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洋红

安孝义  2017/7/27 15:41:42  2203点  永安之窗
  永安市西洋镇,这是一个注定要名扬天下的地方。 
  它有大海的底蕴,山峦的魂魄。
  唐宋时期,闽南回迁的移民在西洋就已经落下了根基。明清朝廷严厉的海禁政策,又使得大量原先靠捕鱼为生的沿海渔民,被迫迁移内地。这里的民众多数还讲闽南方言,有许多人还学会了讲当地的永安话。
  这是一群具有“爱拼才会赢”的基因,以及有着海洋般宽阔胸怀的闽南人,在永安西洋多了一份高山的沉稳和厚重。大海和高山的血脉交融,造就了一代又一代勇于变革、敢领天下风气之先的西洋人。
  清同治五年(公元1866年)农历三月,太平天国洪秀全等领导发起的反对清朝封建统治和外国资本主义侵略的农民起义,随着天京(南京)的陷落,革命斗争进入低潮。此时,“王德海在西洋大岚山举太平天国旗号聚众造反”(见《永安市志》永安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 中华书局出版 1994年4月第一版)。“凡造竹纸,事出南方,而闽省独专其盛”。在西洋福庄衍庆堂前立有一块清嘉庆年间的“大岚山禁伐碑”。王德海长期在大岚山以造竹纸为生,是二十八都颇具威望的槽户。他在广袤的山林之间,向伐木、烧炭、采药、种菇、制茶、打猎等山民讲道传教,大力发展斋教的会众信徒。太平天国农民起义革命运动遭受失败后,他毅然决然地打起“太平天国大元帅王”的旗帜,大声喊着“天国普有”的口号,头裹红白绿各色头巾竖旗举事。不久,该起义军即被清军左宗棠麾下的张树菼部所镇压。
  “地主恶霸被除尽,工农奋起当红军;分田分地大家乐,感谢朱德毛泽东。”流传在西洋一带的民歌,唱出了当地劳苦大众的心声。
  “土地革命时期,中国工农红军的第一支军级的武装力量,其领导人为朱德与毛泽东,史称朱毛红军,已经在永安一带进行群众工作。毛泽东还曾将永安列为红四军的‘筹款区域’,被中央局称之为‘根据地’,被共产国际远东局指定为红三军团的‘作战基地’”(见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永安是长征最早的出发地》安孝义)
  1929年冬,根据毛泽东同志的指示,中共闽西特委派卢肇西建立中央苏区交通生命线,其中上海至永安、漳平、龙岩、坎市的地下交通线,使永安成为当时陆路的红色地下交通线的重要组成部分(见《中国共产党三明历史概况1921——1949》中共三明市委党史研究室编 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 2013年10月第一版)。西洋镇,是该秘密交通线生命线上连接闽西苏区的重要枢钮。
  1934年7月15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主席毛泽东,副主席项英、张国涛;中国工农红军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朱德,副主席周恩来、王稼祥等人联名签署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中国工农红军革命军事委员会为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宣言》(见《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 中共江西省委党史研究室等合编) 在福建永安小陶石峰发布。
  《为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宣言》,是中共中央为了让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师出有名,特地在江西瑞金提前印刷,专门“供”北上抗日先遣队沿途宣传散发。北上抗日先遣队是红军长征暨北上抗日的第一缕红飘带。它是我党、我军的“北上抗日第一军”。
  1934年7月18日,由寻淮洲率领的红七军团改编的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以及担任护送任务由罗炳辉率领的红九军团等万余红军将士,先后穿越崎岖的明清古道,进入西洋镇,他们经过一番休整后兵分二路,红九军团进入青水担任侧翼掩护任务;先遣队则挥师从西洋直接进军大田境域,浩浩荡荡地奔赴北上抗日的战场。
  西洋镇的青山绿水,见证了红军跃马扬鞭、一路高歌;西洋镇的父老乡亲,见证了战士旌旗猎猎、挥戈北上。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由小陶石峰进入永安,他们与红九军团会师后又从西洋相继离开永安,踏上了北上抗日的征程。
  历史留下了红军铁血雄师,在西洋珍贵的记载:
  “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经过永安县境的上石、林田、隔头进到大田县桃源上京一线,在炎夏酷暑中急行跋涉的红军,被天空突降的滂沱大雨浇的透湿。跟随侧翼掩护殿后的红九军团主力,向东挺进抵达距离永安县城约五十多里地的西洋镇,并决定在这里宿营。西洋是个小山镇,气候温和雨水适宜,是盛产木材香菇的地方。红军进入这个约有四百户人口的集镇后,商铺门前悬挂了红旗,商会还组织贴了许多欢迎红军的标语。工作队立即没收了几户大地主的不义之财,把没收来的谷物分给贫苦农民。部队饱尝了一顿白米饭、香菇菜后,便集合离开永安地界进入大田桃源。”
  “1934年盛夏,一别燕城数月的七军团又从江西出发,经长汀、连城来到了大、小陶。并肩战斗的兄弟部队重逢,免不了亲热一番。这次七军团是执行抗日先遣的任务,奉命由闽、浙、赣边北上前线。我们长时间转战闽西北,熟悉这里的山山水水,接受护送老大哥出闽的任务,全团上下无不欢欣鼓舞。7月下旬的一天,这支队伍浩浩荡荡出发了。九团为前卫,经永安县的上石、西洋、三元县的三溪口,沙县的朔源,在尤溪口附近渡过闽江”(录自《忆红九团》李德安著 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 1989年2月第一版 )。
  “7月15日,红七军团主力由连城塘前、尧家畲进入永安境内洪砂,与红九军团先头部队会师后,经麟厚、冷水溪、大小吴地到达漳平的香寮。随之兵分两路,一部经洪田、湍石、上石、西洋,占据永安城郊的黄历、桂口,对永安城形成包围之势;另一部经桃源直逼大田”(录自《红色铁流——红军长征全录》上、下册 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 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科研管理部 组织编写 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 2006年9月第一版 )。
  从西洋古镇境域离开永安的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肩负着无比崇高的的历史使命。红军以“实际”行动挥师北上,与日本帝国主义“直接”作战。
  1934年7月31日,毛泽东同志就当前的形势和抗日先遣队的出动,以《目前时局与红军抗日先遣队》为题,向《红色中华》记者发表谈话。该文称:“中国工农红军的抗日先遣队已经出动了!我们英勇工农红军已经以实际的行动来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救中国于危亡。同时苏维埃政府与革命军事委员会已下令全国红军准备随时随着先遣队出发。”(一九三四年八月一日《红色中华》第二百二十一期)。
  不久红军《总政治部关于在部队中解释红军抗日先遣队的指示》称:“苏维埃中央政府与革命军事委员会,已组成了并派出红军的北上抗日先遣队北上抗日,开始了直接的与日本帝国主义作战”。并称:“工农红军的北上抗日先遣队北上抗日,实际的证明共产党和苏维埃是民族革命战争的唯一领导者,工农红军是民族革命战争的主力军。”(原载《红星报》1934年8月5日)。
  革命的理想、信念、旗帜、精神,在永安西洋绝不抽象。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是从西洋离开永安集结地奔赴北上抗日的前线。
  永安西洋留下送别红军的历史记忆:
  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驻扎在西洋镇内炉村杉岭后詹仕润祖屋。在其屋后刷写了许多红军标语。在西洋镇下街村廖芳庆祖屋,临街的墙上留下的红军宣传标语,其内容为:“共产党十大政纲”、“国民党十大罪状”;还有宣传漫画一幅。
  在西洋镇红军战士刘占云的事迹耳熟能详,妇孺皆知。刘占云,福建省长汀县南阳区西坑乡东山村岗子下人。1927年参加革命争斗,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并担任工农红军交通员,1930年后历任西坑乡苏维埃交通员、南阳区苏维埃通讯员、长汀县苏维埃政府交通员,参加了创建闽西革命根据地的斗争、土地革命斗争和中央苏区的反“围剿”游击战争。1934年10月中央红军主力长征后,调任工农红军汀连(长汀、连城)游击队侦察班长,不久随部编入明光独立营,配合红九团转战漳平、宁洋(今永安)边界地区,参加了“条件更苦、遇险更烈”由方方领导的岩、连宁边区的三年游击战争。在永安西洋还有多少红军战士,他们舍身忘命,始终坚持而红旗不倒。
  抗日战争时期,闽中地方党和游击队,在闽中特委书记林大藩德领导下,以西洋为基点活动范围,进行艰苦卓绝德革命斗争,为推动抗战的胜利和我省的解放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
  1941年,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后,国民党开始对闽北及其它革命根据地展开了“围剿”。林大藩带领的闽中地下党,为大力开展抗日救亡运动,宣传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方针政策,进行积极的斗争。
  1945年6月12日,闽西北特委的游击队与省委被敌包围,后经激战突围,省委委员黄扆禹负伤,队员林序首、肖冠槐等人牺牲。为了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游击队转战西洋际头村,进而扩大到蚌口、小螺一带活动,成功在岭头狙击了敌人银行的运钞车。国民党福建当局惊恐万状,立即调集重兵围剿。特委宣传委员郑超南带挺进队撤入西洋,与围追堵截的保安团、民团作殊死血战,不幸壮烈牺牲。林大藩则率另一支游击队乘黑夜由际头与敌遭遇后撤入内炉,林大藩中弹英勇牺牲。
  这是血的记忆,这是血的西洋。
  1950年1月28日,我解放大军从大田经桃源到达西洋,解放永安。
  当年,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经西洋奔赴抗日的前线;如今,解放军又是从西洋进入并解放了永安。历史绕了一个圈,似乎又回到了原点。但是,世界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2016年11月24日,阴雨。骤冷的天气,被风拉斜的雨丝扑打在脸上。我们沿着山径步入了西洋这个神圣的历史殿堂。
  在一片翠绿茂密的竹林傍,一座十分简陋的红军土墓,显得格外醒目。据带路的陈姓老农说:墓中安葬着两位年轻的红军战士,没有人知道他们姓啥名谁,只知道红军战士是在攻打银坑民团时的战斗中英勇牺牲。
  当年,就是这位西洋林田村的陈姓农民,在儿时就随同他的父亲一起将红军烈士的遗体,乘夜色偷偷地背到山脚下掩埋,那时不敢起坟立碑,但每年清明时节都不忘祭扫。
  时间一晃,少年郎成了中年人、老年人,多少年就这样过来了,他仍然不忘父亲的遗训:“红军是好人,分粮食、分猪肉给我们穷人,是我们老百姓自己的队伍啊!”一年又一年的祭扫,点烛、焚香、烧纸,祭奠仪式做的循规蹈矩、非常认真。不了解的人,还以为他是在祭扫自家的祖坟。
  看着老人被岁月煎熬,已经变得苍老的身躯,但他一讲起红军墓的情景,又焕发出火一般的青春的热情。他要把祭扫红军烈士墓的事情,像父亲交待给他一样,交待给自己的儿子。其实,儿子已经不知不觉地开始和他一起参加祭扫红军墓。三代人为了两位不知名的红军烈士,完成了一种特殊的历史与生命的交接。
  他说我老了,但墓中的红军永远年轻。
  这就是西洋的山,这就是西洋的水,这就是西洋的人。
  2016年10月22日7时许,央视《朝闻天下》以《【布告里的长征】北上抗日 鼓舞民心》为题,称“北上抗日先遣队是中共中央和中央红军最早派出的一支担负抗日宣传重任的先头部队”。
  次日,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等拍摄的八集历史纪录片《永远的长征》第4集《坚忍不拔》对永安石峰村的定位:
  “经过党史专家细心比对发现,石峰正是红七军团作为北上抗日先遣队从瑞金出发后开始发布《红军北上抗日宣言》的地方”。
  永安西洋——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奔赴北上抗日前线的地方。
  西洋红,染红它的是红军战士的生命和鲜血。

  安孝义
   2017年2月1日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我的声明

安孝义   2月前   1895点

“永安是长征最早的出发地”总论

安孝义   4月前   3204点

永安发现红军中央警卫师标语

安孝义   8月前   3816点

罗坊《立议团练保甲章程字》契约文书

安安   9月前   2148点

清同治六年格式化木版契约

安安   9月前   2131点

燕江向北流的河

安孝义   9月前   3057点

永安契约文书中的“叚”与“段”

安安   9月前   1892点

永安专署中心卫生院腰鼓队老照片

安安   10月前   1000点

太平军红钱会攻陷永安城记

安安   11月前   1438点

毛主席鲜为人知的抗战佳句

安安   1年前   864点
加载更多>>
2017 福建·永安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