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连续剧本《燕江秩事》第15集

燕江山竹  2018/3/11 19:02:22  1682点  永安之窗
  电视连续剧本《燕江秩事》第15集
作者:燕江山竹
关键词:不忘初心,红军战斗,爱情生活,民间传奇,地方特产,名胜古迹

第一场  日, 贡茶作坊里,内
早晨的亮光从窗外透进了贡茶作坊的屋子里,  

李聚财和绑在一起的刘队长慢慢苏醒过来,  

李刘二人嘴里各塞着抹布叫不出声音,  

二人相互帮助挣脱了绑在身上的绳子,  

李聚财气愤地用左手扯出口中的抹布,右手摸着疼痛的脖颈,  

李聚财:捣阳滋魁,快说是谁把老子打晕的,  

第二场  日,文庙内,  内
许植民、苏林峰、吴飞云三人面对孔子塑像站立,  

许植民:孔子一生学而不厌,诲人不倦,毕生致力于民间教育事业,这是我最崇敬他的地方。你们说说看,将来都想干什么职业?  

苏林峰:我将来想当一名好医生,能为百姓治病救人,  

吴飞云:我想当一名教师,像许老师一样教书育人,要让少年进步,国家独立自由和强盛,人民生活富裕。不要再像我父亲那样没有文化,一辈子穷苦,受人欺负,  

许植民:说的好啊。我的名字原来叫许瑞芳,现在叫许植民。意思就是要根植于人民之中,与百姓同生死,共命运,  

第三场  日, 贡茶作坊里,内
刘队长用手摸着青肿的太阳穴,  

刘队长:报告团长,不知道是谁打的,  

李聚财:你没长眼睛吧,  

刘队长:报告团长,长眼睛了,  

李聚财:长了眼睛什么也没看见?  

刘队长:报告团长,昨天晚上看见了你和苏中医在这里,  

李聚财:浑蛋,苏中医呢,  

刘队长:报告团长,苏中医跑了我带人去追,  

李聚财:快追,  

刘队长:是,  

刘队长刚跑到门口,  

李聚财:站住,别追了,  

刘队长:为什么,  

李聚财: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  

刘队长:请团长明示,  

李聚财:苏中医以后再抓,你现在带人去把所有的贡品都集中装船明天就运往福州,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办,  

刘队长:是,  

第四场  日,文庙内,  内
吴飞云:许老师原来的名字也很好听啊,瑞气芬芳,  

许植民:父母起的名字太俗气了,所以我就改了。你们二人是我最好的学生,希望你们要多学些科学知识,将来好为新中国服务,  

苏林峰和吴飞云:是,  

许植民:孔子在2500年前就要求学生要学好六艺,  

苏林峰:许老师,六艺是指礼、乐、射、御、书、数这六门知识吗,  

许植民:是的。我们新时代的人,还应该学好更多的科学知识,才能适应新形势的发展,  

苏林峰和吴飞云:是,  

许植民:好了,天快黑了。你们二人今天都到我家去吃饭。另外,有个重要任务交给你们,  

三人离开了文庙,  

第五场  日, 贡川会清桥,内
李聚财站在会清桥里手扶木栏杆眼睛向前看着,

他脱下军帽眼睛看着桥下的江水, 化

插入:第五集第三十九场  日,贡川会清桥,内
卢师长单独走到廊桥的栏杆边,向桥下的水面看着,  

桥下的水面清浊分明,形成一条分界线,清水中有鱼群在游动,  

卢师长:李团长,这会清桥的名字还有什么说法,  

李聚财走到卢师长身边,用手指着桥下的水面,  

李聚财:卢师长可能已经知到了,还有一种说法就是下雨天从山上流下来的水,不论有多浑浊到了桥下就一定会变成清水的,  

卢师长:说的好啊,谁要想混水摸鱼那是不可能的, 

李聚财:那是那是, 化

李聚财戴上军帽抬起头看向远处,  

李聚财:卢师长,这次我可一定要浑水摸鱼了,摸的就是你那条十万银元的大鱼, 

李聚财转身走出了会清桥,  

第六场  日,燕城玉皇阁大院,外
朝阳照耀着依山傍水掩映在丛林中的明朝玉皇阁,  

字幕:玉皇阁中有巨大的杉木柱子三十六根,中柱直径90厘米,通高15米。边柱直径50厘米,通高12米。选直径90厘米和50厘米的木柱,寓意九五至尊。用三十六根之数,寓意六六大顺,

玉皇阁大围院里有许多修行道士的住房,  

几个道士在一块平地上练太极剑,  

刘道士在清扫路边落叶, 

苏林峰和吴飞云二人一路携手说说笑笑地沿长条石台阶拾级而上走进了玉皇阁的大院门,  

第七场  日,刘寡妇家,外
山垇里单门独户的一座小院落,  

刘寡妇打扮妖冶地走到院子门前,  

她掏出钥匙打开门上的大锁推门走进院子里,  

第八场  日,刘寡妇家里,内
赖三手拿一支驳壳枪站在窗户边偷偷向窗外看,  

刘寡妇走进院子门里回身把门拴插上,  

她从房屋门外走进门来关上门,  

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刘寡妇:喂,当家的没啥大不了的事,  

赖三:什么叫没啥大不了?  

刘寡妇:那些保安团就是来收缴贡品和他妈的叫什么抗红费的,  

赖三:你说什么费?  

第九场  日,玉皇阁大院,外
苏林峰走到正在扫地的刘道士身边,  

苏林峰:师兄,您早,  

刘道士:师弟,你今天没上课,  

苏林峰:今天是礼拜天,我来玉皇阁朝圣,  

刘道士:善哉,善哉,  

苏林峰:师兄早起练完武功就扫地,可知道院净地不用扫吗,  

刘道士:师弟说的好,可知世间烦恼难清心吧, 

苏林峰:谢谢师兄提醒,我这就和同学去玉皇阁楼上清心清心,  

刘道士:善哉,善哉,  

第十场  日,刘寡妇家,内
刘寡妇擦着脸上的汗水走到桌子边坐下,顺手解开上衣扣露出了雪白的半胸来,  

她拿起桌子上的一杯水一饮而尽,  

刘寡妇:我说抗红费,哦保安团说抗红费就是打红军的钱,  

她又伸手从桌子上摆的一盘月饼中拿起一块吃了起来,  

赖三:原来是这样,李聚财还真会抢钱,  

刘寡妇:这有什么。你抢他抢都是抢,还不是老百姓倒霉,  

赖三:那可不一样。我抢钱就要掉脑袋,他抢钱就没啥事,这不公平,  

刘寡妇:哼,有什么不公平的,有本事你和他一起抢嘛,  

赖三:你说什么?  

刘寡妇:本来嘛,  

赖三:对对对,自古以来官匪是一家,好好,太好了,你真是我的好内助,  

赖三走过来抱起刘寡妇就放到了床铺上,  

第十一场  日,玉皇阁坤势门,外
玉皇阁整体有三层,下层的阁门上挂着“坤势”匾,中层挂 “玉皇”匾,上层挂 “通乾”匾  

苏林峰:飞云妹,哦不。今天应该叫飞云同志,  

吴飞云:不对!今天更应该叫飞云妹妹,而且还应该加上个‘亲’字,  

苏林峰:好,那我就叫了,  

吴飞云:不对、不对,别叫亲,  

苏林峰:快走,我们从第一层坤势跑上第三层通乾,  

吴飞云:嘿,你想一步登天呀,  

苏林峰:革命青年就要壮志凌云,跟我跑吧,  

苏林峰拉着吴飞云的手跑进了玉皇阁的“坤势”门,  

第十二场  日,刘寡妇家,内
赖三和刘寡妇盖着被子坐靠在床头上,  

赖三:抗红费一个人交多少,  

刘寡妇:听说每个人头都要交三个银元,我一个寡妇也要交三个银元呢,这钱从哪里来呀,  

赖三:喂,等等等等,你说什么,每个人都要交三个银元?  

刘寡妇:对,我刚才说了嘛,按人头有一个算一个,就连我这寡妇也得交,  

赖三:你住嘴,  

他身穿短裤跳下床光着脚在屋子里来回走着,  

赖三:这么说,全镇有三千多人,三三得九,加上零头就是一万多银元。这可是不少钱呀,  

刘寡妇:你操什么心,又没你的份儿,  

赖三不吭声的在屋里来回走着,突然一拍桌子震倒了桌子上的茶杯,  

第十三场  日,玉皇阁顶层楼里,内
玉皇阁顶的通乾层里树立着一根根大木柱(如北京颐和园里的百柱亭),  

二人从楼梯口走进通乾层来,  

吴飞云气息微喘地看着苏林峰,  

苏林峰:亲妹妹还真的跟上了亲哥哥的脚步啊,  

吴飞云:不对不对,不是亲的,不准再叫亲妹妹了,  

苏林峰:别急,别急,逗你玩呢,  

吴飞云:我说的可是认真的,  

苏林峰笑笑地看着吴飞云,  

苏林峰:那好,你要先把这些柱子数清楚有多少根才行,不然我还叫,  

吴飞云:数就数。你还当我是小学生啊?不过,数对了你可不许耍赖,  

苏林峰:君子一言,  

吴飞云:驷马难追,  

二人击了一下手掌,  

吴飞云开始认真地数起柱子来,  

吴飞云:一、二、三、四...... 

吴飞云沿着回廊很快就数了一遍后来到苏林峰面前,  

吴飞云:一共是三十五根,对不对?  

苏林峰:不对,  

吴飞云二话没说就又去数了一遍回来,  

吴飞云:还是三十五根,  

苏林峰:还是不对,  

吴飞云:你没胡说?  

苏林峰抬起左臂竖起左手中间三根手指,  

苏林峰:皇天在上,不敢胡说,  

吴飞云又去细细地数了一遍回来,  

吴飞云抬起右臂竖起右手中间三根手指,  

吴飞云:后土在下,就是三十五根,这次绝对不会错,  

第十四场  日,刘寡妇家,内
赖三拍桌子把刘寡妇吓了一大跳,  

赖三:好,真是太好了,  

刘寡妇:你抽什么疯?拍桌子吓死我了,  

她故意夸张地用手轻轻地拍着自己露出的胸脯,  

赖三走到床边用手在她的胸脯上拍了拍,  

赖三:吓死你啦?这么多钱是会吓死你的,  

刘寡妇:什么这么多钱,白日里做大梦吧,  

赖三:你先别问了,马上出去给我打听清楚,贡品和银元啥时候启运,  

刘寡妇:怎么,你想打这笔钱的主意,小心掉脑袋,  

赖三:快下床,叫你去你就去,  

刘寡妇:我不去,刚回来又要去,我累死了,  

赖三:少她妈啰嗦,当心我抽你,  

第十五场  日,玉皇阁顶层楼里,内
苏林峰:你说的绝对,本身就是个错误,  

吴飞云:错了几根?  

苏林峰:就少了一根,  

吴飞云:一根?在哪?  

苏林峰:就在阁楼的正中央,你把最重要的擎天柱给漏掉了,  

吴飞云:哎呀,真是的。我来回几趟,都只在外围数着,怎么办?  

苏林峰:怎么办?按刚才的约定办,  

吴飞云一脸茫然,  

苏林峰:和你说着玩的。不过,我们已经是共青团员了,许老师交给我们做的一些重要事情,那可不能像现在这样粗心了,  

吴飞云神情严肃的再次举起右手掌,  

吴飞云:知道了。我以共青团员的身份作保证,  

二人再次高兴地双击掌,  

第十六场  日,刘寡妇家,内
刘寡妇赶紧下床穿上衣服准备出门,  

赖三:喂,回来的时候多买些好酒好菜,我要在镇上多住几天,  

刘寡妇转回身子伸出一只手,  

刘寡妇:哼,拿来,  

赖三:什么?  

刘寡妇:钱,  

赖三:昨晚不是给过你了吗,  

刘寡妇:昨晚给的是睡觉钱,现在给的是饭菜菜,  

赖三从自己的衣服口袋里掏出五个银元放在刘寡妇手上,  

赖三:拿去,棺材里伸手死要钱,  

赖三想再亲刘寡妇,她却接过银元走出门外,  

赖三盯着刘寡妇的腰臀点头微笑着,  

赖三:女人啊,真是填不满的无底洞,  

第十七场  日,玉皇阁顶层眺望栏杆,外
苏林峰和吴飞云俩人走到楼阁回廊的眺望栏杆边,  

吴飞云手指着燕江北岸边的北塔,  

吴飞云:林峰哥你看,燕水饶城奔腾向东流去,北塔伫立宁静面南相思,太美了,  

苏林峰看着吴飞云,  

苏林峰:飞云妹妹,真是美极了,  

吴飞云:你说我还是说风景呀,  

苏林峰:兼而有之,  

吴飞云:那不行,你这是用情不专,你应该出一个对联,  

苏林峰:听好了,上联是:三面环水朝觐圣地四方来仪恭敬玉皇;下联是:轻云薄雾缭绕村境山青水秀抚育里人,  

吴飞云:嗯,你的文采总是比我好,  

苏林峰拉起吴飞云的手,  

苏林峰:来,我们顺着回廊四面环顾一圈,  

他俩沿着玉皇阁的回廊走着,  

第十八场  日,刘寡妇家,内
赖三站在窗户边悄悄地向外看,  

刘寡妇还在床上睡懒觉,  

赖三气的一把将她拖到地上,甩给她一身衣服,  

赖三:太阳早就照屁股了,还在床上挺尸呢。赶快给我滚出去打听消息,你今天要是还打听不出个幺两三来,看老子剥了你的皮,  

院子大门外响起了阵阵敲门声,  

第十九场  日,玉皇阁顶层眺望栏杆,外
他俩停下凭栏眺望指点江山,  

吴飞云:北望北塔,沙溪河银光素练;  

苏林峰:南眺南塔,燕江水雪白玉带;  

吴飞云:东瞰燕城,围城内熙熙攘攘;  

苏林峰:西瞄群峰,峻岭外层层叠叠。  

吴飞云凝眸远方,  

吴飞云:燕城多美啊,  

苏林峰看着吴飞云好像想起了什么,伸手从背后衣服里面取出了自制的五管方竹排箫放到嘴唇前,  

第二十场  日,刘寡妇家,内
赖三警觉地从枕头下抽出驳壳枪就紧靠在窗户边张望,  

刘寡妇坐在地上不知所措的看着赖三,  

赖三:看我干啥?你开门去看看是谁。不过别乱说话,知道吗,  

刘寡妇点点头赶紧穿上衣裤,用手抹了一下乱头发,顾不上把衣服领子扣好就走出门去,  
 
赖三打开了手枪击锤,  

第二十一场  日,玉皇阁顶层眺望栏杆,外
苏林峰吹起了一首“宫音调式”的古曲来,  

苏林峰从嘴边拿开排箫,  

吴飞云一双漂亮的眸子凝视着苏林峰,  

吴飞云:真好听,  

苏林峰:你听懂了?  

吴飞云:没有。这是什么曲子?古风悠悠的,  

苏林峰:这是我师父教给我的一首古曲,  

吴飞云:有曲名吗?  

苏林峰:有。叫《刍燕幼虎吟》,  

吴飞云:什么是《刍燕幼虎吟》,能把歌词念给我听吗,  

第二十二场  日,刘寡妇家院子大门里面,外
院子大门外“砰、砰、砰”的敲门声越来越响,  

刘寡妇:来了,来了。是谁一大早不扒窝,看到蛇操索啦,  

她打开门一看是李聚财,

刘寡妇:哟,是团长大人啊。我寡妇家的三个银元可是早就交了的,  

刘寡妇挡在门口故意大声说话,  

李聚财:刘家屋里的,别嚷嚷,  

李聚财压低嗓门,  

李聚财:我早就知道赖三在你家躲了几天了。我今天来是有好事和他商量,不是来抓赖兄的,  

李聚财嘴上说着,一双色眼总在刘寡妇半露的白胸部上瞄着,  

刘寡妇连忙用手掩住领口,  

刘寡妇:就你一人来?  

李聚财:你看还有别人吗?  

刘寡妇伸头向外仔细张望了一下,没看见有其他人,  

刘寡妇:那你先等着,  

她关上院门向屋里走回来,  

第二十三场  日,玉皇阁顶层眺望栏杆,外
苏林峰:歌词是这样的:
春暖刍燕兮,嗷嗷待哺;
夏炎穿云兮,翅蛾穷途。
秋爽露牙兮,幼虎爪树;
冬寒入林兮,一啸皆伏。  

吴飞云:嗯,这下我听懂了,很有少年壮志的气魄,  

苏林峰:是的,我很喜欢这首古辞,它唱出了你和我,  

吴飞云:这怎么可能?  

第二十四场  日,刘寡妇家,内
赖三在屋里紧张地握着手枪,肥脑门上沁出了汗水,  

刘寡妇一人走进屋来,  

赖三见只有刘寡妇一人走进屋来,便把原本靠在胸怀且枪口朝上的驳壳枪,垂放到了大腿边,  

赖三:李聚财来干什么?快说,  

刘寡妇:你慌什么。他说有重要的好事和你商量,不是来抓你的,  

赖三:商量什么事?  

刘寡妇:他没说,我咋知道?  

赖三:他带来多少人?  

刘寡妇:没带人,  

赖三:就他?  

刘寡妇:就他,  

赖三:你看清楚啦?  

刘寡妇:我看的一清二楚。不信你自己去,  

赖三:嗯…我想想,  

赖三沉吟着在屋里走个来回,  

赖三:去,让他进来。告诉他,把手放在头上,不然我就开枪,  

第二十五场  日,玉皇阁顶层眺望栏杆,外
苏林峰:你就像一只刍燕,我就像一只幼虎。终有一天,我们要一飞冲天,虎啸山林的,  

他说完就把五管排箫插回了后背,  

(注:五支方竹箫管长短不一,最长的有15厘米,最短的有11厘米,并且依次递减1厘米。按照古代五音:宫、商、角、徵、羽排列组合。箫管一头按30度斜角削得尖利,另外一头为平面并且留下节隔,在节隔上成45度斜角削出一个小孔洞,用来吹箫。每支箫管上又钻出五个小孔来,仍是按宫、商、角、徵、羽五音钻成。既可以用单管吹出五音来,也可以用五支箫管组成排箫,一一吹出五音来。这种排箫,其实有两种用途:一是乐器;二是兵器。)

吴飞云:说得好。我是燕子,要吃尽害虫。你是老虎,要消灭豺狼,  

苏林峰:谢谢你,我们是志同道合的共青团员,就是同志,  

吴飞云:谢什么呀,还是先谢谢肚子吧。刚说到吃害虫,我肚子就饿了,  

苏林峰:你真的饿了?现在好象还不到中午吧,  

吴飞云:可我早上就没有吃饭呢,  

石林峰:为什么?  

吴飞云:为了给我爹省钱,我一天只吃两顿饭,  

石林峰:对不起,我对你的关心太少了。今天是我们的生日,要好好庆祝一下,  

吴飞云:好哇,就等你这句话了,  

苏林峰:走,我请你到“福燕楼”去吃,  

吴飞云:那可是徐霞客当年拜访玉皇阁时,吃饭和下榻的客栈呀,太奢侈了吧,  

苏林峰:我们也潇洒走一回嘛,  

第二十六场  日,刘寡妇家院子大门里面,外
刘寡妇走到院子门口打开院子门,  

刘寡妇:赖三让你进去。不过,你要把双手放在头上,  

李聚财:行,  

李聚财双手抱着后脑勺走进院子大门,  

刘寡妇赶紧关上院门,  

第二十七场  日,刘寡妇家,内
李聚财双手抱着后脑勺走进屋子门来,  

刘寡妇跟着走进来回身关上门,  

李聚财:这位大哥就是大名鼎鼎的‘吃遍天’赖兄吧,小弟这厢有礼了,  

李聚财抬手离头要行拱手礼,却见赖三的枪口指向自己动了一下,只得把手放回头上鞠了个躬,  

赖三乘机快步绕至李聚财身后搜他的身,  

赖三:岂敢,岂敢。团长大人光临,有失远迎,有失远迎,请坐。夫人请上茶,  

赖三摆出一副男主人的气派来,  

刘寡妇一听“夫人”二字受宠若惊,忙扭着肥臀走进里屋端出月饼和茶水摆在桌子上,  

刘寡妇在桌子边刚坐下,  

赖三:这里没你坐的,我和李团长有重要事情商量,快去院子里望风,  

刘寡妇连忙站起来,极不情愿的走出门去,  

第二十八场  日,,福燕楼酒店里,内
苏林峰和吴飞云坐在临江的窗户边位置上,  

店老板走过来,  

店老板:请问,二位吃点什么?  

苏林峰转头问吴飞云,  

苏林峰:说吧,想吃什么,  

吴飞云:好,那我就不客气了。老板大叔,来两碗叉叉粿条,两碗米饭,一盘香菇炒青菜,还有……

吴飞云双手支着下巴看苏林峰,苏林峰微笑地点点头,  

吴飞云:还有一盘活肉。哦,活肉上要多浇点黄辣椒酱油,这才够味儿,  

店老板:好的马上就来,  

吴飞云:我是不是点得太多了?  

吴飞云见苏林峰在微笑地看着自己就显得不好意思,  

苏林峰:不多,再加两个菜吧,  

吴飞云:够了,够了。这些就是我最喜欢吃的,  

苏林峰:不行不行。今天可是我们过生日,你点的这些还不够我一个人吃呢,  

吴飞云:哦,那就再加一盘黄笋炒腊肉吧,  

苏林峰:好,  

苏林峰对着后厨喊,  

苏林峰:老板大叔,请您再加一盘黄笋炒腊肉,一盘白贡鸡块,  

店老板画外:知道了,很快就来,  

第二十九场  日,刘寡妇家,内
赖三走去关上屋门,回到桌子边坐下,把驳壳枪摆在面前,  

赖三:说吧,有什么屁事,  

李聚财:当然。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  

赖三:快说,别钓鱼,  

李聚财:正是要钓鱼,而且是要钓大鱼,  

赖三:钓大鱼?  

赖三拿起桌子上的驳壳枪盯着李聚财看,  

李聚财:赖兄以为呢,  

赖三:大鱼在哪儿?  

李聚财:大鱼就是一船贡品,  

赖三放下驳壳枪不说话,  

李聚财:外加抗红费一万多大洋,  

赖三点点头,  

赖三:东西是不少,有你们保安团守着谁敢抢,那不就是虎口拔牙吗,  

李聚财:你不敢抢,邓九还不敢抢吗,  

赖三:这倒也是,那你想怎么办?  

第三十场  日,福燕楼酒店里,内
店老板端上了二碗叉叉粿条,二碗米饭,一盘香菇炒青菜,一盘黄椒酱油浇活肉,  

吴飞云:我最爱吃活肉了,没有一点油腻,鲜嫩爽口,  

她夹起一箸,沾上一点黄椒酱油往嘴里一送,  

吴飞云:嫩嫩的,不用使劲咬就粹了,真是猪身上的第一美味儿,  

吴飞云一边说一边吃的津津有味,  

苏林峰:难怪你这么会说话,原来都是吃猪嘴巴上的活肉啊,  

苏林峰也夹了一箸活肉放进口中,  

第三十一场  日,刘寡妇家,内
李聚财:我们保安团的人马都在防守燕城,已经抽不出人来护送卢师长的个人贡品,所以我想请大哥帮助押镖,  

赖三:押镖?  

李聚财:对,把镖押到三元县,  

赖三:慢,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  

李聚财:知道,你是闽西一霸吃遍天,  

赖三:让我押镖不是肉包子打狗吗,  

李聚财:有你在,别人就不敢抢,我宁愿让这个肉包子被大哥你吃了,  

赖三:既然你认我这个大哥,那就把底牌都亮出来,  

李聚财用手指了指赖三放在桌子上大张着机头的驳壳枪,  

赖三:哦,对不起,  

赖三慢慢地关上驳壳枪的机头,  

李聚财:押这趟镖只有一个要求,  

赖三:什么要求?  

第三十二场  日,福燕楼酒店里,内
店老板又端上了一盘黄笋炒腊肉和一盘白贡鸡,  

苏林峰:老板大叔,这活肉精瘦细嫩的真好吃,  

店老板:对,活肉是我们燕城的第一名小吃,  

吴飞云:猪口无肥肉嘛,猪成天就是吃了睡,睡醒了吃,全身都是肥肉,唯独嘴巴这里有两块活动的瘦肉,活嫩活香的,  

店老板:说的是。这位姑娘可是个吃活肉的里手,  

苏林峰:为什么?  

第三十三场  日,刘寡妇家,内
李聚财:你必须保证镖的的安全,  

赖三:那是当然,这是押镖的规矩。不过,我手下还有一帮兄弟正在等着吃奶。哦不,用你们文化人说叫什么嗷…嗷…… 

李聚财:嗷嗷待哺。就是等着张嘴要吃饭,  

赖三:对,就是这个意思,  

李聚财点头一笑拿出一包银元,  

李聚财:这是一百块银元,事成之后,还有一百,  

赖三:我们是兄弟了,你还这么客气,  

他嘴上说着手上却立即拆开银元包,拿起一块银元吹一口气来听真假,  

李聚财:明天我会派一个人和大哥一起押镖,  

赖三:什么人,  

李聚财:保安团的刘队长,  

赖三:李团长是信不过我?  

李聚财:这是押镖的规矩,  

赖三:我敢对天发誓,  

李聚财:好,一言为定,  

赖三:驷马难追,  

李聚财向赖三勾了勾手,  

第三十四场  日,福燕楼酒店里,内
店老板:这位姑娘知道吃活肉一定要沾着黄椒酱油才好吃。两位请慢用吧,需要什么招呼一声,  

苏林峰:谢谢,  

吴飞云:说到这永安黄辣椒,也算是永安一绝吧。没有它,活肉也就不可能味道第一,  

苏林峰:难怪我爷爷说,黄辣椒是特立独黄,其黄色为帝王之色,高贵至极;其辣无比,令武将折服。辛香绝仑,回味无穷,永安仅有,他地绝无,  

吴飞云:说的真好,什么东西从你的嘴里说出来都会变得更好听,  

苏林峰:那好,今天我就用活肉和黄辣椒祝我们生日快乐!  

吴飞云:对,祝我们生日快乐,  

两人各夹起一片沾了黄椒酱油的活肉送到对方嘴里,  

第三十五场  日,刘寡妇家,内
赖三隔着桌子伸过耳朵来,  

李聚财:以下说的请大哥一定要听仔细了,  

李聚财凑近赖三的耳朵,神神秘秘地把说着,  

赖三一边听一边连连点头,  

赖三:妙、妙、妙,  

李聚财的左手悄悄地把赖三的驳壳枪拿在了手里,  

李聚财:妙吗,  

赖三:真是太妙了,  

李聚财口气突然变硬一下子就用枪口顶着赖三的太阳穴,  

李聚财:你给老子听好了,刚才说的都要绝对保密,如果在贡川境内出了事儿,小心你的猪头,  

李聚财“咔”的一声扳开驳壳枪机头,  

赖三被吓的立刻跪在地上,  

第三十六场  日,福燕楼酒店里,内
桌子上的食物已经一扫而光,  

苏林峰:飞云,吃饱了吗,  

吴飞云:饱了,饱了。再吃,肚皮就要撑破了。这可是我有生以来吃得最饱的一餐了,  

苏林峰:那好,时间已经到中午了,我们回家去睡觉,  

吴飞云:睡什么觉呀,再陪我玩玩嘛,  

苏林峰:今天晚上我要带你去干一件许老师交待的重要事情,  

吴飞云:什么事?  

苏林峰: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第三十七场  日,刘寡妇家,内
赖三:团长大人饶命团长大人饶命,一切都听您的安排小的绝不敢有二心,  

李聚财:那好,这件事我就拜托大哥一人,我全家的性命都在大哥的手上了,  

赖三:我对天发誓,如果走漏风声,让我赖三在取新娘的时候从马上掉下来摔死,  

李聚财:起来吧,我就先告辞了,后会有期,  

李聚财关掉枪机头把驳壳枪放在赖三面前,  

赖三连忙拱手还礼,  

赖三:团长大人请便,赖三不敢出门相送,请多多原谅,  

李聚财:大哥留步,大哥留步,  

李聚财起身离去,  

赖三看着李聚财离去的背影立即得意起来,  

赖三:押镖个屁,没有不吃鱼的猫。还真把我赖三当傻瓜了,送到嘴边的肥肉也不敢吃,  

赖三拿起桌子上的银元和驳壳枪,  

赖三:这区区一百个银元的押镖钱,打发乞丐呀,我这次可要来个高手打麻将——通吃,  

赖三得意忘形地用手抚摸着自己的秃头,  

刘寡妇走进门来,  

刘寡妇:当家的,李聚财这小子已经走远了。这大半天的,你们躲在屋里都说了些什么?  

赖三:别再打听了。事成之后,少不了你的大好处,  

刘寡妇:你说话算话?  

赖三:我老赖什么时候骗过你。不和你废话了,我这就进山去,  

刘寡妇:急什么,吃了午饭再走吧。中午我俩还可以小睡一下,  

赖三:睡个屁。捣阳滋魁,给我记住了,我走后别到处串门胡说八道的,要是坏了老子的大事儿,我回来立马剥了你这身白皮,  

赖三说着一把搂过刘寡妇胡乱地在她脸上胸上疯狂了一番,然后又一把推开转身走出门去,  

刘寡妇衣服零乱地呆呆站着,  

赖三突然又出现在门口,  

赖三:捣阳滋魁,我不在的时候把你的双腿夹紧了,  

赖三说完话一走了之,  

刘寡妇对着没关上的院子大门骂起了街,  

刘寡妇:哼,你个该死的猪头三,花蝴蝶要采蜜,你管得着吗,  

院子门外传来一阵远去的马蹄声,  

第三十八场  日,山路上,外
西下的夕阳余辉照着山峦,  

邓九腰间插着两把驳壳枪,头戴燕城特有的竹叶小斗笠骑马奔驰在山路上,  

第三十九场  日,桃花源酒店院子,外
桃花源酒店的院子里有几辆马车,马厩里拴满了马,  

一个土匪肩着步枪从院子大门口走到马厩边用手摸了摸正在吃草的马头,  

酒店饭厅里传出喝酒划拳的声音,  

他转身走到酒店饭厅门口探头向里看了看就站在了门口边上,  

第四十场  夜,桃花源酒店饭厅里,内
大厅里的酒桌坐满了扮成客商的土匪们,喝酒的赌博的吵闹轰轰,  

赖三:桃媚子,再拿些贡酒来,把山娃抱九妹也都端上来,今天可别给老子我省钱啊,  

赖三洒了一把银元在桌子上,  

土匪瘦猴:对,老板娘再来几壶贡茶,给弟兄们解酒,  

林桃媚:哎,就来,就来,  

赖三:桃媚子,快唱个小曲儿给爷们儿提提神吧,  

土匪A:唱,唱,老板娘嘴里唱的小曲儿最硬朗,  

土匪B:对,快唱,唱了能让软稻草变成硬冲担,挑得起两头牛,  

土匪们:唱呀,哈哈哈,  

大厅里响起一阵浪笑声,  

第四十一场  夜,永安县府大门,外
一只昏暗的灯泡照着县府大门口挂的“中华民国永安县国民政府”木牌,  

第四十二场  夜,一条黑暗的小巷子,外
苏林峰和吴飞云手拿标语和浆糊躲藏在小巷子的黑暗里,  

苏林峰:害怕吗?  

吴飞云:有点,你看县政府门口没人,我们快去贴标语吧,  

苏林峰:别动,那边来人了,  

第四十三场  夜,桃花源酒店里,内
桃花源酒店里的小二、小妹们端菜上酒忙得不亦乐乎,  

林桃媚走到赖三的桌子边伸手抓起赖三洒在桌子上的银元放进口袋里,  

林桃媚:好,老娘我唱,谁会跟钱有仇呢,  

林桃媚唱:《贡酒贡茶歌》:茅头红酒贡川茶,快活神仙不如它;一只贡鸡两只鸭,八两贡酒乐开花;要逞英豪饮三斤,云雨之前怕个啥,  

林桃媚一边唱歌,一边给土匪们倒酒,最后回到柜台,  

赖三:云雨之前,云雨之前,好,好啊,兄弟们喝,  

土匪们:干,  

土匪A:老板娘,缺少云雨你不会滋润得这么水灵吧,哈哈哈…… 

土匪B:对呀,老板娘,给我们当嫂子吧,以后我们就能天天听你唱歌了,  

瘦猴:嫂子,对对对,嫂子,  

土匪们发出一阵笑声,  

林桃媚:各位小哥既然高兴,那就多喝几杯吧,想让老娘当嫂子,没门儿,  

土匪们又发出一阵笑声,  

第四十四场  夜,永安县府大门,外
两个巡逻的警察走到县府大门口停下,  

警察A:走了大半夜了,真累,  

他伸着懒腰靠在了门口的墙壁上,  

警察B:腿都要走断了,来抽支烟,  

他们点燃了香烟靠在门口上抽了起来,  

第四十五场  夜,桃花源酒店里,内
土匪们喝得高兴又猜起了贡酒拳来:再,一只贡鸡两个爪,三杯贡酒四杯茶;五杯贡酒喝下肚,六六大顺笑哈哈;七巧妹子来劝酒,连喝八杯也不怕;再喝九杯敢不敢,十面埋伏全趴下,锤卜,锤卜,  

林桃媚端着一盘菜走到赖三的桌子边,  

赖三:桃媚子,如果老子花三千大洋买下这个酒楼,你肯嫁给我赖三当压寨夫人吗?  

他伸手去摸林桃媚的脸却被林桃媚用手挡开,  

林桃媚:你有这么多钱吗?  

赖三:哼,别说是三千,过几天后就是三万也不在话下,  

瘦猴:对,我们当家的说到做到,  

土匪A:老板娘,你要是不嫁可别后悔哦,  

林桃媚:好,赖三要是能拿出三万大洋买我,林桃媚我就卖定了,  

土匪B:行,洞房花烛那天,弟兄们一定把你的喜酒都喝光,来,锤卜,  

林桃媚:慢着,你算个屁。赖三要是拿不出三万个大洋来,到时候赖蛤蟆吃不到天鹅肉就别再来找老娘的麻烦,  

土匪B:大哥,就看你的了,  

赖三端起一杯酒站起来,  

赖三:桃媚子,君子一言,  

林桃媚:赖三,驷马难追。不过,我看你是永远都追不上的,  

赖三:那可不一定。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来,锤卜,  

林桃媚端起桌子上的一杯酒,  

林桃媚:锤卜,  

两人碰杯喝酒,  

第四十六场  夜,桃花源酒店里,内
门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和马叫声,  

土匪们都警觉地操起了长短枪,  

赖三也拔出了腰里的驳壳枪,  

赖三:什么情况?

本集结束。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电视连续剧本《燕江秩事》第41集

燕江山竹   22天前   520点

电视连续剧本《燕江秩事》第29集

燕江山竹   1月前   849点

电视连续剧本《燕江秩事》第28集

燕江山竹   1月前   1021点

电视连续剧本《燕江秩事》第27集

燕江山竹   1月前   951点

电视连续剧本《燕江秩事》第26集

燕江山竹   2月前   1166点

电视连续剧本《燕江秩事》第25集

燕江山竹   2月前   1242点

电视连续剧本《燕江秩事》第24集

燕江山竹   2月前   1242点

电视连续剧本《燕江秩事》第23集

燕江山竹   2月前   1098点

电视连续剧本《燕江秩事》第22集

燕江山竹   3月前   1439点

电视连续剧本《燕江秩事》第21集

燕江山竹   3月前   1810点
加载更多>>
2018 福建·永安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