百战,区区几个毛贼,怕什么。我是担心给老爷子的礼品,  

李聚财:卢师长,这一路上我一定派重兵保卫,  

卢师长:不不不,到时候,我会派我的特务连亲自护送,  

第三十八场  日,一片翠竹林,外
翠竹林里传来了姑娘们清亮悦耳的山歌声,伴随着歌声从翠竹林后面走出了十多个漂亮的姑娘,为首的姑娘(邓思林)身材高挑,皮肤白晰,穿一身浅色细花轻便旗袍,  

歌词:(注:以下所有山歌曲待谱)哎嗨——,秋天秋风秋果熟(来),阿兄阿弟打场忙。阿妹心里疼兄弟(来),请喝贡酒老鸭汤。  

第三十九场  日,几棵棕榈树,外
一群中年妇女站在棕榈树下,有的打着花阳伞,  

妇女一:快看快看,我姑娘出来了,  

妇女二:你姑娘今天打扮的真漂亮,  

妇女一:是我给她打扮的,今天要夺花魁,  

妇女二:快看快看,走在前头的姑娘最漂亮,  

妇女一:我看看,她是谁家的姑娘,  

妇女二:不知道。听说是从上坪乡来的,在贡堡开一家豆腐小吃店,  

妇女一:是不是叫什么豆腐西施的,听我儿子天天唠叨她,  

妇女二:是她吧,  

林桃媚打着花阳伞,仰起脸向前看,眼睛含着泪水,  

第四十场  日,水面上一条画舫,内/外
卢师长与李聚财等从船舱里走出,站在了船头的甲板上,  

卢师长:天见的。这是谁家的闺女,看得真叫养眼,想不到这小山沟里还真有金凤凰啊,  

李聚财:管家,这是谁家的,  

管家:这姑娘姓邓,年初才从上坪乡邓家村搬来,一个人开着小吃店,烫嘴豆腐做得特别好吃,生意很红火,贡堡里都叫她豆腐西施,  

第四十一场  日,山路边一个茅草棚,内/外
土匪头赖三与几个土匪都站起身走到棚子外,  

瘦猴:大哥,今天来的妹子还真不少,  

土匪二:够操索的了,  

赖三:住嘴,今天都把裤带给我绑紧了,  

土匪三:大哥,你不是说让弟兄们来开荤吗,  

赖三:开你的头,我看你真是昏了头,没看见河岸上站了那么多保安团,还有那边的画舫上,

土匪三:有画舫怕什么,都是我们的菜,  

赖三:你个菜鸟,看他们身上挂的都是什么,  

土匪三:不就是枪嘛,

赖三:他们身上挂的可都是花机关枪,打起来吐吐吐的,十分厉害,  

瘦猴:大哥说得对。可能来的是个大官,不然怎么会来那么多保安团的人,  

赖三:我们要多加小心,官府可能要有大的行动,  

土匪二:哪怎么办,  

赖三:先摸清他们的屁股再说,  

第四十二场  日,河滩上,外
一群站在河滩边上的小伙子个个都伸长了脖子向前看。一个身穿灰黑色衣裤把头上戴的斗笠压的很低的高个子中年男人,这时也用手把斗笠的前沿抬起来向前看着,  

小伙一:快看快看,豆腐西施,豆腐西施,  

小伙二:你嚷嚷个啥,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  

小伙一:你姓赖,你才是癞蛤蟆,  

小伙三:别吵,别吵,有本事的比唱歌,说不定还真能被豆腐西施看上呢,  

小伙二:比就比,看我的。(歌词)哎嗨——,那边阿妹真爽丽(来),贡川阿妹不用挑。阿妹你若真有情(来),哥是贡席随你要。  

第四十三场  日,一片翠竹林,外
姑娘们一阵嘻笑,你推我让不好意思带头接对唱,  

第四十四场  日,几棵棕榈树,外
妇女一:我的傻闺女耶,让什么,要夺花魁就带头唱呀,  

妇女二:桃姐,你看那个高个的姑娘比你都漂亮,  

林桃媚微笑着点点头,  

第四十五场  日,河滩上,外
小伙一:怎么样,姑娘们不理你,还是我来。(歌词)哎嗨——三月里开金银花(来),阿哥上山来打柴。金花银花双含苞(来),旺相哥前不敢开,(注:方言旺相哥,指男人长得强壮、精神旺盛)  

第四十六场  日,一片翠竹林,外
邓思林从姑娘群中走上前两步,  

邓思林:(歌词)哎嗨——,阿崽自称旺相哥(来),(阿崽:对晚辈的称呼)延平枕头绣花多。目珠长在头壳顶(来),笋干没皮不用剥,(没皮,指不知羞耻)  

第四十七场  日,几棵棕榈树,外
妇女一:唉,还是让她抢了头彩,  

妇女二:哎桃姐,我觉得那个高个的姑娘长得挺像你,  

林桃媚:哦,不不不,我哪有人家姑娘漂亮,  

第四十八场  日,河滩上,外
小伙一正踮起脚跟看,  

脚下踩在一个光滑的河卵石上,滑倒坐在了河滩上的水里,  

引来了身旁小伙伴们的一阵嘲笑声,  

小伙一:笑个屁。你们这是五十步笑百步,妒嫉我,哼,  

小伙一从地上一毂轳爬起来,顾不得被水打湿的裤子印出了屁股,  

小伙一:(歌词)哎嗨——,煽起话的阿娘婆(来),敲起二十四面锣。惹火牛牯急趟水(来),老虎倒暝要趴窝。(方言:多嘴的长舌妇,就像敲二十四面锣。吵的公牛跺进水里,闹的老虎要睡觉)

第四十九场  日,一片翠竹林,外
邓思林委屈地双手捂住脸,一位较胖的俏姑娘拍了拍邓思林的背后,  

胖姑娘:思林姐,看我来教训他,  

第五十场  日,几棵棕榈树,外
妇女一:被骂受委屈了吧,这就是抢头彩的担当,  

妇女二:那后生不是个好鸟,  

妇女一:我闺女耶,你快唱呀,  

妇女二:快看,是你姑娘在唱,  

第五十一场  日,一片翠竹林,外
胖姑娘走出姐妹群前二步,双手插着腰,  

胖姑娘:(歌词)哎嗨——,大水流饭蒸的仔(喂),个人瘦够共猴般。老虎倒暝雄风在(耶),走时要见蛇操索。(方言:做事慢吞吞的后生,人长得像瘦猴,还敢自比睡觉的老虎,想有运气就去看蛇交尾)  

姑娘群里笑弯了腰,  

第五十二场  日,河滩上,外
小伙一,连忙用双手捂着耳朵钻进了岸边的草窝子里。戴斗笠的高个中年男子露出了微笑,  

第五十三场  日,一片翠竹林,外
邓思林:妹子,不该这样说他,  

胖姑娘:活该,谁让他说姐姐的坏话,  

姑娘们高兴地直拍巴掌,口中喊:哦,草鸡低头钻草窝罗,草鸡低头钻草窝罗,  

第五十四场  日,水面上一条画舫,外
卢师长:什么叫蛇操索?  

李聚财:蛇操索,按本地话的意思,要想走桃花运,就得钻进草窝子里去看蛇交尾,  

卢师长:呸!这叫什么话,我没看过蛇交尾,不也是挑花满园吗,  

李聚财:那是,那是。  

第五十五场  日,河滩上,外
小伙二:(歌词)哎嗨——,姑娘莫要自摆俏(来),天下唯有读书高。低下珠翠看天足(来),一尺脚板三尺腰。马尾豆腐没法提(来),席草编袋兜着跑。当年昭君心气傲(来),嫁到匈奴敢耍娇?  

小伙二洋洋得意,一群小伙子发出了阵阵地笑声,  

第五十六场  日,一片翠竹林,外
较胖的俏姑娘蒙受嘲笑,急得要哭了,  

胖姑娘:思林姐,他说我胖,一双大脚嫁不出去,  

第五十七场  日,几棵棕榈树,外
妇女二:大姐,你闺女怎么哭了,  

妇女一:那个骂我闺女的后生真不是好鸟,  

第五十八场  日,一片翠竹林,外
邓思林为哭泣的胖姑娘擦去泪水,右手搭着胖姑娘的右肩,二人向前走了几步,  

邓思林:(领唱)歌词:一尺脚板三尺腰,家里家外一肩挑。(众姐妹合唱:会做事情婆说好)。(领唱)身为男人像席草,秋风一吹歪曲倒。(众姐妹合唱:扛根竹篙扭了腰)。(领唱)蒲扇嫌重折扇薄,之乎者也茶馆聊。(众姐妹合唱:不会挣钱娘不要)。(领唱)拿着牛涝(卵)当香蕉,看着酸枣说红枣。(众姐妹合唱:可笑可笑太可笑)。  

第五十九场  日,山路边一个茅草棚,外
瘦猴:当家的,这姑娘简直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仙女,  

土匪二:正好给大哥当压寨夫人,

赖三:嗯,真是太美了。(用手摸自己的光头)我好像在哪儿见过她,  

第六十场  日,河滩上,外
人群中发出了一阵笑声,  

小伙二也像草鸡一样,一头钻进了河边的草窝子里。  

第六十一场  日,山路边一个茅草棚,外
赖三:妈的,这些个小草鸡就会钻草窝,我老赖钻草窝,那是为了活命。对付女人,我从不当草鸡, 

瘦猴:大哥,你也只会见了美女就说好像在哪见过,想起来在哪见过吗?  

几个土匪发出了一阵笑声,  

赖三:笑个屁,我正在想,(用手摸头)是在哪儿见过呢,  

第六十二场  日,几棵棕榈树,外
妇女一:唱得对,真给力。还是豆腐西施唱的好,这才是真正的花魁,  

妇女二:花魁,她就是今天的花魁。桃姐,桃姐,哎?人怎么就走了,  

林桃媚打着阳伞的背影消失在人群里,  

第六十三场  日,水面上一条画舫,外/内
卢师长与李聚财等转身向舱房里走去,  

卢师长:那几个小男人真没用,只会钻草窝。李团长,大美女唱的牛涝(卵)是个什么东西,  

李聚财:一种长的像牛卵蛋似的野生果子,补肾又好吃,  

卢师长:可惜了,这几个小伙子操索不行,快去吃牛什么涝吧,  

李聚财:牛卵果,  

卢师长:对牛卵蛋,  

第六十四场  日,一片翠竹林,外
邓思林站在姑娘群中,  

邓思林:(歌词)哎嗨——,阿哥身伟俊,犁耙多耕耘。伐木射虎是英雄(来),勇敢人人敬。

胖姑娘:对,只有这样的男人才配得上我们的思林姐,  

第六十五场  日,一条小路上,外
苏林峰身穿灰色衣裤,脚下穿一双黑色圆口布鞋,与肩扛一卷贡席的陈长兴并肩向对歌场走来,  

陈长兴:林峰哥,我们来晚了,  

苏林峰:不晚,  

第六十六场  日,一片翠竹林,外
邓思林:(歌词)高山梧桐琴,流水绕梁韵。四方雅集诗书画(来),真诚见知音。

姑娘群里:对,一定要知书达礼,不能只是个傻木头,  

第六十七场  日,一条小路上,外
陈长兴:你看,豆腐西施在唱情人歌了,  

苏林峰:我不是来找情人的,  

陈长兴:那你来干什么,  

苏林峰:贡席比赛夺状元,  

第六十八场  日,一片翠竹林,外
邓思林:(歌词)鸟兽鹤鹿鸣,紫檀瑞香熏。风流春涛同沐羽(来),比翼翠竹林。沿岸垂柳青,劳燕穿柳径。双双衔泥垒新窝(来),日夜相依颈。  

第六十九场  日,河滩上,外
一群小伙子看的目瞪口呆,  

小伙一:花魁,她就是花魁,  

小伙二:太美了,这就是我心中的花魁,  

戴斗笠的高个子中年男人手扶帽檐不动声色的抬头看着,  

苏林峰与肩扛一卷贡席的陈长兴走到了这群小伙子的身后,  

第七十场  日,水面上一条画舫,内
李聚财与卢师长站在船房里的窗户边,  

卢师长:山歌唱得真好听,想不到大美女还是个情种,  

李聚财:可惜,一朵鲜花就要插在牛粪上了,  

第七十一场  日,山路边一个茅草棚,外/内
瘦猴:大哥,再想不起她是谁,名花就要有主罗,  

赖三:(右手摸头)嗯,她像,又不像,算了,  

赖三与土匪们走回茅草棚里坐下,赖三端起茶碗没茶水,  

赖三:茶倌,快给老子续贡茶,  

第七十二场  日,河滩上,外
陈长兴:林峰哥,随便唱一句吧,再不唱就没得唱了,  

苏林峰:(歌词)哎嗨——,盘古开天新,女娲补天晴。精卫填海渡众生(来),八荒礼自信。商周铸铜鼎,春秋到明清,浮流(永安)上下三千年(来),贡川出贡品。  

第七十三场  日,一片翠竹林,外
胖姑娘:这个高个子后生是谁,  

邓思林:不知道,  

胖姑娘:不过他的模样长得道是很英俊,刚才那几个后生没得比,  

邓思林:想不到一个山里打柴的后生还知道那么多,  

画外:三声土铳枪的响声, 

胖姑娘:思林姐,我们快到江边去,贡席比赛就要开始了,

邓思林:姐妹们,大家一起去啊,

本集结束。作者:燕江山竹,手机:15306922895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电视连续剧本《燕江秩事》第41集

燕江山竹   22天前   520点

电视连续剧本《燕江秩事》第29集

燕江山竹   1月前   849点

电视连续剧本《燕江秩事》第28集

燕江山竹   1月前   1021点

电视连续剧本《燕江秩事》第27集

燕江山竹   1月前   951点

电视连续剧本《燕江秩事》第26集

燕江山竹   2月前   1166点

电视连续剧本《燕江秩事》第25集

燕江山竹   2月前   1242点

电视连续剧本《燕江秩事》第24集

燕江山竹   2月前   1242点

电视连续剧本《燕江秩事》第23集

燕江山竹   2月前   1098点

电视连续剧本《燕江秩事》第22集

燕江山竹   3月前   1439点

电视连续剧本《燕江秩事》第21集

燕江山竹   3月前   1810点
加载更多>>
2018 福建·永安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