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永安水泉龙窑

  2018/4/4 15:21:24  8599点  永安之窗


  一座祖上传下来的龙窑,到了几位年轻后代手上。曾有一段时间,他们思忖着干脆将窑封存,不干算了。但,如同割不断的血脉,这座龙窑所传承下来的一切,却已融入他们的生命。

  他们最终决定,继续走下去,期待有朝一日窑火重旺,古老的陶窑和陶器重现生机。

  3月上旬,正是春暖花开时节。记者来到永安市西洋镇,走进这座龙窑所在的荣隆堂陶艺馆。

  从镇区向内炉村走10分钟的路程,就到了荣隆堂。走进荣隆堂,眼前豁然一亮。一个宽深的大院,整洁幽然。

  再往里走,只见大院分隔成错落有致的空间,每个空间陈设着各种陶器,给人以移步见陶,步转陶变的感觉。不仅有陶,这里也装饰了提篮等传统民间物件,更有大小不一的石夯、石板、石凳,还有依院墙而建的水景。

  主人请我们坐下来,先饮茶。茶具自然是陶器,朴素中多了份古意。一杯茶落肚,口中也有了由陶皿盛化而来的那股绵幽韵味。

  陶窑的故事也随之展开——

  古传龙窑日渐式微

  主人姓陈。荣隆堂的陶瓷生产,始于上世纪二十年代。现任陶艺馆馆长陈芳芳,是陈家的小女儿。陈芳芳说,她家制作陶器应是从爷爷那辈开始,他们祖上闽南,后迁到大田上京,再来到永安西洋。

  陈芳芳说,她家有四个姐妹一个哥哥,哥哥在外地经商。姐姐们都有工作单位,去年父亲过世后,姐姐就让她从广东回来操持这个陶艺馆。她说:“离开大城市回到家乡,是因心里惦念着老家。除了这座古窑,母亲还住在这里。”

  陈芳芳和从三明赶回来的姐姐陈丽梅,带着记者来到这座古窑前。古窑叫水泉龙窑。窑性火,命名水泉,颇有意味。古窑踅于山坡处,如一条伏龙。窑身不显恢宏硬朗,倒有几分落寞和寻常。有些窑段,似乎与身下的黄土坡融为一体。

  陈丽梅说,这座龙窑烧制了数不清的陶器,特别是大量的日用陶制品。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西洋镇及周边寻常百姓家使用的陶制品,很多是这座窑里烧制出来的。

  有这座龙窑,陈家全家人都为之忙活了。不仅男丁,陈芳芳四姐妹打小也跟陶土打交道,她们常跟人开玩笑说,自家的女子跟男子一样干活。

  随着时代的变迁,人们对陶器的使用也出现了变化。上世纪九十年代后,这座龙窑的烧陶量也减少了。有几年,陈家外出烧制耐火砖,陶窑一时冷清下来。

  传家故事以陶为名

  古窑的故事还在续写。

  陈丽梅告诉记者,这座窑的重新点火,源于父亲的一场病。几年前,为了隐瞒父亲的病情,她想到回老家烧制陶器。一方面能重拾祖传的陶艺,另一方面能让父亲转移注意力,更好地度过晚年。

  这个以陶命名的家庭计划就这样实施了。那些年每逢周末,陈丽梅姐妹都会回到西洋的老家,陪着父母,也借机向父亲学习陶艺,水泉龙窑也因此重获新生。陈丽梅跟着父亲制坯、装窑、烧窑,成了名副其实的制陶人。

  正是那段时间的经历,让她深切体会到陶艺人的辛苦。她说,那种辛苦是无以言表的,特别是装窑、烧窑的过程。一般烧窑需三到五天,期间得不眠不休轮班投柴。投柴的速度和方式、气候的状况、空气的进流量等细微因素,都会影响窑内陶器的色泽变化。正是这些务必关注的因素,使烧窑仿佛是一场炼狱,有时,在这过程中就有了想放弃的念头,但她和姐妹们总是咬紧牙关渡过。

  陈丽梅父亲一米八几的个头,每次装窑抱着大大小小的陶器坯进窑,都得半蹲着身子。陈丽梅说,老一辈人制作陶艺,是下了苦功的,这是一种亲力。正因为这样的亲力,才有了精美的陶器产生。

  开窑,是让人忐忑和充满惊喜的。陈丽梅说,每次开窑,心底的成就感油然而生。之前想放弃的念头,片刻又被打消了。

  陈家的水泉龙窑是柴烧窑,这也是我国民窑的传统制式。柴烧作品可分上釉(底釉)与不上釉(自然釉)两大类,作品的成败取决于土、火、柴、窑之间的关系。柴烧选用的木材一般需静置约三至六个月以上,忌太潮湿,以利燃烧,以松木最佳,烧窑时,窑工通常将木头靠在窑壁上,利用窑温帮助其干燥。

  陈丽梅说,与其他窑不同的是,柴窑烧出来的陶器,其窑变更胜一筹。柴烧陶时,完全燃烧的灰烬极轻,随着窑内热气流飘散。当温度高达1200℃以上时,木灰开始溶融,木灰中的铁与陶坯上的铁形成釉,呈现不同的色彩变化。

  这种方式形成的釉被称为“自然落灰釉”,自然落灰釉乍看不起眼,但越看越耐看,是柴烧作品的迷人之处。

  女掌门传承家业

  2016年下半年,水泉龙窑出了陈丽梅、陈芳芳和家人共同制作的一窑陶器,当中有不少陶品失败了,但也有令人惊喜的成功。记者采访时,陈芳芳就拿出了一只在底部烧出了翡翠玉的茶壶,这种自然烧制而成的翡翠玉很少见。

  2017年以后,尽管水泉龙窑没有再点火,但陈芳芳和姐姐们在陶艺馆的无烟窑烧制陶器,找寻新的窑变。荣隆堂陶艺馆,也与传统陶艺文化传播和乡村旅游对接,吸引更多游客来参观古窑,了解陶器制作,欣赏陶艺美学。

  如今,80后的陈芳芳全身心投入到自家的陶艺传承中,她笑称自己这位陶艺“掌门人”资历尚浅,只有一天一点地去努力坚持,才能修成正果。

  陶,成品一壶一式,变化万千,色彩斑斓温暖,质地粗犷有力,层次丰富,却又不失人间的烟火之气,散发出一种质朴、浑厚、古拙的美感。留住情怀,才呈现精美之器。经过火气的淬炼,焕发各自的味道和风韵,也是对万物无常的生动诠释。

  “每一件柴烧都是独一无二的天然孤品,珍贵稀有,可遇而不可求。”陈芳芳这样说。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油加了还是没加 辛苦钱不能白花?

廖昌照   1天前   319点

农村纠违小花絮

廖昌照   8天前   822点

不断违法,昨天上网今天被抓

廖昌照   10天前   1327点

说服4个月,两辆存在隐患的大客车报废了

廖昌照   15天前   1742点

坑边派出所对辖区涉爆企业开展民爆物品安全检查

21天前   1979点

坑边所民警端午节期间对辖区重点单位开展安全检查

21天前   1951点

永安市妇幼保健院四措并举加强节日期间作风建设

陈艺芳   24天前   2494点

永安市妇幼保健院2018年托幼机构儿童健康体检圆满结束

余月芹   1月前   3312点

查酒驾 漏网之鱼也不放过

廖昌照   1月前   3430点

小陶民警雨中的24小时

廖昌照   1月前   3611点
加载更多>>
2018 福建·永安之窗