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未出版的“三论”前言与后记

安孝义  2016/10/31 13:50:53  1122点  永安之窗
  前言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党史姓党”的重要论断,是“从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全局和战略高度对党史工作性质作出的重大判断,是对党史工作方向作出的明确定位,讲话所蕴含的创新思维,则是要求党史工作者要在实际工作中善于弃旧创新,不墨守成规,始终处于进取状态”。
  永安是长征最早的出发地,这是践行聚焦党史的一次重要研究,是即时跟进十八大以来党中央的决策部署,即时跟进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的理论发展。这一研究成果在人民网刊载后,中央党校的中国干部学习网、国务院的中国台湾网等媒体相继转载。
  该论文通过大量翔实的党史文献资料,以马克思主义辩证法,科学地论证了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与战略转移(长征)之间的关系;考证确认了北上抗日宣言发布的具体时间及地点;对长期存在的北上抗日先遣队出发地点的历史误区,进行符合客观实际、缜密正确的修正。在中国共产党领导和指挥下的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是最早执行党的“停止内战,一致抗日”路线的号召者与组织者。历史已经清晰、明确地证明了中国共产党是抗日的中流砥柱。
  1934年7月15日,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在福建永安小陶石峰集结地经授权发布了,由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主席毛泽东,副主席项英、张国涛;中国工农红军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朱德,副主席周恩来、王稼祥等人联名签署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中国工农红军革命军事委员会为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宣言》。
  当时,党中央与中央军委的政治目的是:“决定从主力红军中派遣一部分为抗日先遣队,以便在全中国的民众目前证明中国共产党的中国苏维埃与红军是唯一的真正的民族解放战争与民族革命战争的提倡者与组织者”。就此,从永安苏区集结地出发的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揭开了长征的序幕;成为我党、我军,为“直接”与日本帝国主义作战的“北上抗日第一军”。
  永安成为:
  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
  长征最早的出发地;
  北上抗日的起点。

  后记:
  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全面贯彻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四中、五中全会精神,牢固树立和贯彻落实“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五大发展理念。
  党史研究工作,要牢固树立和贯彻落实五大发展理念,要把创新作为引领发展的基点和第一动力,摆在党史工作发展的核心位置,贯穿和落实到各项工作中去。党史姓党,我们要坚决守好党史这块意识形态领域重要阵地,营造积极健康、清新明朗的党史舆论环境和社会文化生态。要强化开放意识,坚持“开门办党史”的优良传统的工作作风,主动请进来、走出去,扩大社会内外交流,动员组织各方面力量,建立全方位开放的党史工作格局,推动党史工作不断向前发展,这对研究党史工作提出了新任务、新要求,又打开了工作思路、开阔了视野,拓展了新路径、提供了新方法,具有重大的指导意义。
  《永安是长征最早的出发地》,等一批专题论文,是一个普通的中国共产党员自觉聚焦党史的研究,是反击历史虚无主义的主动发声。
  笔者长年收集与地方有关的党史文献资料。其中,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红七军团、即后来改编的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在永安的战斗历程,让我魂牵梦绕、难以忘怀。
  为了收集这些红色遗迹,曾经数十次深入小陶、洪田、青水、罗坊、安砂、贡川等革命老区调研,翻山越岭,餐风露宿,不辞辛苦,险遭罹难。特别是在小陶石峰村,我看到当地村民至今仍对中国共产党、对红军充满朴素的无产阶级革命感情,几代人自觉地保护红军标语、战壕、文物等情况,便情不自禁地含泪写下了对老区人民的赞叹:
  “ 要感谢石峰村淳朴的老百姓,是他们用故乡的泥土掩埋英勇牺牲的红军战士。要感谢石峰村的善良群众,是他们用记忆为倒下的红军铸就永远的丰碑。要感谢石峰村的伟大人民,是他们用火热、跳动的心把这段令人难忘的历史珍藏。”
  当石峰村的村民特别授予我“荣誉村民”的称号,并将我的《三论永安是长征最早的出发地》的刊物,寄给党和国家的领导人习近平总书记时,国家信访局信复字(2014)597号来信称:“你们近期联名致习近平总书记的信及附件收悉,我局已转请有关部门阅研、感谢你们对总书记拥护和信任,感谢乡亲们对革命历史遗址遗迹的保护和宣传”。国家信访局代表总书记的两个感谢,让苏区村民们欢欣鼓舞、倍感亲切!
  在永安小陶石峰村,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留下的红军标语,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红色奇迹!在这个荒僻、贫困的山区小村落,几幢残破衰败的旧式民居的粉墙上,大量的红军标语扑面而来,使人们不由自主地强烈感受到仿佛置身于那个火红的年代。一百多条红军标语和漫画清晰可见,就像一本沉甸甸的红色百科全书。这些红军标语穿透八十余年尘封的岁月,用虽然陈旧却十分苍劲有力的墨迹向我们慷慨陈辞。标语大量揭露国民党的不抵抗政策、强烈反对国民政府与日本签订塘沽协定、竭力宣扬红军北上抗日、鼓动策反白军拖枪起义等等。我们在这个强大的红色磁场行进中,躁动的心灵已经被默默地净化。 
  我曾经激动地写下:“历史,经过多少艰难坎坷走到现在。在良心回归、迟到的寻找中,我们再一次感受到石峰村战斗,这段不应该忘记的故事跳动的脉搏。岁月无情的风雨剥蚀危墙遮掩的粉饰,把历史的厚重呈现在我们眼前。石峰村红军标语,是红军战斗的大型雕塑群像、是红军发人深省的呐喊、是一面巨大的照妖镜。来吧,到石峰村去!在红军标语前重读革命历史,在红军墓前重温入党誓词,在红军英魂面前重新找回战斗的激情”。
  一份历史沉甸甸的责任,笔者曾自费前往谭家桥,在北上抗日先遣队纪念馆参观,在粟裕同志的墓前敬献花圈。一时间,雷鸣电闪、暴雨倾盆,永安石峰和谭家桥竟然近在咫尺,却又十分遥远! 我还曾写下:“在群峰起伏的红军战斗的古战场,风吹如泣、古木萧瑟;在红军葬身的墓地,荒草萋萋、剑影婆娑。历史像伤口一样在这里被血淋淋地撕开,被岁月封埋的痛楚发出闷雷般沉重的呐喊。红军战士以一种零距离持枪倒下的姿势在眼前晃动,时间绝不要妄想用灯红酒绿来淹没战士的存在!我们的眼眶装满泪水,但绝对不允许它在红军无名战士的墓前淌下。心中多少贪婪的私欲,在红军钢铁如山的革命意志面前灰飞烟灭。对中国共产党的信仰、对共产党宣言、对国际歌的每个音符,牺牲的红军战士绝不允许有任何肆意的曲解诠释”。“我们是第一批来自城里的红军英勇牺牲战场的凭吊者,我们深深的鞠躬跨越整个世纪的阻隔。无名的红军呵,我们来迟了!在没有墓碑、没有陵园,也没有姓名的墓地,我们没有奢华艳丽的花圈,没有精心修饰的花言巧语。我们重读入党时在党旗下的誓词,把水分拧干净、把私欲清洗,把贪婪驱除”。
  今天,我们在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八十周年之际,将《永安是长征最早的出发地》论文结集出版,藉此向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致以最崇高的革命敬意。 

  作者 安孝义
  2016年1月1日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我的声明

安孝义   1年前   8785点

西洋红

安孝义   1年前   7986点

“永安是长征最早的出发地”总论

安孝义   1年前   9194点

永安发现红军中央警卫师标语

安孝义   1年前   11370点

罗坊《立议团练保甲章程字》契约文书

安安   1年前   2884点

清同治六年格式化木版契约

安安   1年前   3142点

燕江向北流的河

安孝义   1年前   4054点

永安契约文书中的“叚”与“段”

安安   1年前   2421点

永安专署中心卫生院腰鼓队老照片

安安   1年前   1507点

太平军红钱会攻陷永安城记

安安   1年前   3207点
加载更多>>
2018 福建·永安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