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军红钱会攻陷永安城记

安安  2016/12/21 17:48:55  476点  永安之窗
  偶得清抄本一件,记载太平军红钱会攻破永安城旧事。
  明朝初创,开国皇帝朱元璋采取“高筑城,广积粮”的防卫政策,在全国夯土筑城、两面包砖,延续所建城池不下千座。
  正统十四年(公元1449年),沙寇邓茂七造反被平息后,都督范雄上奏朝廷获得批准,于景泰三年(公元1452年)9月,设立永安县。历时三年时间,建成永安城池。据县志记载:“周围五里一十三步,外山城一里。东曰德化门,西曰清流门,北曰延平门,又一曰小水门,为五门,城垛八百八十个,周围一千三百三十三丈。自东抵北,自北向西,皆负山阻深,濠堑天成”。
  永安明知县徐勋《题拱极楼诗》曰:

  十里溪山百尺楼,玉栏杆外俯清流。
  雨余江阔城如浸,波撼江摇地若浮;
  柳暗画桥春色老,日沉西澨晚霞收。
  腾王阁上谁能记?纵目高城景倍悠。

  咸丰年间,福建永春县武秀才林俊(即林万青)率红钱会起义。他们将康熙年间的铜钱上“康熙”二字刮掉,中间涂上红色,作为会徽,故称为“红钱会”。
  起义军发展迅猛,先后攻占德化、永安、大田、沙县、龙溪、仙游、安溪等州县,并聚众围攻了延平、兴化、泉州三府城和惠安、南安二县城,一度发展到数万人。此后,林俊率众在闽南一带坚持活动,至咸丰七年,他们还以洪秀全的名义张贴告示,号召民众起来推翻清朝。太平天囯封林俊为烈王。其率部北上迎接太平天囯,途中负伤牺牲。至此,红钱会起义失败。
  《永安市志》大事记载曰:“咸丰三年(1853年)农历四月十九日,船工黄有使等率红钱会起义军,攻占永安县。五月撤离,转战闽中,与林俊会合。同年九月,再次攻打永安城未克,退至离城十里外的岩洞和鱼潭两寨,坚持战斗八个月,遭清军火攻后,边打边退,离开永安,再度转战闽中”。
  永安知县金万清,升任延平府曾亲自率兵清剿。因“众寡不敌,为贼所获,不屈。贼怒,分裂其尸,焚骨灰烬。永安之民,无不坠泪”。金万清以身殉职,受到朝廷旌表,“赠太仆寺卿,恤荫如例,诏建祠,与观察袁公并祀之”。他任永安知县时,清正廉洁、竭力倡修贡堡,有恩德于永安百姓。其遗墨有楹联句曰:“常年借箸无遗策,善士居乡有远谋”。
  笔者在收集整理本地历史文献资料时,这一册从洪田乡镇征集到的清代邓元勋杂录抄本,内容有“永邑”、“燕水”、“红钱会”等字样,特别引人注目。通过仔细品读,竟然是永安一段重要历史真实写照。
  现抄录如下:
  “窃闻:闽疆据天下之雄,榕城永奠;燕水负人心之固,花县均安。地险则则鬯无惊,民强则干城可寄。是以凿井共安,社稷卜太平之象。登袵咸乐,国家无构乱之秋。
  乃红钱破剿,桥边之鬼泣断头,而白刃寻仇,境外之贼张长髮,始由湖北,渐及江西,破邵武,攻宁化,陷归邑,入汀州,逞其狼臂、肆厥狼心。群邪纵欲,蘭闺玷钗凤之操;一炬飞烟,蔀屋遭烛龙之劫。
  杀人性命,数百里肝脑皆塗;毁我身家,亿万姓脂膏已竭。以白面书生为上将,妄称敢死之军;以黄口幼童为前驱,永无再生之路。为此乌合,若比鸱张。士无斗心,望风而军嗟弃甲;民不堪命,终日而途叹零丁。泪眠流红,苍天胡忍;冤含莫白,赤子何辜,惨已甚矣!痛何如乎?
  我永孤城,毗连七邑。边疆告戒,阖邑张皇。因而,盘诘四门,文士严查奸细,籤填五夜,武生妄逞英雄。突如其来,晨门曰奚至;忽然而往,先生将何之?
  迁其重器,家家兢避鱼潭,乃裹糇粮。处处争营兔窟,悲称蚕食,几成危急之秋。隐切鸿哀,不觉仓忙过夏。母曰嗟,聊杀鸡今夕,吾甚恐请走马来朝。
  满路看迎亲,多愿作乡人之妇;过桥怀溺女,可怜为河伯之妻。青衣女子,东郊外步步莲移。红褡兵,西门头纷纷草窃。财物则半充半赏,搜拿则愈出愈奇。折字两三人,群骇探马。流尸数十里,众已为鱼。为我固崇墉,无几折文莲之宇。问谁逃大炼,相率追雷氏之般。无當又无赊,猪羊兢宰。
  望兵如望岁,貔虎何来?读什么书,文庙悲遭马踏,为何如事!武营戏弄鸟枪,造谣而言狐疑莫释。太夫人故意行香,筹兵饷而鹅眼俱空。老公祖无聊用纸,虽其公尔忘私,国尔忘家。而老人充募勇才,总暗口,险隘不屯兵,事何了草!同寅官全无三略,遇事则皇皇。联甲局莫展半筹,诸公何碌碌已。查衣骑胪,吴老师直同见戏。於林丧马,袁游击再整军威。孙埔廰鸠拙无才,四十人随身何用?刘守府鸬坵失计,百余卒俯首而来。魏映奎师徒恋恋,空傍门墙。吴廷元父子扬扬,滥游募府,抵掌空谈。徐应萱齿牙没有,鞠躬尽瘁。林鐘桂体态何堪,捐军需而满面生愁。老虎尾负隅不暇,谈时势而束手无策。陈马头入市兴嗟,谢风仪绛帐高悬,闭门不出。赖猪母衣箱被抢,入室隐忧。阔啄口,入署效涂鸦,家庭中聊堪糊口。大木林上城誇如虎,官府到敬奉点心。弃文讲武,李先生课罢紫阳,计利营私。叶亲母寻城黑夜,有功思赏爵。无常喜看红呢袍,无意于求名。五鬼不戴白石顶,庸庸若是,比比皆然。悲石逆之将来,恨金尊不再,嗟嗟鸱能毁室。会经风雨之标摇,燕恐倾巢,又领冰霜之危惧。生才惭吐凤、遇困从龙。身栖岩谷之间,长吟抱膝。手乏斧柯之丙,莫遇知心。时世尚可为,情形殊足悼。
  我本朝皇仁广布,抜俊杰于二百余年,帝德光昭,懋洪猶于乙十八省,紫阁彤庭之地,岂无指天誓日之臣?鹓行鹭序之班,应有爱国忠君之士。一死不足以塞责,万全始为良策。凡尔将士,切莫离心,原我兵民,共扶泰运。庶几熙皞同俗,追上古之良风,康乐成书,游光天化日也夫”。

  抄本未载作者姓名,或已淹灭佚名。
  永安自设县后,近二百年未有破城记载。清咸丰年间,红钱会首城破城池。
  民国土地革命期间,红军曾三打永安。1934年4月18日,红七军团、红九团等部一举攻克永安城,活捉敌县长林家木。抗战时期,因福建省会迁临,日机猖狂实施无差别轰炸,为避免平民损失,省政府主动拆除四围城门,后又以城墙砖石改造城区道路,修筑江岸河堤等,至此永安城墙基本无存。
  解放后,东门、西门等处的城墙遗迹,也在旧城改造、道路拓宽等项工作中因忽略灭失。永安城墙五百年基业的古城池,至今已毫无踪影、荡然无存,甚至连一张老照片也没有留下。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罗坊《立议团练保甲章程字》契约文书

安安   25天前   460点

清同治六年格式化木版契约

安安   25天前   433点

燕江向北流的河

安孝义   26天前   702点

永安契约文书中的“叚”与“段”

安安   27天前   439点

永安专署中心卫生院腰鼓队老照片

安安   2月前   344点

毛主席鲜为人知的抗战佳句

安安   3月前   419点

毛泽东巡视小陶苏区时陪同特派员谢景德

安安   3月前   1007点

以永安出生的邹韬奋名字命名的“韬奋新闻奖”

安安   3月前   852点

我未出版的“三论”前言与后记

安孝义   3月前   411点

揭露永安联通公司伸向老人口袋的脏手(安安)

4月前   448点
加载更多>>
2017 福建·永安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