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丰山下养蛙记

  2016/9/14 16:06:31  391点  永安之窗

  罗日辉在水池边放瓷砖,让棘胸蛙有穴藏身。

  罗坊乡罗坊村坐落在大丰山脚下,森林茂密,溪水清冽,村民罗日辉在这办棘胸蛙养殖场已经6年了,养殖场占地三四亩,目前成蛙2万多只,蝌蚪六七万只。

  “罗坊这里生态好,本身就有很多野生棘胸蛙出没。”2010年,38岁的罗日辉参加了市科协组织的棘胸蛙养殖培训,萌生了人工养殖棘胸蛙的想法。2011年,他从当地收购100多对种蛙,正式当起了蛙农。

  棘胸蛙常栖息于清晰见底的山间溪流,肉质细腻,被美食家称为“百蛙之王”。

  建设养殖基地时,罗日辉根据棘胸蛙水陆两栖的生活习性,很用心地布置了仿生态环境,分隔出好多小池,并分别改造成中间低四周高的洼地,低处用活水制造出溪水潺潺的效果,四周则是“陆地”。

  棘胸蛙喜欢躲在阴暗的洞内穴居生活,罗日辉就在水池放一些瓷砖、泡沫板,让它们有“洞穴”藏身。

  水质一定要好,这是棘胸蛙养殖的首要条件。养殖场引来大丰山的山泉水,纯净无污染,水温常年保持在24℃以下,适合棘胸蛙的生长。

  “山泉水虽好,但还是不能直接使用。”罗日辉解释说,山泉水或多或少带些病菌,用于高密度养殖要消毒处理,不然很容易引发大面积感染病亡。

  2014年春夏之交,正逢雨季,棘胸蛙出现了烂皮现象,起初还只是三两只,罗日辉并没多在意,一个星期后,却出现大面积感染,最多时一天死四五百只。4000多只养了两年的成蛙,死了3000多只,只剩五六百只,损失四五万元。罗日辉焦急万分,忙打电话跟浙江的蛙厂“问诊”,最终“确诊”是雨季水质没有控制好,病菌过多,这才酿成了“惨剧”。

  罗日辉吸取教训,加强水质管理。现在,他一般一周就会用消毒药剂彻底清洗一遍蛙池,雨季一周换水至少两三次,平时也随时留意观察水质变化,控制好进出水流速和水位。

  鼠、鸟是棘胸蛙的“天敌”。2014年冬天,1000多只的第一年小蛙丧生于天敌之口。罗日辉利用电网、灭鼠药等办法多管齐下,同时加强巡池,发现漏洞立即修补。一天巡池五六趟,连半夜都不敢掉以轻心,受“灾”情况大为改观。

  平时,罗日辉主要给棘胸蛙喂食蚯蚓、黄粉虫等食物,通常一日一餐。每年5月至10月是棘胸蛙的繁殖期,罗日辉加强营养搭配和蛙池卫生。这段时间,他还要忙着取卵、清死卵。“死卵不及时筛选清理,不仅会影响水质,还会把周围好的蛙卵感染坏了。”罗日辉解释道。一般都是他和爱人两个人忙活,忙不过来时,还要请小工帮忙。

  “种蛙一对200元,商品蛙130元左右。”目前,罗日辉养的棘胸蛙主要在我市本地零售,因其肉鲜味美,受到买客好评不断。

  长年累月,罗日辉摸索出不少养蛙经验,我市本地及大田、清流等周边的不少蛙农找他“取经”。现在他已是市棘胸蛙养殖协会副会长。

  近年来,在市科协的推动下,我市成立棘胸蛙养殖协会,通过组织开展技术培训、外出参观学习、资金补助、协助办理特种野生动物养殖许可证等途径,开展对接帮扶,全市现有洪田、安砂、上坪、罗坊等地20多家棘胸蛙养殖场,市棘胸蛙养殖协会获得国家“科普惠农兴村计划”表彰。(陈莉莉杨其娥文/图)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牛蛙“跳”进北上广

1年前   3382点

我市放生5000只棘胸蛙

罗奕恢   1年前   584点

棘胸蛙家庭式生态养殖推广

2年前   561点

市科协组织乡镇街道科协秘书长参观棘胸蛙生态养殖基地

高孝浏   2年前   967点

罗坊乡:大丰山迎来旅游旺季

渝梁   3年前   1939点

罗坊乡:完成大丰山风力发电测风塔设备安装

罗坊乡渝梁   4年前   2327点

罗坊乡:大丰山生态保护区基础设施建设进入收尾阶段

罗娇赛   5年前   2587点

走马大丰山

从 之   10年前   4541点

石墨和石墨烯产业园管委会:借力联盟平台优势   精准招商提升知名度

12天前   191点

“赏花经济”提档升级    乡村游更有“品质感”

14天前   177点
加载更多>>
2017 福建·永安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