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连续剧本《燕江秩事》第21集

燕江山竹  2018/3/26 17:25:33  1345点  永安之窗
  电视连续剧本《燕江秩事》第21集
作者:燕江山竹

关键词:不忘初心,红军战斗,爱情生活,民间传奇,地方特产,名胜古迹

第一场  日,一座带院子的瓦房门,外
红七军团军团长寻淮洲和红七军团参谋长粟裕陪独立红九团吴胜团长和方方政委从门里走出来,

寻淮洲:你们留下吃了晚饭再走吧,  

吴团长:不用了,大战在即我们要尽快赶回去准备,  

粟裕:走了可别后悔哟,我们今天可是打牙祭,晚饭吃的是从江西瑞金带来的红米饭南瓜汤,还有泰宁当地的辣椒炒腊肉,香得很呢,  

吴团长:谢谢首长,我的嘴已经馋涎欲滴了,不过时间紧迫我和政委还是先赶回部队要紧,

方政委:对,完成任务要紧,还是等打下燕城以后我们在燕城请首长们吃饭吧,

寻淮洲:好吧,那就一言为定,  

吴团长:一言为定,敬礼,  

吴团长和方政委向寻淮洲和粟裕敬礼后,带着两个警卫员骑上马向前跑去,  

第二场  日,一个大山谷口,外
吴团长在前,方政委与两个警卫员在后骑马向大山谷口跑去,

吴团长:(回头)方政委,过了前面的山谷,我们就跑出泰宁县了,

方政委:能不能慢点跑,马匹累了,  

吴团长:好,我们下马走一段,让马休息一下,  

方政委从后面骑马赶上吴团长,四人下马牵着马继续向前走,  

吴团长:方政委,真没想到红七军团大名鼎鼎的寻淮洲军团长,还是这么年轻呀!  

方政委:他是红军目前最年轻的军团长和最年轻的中华苏维埃中央执行委员,别看今年才22岁,却是参加过秋收起义的老红军了,  

吴团长:嗯,都说他是孤胆英雄,  

方政委:是红军中的小秀才智多星,他18岁就当上师长了,  

吴团长:是啊,他在沙县的木芹山战斗中,以红军一个团的弱势兵力,全歼国民党19路军号称铁军团的一个整团,真是了不起,  

方政委:还另外打退敌人两个营的增援部队,创造了红军以少胜多的奇迹,  

吴团长:还有粟裕参谋长,他对燕城敌人分析得很透彻。这次攻打燕城有他们来指挥一定会成功,

方政委:是啊,总部让我们全力配合红七军团,那我们就一定要配合好,  

吴团长:对。只要打下燕城,我们团就能一雪去年兵败燕城的耻辱了,  

方政委:说得好哀兵必胜,驾,  

吴团长:驾,

四匹战马同时在山路上奔驰向前,  

第三场  日,燕城敌军119团作战会议室,内
林县长看到保安团李聚财闭目仰面向上,赖以全站在桌子上不成体统, 

林县长:好吧,军饷由县政府先解决,  

林县长转头看着财政局长,  

林县长:管局长,把财政局储备的几万银元救灾款先发给两个团吧。只要大家按照委座的旨意精诚团结,确保燕城平安,还怕没钱吗,  

财政局长站起身来伸手拉了拉赖以全,

管局长:赖团副,林县长已经发话了,钱我们给两个团都给,请坐下来吧,  

赖以全从桌子上下来坐在了椅子上,  

李聚财:这就对了嘛,只要有钱这个仗就有得打了,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嘛,  

周放武满意地与华仰骄快速地交换了一下眼色,他站起身来,  

周放武:好,既然林县长发了话那就好办。现在我宣布委座命令,  

周放武看着各位都起立完毕,就拿起一张电报纸,

周放武:固守燕城之战,不听指挥者斩,此令,蒋中正,

与会者锣齐鼓不齐地答:是,是,

第四场,日,县政府办公室里,外/内
县长林家木带着燕城的几个局长气呼呼地走进了办公室,  

在宽大的办公室里,财政局管局长、警察局邓局长、税务局罗局长及陈秘书等几个人垂手而立,  

林县长气恼地在大厅里来回走着,  

林县长:他妈的,这帮兵痞,流氓,比土匪还坏。仗还没打,就先来要钱。燕城守住了还好说,如果守不住,这些钱我找谁要去,  

管局长:县长,眼下城里各个商铺都非常害怕红军进城抢劫。我们不如再来个‘抗红’募捐,  

林县长:‘抗红’募捐?对了,去年下半年收的抗红费还剩多少,  

管局长:去年收的15万抗红费,卢师长拿走10万,保安团拿走两万,政府用了一万,只剩下两万了, 

林县长:两万就两万吧,去年刚收过今年再收,  

管局长:去年是去年。周团长不是说,今年红军来的是两万多人吗,谁不怕?  

罗局长:对,再把明年的税收也提前收上来,这兵荒马乱的军队要用钱,政府也要用钱嘛,  

陈秘书:这样做,会不会引起百姓的暴乱?  

邓局长:他妈的,谁敢暴乱就以私通红军论处,老子先把他抓起来,  

林县长:好,乱世用重典。非常时期就这么办,  

第五场  日,保安团团部办公室里,内
李聚财坐在办公桌后把头上的军帽摘下丢在桌面上,

赖以全和三个身穿上尉军衔服装,肩挂盒子枪的部下坐在桌子旁边的椅子上, 

赖以全:捣阳滋魁,还是那句话守外围我可不去送死,  

李聚财:上峰有令,不去是不行啊。这样吧,你带大部分兄弟守在城里,我带一百个兄弟出城去顶着。万一顶不住,也不会全军覆没。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嘛,  

赖以全:不行不行,要去还是小弟去吧,怎么能让大哥去冒险呢,  

李聚财:别争了,你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办,  

赖以全:什么事?大哥尽管分咐,  

李聚财站起身一招手,  

李聚财:都过来,  

几个人都走到桌子前围住李聚财认真听并心领神会的点着头,  

第六场,夜,李府院子里,外
大宅院子里停着装满箱子的五辆马车,旁边有二十几个身穿便衣的团丁持枪守着,  

第七场,夜,李府房间里,内
屋里亮着电灯,

李聚财从屋里的密室内走出来,手里捧着福州寿山天蓝冻石貔貅大方章,  

李太太站在房间里迎上前去,  

李聚财:这些家当都交给你了,尤其是这个宝贝比命都金贵,你可得给我收好了,  

李太太:知道知道,不就是一块石头嘛,  

李聚财:你知道个屁,成天就知道打麻将牌,  

李太太:哼,看你平日里不是挺厉害的吗,可红军还没来就吓破了胆,  

李聚财:你懂个庇,这回可不一样,  

李太太:有什么不一样,不就是一群穿草鞋的泥腿子嘛,难道红军有三头六臂,  

李聚财:妇人之见。据我所知,这个红军首领寻淮洲,打仗勇猛得很。还有那个参谋长粟裕,神机妙算就像诸葛亮。小小的燕城肯定守不住,  

李太太:好了好了,我现在就回上坪乡下的娘家去,燕城守得住守不住都与我无关,  

第八场  夜,燕城城门内,外
几个保安团士兵拉开城门,

五辆马车拉着李太太和许多箱子,由二十多个保安团士兵保护着悄悄地走出了城门消失在黑夜里,

第九场  日,燕城北门,外
燕城北门外来了许多看热闹的人,

林县长带着县政府几个局长和保安团副团长赖以全带着几十个团丁站在马路的两边,  

一队身穿青灰色军装肩上挂着步枪背上插着大刀的保安团大刀队走出城门向前走去,  

李聚财骑在马上面对着城门,  

林县长向骑在马上的李聚财拱着手,

林县长:李团长,出城抗击红军燕城百姓的安危就托付给你了,你可要以党国为上啊,  

李聚财:县长大人,我李聚财甘洒热血为燕城,你们就放心吧,  

骑在马上的李聚财抬头看着“燕城北门”四个大字,举手敬礼,

李聚财画外:再见了,这座孤城就留给你们去玩儿吧,  

李聚财一拉缰绳掉转马头向前跑去,  

第十场  日,贡川攀龙门城墙,外
李聚财带着保安团走到攀龙门前停下,他旁边站着身穿上尉军服肩挂盒子枪的刘队长,

李聚财:刘队长,攀龙门是阻挡红军过桥的关口,你要派一个班日夜把守,  

刘队长:是,派一班留在攀龙门,  

第十一场  日,会清桥,外
李聚财带领保安团大刀队从北端走进廊桥,从南端走出廊桥,  

李聚财和刘队长等保安团大刀队的团丁们面对会清桥牌匾站立,  

李聚财:刘队长,会清桥是贡川镇南门的咽喉,派一个班守在这里,  

刘队长:是。派二班守桥,  

李聚财:要把桥上堆满柴草,不仅可以挡子弹,一旦守不住就把桥烧掉,绝不让红军过桥,  

刘队长:是,  

第十二场  日,贡川镇公所,外
一座青砖瓦房院子的大门边上,挂着“民国永安县贡川镇公署”的牌子,  

院子大门口站着头戴瓜皮帽身穿长布衫肩挂盒子枪的人(身上字幕:贡川镇长),  

李聚财带着保安团大刀队向镇公署走过来,  

贡川镇长迎上前去,  

贡川镇长:欢迎李团长大驾光临,  

李聚财:赖镇长,房间和炸药都准备好了吗?  

贡川镇长:都准备好了,  

李聚财:带我看看,  

贡川镇长:里面请,  

第十三场  日,贡川镇公所大厅里,内
李聚财带着保安团大刀队从门口走进来,  

贡川镇长:镇公署的大厅里可住一百多人,炸药就放在旁边的库房里,  

李聚财:去库房看看,  

第十四场  日,贡川镇公所库房,外
一间房屋的门上写着“库房重地,严禁烟火”,

贡川镇长打开库房门锁推开门,

库房里堆放着几十箱炸药,

第十五场  日,贡川镇公所库房里,内
贡川镇长、李聚财和刘队长走进库房来,  

贡川镇长:这是刚买来的两千斤炸药,  

李聚财走到炸药堆前,拿起一筒硝铵炸药在手上掂了掂,  

李聚财:刘队长,你们大刀队就驻扎在镇公署里,贡川镇的安危就交给你负责了,  

刘队长:是,卑职全力以赴。团长大人,红军什么时候会来?  

李聚财:红军随时都会来,  ,

刘队长:啊,这么快,  

李聚财:红军还没到看把你吓的。今天晚上先安心睡一觉,明天一早就把这些炸药搬到浮桥边去,只要红军一来,就把浮桥炸掉,  

刘队长:是,  

第十六场  日,山边一座独立的院子房屋,外
李聚财带着几个保安团丁走进院子大门,  

一个妖冶的女人从房间门口走出来,

女人:李团长辛苦了,快进屋休息吧,  

第十七场  日,一座木桥,外
桥头的木柱子上写着“翔燕桥”三个字,  

桥头的路边国民党军设了哨卡,有十几个穿黄色军装的士兵正在严格检查来往行人,  

哨卡的电话铃声急促地响了起来,  

一个国民党军上尉军官走过来拿起电话,  

上尉军官:喂,什么事,  

画外:我是参谋长华仰骄,命令你们立刻把翔燕桥破坏掉,绝对不能放红军过桥。否则,唯你是问, 

上尉军官:是,  

他放下电话就跑到桥头,

上尉军官:弟兄们快,快拆除桥面的木板,上峰命令不准红军过桥,  

几个白军士兵冲上桥面凶狠地驱赶正在过桥的老百姓,  

一个老人被士兵推着跌倒在桥面上,  

士兵走上来用枪托打老人,  

士兵:你挡住别人了,赶快趴起来,老东西,  

几个老百姓围上来推开打人的士兵,扶起老人,桥面被过桥的人拥阻了,  

百姓一:为什么打老人,你没父母吗,  

百姓二:真比土匪还坏,  

百姓三:找当官的讲理去,  

上尉军官拔出盒子枪朝天开了两枪,  

上尉军官:红军就要来了,你们谁敢闹事立刻枪毙。来人,把桥上的人都赶走,  

一群白军士兵急忙冲上木桥推赶桥上的百姓,  

第十八场  日,有浮桥的河边,外,
一群国民党军士兵正在用枪押着民工拆除浮桥,  

有几个民工正在把解开的浮桥船撑向河的对岸去,  

一个国民党军中尉军官看见不对,拔出驳壳枪朝天打了一枪,  

中尉军官:混蛋,快把所有的浮船都撑回来,一条船也不能留给红军,  

两条浮桥船已经靠上对岸边,撑船人连忙躲进河边的树林里,  

第十九场  日,没有桥面的木桥墩,外
几个士兵拆除掉桥面的最后几块木板,  

河面上只留下了露出水面的桥墩头,  

第二十场  日,有浮桥的河边,外,
三条浮桥船还在向河的对岸划去,  

中尉军官:快回来,谁敢不听命令,老子立刻枪毙了他,  

中尉军官向水面打了几枪,  

三条浮桥船撑了回来,  

第二十一场  日,一座破旧房子,外
国民党上尉军官面对着不愿搬家的老百姓疯狂地挥着手枪,  

上尉军官:他妈的,上锋有令,谁敢不搬家就按投靠红军论处,立刻枪毙。快,把他们拖出来,  

一群士兵冲进老百姓的家里,两个士兵架着一位老婆婆,使劲地丢出门外,老人摔倒在地, 

几个士兵,凶恶地把大人和小孩都用枪托赶打出门外,  

几个士兵乘机抢夺百姓的财物,  

上尉军官:快滚,快滚。再不滚,老子放火烧死你们,  

百姓们哭喊连天,  

上尉军官:快点火,把这些破房子都烧掉,  

几个士兵手拿火把点火烧房子,  

烈火熊熊燃烧着房子,  

第二十二场  日,一片烧毁的房屋,外
城墙外的大片民房被熊熊烈火烧成一片废墟,  

面对被大火烧毁的房子,百姓们跪哭在地,  

第二十三场  日,熊熊燃烧的大火,外
燕城墙被熊熊燃烧的大火映照的火红,  

画外:百姓的哭喊声,  

城南的宝塔被熊熊燃烧的大火映照的火红,  

画外:山风的呼啸声夹着百姓的哭喊声,  

第二十四场  夜,山路上,外
一队红军在山路上急行军,  

粟裕参谋长、郑团长和几个警卫员骑着马跑过来,  

第二十五场  夜,河边树林里,外
粟裕参谋长、郑团长(身上字幕:郑团长)和几个警卫员骑着马跑到一片树林里下马,  

一位红军战士(身上字幕:尖刀连长王进前)跑到粟裕参谋长面前,  

王进前:(压低声音)报告参谋长,尖刀连已经到达贡川镇浮桥前的指定位置。敌人还没有发现我们,  

粟裕:好。都围过来,我下达任务,  

几个人围到粟裕身边蹲下,  

粟裕:王进前,你带尖刀连趁着天还没亮先摸进去,尽可能不要惊动敌人,  

王进前:是,  

第二十六场  夜,贡川攀龙门城墙,外
攀龙门边,两个站岗的保安团丁怀抱步枪,坐靠在石头台阶上打瞌睡,  

第二十七场  夜,河边树林里,外
粟裕:郑团长,你带一营和二营直奔燕城,剪断所有的电话线,断敌人的通讯联络,  

郑团长:是,  

粟裕:三营长,你带三营到上游找船,渡过河绕到敌人的背后包围敌人夺取会清桥,明确没有,  

众人:明确,  

粟裕掏出夜光怀表看了一下,

粟裕:现在是临晨三点,天快亮了,动作一定要迅速,开始行动,  

第二十八场  夜,路边的草地,外
尖刀连长王进前与红军战士们趴在地上,  

王进前指着河面上的浮桥,

王进前:一班长,你带五个会水的,顺着浮桥悄悄游过去,把敌人哨兵干掉。得手后,用红布手电划三个圈,  

一班长:明白,(转头对身边的战士)你们五个,跟我下水,  

六个战士身背着步枪分成两组悄悄下水,他们抓着浮桥船的两端向对岸游去,  

第二十九场  夜,贡川攀龙门城墙,外
攀龙门边,两个站岗的保安团丁怀抱步枪,坐靠在石头台阶上打瞌睡,  

一班长带领五个战士分成两组悄悄走上岸,他们快速冲到攀龙门前,用刺刀干掉了两个正在打瞌睡的敌人哨兵。得手后,一班长用红布包着的手电筒,向河对面连续划了三个圈,  

王进前看见对面红手电光划了三个圈,  

王进前:快,全连跑步通过浮桥,  

他立刻带领尖刀连迅速通过浮桥冲进了攀龙门,  

第三十场  夜,贡川镇公所,外
一个保安团哨兵靠在院子门边打瞌睡,  

王进前手拿盒子枪冲在最前面,  

一阵狗叫声,  

打瞌睡的哨兵被惊醒刚端起枪,  

王进前快速用左手捂住哨兵的嘴巴,右手的盒子枪顶住哨兵的胸部,  

王进前:不准叫,叫就打死你。大家快冲进去,  

一班长:连长,把他交给我,  

一班长左手捏住哨兵的脸颊,哨兵张开嘴巴,一班长摘下哨兵的帽子就塞进哨兵的嘴里,  

一班长:不准叫,红军优待俘虏,  

第三十一场  夜,贡川镇公所大厅里,外
王进前带领红军冲进镇公所的大厅里,  

大厅里面黑黑的睡着很多人,  

王进前左手打开手电筒,右手端着盒子枪,

王进前:不许动,缴枪不杀,  

刘队长:混蛋,有觉不睡,你开什么玩笑,  

红军齐声:缴枪不杀,  

王进前快速跳上床一把掀开被子,用盒子枪顶住大刀队刘队长的头,  

王进前:你混蛋,睁开狗眼看清楚,红军不开玩笑,坐起来,  

红军齐声:都起床,举起手来,红军优待俘虏,  

刘队长:别开枪别开枪,我们投降,我们投降,  

房间里点亮了一盏马灯,  

红军战士们把敌人的枪和大刀都拿出了房间,  

一个红军战士背上背着一杆土铳,腰上挂着一支军号(身上字幕:尖刀连通讯员),手上拿着一把步枪,走到王进前的身边,  

通讯员:报告连长,我缴获一支步枪,  

王进前:很好,你留着用,  

通讯员:谢谢连长,  

王进前:那你还不丢掉背上的土铳,  

通讯员:不,等革命成功了,我还要用它回家乡打野猪呢,  

王进前:那你就背着把,小兄弟,  

保安团刘队长双手抱着头坐在床上,王进前走上去一把抓住他的衣服,用驳壳枪指着他的头,  

王进前:快说,这里谁是头?  

刘队长:我是队长。红军爷爷,求求你别杀我,我投降,  

王进前:你们一共有多少人?  

刘队长:我们一共有一百人。这里住了80人,会清桥上有10个人,还有10个人跟着我们团长,  

王进前:你们团长是谁,在哪?  

刘队长:团长叫李聚财,住在相好的家里。他说你们几天以后才会到,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  

王进前:少废话,快把衣服穿上带路去找你们团长,  

第三十二场  夜,河边有两条木船,外
一队红军走到有两条木船的河边,船边站着两个红军战士,  

战士一:报告营长,我们只找到这两条船,  

营长:时间不多了,赶快上船,  

战士一:是,上船,  

第三十三场  夜,贡川镇公所大厅里,内
三排长(身上字幕:三排长)从大厅门外走到王进前面前,  

三排长:报告连长,在隔壁库房里,缴获了一堆炸药,  

王进前:有多少?  

三排长:大概有两千斤左右,  

王进前:三排长,你排留下看押俘虏,再去找几辆马车,把缴获的步枪、大刀和炸药都运走,  

三排长:是,三排留下,  

王进前:一排二排跟我走,  

第三十四场  夜,山边一座独立的院子房屋,外
保安团刘队长带着王进前和红军走到一座靠山的独立院子前,院子里发出了疯狂的狗叫声,  

刘队长突然向院子大门跑去,  

刘队长:红军来啦,红军来啦,李团长快跑啊,  

敌人从院子里向院门外打起了枪,  

第三十五场  夜,一间卧室里,内
卧室里隐约可见一张双人床上有一男一女盖着被子在睡觉,  

画外:团长,红军打来了,快跑吧,  

卧室里,李聚财一下就掀开被子,被子里露出赤裸的一对男女,女的赶紧抓住被子裹住上身,却露出了两条白腿,  

李聚财:打,快打,给我死死顶住,  

他边喊打,边套上长裤,穿起上衣,赤脚站在地上衣衫不整的就从梳妆桌子上摸起转轮手枪,

第三十六场  夜,山边一座独立的院子房屋,外
王进前立刻趴在土坎后,一甩盒子枪朝前打了一枪,  

边跑边叫的刘队长向前扑倒在地上不动了,  

王进前:卧倒,快,机枪射击,

红军战士趴在地上架起机关枪向围屋的大门里猛烈射击,院子里的狗不停地叫着,  

第三十七场  夜,一间卧室里,内
李聚财把枪插在裤腰带上,刚摸起地上的一只鞋往脚上穿,  

女人穿着短裤赤裸上身就跳下床抱住李聚财的腰,  

女人:带上我,带上我,  
李聚财:快放开手,  

他一掌把开她推倒在地,她又立刻抱住他的一只小腿,披头散发地坐在地上,双手死死地抱住不放,他使劲地抽了两次腿抽不出,  

李聚财:快放手,你疯啦,  

女人:别丢下我。不然谁也别想走,  

第三十八场  夜,山边一座独立的院子房屋,外
红军机枪一阵连续射击,又向院墙里投进两枚手榴弹,爆炸声响后,里面停止了射击,狗也不叫了, 

王进前:快,冲进去,  

第三十九场  夜,一间卧室里,内
李聚财抬起另一只脚把女人踢开,  

李聚财:滚开,再不松手我枪毙了你,

他从腰间拔出手枪,再次推倒了又扑上来的女人,推开窗户光着脚跳进了黑暗里,  

第四十场  夜,院子里的几个房间,外
王进前带领红军冲到院子里,  

王进前:快,搜查每个房间抓住李聚财,  

红军分别冲进各房间门里去,  

第四十一场  夜,院子里的一个房间门,外
通讯员用脚踢了几下门板,

通讯员:连长,这个房间门打不开,  

一班长:报告连长,找不到李聚财,  

王进前走到关闭的房间门前用手使劲推了推,  

通讯员:里面插的很牢,我踢不开,  

王进前:把土铳给我,  

通讯员把背着的土铳交给王进前,  

王进前右手拇指扳开枪机头,双手端平土铳对准门板,  

一声闷雷似的响声门被土铳轰开,  

王进前把土铳还给通讯员,

第四十二场  夜,一间卧室里,内
王进前带领红军冲进房间里来,  

只见一个女人头发散乱,用被子紧裹着身体卷缩在床角瑟瑟发抖,

王进前用驳壳枪指着床上的女人,  

王进前:快说,李聚财躲在哪里?  

女人用发抖的手指着打开的窗户,  

王进前:快追,  

他说着就第一个跳出窗户,几个红军战士们也跟着跳出窗户,  

第四十三场  黎明,会清桥里,内
天刚蒙蒙亮枪声已经停止,会清桥的廊房里堆满了一捆捆的干柴草,  

几个保安团大刀队的士兵们趴在柴草堆后面,背上的大刀柄和伸出柴草堆外的步枪管隐约可见,  

长马脸士兵:班长,刚才枪声响得很激烈现在怎么没动静了, 

班长:不知道。没动静就是不打了嘛,  

长马脸士兵:红军走了吧,  

班长:最好是,  

长马脸士兵:如果红军往这边来怎么办?  

班长:呸,乌鸭嘴。你想红军来是吧,  

第四十四场  日,河岸边,外
两条木船停靠在了岸边,红军战士们快速跳下船,  

战士一:报告营长,会清桥就在前面,  

红军战士用手指着远处的会清桥

营长:好,我们已经包抄到敌人的后面了。快,夺取会清桥,  

一队红军从河边顺着一条小路向会清桥方向冲去,  

第四十五场  日,一条长土坎,外
王进前带着红军冲到了一条土坎边,  

第四十六场  日,会清桥里,内
保安团士兵都趴在柴草堆后面探出头向前看,  

长马脸士兵:班长,那边红军冲过来了,现在点火吗?

班长:别急先打几枪,等红军冲到桥上,再放火烧死他们,  

长马脸士兵:是,  

班长:红军赤匪们,看看桥上的柴草,你们要是敢进攻会清桥,我就放火烧死你们。兄弟们,开枪,  

保安团的士兵们向红军打起了枪,  

第四十七场  日,一条长土坎,外
从会清桥上打过来的子弹击中了土坎,  

王进前迅速趴在土坎后,

王进前:大家快趴下,  

红军很快隐蔽到土坎后面,  

一班长:连长你看,桥上已经被敌人用柴草堵住了,怎么办?  

王进前:不好,敌人可能要烧桥。停止进攻,就地隐蔽,不准开枪,  

一班长:是。大家隐蔽好,不准开枪,  

第四十八场  日,贡川陈氏大宗祠前,外
一队红军冲过贡川陈氏大宗祠前面的一片竹林,  

第四十九场  日,一条长土坎,外
王进前手持望远镜观察会清桥上的敌情,  

粟裕参谋长来到王进前身边,  

王进前:报告参谋长,敌人想要放火烧桥,怎么办?  

粟裕:望远镜,  

王进前把望远镜递给粟裕,

粟裕用望远镜看着桥

粟裕:真是一座漂亮的古廊桥烧掉太可惜了,要稳住敌人。王连长,快向敌人喊话,  

王进前:是,  

王进前用双手握成喇叭状,对廊桥里的敌人喊起了话,

王进前:桥上的弟兄们,有话好说。这是一座漂亮的古廊桥,如果被战火烧掉,你们不觉得可惜吗? 

第五十场  日,会清桥里,内
长马脸士兵:班长,怎么办?  

班长:别听他的,快去放火烧桥,  

第五十一场  日,燕城敌军119团作战会议室,内
会议室的正面墙上,挂着一张“国军第52师119团永安县燕城军事防御图”,

华仰骄:站在挂图前仔细察看着,

周放武手持电话,

周放武:喂,师部,喂喂,师部师部,

周放武气的把电话丢在桌子上,

周放武:他妈的,电话怎么突然就打不通了,华参谋长,

华仰骄:团座请指示,

周放武:你立即带人去加强城防工事,

华仰骄:是,

周放武:派一个排去电话局,命令电话局立刻把电话给我接通,要是耽误了军事行动我枪毙他们,

华仰骄:是,

第五十二场  日,一条长土坎,外
王进前:保安团的弟兄们,如果放火把桥烧掉,贡川的老百姓以后怎么过河呀?自古以来,毁桥断路都是对不起老祖宗的,你们一定要想清楚啊,  

第五十三场  日,会清桥里,内
长马脸士兵:班长,我看别放火了,红军说得有道理,  

老士兵:红军说得对。这座桥快有五百年了,我们贡川人的老祖宗都参加过建造,今天放火烧掉就是烧掉老祖宗留下的东西,我们不能干,  

士兵三:是啊。烧毁老祖宗留下的东西,天上雷公要报应的,  

班长:马脸子,别听他们胡说,听我的命令,快去放火,  

长马脸士兵:是,我去,  

长马脸用火柴点燃了一把松脂木片,起身要去点火,老士兵赶紧伸手阻拦他,  

老士兵:不行,不准放火烧桥,  

班长:去你妈的,  

他上前狠狠地一脚踢倒了老士兵,又拉了一下枪拴推上子弹,  

班长:再敢阻拦,老子枪毙了你,

他又用枪指着长马脸士兵,长马脸士兵赶紧拿着火把走到一捆木柴前伸手去点火,  

第五十四场  日,会清桥南头前竹林里,外
一队红军赶到会清桥的南头隐蔽在竹林里,

看见敌人正在准备点火,

红军营长:冲上去,

竹林里的红军从敌人背后冲上桥去一阵排枪打在刚要点火烧桥的匪兵班长与长马脸士兵的背上,  

长马脸士兵手上的火把掉在了一捆木柴上,  

红军高喊:不许动,缴枪不杀!举起手来!  

第五十五场  日,会清桥牌匾,外
红军押着几个双手高举步枪的保安团士兵从廊桥里走出来,  

第五十六场  日,会清桥里,内
廊桥里一捆木柴被火把慢慢点燃冒起了青烟,

第五十七场  日,燕城敌军119团作战会议室,内
周放武面对会议室墙上挂着的“国军第52师119团永安县燕城军事防御图”站着,

华仰骄急匆匆地从门口走进来,

华仰骄:报告团长,八门大炮全都部署在城墙上了,

周放武:电话局那边搞定了吗,

华仰骄:电话线已经被红军切断,电话局派出抢修的人一个也没回来,

周放武:再给我派人去修,派特务连去,

第五十八场  日,一条长土坎,外
土坎后的粟裕参谋长看见廊桥里冒起了青烟,

粟裕:桥上着火了,快冲上去灭火,  

王进前第一个跳出土坎向会清桥冲去,

粟裕带着一群红军战士冲进了会清桥, 

本集结束。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电视连续剧本《燕江秩事》第29集

燕江山竹   11天前   379点

电视连续剧本《燕江秩事》第28集

燕江山竹   25天前   653点

电视连续剧本《燕江秩事》第27集

燕江山竹   25天前   592点

电视连续剧本《燕江秩事》第26集

燕江山竹   1月前   792点

电视连续剧本《燕江秩事》第25集

燕江山竹   1月前   762点

电视连续剧本《燕江秩事》第24集

燕江山竹   1月前   852点

电视连续剧本《燕江秩事》第23集

燕江山竹   1月前   755点

电视连续剧本《燕江秩事》第22集

燕江山竹   2月前   1053点

电视连续剧本《燕江秩事》第15集

燕江山竹   3月前   1495点

电视连续剧本《燕江秩事》第12集

燕江山竹   3月前   1396点
加载更多>>
2018 福建·永安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